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Unbelievable 2 (Unforgettable 番外)

2

埃尔温跟利威尔同居已经超过一周了,比那款不可理喻的智能机要多上几天。

他还是不知道利威尔对他的印象究竟如何,跟那款机器不同,利威尔从没有对他本人进行评价。

埃尔温原本以为自己是被厌恶了,利威尔甚至不肯接受他的道歉。

“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他问得咬牙切齿。

这个问题埃尔温事后想了很久,至今仍旧拿不出答案。

说过不想见他的利威尔主动来了电话,表示他要让埃尔温了解前世的一切,也提到了今生的轮回谜题。埃尔温知道利威尔是想要改变这次的命运,他就是这么个不肯服输的家伙。他甚至放弃多年打好的根基,跟着埃尔温跑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

其实利威尔原本要求的只是一个适合长谈的地点,考虑到话题特殊,最好私密一些。

埃尔温当时还在放假——现在也一样,医生给他开了很长的假单——跟父母住在一起,他不想把利威尔带回家里,他的父亲干了一辈子警察,擅长看人,尤其是会妨碍治安的那类。

去酒店开个房间也是方案之一,但利威尔说谈话至少要占用几天时间,埃尔温拿不准这个“几天”的含义,究竟是上班族的朝九晚五,还是便利店式的二十四小时无休。他没有主动去问,万一利威尔反应过来,说他想赶在尾班车之前回家怎么办?

“要不要去我家里?”埃尔温建议。他指的是那个新家,在他现在工作的城市。

作为一个未婚成年男性,埃尔温当然有外宿的自由,但亲朋好友们也会有成打的办法搞清楚跟他开房的究竟是谁。这个城市熟人遍地,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这太冒险了。

利威尔爽快地同意了这个突兀的提议,两人都是行动派,决定当天就走。他们手上都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约好晚上在机场碰面。

几个小时后,利威尔准时出现在碰头地点。他当着埃尔温的面打开随身的小包,翻出一件干净的外套换上,顺便从里面掏出几张纸币,还了埃尔温机票钱。

埃尔温盯着他的额头打量,上面那道擦伤似乎是新添的,还在向外渗血。

利威尔察觉到他的视线,指了一下左腿:“绑了一堆东西活动不开,出了点差错。”

这句话隐含的意思不怎么有趣,但利威尔不说,埃尔温也就没有多问。事实上,那时候他根本就不敢主动跟利威尔说话。

他已经搞砸过一次了,绝对不能有第二次。

利威尔在飞机上还没有变得像后来那么能说,他说过,想要个安静私密的环境,显然这并不是玩笑话。

他在座位上摊开了一张地图,仔细地研究起来。打发时间的方式看起来与众不同。他解释说,对于陌生的地方,他习惯在地图上先做一个大概的了解,“让心里有个数”。

埃尔温一开始有点好奇,利威尔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搞到一张其他城市的纸质地图,在GPS导航越来越普遍的社会,这种东西并不像从前那样随处可见。这个问题很快有了答案,埃尔温在地图上面看见一个红点,他大学刚毕业时租的房子就在那个位置。

他掏出笔,在地图的另外一处划了个圈,告诉利威尔他搬了新家。

“什么时候的事?”利威尔问。

“好几年了。”

利威尔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他继续看起了地图,把注意力移到了那片墨迹未干的区域。

埃尔温又一次感受到了巨大的空白,它突然跳出来,横在两人中间。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甚至连话都没有好好谈过,埃尔温想,如果换成现在,他大概可以做得更加圆滑一些,能够自然地维持跟利威尔的关系,又不让他发觉任何端倪。

可惜时间不能倒流。他们都不再了解对方。

所以埃尔温一直等到两个人一起回了家,利威尔找他要保鲜膜那会儿——他想洗澡,又怕弄湿了伤口——才发现他腿上的伤有多严重。而更迟些时候,他终于反应过来,利威尔原本连机票钱都掏不出。埃尔温知道好些来钱快的手段,没有哪种能拿得上台面讨论。

他往利威尔手上塞了一叠钞票,告诉他,从现在开始他得尽可能安分一些,如果他真的想要跟他一起工作的话。

利威尔眯起眼睛盯了他一会,把钱收进了口袋。

“知道了。”他简单地回答。

他拿着这笔钱去买了一部手机,算是听了埃尔温的建议——他说过,希望利威尔先着手了解普通社会的生活方式,比如说使用智能手机之类的事。

埃尔温并不介意利威尔跟他买同一款手机,这样教他使用会轻松很多。他忍不住想象了几次利威尔冲进店里,直接了当地背出型号的情形,每次都笑了出来,只是……埃尔温看了一眼桌上相隔不远的两台手机,他为什么连颜色都不换一种呢?

幸好那家店不卖埃尔温这款手机贴纸,应该不至于拿错,至少神志清醒的时候不会。

他们住在一起,共进三餐,穿同一个牌子的衣服,睡在一张床上,如今又有了一模一样的手机。

每一样东西都是埃尔温选的,他还是不知道利威尔的喜好。


【团兵】Unbelievable 1 (Unforgettable 番外)

1

“我恨虚拟键盘。”

利威尔在饭桌上说。

他新买的智能手机就躺在盘子旁边,跟埃尔温的同款。他们已经共度五天了,跟他搬进埃尔温家里的时间相差无几,他还是讨厌它。

这真令人伤感,埃尔温想,一边默默地咬了一口面包。

利威尔注册了社交软件账号,上面只有一个联系人,而且还跟他住在一起,他坚持认为跟共处一室的人用手机交流是件傻事,所以只好用这个来询问埃尔温对早餐的要求——楼下的咖啡厅供应食物,而且品种还很丰富。不过今天早上他在店里被人撞了一下,手指在屏幕一滑,输入好的句子不知怎么就全部消失了。

公平地说,这事不能全怪虚拟键盘,是触摸屏,不,应该是整个智能手机的毛病。

利威尔早就看出了事情的本质,这不是他第一次说起新手机的话题,在他看来,设计智能手机的那些家伙脑子都不太正常。

他从拿到它那天开始就一直满腹牢骚。

这着实让埃尔温有些意外。他认识的利威尔不是这样的人。

利威尔早就宣布过他们之间会有一些改变,根据他的说法,他们要按照前世的模式相处,这对找回双方的默契很有好处。

能有多大不同呢,埃尔温心想,他们已经认识了这么多年。

事实证明,这次他错了。

不说其他的,单单利威尔说的话就比从前多了十倍……搞不好有二十倍。他提过,他跟团长从前无话不谈,看来并不是夸大其词。

“那团长的事你怎么还会搞不清楚?”埃尔温问,没敢点明他指的是团长曾经的情史,之前利威尔明显被他蒙骗了过去。

“操,”利威尔斜睨着他,提高了音量,“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以前是个坦诚的人?有问必答的那种?”

关于他前阵子的表现,埃尔温早就问过,利威尔也早就给过解释:“谁他妈敢跟精神病对着干?”他说,稍微明白事理一点的人就该知道,他别无选择。正常人不能跟疯子讲道理,这是什么难理解的事情吗?

埃尔温眨眨眼,觉得利威尔对他倒是挺坦诚的,而且有问必答。

 

埃尔温就着咖啡,一心二用地听虚拟键盘的话题,一边暗自打量起了利威尔。他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是湿的,眼睛有点发红,估计昨天晚上又没怎么睡。

他看得出来,利威尔有点焦虑。

他恨不得能一下子把整个前世塞进埃尔温的脑袋,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他的睡眠比从前还要少,埃尔温睡着之后,他还会独自抱着笔记本写写划划,整理思路,规划进度。有时候埃尔温半夜醒来,发现灯还亮着,就会硬拉他一起躺下——他只有一张床,利威尔也认为这事可以凑合,反正他们从前也不是没这么挤过。

在“像前世一样相处”的原则之外,利威尔是个很随和的人。好相处,喜欢说话,情感丰富,跟埃尔温从奈尔那边听来的形象完全不同——要说他最近的变化是兵长的人格表现,似乎也不太解释得通。

现在两个人之中滔滔不绝的人变成了利威尔,埃尔温成了倾听的那个。这正好让他松了口气,毕竟他早就脱离了吵吵闹闹的少年时期,变成了擅长保持沉默的成年人。再加上,他是个不够坦诚的成年人,原本就担心在利威尔面前说多错多。

他很适应自己的新位置。

埃尔温观察完了利威尔的头部,又顺着脖颈一路往下研究。他穿着薄外套,但贴身恤衫的领口大得过分。

利威尔注意到了他流连不去的目光,中断了原本的话题——手机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他正在点评早餐店的清洁状况——低头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

“是你的,我拿错了。”他说着,吞下最后一块三明治,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利威尔来的时候手上只拎着一个不大的包,一点都不像要上飞机的样子。后来埃尔温帮他买了几套衣服,都是他自己平时常穿的牌子,确实容易弄混。

不过两个人的尺寸差得很远。

“这也是我们以前的相处方式吗?”

埃尔温盯着他差不多拖到了膝盖的衣摆。房间里开了暖气,利威尔下身只穿了一条短裤——他猜是这样,毕竟都被衣服挡住了。

利威尔耸肩:“我有时候会拿错衣服,没人在意这个。”

埃尔温满脸一言难尽的表情,于是他又问道:“你介意?”

埃尔温赶紧摇头。

“那你是什么意思?”利威尔打了个哈欠,他确实没有睡好,“说清楚点。”

“我……”真话实在说不出口,埃尔温顿了顿,迅速找了个理由,“我本来也想吃那个。”

他指着利威尔拿在手上的牛角包。

其实他还有很多选择,餐桌上摆满了食物,吐司、甜甜圈、沙拉、煎蛋、培根、果汁还有其他一堆。利威尔输入好的文字不见了,一怒之下就把埃尔温吃过的所有种类都买了一份回来,足够他们吃到中午。

利威尔嘴里塞着面包,愣在了原地。肯定又在想“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埃尔温在心里替他解说。

他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就像一个残障人士造成别人困扰时会做的那样。关于他与团长的差异问题,利威尔从没说过什么,但埃尔温不再做梦,总觉得心虚。

对于了解利威尔这门技术,埃尔温上手很快,是利威尔自己提供了便利条件——他现在一改对前世闭口不谈的做法,主动对他介绍过去的事情,包括自己的看法都没有隐瞒。

他恨不得能让埃尔温马上知道所有的事。

“好吧。”

利威尔回了神,把咬过的面包放进埃尔温面前的盘子。他自己重新拿了一块吐司,淋上枫糖,撒上胡椒和盐,又朝上面拨了一些甜玉米粒,从沙拉里挑出来的。

邪教。

埃尔温在心里嘀咕,一边拿起那半个牛角包,咬了一口。

他实在搞不懂这两个人从前的相处模式,他们是可以睡一张床、吃一盘食物、换着穿衣服的普通……好战友。

不,他对这件事情并没有意见……他承认,确实会有些微不足道的困扰,目前他还摸不透这战友情谊有多深厚,边界究竟在哪里,免不了会给日常生活带来些许不便——比如说,他一直盯着利威尔衣服下摆的位置,打量那双光着的腿,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好。

【团兵】Unforgettable 9

9

利威尔站在家门口,发现门锁变了个款式。他被带走的那天场面混乱,屋子的门窗被毁了大半,估计是法兰他们帮忙换了新的。

他内心天人交战了一会儿,最终决定自力更生。

回家的方式不止一个,他绕到了卧室外侧,那里的一扇窗户闭合有点问题,插销对不准,没办法锁紧。

利威尔顺利找到了目标,他小心地拉开那扇窗户,尽可能放轻了动作,避免被邻居听到响动。他现在谁都懒得应付,只想好好躺下睡上一觉。

他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进入了房间,月光从窗户洒进来,勾勒出室内模糊的轮廓。整个房间的布局都变了样子,像是添置了不少东西。

利威尔朝里走了两步,想要找到那把他用来休息的椅子。

这时候,他突然察觉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

他瞬间动摇了起来,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但他分明看见窗户上还挂着那串熟悉的纸风铃。

那是埃尔温亲手做的,这附近都没有见过类似的款式。伊莎贝尔很喜欢这种小玩意,一度想要把它带回家去,最后她瘪着嘴,空手走了。利威尔心里有点不安,特地向埃尔温提了,问他愿不愿意再专门做点什么给她。他同意了,但第二天他们就分开了。

利威尔又看了一眼风铃,悄悄走到了床边。

他盯着被子下面隆起的人影,小心地把手伸到枕头附近摸索了一番,慢慢掏出了一把匕首。这收获不怎么令人满意,他原本以为自己能找到一把枪的。

利威尔把刀架在了男人的脖子上,伸手开了灯。

在强烈光线的刺激下,对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看上去离清醒还有一段距离。利威尔用刀身在他脸上拍了拍,满意地看着茫然的表壳猛然开裂,露出了下面未加掩饰的惊恐。

他认得这张面孔,属于城里一个叫“奇行种”的组织。

奇行种们都住在城里中高档的住宅区,家庭虽然不算特别富裕,但至少生活无忧。跟光明城出身的人不同,那帮家伙就是日子过得太舒服,闲得发慌,于是就想去找别人的麻烦,或者给自己找点麻烦。

利威尔很少跟他们打交道,大部分消息都是从法兰那里听来的——这帮派的名字起得太恶心,让他生理性地感到厌恶——他直截了当地拒绝过对方几次任何合作请求,完全不留余地,早就把他们的大小头目得罪完了。

他倒是没想过有一天会在自己家里的卧室跟他们碰上,而且对方毫不客气,连女人都带进来了。

利威尔朝一旁闭着眼睛的女孩偏了偏头,她被头发盖住了大半面孔,似乎还在熟睡之中。躺着的男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伸手朝旁边推了两下,想要叫她起来。

他的肌肉紧绷,动作僵硬,看得出来非常紧张。在毫无章法的动作之下,他的手从她的头部滑开,落到了她的肩膀上,然后又移到了枕头边缘。

利威尔伸手扯起被子,一把蒙到了男人的脸上,顺势牢牢地按住了他的脑袋,原本顶在喉咙上的匕首同时没入了对方的左胸。没有警告,他的对手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旁边的姑娘一下子坐了起来,拼了命地后退,尖叫声刚刚冲出嗓子,便被她自己用手压了回去。

等到被子下面感受不到任何挣扎迹象,利威尔才松开手,顺便掀开了原本属于她的枕头。

他果然找到了一把枪。

利威尔把新的战利品拿在手上,顺手抽出了匕首。血液从伤口中喷涌出来,很快就流得到处都是。

他在床单上拭净刀身,顺便擦了擦手。

女孩已经缩到了床脚。她捂着嘴巴,呼吸粗重,背后就是墙壁,无路可退。

她从刚开始就安安静静的,似乎一早就放弃了争取救援的希望。

利威尔打量了她一会儿,皱起眉头,把手上的武器收了起来。

这倒不是因为什么不对女人动手之类的狗屁原则,他从不把对手的性别列入考虑。但她的身份确实有些特别。

他沉着脸,弯腰捡起床下的衣服,朝她丢了过去。

那是法兰的女朋友。

“法兰怎么了?”他问。

 

事情说起来有点复杂,利威尔花了好一阵子才搞清楚来龙去脉。女孩的叙述方式也是原因之一,她呜咽着,把话说得断断续续,不知道是因为悲伤还是恐惧。

法兰和伊莎贝尔都死了。

利威尔被带走不久,他们就跟敌对帮派的人起了冲突。一开始还勉强能够势均力敌,时间一久,光明城这边的缺陷就显了出来。他们多数人都只会掏出枪来乱打一气,也没有多少像样的实战经验。能够高效使用武器,而且懂得运用战术的,只有不在场的利威尔。

本来对手的情况也差不了太多,但他们跟奇行种的人结了盟。

相比之下,奇行种的成员显得训练有素得多,他们虽然也算不上什么高手,但好歹去射击场磨练过枪法,还花钱参加过警察的巷战培训。最关键的是,他们的资金丰厚——领头的那个是本市望族的小儿子,家里人平时没空理他,只会大把地往他手上塞钱,于是他就整天想着怎么把那些钱糟蹋完。

利威尔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太过强势,近乎于全能,也占据了对其他人来说过大的地盘,结果一旦他不在了,下面居然找不到任何一个能够补上空缺的人。

法兰勉强承担了指挥的职责,但他的能力显然还差得很远。到后面他们连购置弹药的资金都紧张了起来。

然后就是内讧,分裂,还有死亡。

艾琳娜,法兰的女朋友,在他死后不久就被奇行种的成员看中,无可奈何地转换了身份。生活在这种世道里,她总得有个靠山,才能继续残喘下去。

伊莎贝尔没有这么聪明,她性格固执,一根筋的不做一点变通。她抱着法兰的尸体,挥舞着手里的枪,不肯认输投降,当场就被打成了血人。

利威尔总算明白了最后那段时间他被晾在里面,没人理会的原因——找埃尔温麻烦的人已经自身难保,本地势力忙着重新洗牌,双方都顾不上管他。

这种乱象跟凯尼的失踪也脱不开关系,他好像是出了什么意外,过了预定的时间还没有回来露面,身边的主要干部也跟着全部消失,没人掌控局面。法兰曾经尝试跟他联系,但是始终没能成功。

利威尔估计是那个乌利的缘故,他在前世听说过凯尼跟他的关系,但不清楚详情,拿不准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出事的时候。即使他知道也不见得能有多大帮助,这辈子的时间线跟上一次并不一致,他自己遇到埃尔温的时间就比原来早得多。

要是他猜得没错,凯尼恐怕不会再在这里出现了。

利威尔觉得凯尼不在也是件好事。这样一来,他也就不用考虑别人的意思,可以按自己的想法行动。他们两个的意见并不经常一致,有好几次甚至起了冲突。

利威尔已经想好了下面要做的事。

他原本打算要偃旗息鼓的。刚才他在外面,远远看见窗前挂着什么,随后想起了那是串垂着的风铃,他突然间觉得埃尔温的事情就这么揭过也不错。他可以像从前那样把他当成好朋友,虽然这么想的可能只有他一个人。

他已经在光明城生活了二十多年,抹掉这段时间发生的偏差,就能够回归原本的生活——那种他早就习惯了的,像是成年人在打儿童游戏一样的日子。

但他现在不这么想了。

他心中翻滚着沸腾的杀意,急需宣泄。这就意味着更多的暴力,以及更多的血。

 

利威尔把尸体弄下床,拽着一条腿,一路拖出了家门。

离开之前,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巧克力——埃尔温买的,他真的很喜欢零食——丢给了还在抽噎的姑娘,让她哭完了吃点,然后把乱七八糟的房间清理干净。他可不想睡在染了血的床上。

他顺利找到了她说的车。他们晚上从奇行种的一个聚会上开溜,开着它到利威尔的房子幽会。不知道这地方到底哪里对了他们的胃口,隔三差五就会有人跑来一趟。

利威尔加快了动作。时间不多了,这类人都喜欢在晚上聚会,到了天亮就会各自散开,一群典型的夜行性生物。

他把尸体塞进副驾驶,然后发动了汽车。

 

聚会地点在一间废弃的工厂,周围没有民居,无论搞出多大的动静都行,没人会听见。确实是狂欢的好地方。

利威尔把车停在门口,清点了一下身上的武器:一把M9军刀,一支.357马格南,枪里只装了两颗子弹。不知道它的主人之前还跟谁起过冲突。

他出发之前检查过储存武器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剩下,那帮警察早就在他家掘地三尺,没什么能逃过他们的爪子。

利威尔下了车,先在外围转了一圈,简单勘察了地形,最后把墙上的水管拆了下来。金属管的长度跟他从前用惯的长刀差不多,利威尔试着挥舞了两下,还算趁手。

他找到建筑物的入口,走了进去。

 

空气里飘着古怪的味道,大麻、呕吐物,还有其他的什么,统统搅在了一起。垃圾散得遍地都是,酒瓶、包装袋、用过的套子,以及一些分辨不出原样的残渣。水泥空地上有点过篝火的痕迹,天知道他们用了哪些燃料。

利威尔走进去,一个半醉的人朝他靠了过来,一边大声喝问他的身份。利威尔抡起水管,一下把他扫到了一边。那人倒下去,一声都没出,大概是直接昏了过去。

接下来的短短十几秒,他又这样教训了几个人,直到枪声响了起来。

终于有人想起来该怎么反抗了。

利威尔迅速射光了子弹。不过他很快制伏了一个枪手,收缴了对方的武器。他快速检查过弹夹,反手朝向背后的黑影开了一枪,在凄厉的嚎叫声中朝着另一个人扑了过去。

这次他扭住对手的胳膊,把他掀翻在地。对方的身体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先落地的是头部,那人立刻就失去了意识,武器也就此脱了手。

接下来他又这样解决了好些人,他的动作很快,其他人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有人还误伤了同伴。

在光明城长大的人都知道,人海战术对利威尔无效,或许是来的人还不够多,但谁都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才够。没人愿意跟利威尔正面冲突,唯一可能的方法只剩下偷袭,不过他相当谨慎,很少给人这种机会。

他的新对手没有这种概念,他们当然听过利威尔的传说,就跟听故事没有两样——奇行种成立的时间不长,错过了利威尔活跃的时期。如今在大多数时候,事情由法兰出面就能得到妥善的解决,利威尔只要在旁边坐着就行。

换了其他场合,眼前的状况已经足够让他的敌人看清形势。不过在药物和酒精的作用下,几乎没有人因为同伴的惨状退缩,他们仍旧争前恐后地冲上前来。

但利威尔最终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他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一个比一个能叫唤,还比不上他家里那个临时的清洁工人。

长出了一口气,他绕着会场巡视了一圈,没有见到他们的首领,那个以“奇行种”称号自居的家伙。她说过他今天也来了。

这才是利威尔真正的目标。他做事有一套原则,知道该找谁来负责。

利威尔把武器重新整理了一次,沿着锈迹斑斑的铁梯,走上了二楼。

上面整排的办公室变成了一个个私密的房间,大多数都有人在用。年轻男女三三两两地纠缠在一起,也有独自一人的,所有人都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连刚才的枪战都没能吸引他们哪怕一丁点注意力。

他一间间地检查过去,终于在最尽头的位置有了收获,那是个特别宽敞的房间,足足是前面的几倍。奇行种背对着门口,正专心地做着什么——他的体型和发式都是相扑选手的款,一眼就能认出来。

利威尔径直朝他走了过去,对方原本是个高大肥胖的男人,如今跪坐在地上,比他还矮了一个头。

他从他肩膀的上方看了过去,发现他正在啃一块生肉。

不,利威尔马上修正了这个想法,那是个人。

那人身材消瘦,被压得动弹不得,但也可能是已经死了。

他的大半张脸都不见了。

专心啃食的男人这时候扭过头,发现了身后的新猎物,眼中闪着不可理喻的光亮。利威尔明白那种狂热代表着什么——一种,或者几种药物共同作用的成效,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他用眼角余光扫过歪倒着的几个瓶子,心想,再加上酒精。

这种派对上的精神药物就像自助餐,品种丰富,可以自由享用。他今天的主菜大概是“巨人”,他不知道这个别名是怎么流传开的,除了恶心了点之外无可挑剔。

巨人是一种用精神药物改良的毒品,服用之后会出现强烈的攻击性和进食冲动,有些人会无差别地啃咬见到的所有活物。好一点的情况是醒过来发现家里的宠物狗变成了昨晚的剩饭,眼前的这种则要恶劣得多。

那个“巨人”已经完全转了过来,身上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污渍,找不到一处干净的地方。他的嘴边挂着一片条状的碎肉,上面似乎还沾着几根毛发。

此时他口中还在不停地咀嚼,一边把手朝着利威尔的方向伸出。红色的液体从指尖滑下,一直流到手腕的位置,又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这地方早被断了电,地上的便携照明设备估计是他们自带的,惨白的光线自下而上地打出去,照在人脸上,像极了恐怖片的效果。

利威尔掏出匕首,飞快地后退,跟小山一样的身影拉开了距离。

这就是一个怪物,他想,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从旧时的地狱里爬了出来。

他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对方连着脸部和肩膀的部位——几乎看不出脖颈——手上一动,换了个持刀姿势,他从前惯用的那种。

 

解决这个巨人花了利威尔一点工夫。

尽管那是一个赤手空拳,张着血盆大口的庞然大物——地上原本有把枪,不过他完全没有去拿的意思——但只要有足够的空间,避开这种攻击并不算太难。

利威尔没有攻击他的要害,他周旋了一阵子,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机会,砍断了那个怪物的脚踝,迫使他跪了下去,然后又及时地从后面补上了一踢。

他的对手失去了平衡,从预想的角度倒下去,趴伏在地上。

利威尔冲过去,用力踩上那个肥厚的背脊,打量了一下脖颈的位置。上面的皮肤层层堆叠着,跟肩膀连成了一体。

他利索地用匕首割下了后颈的肉,丢在一旁。它看起来像是厚厚的一块脂肪。

他大概是割得不够深,对方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声,在利威尔的脚下挣扎着,想要撑起身子,但无论手脚怎么挥舞,身体却丝毫不能动弹,像是被钉在了地上。

利威尔就这么死死地踩着他。

他等了很长时间,巨人的伤口没有重新愈合,脚下的身体也没有蒸发的迹象。

这也好意思叫奇行种,真是太差劲了。

又是一个假货。

利威尔冷着脸环视了四周,那根水管——他刚才也把它一起带上来了——正好滚到了脚边,上面沾着大量不明的液体和组织。

他皱起眉头,挑了一处稍微干净的位置握住,把它举了起来,然后对着目标挥了下去。那力道足以令骨骼碎裂。

就像是发了疯一般,他用上了所有的力气,朝着地上的怪物不断地砸下去。

最初还有刺耳的惨叫配合着这种暴力,后来就变成了小声的呻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室内完全静了下来,除了击打重物的闷响,听不见一点杂音。

利威尔没有停下。他继续着单方面的殴打,动作毫无章法,没有任何技巧可言。飞溅的血肉涂了他满脸满身,让他看起来疯狂而残暴,就像一个真正的怪物,由无尽的混乱、绝望和愤怒构成。

最后,他终于静了下来,不再动作。凶器从他的指间滑落。

他的复仇已经告一段落。

但它什么也挽回不了。

失去的并不会回来。

他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不过该做的事情总是要做,否则他简直没办法继续活下去。他并不像大家以为的那样,是个沉稳冷静的人,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站在原地,喘着气,疲惫感从他的身体深处飞快地上涌,还有尖锐的痛感——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此时正争先恐后地彰显它们的存在。

在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直到这时,他才真正感觉到了法兰和伊莎贝尔,还有其他同伴的死,以及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曾经有个家伙,他母亲的最后一任男友,抱怨过她的儿子缺乏对生活的热情。那时他刚给利威尔扔了一块巧克力,用喂狗的那种方式,但没有看到想要的结果。他大概认为健康活泼的孩子见到吃的就应该摇着尾巴冲过去,从地上捡起来胡乱往嘴里塞。

利威尔后来让他见识了他的热情——凯尼办完了库谢尔的葬礼,问利威尔敢不敢替母亲报仇,他面无表情地抓起桌上的武器,一枪解决一个,最后把剩下的子弹全部打在了那个家伙身上。

之后他再也没有得到过这种评价。他陆陆续续地碰到了凯尼、地下街的伙伴们,还有埃尔温,没有一个人这么说过他。他想自己大概是有所改进。

 

利威尔转过身,拖着脚步向外走去。

他穿过一片狼藉的废墟,对周围一眼都没有多看。单单是走路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精力。

没有清理现场,没有进行掩饰。这就是他想干的事情,他不在乎被谁知道。

已经不需要再做什么了。

已经没有人,需要他的守护了。

再一次,他回到了生活的原点,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在这个丰饶的世界上。

他带着一身的血迹和尘土,就这么一路朝家的方向走去。


【团兵】Unforgettable 8

8

埃尔温和他的搭档低估了这次任务的难度。

他们生活的地方总体来说是奉公守法的,至少形式上做得足够到位,但偏远地区的出牌规则完全不同,手段要大胆粗暴得多——比如说把多事的调查人员和他们掌握的证据在一起,直接付之一炬。

这个计划几乎万无一失,他们的目标为了减少干扰,住进了酒店里尽可能高的楼层——恰好是这次火灾的起火点。电梯理所当然地停止工作,消防通道也已经预先堵死,按道理绝无逃生的可能。

双脚接触地面的那一刻,连埃尔温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或许来自过去的影响并不仅仅停留在精神层面,不知不觉间,它已经成为了他的一部分。

 

在消防车刺耳的鸣笛声中,他跳上一辆出租车,独自离开了火灾现场。

钱包被留在了房间,他是用领带夹抵的车钱,加上一对袖扣,换到了司机身上的所有现金。

交易价格不怎么公平,不过他手上总算有了钱,买张夜行巴士的车票是绰绰有余了。

长途车站里停着几辆大巴,埃尔温直接拦下了准备出站的那一趟,成了最后一位上车的乘客。他付了车钱,在开动的车里摇摇晃晃地走到了车厢后部,找到一个空位坐了下来。座位靠窗,伸手就可以够到安全锤。

汽车很快就驶出了市区,把人造的光明甩在了身后,一头扎进了漫无边际的黑暗当中。

这城市原本只是人类在野外的一个小型聚居点,多年下来慢慢发展出了规模,但本质并没有丝毫改变,依旧孤独地耸立在荒原当中。

内部照明在发车不久便已熄灭,埃尔温摸索着掏出刚刚换来的纸币,玩起了折纸游戏。他试着把它们叠成蝴蝶的形状。

他把钱一张张地从一边口袋里掏出来,折好之后,再放进另外一边。

这是他在大学一个讲座上学到的技巧。

那期间他参加过很多讲座,校内的校外的,什么地方都去,想要找到控制自己精神问题的方法。他甚至还混进过医学论坛的会场。

从小便伴随着他的梦境,在大学时期开始变得难以忍受——埃尔温作为调查兵团的一员,第一次对壁外调查有了切身感受。战友们被巨人抓住咬碎,残肢碎肉从头顶上掉落,他的初次战斗就像一场恶梦。而在那之后,情况一次比一次更糟。

只要知道了下一次壁外调查的日子,埃尔温就会开始失眠。

大约是在梦境中受到的冲击太过强烈,他甚至开始混淆白天和夜晚,无法清晰划分出两者的界限。

为了维持正常的生活,他做了很多尝试。折纸就是其中一项。

他研究过很多折纸技巧,成品曾经摆满了房间,连宿舍门牌上都贴着几个,最初是简单的星星,后来花样就越来越多——它们总是很快就被什么人拿走,埃尔温就不断补上新的。

作为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青年,这个反差极大的爱好为他赢得了不少好感,找他请教折纸方法的人一直到毕业都没有断过。公平地说,他的作品确实赏心悦目,富有创意,甚至具有浪漫元素。他曾经叠出过整整一个花园——后来被奈尔拿去,又出现在了玛丽的桌上。

不过在埃尔温本人心中,这件事并不带半点玫瑰色彩,他在折纸的时候多数搞不清自己是梦是醒,情绪自然称不上愉快。

他掌握了很多控制自己的实用技巧,这只是其中之一。

 

埃尔温把一只新做好的蝴蝶放进口袋,又伸手摸了一下,发现原料已经完全用尽。于是他把所有的成品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整齐地排在面前的小桌板上,对着它们出神。

就算他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现实也足够让他明白过来了。

一个大人物,他心想。

他要知道对方是谁,而且非知道不可。

那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搞错了,实际上是好几个,都有着体面的身份——名字前面得加上敬称那种——有人还从政府那里支取薪水。

他暂时还没有完整的计划,不过他知道应该怎么做,以及从哪里开始。

 

在等待下一趟车的间歇,埃尔温想办法跟米克,他的一位同事,私下取得了联系。

“我听说你已经被烧焦了。”米克在电话那头说,他正好接到了去火灾现场善后的命令,这会儿正打算出发。

“我死了吗?”埃尔温问。

“还没有,据说在ICU里躺着。”

“你说真的?”

“当然。”

埃尔温这次没有马上接话。米克等了一会,忍不住追问:“很糟糕?”

“……不,”埃尔温回答,“真是个意外惊喜。”

米克吹了声口哨:“所以你想让我干嘛?”

他前世就是调查兵团的干部,埃尔温的直属部下,如今虽然没有了记忆,但双方在工作上依旧配合默契。

他们这些拥有同样背景的人,似乎就是会不知不觉地凑到一起。

两个人很快在电话里做好了分工。米克按原计划出差,埃尔温继续逃亡。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消防门打不开,还有什么吗?”

“刚才说的监控,我上车的位置附近有好几家店铺,门口可能装了摄像头。”

“晚上1点40分左右,酒店北面,我会把这个放在调查清单的后面,给他们留点技术处理的时间。”

“不会有什么技术处理,不管用什么理由,他们会告诉你那边的监控什么都没有录到,要打赌吗?”

“别想打我奖金的主意。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来自蜘蛛侠的忠告,住宿最好选二楼。”

 

结束了这次通话之后,埃尔温转身进了车站旁的小咖啡店,点了一份早餐。他朝收银机后面的姑娘递过一只纸蝴蝶,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只,充当小费。

她微笑着接了过去,低头打量了一会儿,又抬眼瞧他,估计好些时候都不会忘记这个像是穿着西装去参加了运动会的金发青年。

埃尔温也朝她笑了笑,希望她在被人问起的时候还能记起他。

他并不打算两手空空地回去写报告。他们的工作本已有所突破,现在只缺证据,代替被烧毁的那些——只要他不露面,就没人知道是不是真的毁了。

何况眼下他有了一个极好的机会:他的对手已经犯了错。

那些人会用尽手段来追捕他,然后,在这期间犯下更多的错误。

他总会有办法抓住其中一些。

 

 

“你说他们犯了什么错?”

奈尔听到这里,第一次打断了埃尔温的叙述。后者正斜靠在床上,一脸憔悴,典型的伤患形象。

“他们告诉米克我在住院,还带他去看了个全身裹得像木乃伊的家伙。我的个人资料早就入了档案,这要怎么过验尸那关?”埃尔温回答。

米克在事故现场果然一无所获,而埃尔温据说躺在重症监护室里,没有医生点头,谁也见不到人。

“然后呢?”

“我肯定他们会急着抓到真人,之后再补烧一下,跟床上那位换个位置。”

“所以?”

“所以会给我很多机会。韩吉也帮了不少忙……你听说过她吗?我们那里的网络高手,搞监听也很在行。”

“就这样?”

“不仅如此,她以前还是个知名黑客。”

“……”奈尔停下了无意义的问答,弯下腰与埃尔温对视,“你知道我在问什么。”

他打着探病的名义,实际上差不多算是来兴师问罪的。

埃尔温当然明白奈尔的意思,见了他这个架势,干脆也摊了牌:“我承认,我当时知道得还不够多……不过也不少了。”

“我认为值得一搏。”他说。

“你这个混蛋!”

奈尔终于放弃了探病礼仪,朝着病人咆哮起来。

“你当初跟我怎么说的?帮个小忙!结果呢?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利威尔根本就不是你的目标!”

他对埃尔温的安排近乎于一无所知,直到最近事情结束,才了解到了真实情况,终于察觉到埃尔温究竟赌得多大——他原本几乎处于压倒性的不利状态,不过最后不可思议地翻了盘,不仅抓住了那群人对他围追堵截的证据,还以此为契机找到了突破口,瓦解了他们的攻守同盟。

“你闯的祸,你自己倒先跑了,留我下来顶着!你还真他妈做得出来!”

于是他也终于意识到,危机一度离自己有多么接近。

“我明白你的意思,”埃尔温趁奈尔停下换气的机会,开口解释:“不过这跟你想得不太一样。”

“按计划,我本来还应该在利威尔家里呆上一阵子,但事情临时起了变化……你知道的,完全控制别人的行动步调很难,有时候在节奏把握上会出点问题。”

他的声音微弱,有时候还要停下来歇口气。

“所以呢?你就这么把我们两个扔下来等死?!”

“利威尔背后有人,这里不是那些人的地盘,会有人确保他们注意分寸。”

“我可没有那种靠山!混蛋!”

“不会牵扯到你,利威尔不是会老实听话的类型。”埃尔温说,“你应该很清楚。”

“那又怎么样……”奈尔不依不饶,不过尾音低了下去,看起来有点被说服了。

他知道埃尔温做事情虽然不地道,但是判断一贯是准确的。从他们两个的现状对比就能明白,埃尔温躺在医院病床上,他还能健健康康地过来探病。

“你以为这么说就能蒙混过关?从头到尾你嘴里哪一句是真话?”

但他依然感到气愤难平。

“你是故意不说清楚的。”奈尔站在病床边,咬牙切齿,“你是故意的,因为你觉得我不可能跟着你一起发疯。”

这次埃尔温没有为自己辩解。

他仰头去看奈尔,那目光像是在问:我想错了吗?

 

不过这句话不可能真的说出来,何况埃尔温确实理亏,并没有质问别人的立场。

他对奈尔道了歉,深刻检讨了自己让朋友置身险境的举动。

效果并不太好,他的朋友依旧情绪激昂,怒不可遏。

奈尔在病房里来回走动,挥舞着双手,尖刻地批评了埃尔温的品格,指控他差一点把自己的生活搅得支离破碎。这是他难得的第二次人生,还有一堆心愿未了,要是就这样死了,绝对不会瞑目。

他说到后面越发激动,嘴唇颤抖,眼里闪着泪光。

埃尔温垂眼听着,忍不住去想那个比奈尔还要倒霉的人。

他想,不知道利威尔现在是不是同样满腔怒火,同样的,打心底觉得认识自己是人生中最倒霉的事。

 

埃尔温至今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利威尔的场景。

那时他不小心被卷进了一场街头斗殴,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人掀翻在地。紧接着,一只脚重重地踩上了他的胸口。他用力眨了眨眼睛,才看清了对手的模样:一个黑发男孩,样子看起来比他要小上好几岁,而且表情异常难看,好像被迫加入了一场无聊的游戏。

雨刚停不久,到处都湿漉漉的,埃尔温正好倒在水洼里,身上瞬间湿了大半,不用想也知道样子有多狼狈。

可他根本顾不上去在意这些。

男孩低头打量着他,目光就像刀子一样锋利——埃尔温在终于能够爬起来之后才发现他的个头原来很小。

但对方突然收起了凌厉的气势。

他看着男孩慢慢蹲下,朝自己靠了过来,带着一股与年纪不符的笃定,叫出了他不应该知道的名字:

“埃尔温,真是好久不见了。”

埃尔温睁大了眼睛。

他从那双眼中深深地看进去,无法移开视线,那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他自己也不能确定。

他被彻底迷住了。

 

利威尔后来再没有像那样注视过他。

在他们关系最亲密的时期,埃尔温什么都对他说,利威尔也什么都听,而且态度毫不敷衍,即便话题只是学校里的无聊琐事。

利威尔对他好得不像话,可以说是有求必应——当然,他并非无所不能——比他的父母还要爽快。埃尔温有时候甚至会故意提一些让他为难的要求,以此来确定自己的重要程度。

很幼稚的做法,他承认。

要是位置调换,埃尔温大概早就跟这种烦人的朋友断得干干净净,但利威尔始终很有耐性。他得仰着头跟埃尔温说话,却成熟得像是个真正的大人。

他放纵埃尔温,宽容他的任性,甚至到了毫无原则的程度。不过聪明的少年还是察觉了表象之下的真实。

利威尔珍惜他,就像珍惜一件贵重的物品。

有很多次,埃尔温在假日里见到父亲保养他那些宝贝勋章,他把它们一个个收拾得锃亮,在桌上排成一排,然后带着欣赏的目光一一审视……但他永远不会考虑对它们敞开心扉。

利威尔也是如此。他只是透过他,注视着更加遥远的地方。

他的身体里住着旧时的亡灵。

只有谈起梦境的内容,他的眼睛才会真正地亮起来,像是那里面有什么活了过来。

 

***

 

埃尔温在红灯面前缓缓地踩下了刹车,他们刚刚离开高速公路,进入了市区。

 “只能是我。”利威尔重复了一次。

“没人知道我们认识。”埃尔温解释,“而且光明城是个好地方。”

“逃犯的天堂。”利威尔表示理解,有篇专题报道用过这个标题,流传得很广。

“但我一个人做不到,除非你肯帮忙。”埃尔温说,他顿了顿,补充道:“这太过分了,我说不出口。”

“你说不出口。”利威尔又一次重复了他的话,听起来意味深长。

埃尔温盯着交通灯,把手搭在了变速杆上,但红灯依旧稳定地亮着,没有一点要变化的迹象。

他有点怀疑它是不是坏了。

“现在呢,还是说不出口?”利威尔问。

埃尔温仍旧维持着随时准备出发的姿势,他抓得很紧,指节发白,手背上浮出了掌骨的轮廓。

他很想用沉默结束这个话题,就像从前做过很多次的那样。但他明白这次自己必须得说点什么。

他就是为此而来的。

“你以前从来都没让我去过你家。”

他的语速很慢,每一句话都像是经过了慎重思考。

“自从我上大学之后,我们就不怎么谈论做梦的事了……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你也不再主动跟我联系……我不知道你还爱不爱听我说话。”

他不习惯袒露自己的想法,迟疑地选择着叙述的内容。

要是能够一股脑什么都不想的和盘而出,事情就会简单得多。但他不敢这样放纵情绪,剧烈释放情感容易失控,甚至理性崩溃。这种例子他在工作中见得不少。

“我担心你已经听腻了故事,所以想换个你可能会更感兴趣的方式。我觉得……那样会提升留下的成功率。”

他不能在利威尔面前崩溃,不能冒那种风险。他搞不好会说出不该说的话。

“我认为可以把赌注压在旧世界上。”

他们关系转淡已经有好几年了,他不在家乡的时候,利威尔根本就不会想起他。埃尔温不确定自己对他的吸引力还剩下多少。

他想,这大概就像利威尔追过的那些连续剧,无论编剧如何加入创新元素,观众就是会慢慢地对它失去兴趣。何况他的梦境还没有编剧来挽救。

但利威尔不会对过去的世界兴趣衰退——从最开始的时候,他无法抗拒的就不是埃尔温的故事本身,而是对于前世的留恋。

埃尔温决定做一个全新的节目。

他在进入光明城之前给自己搞了一套病号服,丢掉了所有不必要的东西——顺便藏起了一些还有用的。

做了这么多年的梦,他完全可以变成那个世界的人。

“结果我赌对了。”

他下了简短的结论。

 

利威尔的表情很不好看,他攥着拳头,看得出是在控制情绪。

埃尔温假装专心开车,却偷偷分了不少注意力在他身上。他绷紧了神经,总觉得下一秒钟利威尔就会突然爆发,在车里大搞破坏,又或者拉开门直接跳到外面去。

任何人发现自己当了傻瓜都不会觉得好受,更何况罪魁祸首就坐在身边。考虑到埃尔温对他干的事情,他有什么样的反应都不为过。

埃尔温倒是希望他冲着自己发火。受害者都需要宣泄情绪,他们最好去怪罪点什么,否则那些愤怒找不到出路,就只能烂在内部,让伤口久久无法愈合。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利威尔动了动,调整了一下坐姿。大约是终于反应过来埃尔温的叙述已经告一段落,该轮到自己给点反应了。

“你还真舍得牺牲。”他说,声音仍旧不太自然。

他开始对埃尔温的做法发表评论,类似“我算是知道你每天都坐在那里盘算些什么了”这种不痛不痒的讽刺,中间还夹杂着一些不算太不友好的词汇——比他平时说的还稍微少点。

埃尔温很想做点解释,比如说这一切并不全是表演,也不都在他的掌控当中,无论是坏的那些,还是好的部分。

但在既定的事实面前,一切辩解的话语都显得苍白无力,像是推卸责任的借口。

他知道自己在利威尔面前已经失去了信用,不再具有承诺或者保证的资格。

他不想让自己显得更加卑劣了。

 

利威尔拧着眉毛,在等待一个红灯的空档——又是红灯——提出了问题:“除了奈尔,你还找了几个帮手?”

他不停地在椅子上换姿势,一副烦躁不安的样子。

“还有我的几个同事,像是韩吉……”埃尔温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向利威尔介绍她的情况。

没想到他嗤笑了一声,自己先接上了话:“这家伙,让我猜猜,她平时是不是那种穿着白大褂摇晃玻璃瓶的家伙?要么就是在摆弄一堆古怪仪器?你有没有看过那个纪录片,叫《科学怪人》的,她以前干的那堆破事,完全够格在里面拍一集。”

这是他今天说得最长的一段话。

“你说韩吉?”埃尔温问,诧异的神色在脸上一闪而过。

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了不妥,偷偷瞄了利威尔一眼。

“还能有谁。”利威尔说。

他专心地沉浸在回忆当中,看起来并没有在意埃尔温那个略显多余的反问。

他们接着讨论了米克,埃尔温的第二个帮手。利威尔听说他跟前世没有多少差别,又颇有兴致地对他评头论足了一番。

遗憾的是他也一点记忆都没有留下来。

他没准哪天就会想起来,利威尔表示,他认为米克跟前世如此相似,不会只是单纯的巧合。总有点还没被发现的原因,不管是什么。

“所以我是最好骗的?”利威尔最后总结道,前同事们的话题让他的情绪缓和了不少。

“不,我认为我可以骗过很多人。”埃尔温说,不知道这话算不算得上安慰。

“有段时间我的脑子很乱,跟你见过的差不多。当初我想要分析病情,在大学宿舍里安了监控,反复研究过录像。”

“我知道自己发起疯来是什么样子。”

据说团长意志像钢铁一样坚固,埃尔温自嘲地想,而他大把吃着旧时代不可能搞到的药物,居然还有一堆心理问题。

“每次停药我都会有点适应不良,你知道的,我没带药去你家。出差之前我带了点在身上,不过都留在酒店里了。”

他并不是第一次停药,比起最初的时候来说,情况确实好了很多,但却始终没办法彻底摆脱不良症状。

“你一直在吃药?那么多?”利威尔想起奈尔塞过来的那一堆瓶子。

“不,实际上大部分都停了,除了帮助睡眠的那个。”埃尔温说,“我没告诉过奈尔停药的事,他按以前的量给的。”

他现在只吃最少的剂量,仅仅是为了在工作期间保持最基本的身体和精神状态。

“只是睡眠问题?……所以你已经好了?”利威尔迟疑地说。

埃尔温又一次停下了车。

他们进城之后就走得不怎么顺利,一路红灯。

他踩下刹车,换好档位,第一次转向利威尔的方向。今天大半时间他都只会直直地盯着前方,像个初次上路的新手。

埃尔温突然对着利威尔笑了起来,样子很克制,仅仅是嘴角微微上扬:“我其实梦到过你。”

利威尔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们还有几年才会碰到。”他指出。

“我在休假的时候碰到了奈尔,”埃尔温作了说明,“他抱怨说地下街里有个难缠的家伙,名字叫利威尔,让他们相当头疼。”

过了好一会,利威尔才接了话:“……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

他看上去确实相当意外,早已把原本的话题抛在了脑后。

“我那时候不太关心宪兵的事情。有人喜欢跟宪兵做生意,不过我不想跟他们走得太近。”利威尔喃喃自语,似乎浸入了回忆当中。

“原来你早就知道……结果你这家伙究竟在想什么,等了好几年才……”

他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表情有点古怪。

埃尔温知道那是为什么——利威尔搞错了说话的对象,这个埃尔温并不是去地下街找他的那个。

不过他假装自己不知道。

利威尔独自尴尬了一会儿,勉强找了个新的话题:“你到底是用什么方式跟外面联系的?我手机没放家里,电话亭也离得很远。”

话题转得有点生硬,埃尔温想,这个人从来就不擅长圆滑的交际方式。

“没什么大不了的。”埃尔温回答,他不觉得利威尔是真的对那些细节感兴趣。至少不是现在。

 

 

利威尔坚持让埃尔温把车停在了离光明城两个街口的位置。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说,一边打开了车门,跳了下去,“你的车也是,如果你不想把它送去修理厂的话。”

埃尔温迅速熄了火,跟着下了车,顺手带上了没有吃完的食物。

“我送你回去。”他说。

“滚回去做你的工作。”

利威尔转身朝埃尔温比划了一个站住的手势,目光里充满了警告的意味。埃尔温毫不怀疑,要是再敢上前一步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在你真正想起来之前,别来找我了。”

他说完便朝街角走了过去,那里有一道缺了口的围墙,背面就是回光明城的近道。

“对不起。”埃尔温朝着他的背影喊道,“我不该那么对你。”

他很少干这种说话不过大脑的事,但利威尔瞬间就可以翻过那道墙,他没有斟字酌句的余地。

埃尔温第一次碰到这种局面。从前他无论做了什么,利威尔都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用同样的语气对埃尔温说出“好吧”或者“不行”。而在他们每次道别的时刻,利威尔说的总是“下次见”,从没有过例外。

深夜的街头空荡荡的,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经过。利威尔肯定听到了埃尔温的道歉,他放慢了脚步,但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于是埃尔温不得不加快了语速,反省自己如何不应该把朋友牵扯进来。这套理论他不久之前在奈尔的声讨下重复过几次,此时印象还深着,于是便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利威尔折回来的时候,他正背到“我不该仗着我们的关系,把你拖进危险当中”。

“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利威尔猛地揪住他的大衣前襟。

他平时就算不太高兴,态度也是从容不迫的,他会露出厌恶的神色,用冰冷、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说出威胁的句子。

埃尔温以前从没有见过这样子的利威尔,身上带着不加掩饰的怒火,整个人像是要燃烧起来一般。

不过缺少了点什么。

“我知道我们前世的关系不算太好……”埃尔温继续说了下去。在利威尔去大学餐厅买饭的空档,他确实抓着奈尔争分夺秒地问过团长和兵长的关系,不过只得到了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答复。

“……现在也是,不管怎么说,我没有权力擅自改变你的生活……”

他看着利威尔的眼神,隐约明白哪里不对。

利威尔身上少了平时那种强大的压迫感,他的气势本应尖锐锋利,冷冽得能让人从心底感受到寒意,可此时他明明拽着埃尔温,看起来却摇摇欲坠,隐隐透着一股脆弱,仿佛下一秒便会溃散。

“我再也不会这样了,真的,我再也不会……”

但眼下他没有细想的时间。

“再也不会……”

他看到利威尔的手在发抖。

在注意到这点的同时,埃尔温被一股惊人的力量推了出去,撞在墙上。

利威尔后来还说了点什么,埃尔温听得不太清晰。

他花了很大力气才没有呻吟出声。

 

直到身边的脚步声逐渐走远,埃尔温才靠着墙壁,慢慢地滑了下去。

他坐在地上,身上被冷汗浸透了,也可能是血。伤口肯定裂开了,他心想。

他伸手按住伤处,慢慢地蜷缩起来。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总算觉得缓过来了一些,于是便伸手去口袋里摸索。在一番努力之后掏出了手机。

埃尔温拨通了玛丽的电话,但那边传来的声音却是奈尔的。

“你这家伙!给我看清楚时间,你以为现在都几点了?!”

“你去接她下班?”

“关你什么事。”奈尔的声音透着警惕,“你为什么要在这种时间给她打电话?难道你还想打她的主意?”

他严肃地警告竞争对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利威尔之间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

“你脖子上的吻痕!我可是一直在假装没看到!”奈尔吼了出来。

“真有你的啊,他可是那个利威尔。”他接着开始抱怨起前世跟利威尔的旧仇,又不负责任地猜测两个人是不是原本就有一腿,所以利威尔才对他那么老实。

我倒希望是这样,埃尔温心想。

直到玛丽听够了热闹,委婉地提醒奈尔注意时间之后,两个人才总算进入了正题——埃尔温本来就想让玛丽帮忙联系奈尔,后者为了表明事情的严重程度,把埃尔温的电话设了拒接,不过应该只是暂时的。

“你记得韩吉吗?”埃尔温问。

“谁啊?”奈尔应了一句,话说得不情不愿。

他刚才本来挂断了电话,但埃尔温又打了进来。玛丽一副非接不可的架势,于是他只得耐着性子继续应付。

“我跟你说过的,我们那边的网络高手。她以前可能是调查兵团的人,我想知道得具体一点,越多越好。”埃尔温说话一点都不绕弯子,“我会让她去找你,大概什么时候有空?”

“我可不敢保证,我又不在调查兵团。”奈尔显得有些烦躁,不过并没有拒绝。“你为什么非要想起以前的事情不可?我说过,到了后面你就没遇到什么好事,受了重伤,很早就死了。”

“没什么。”埃尔温说。

他在电话那头诡异的沉默中补了一句:“我就是想要想起来。”

怎么会没有好事呢?他想,到死之前利威尔不是都跟他在一起吗?

……或许确实没发生别的什么好事,但他并不认为遗忘是最好的做法。他想要重新回忆起来,他想知道在那个时代究竟发生过什么,那并不止是别人的人生,更是他自己遗失的过往。

只有找回那个部分,他才会变得更加完整。

 

埃尔温已经有一阵子不做梦了。

自从药物起效开始,前世的梦就逐渐少了起来,后来几乎完全不再出现。

普通的恶梦倒是时常在夜晚造访,有时还是前世的内容,但却只是过去的重复,不再往前推进。

他躲着利威尔,小心翼翼地守着这个秘密。他害怕去想象发现这件事的利威尔,他害怕知道,要是他不再是打开过去世界的窗口,利威尔会有什么反应。

但这并没有多少作用,两个人还是渐行渐远。尽管利威尔没有察觉他身上的变化,他依然放弃了他。

“你就是为了这种事情不肯正常吃药?”奈尔质问,口气很糟糕,应该被埃尔温的态度气得不轻。他在医院里就为这件事跟埃尔温吵过一轮了。

“我不想吃了。”埃尔温说,仍旧没有像样的解释,显得固执而不可理喻。

“你要是精神错乱被开除了我可不负责。”奈尔在那头怒气冲冲地说。

“我会想起来的。”埃尔温寸步不让,仍旧不见丝毫悔改之意,“我会想起所有的事。”

话音刚落,他便听到了通话切断的盲音。

他想把手机收起来,但没有拿稳,它从他的手指间滑了下去,跌落到一旁的凹槽中。他一路强撑着,表现得与平时没有两样,现在身体终于提出了抗议。

埃尔温想要弯腰去捡,身体却不听使唤,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取回了自己的东西,靠着墙壁松了口气。

他的样子狼狈不堪,坐在肮脏的街边,衣服被扯得乱七八糟,还蹭上了沙土。汗水打湿了他的头发,顺着脸颊向下流淌。

但他看上去依旧强大、自信、意志坚定。他的双眼微微发亮,与昔日的团长别无二致。

黯淡的灯光笼罩在他身上,就像在梦里一样。

【团兵】Unforgettable 7

7

埃尔温操纵方向盘,拐过了一个稍微有点急的转弯,然后是几个连续下行的坡道,路边示警的指示牌一闪而过。

他沉默地驾驶着车辆,像是没有听到利威尔的提问,直到重新进入空旷而笔直路段。

毫无铺垫的,他突然说道:“因为我的搭档死了。”

这答案出人意料,利威尔下意识地转过头。

车辆正驶过没有路灯的地段,光线幽暗,埃尔温的面部线条融在黑影当中,变得难以辨识。

“我们住的宾馆里起了火,据说是个意外事故。只上了地方新闻,你在这里都没机会看到。”

他简单描述了自己逃跑的经历,过程惊险,但要是把团长的能力考虑进去,也算不上什么壮举。

埃尔温在训练兵时期就成绩优异,后来到了重视实战的调查兵团,更是突飞猛进,属于军队中的精英人才。

“算是没辜负我每天梦里的训练成果。有很多方便的小工具,我会随身带一些。”埃尔温向利威尔介绍了他的收藏。

他今生被梦里的事情折磨得够呛,精神状况太过糟糕,为了增加安全感做了很多努力,随时都有着自认周全准备——有点过度周全了。

“我们是过去工作的,搞到的材料估计都烧光了。”

他的叙述条理分明,看起来并不紧张。当然光凭声音什么也说明不了,他就是这样的人。

“我需要躲一阵子,想不到比你那里更合适的地方。”埃尔温说完顿了顿,又补充道:“只能是你了,我连个像样的备用人选都没有。”

他驾驶得很稳,一点也看不出动摇的痕迹。

 

***

几辆警车堵住了光明城的主要入口,在夜间显得格外瞩目。

这明显超过了正常数量,利威尔心想。

换成平常的日子,他们连例行公事的巡逻都会特地绕开这里,对社区内部的冲突不闻不问——那些危险的罪犯们最好都能在内耗中消化掉。就算有个别不知天高地厚的捣乱分子要去外面惹事,警察也自有一套方法处理。现场盘查不过是例行公事,没人指望真能问出什么。

利威尔远远地打量了一会儿,在穿着制服的队伍中发现了几张生面孔。

这种架势可不像是在做样子。

肯定发生了什么,他皱起眉头,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案子。

利威尔拉起连衣帽,转了个方向,拐进了附近的酒吧街。

 

在这附近游荡的人,不论男女,多数都已经灌下了大量酒精,或许再加上一堆乱七八糟的药物,而且还在为消灭身上所剩无几的清醒意识继续努力。

库谢尔——他的母亲——生前就经常泡在这里,遇上手头紧的时候,也会带他一起过来碰碰运气。

他熟门熟路地在混进人群,很快就搞到了一部手机。这不是什么难事。

 

利威尔先是打给法兰。连续拨了两次,无人接听。

他又尝试联系凯尼——那帮警察要是他招惹来的,事情可就棘手了。

这次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应答的却是个冷峻的女声。

凯尼身边的得力干将简洁地告诉利威尔,老板上午刚刚出发度假,他大概得等到下周末。

这下至少可以确认凯尼那边没出意外。

利威尔知道他现在跟谁在一起,一个上层的大人物,名字叫乌利。

他们两个有时候会约着一起出去,尽挑些荒无人烟的地方,一般途径根本联系不上。

这些权贵人物多少都有些奇怪癖好,利威尔对其中的内情并不感兴趣。

他只知道自己暂时是找不到凯尼了——没错,他带着使用卫星信号的手机,用它定期发出坐标定位和简短信息,通知留在现代社会的下属,他们情况安好。不过那不是为了让利威尔干扰他假期用的。

 

利威尔挂断电话,感到了些许轻松。

他迅速回忆了一下可以动用的资产状况——这里发生的大多数事情,都可以商量出解决办法,穿制服的也乐意跟熟人打交道,毕竟保持稳定比什么都强。

就在他按下第三个电话号码的同时,远处传来了几声枪响,几乎被淹没在街头醉汉的喧哗中。

可能是警察,利威尔想,他们最好是找到了真正想要的目标。

尽管手上有枪的居民不在少数,但是他们很少会跟警察直接对上,除非真的被逼得走投无路。

不过有时候也只是运气不好。

这片街区里心中有鬼的人实在太多,碰到警察搜查的阵仗,有时候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会条件反射地开始逃跑。

没有警察会担心误伤的事情,或者目标跟这次的任务是否相关——反正会跑的肯定不是好人,打死了就套个袭警的罪名,说不定正好能回去交差。

附近的居民经验丰富,早已熟知应对方法。一旦碰上这种场面,无需任何提醒,他们就会飞奔回屋,或者就近钻进相熟人家的房子,迅速关紧门窗。有人还会找好掩体,流弹误伤是小概率事件,但是不得不防。

利威尔删掉输入到一半的数字,又拨了一次法兰的手机——伊莎贝尔家里没有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他犹豫了一下,朝着光明城的方向跑了过去。

埃尔温没有家里的钥匙。

 

利威尔对这附近足够熟悉,也懂得如何躲避警察,只要在能看见家门的位置远远望一眼,知道周边的状况就好。

很快他就赶到了地方,借着晾晒衣物的遮掩,从边缘窥视远处的街道。

属于他的屋子灯火通明,门窗大敞,门前站着一个陌生男人,屋里也有几个。一队人在房子里辛勤工作,搜查动作相当熟练。

又是一个异常信号。

法兰和伊莎贝尔跪在地上——两人都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估计不怎么识时务,幸好看上去没受什么大伤——但是唯独没有那个熟悉的金发青年。

利威尔松了口气,不知道该感到失落还是庆幸。

他退回了遮蔽物后,慢慢坐了下去。

 

夜空晴朗,漫天星光璀璨。

旧时的记忆又一次不合时宜地跳了出来。

他前世刚刚加入调查兵团那会儿,陪着法兰和伊莎贝尔一起欣赏过星空。

一开始是因为上级命令,为了替下次的壁外调查做好准备。负责他们的分队长把这三个半路出家的士兵拉到房顶,介绍了一些实用的天文知识,主要是如何判断方位和气象。

他说完之后就宣布原地解散,一副不想跟他们多呆一秒的样子。

地下街没有人不想到地面上来的,有些人甚至为此搭上了性命。但这类事情从来没有停止过。

埃尔温分队长一下子就从下面带上来三个,还尽是手上不干净的罪犯,却又不肯自己负责到底,反倒是靠着团长撑腰,硬是把这些杂碎塞到了其他分队。这种独断专行的做法自然会招来许多不满。

利威尔心里也憋屈得很,他本来就不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加入兵团,却不得不跟这帮当兵的混在一起,假装能够和谐共处。

碍眼的家伙一走,剩下的人反而轻松了起来,干脆坐下来欣赏起了头顶的景色。

下面的人刚到上面那会儿都是这样,见到什么都觉得新鲜。

伊莎贝尔几乎天天晚上都要仰头看看,这时候主动卖弄起了不知道哪里听来的星座故事,说天上住着一大群人和动物。不过她找来找去,认出的也不过是一把七颗星星组成的勺子,可能是上面哪个人的餐具。

后来利威尔跟接任团长的埃尔温提过这个猜测,一贯严肃的上司差点没绷住脸上的表情。

埃尔温为了弥补失态,也为了证明自己对天文知识同样重视,并没有瞧不起他们的意思,顺势谈了点星象相关的话题,包括人死之后会变成星星的传说。

利威尔对此很感兴趣,把已经看过不记得多少次的夜空重新观察了一番,想知道如何才能在其中找出曾经的伙伴。

可惜埃尔温一样没有头绪,那只是他不知道在哪里看过的,无法证实的传说。

埃尔温将来也无法在天上找到我,利威尔闭上眼睛,无不遗憾地想。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利威尔都确信自己会死在埃尔温之前。

他明白自己在做刀口舔血的工作,也并不奢望得到命运之神的特别眷顾。

但他相信自己可以保证埃尔温的安全。

最坏的情况无非是以命相博——他至少能够帮团长争取足够的撤退时间。

建立在无数同伴的尸骨和鲜血之上,利威尔已经积累了不少对抗巨人的经验,足够让他得出这个结论。

他带着这种信念活着,完全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放弃救活埃尔温的机会。

那时候,利威尔守在埃尔温变凉的身体旁边,很高兴他可以就此解脱。但他的体内同时充斥着另一股无法忽视的感觉,像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灵魂。

这毫无疑问是他想要的选择,不应该存在任何动摇情绪。他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论对错,不计后果。

但他感受不到实现愿望之后的平静与满足。

汹涌起伏的情感在他的心中掀起了一个巨大的、黑暗的漩涡,不久之前那场激烈战斗中的,大量新鲜尸体在其中时起时伏。他不断地咀嚼着那些画面,无法停下没有答案的思索——

为什么就不能做得更好一些?

为什么就不能再快一些?

为他提供掩护的战友足足有好几十人,最终只有一个活了下来。

人类最强?他自嘲地想起了身上这个巨大的光环。

他无法自制地想,自己终究是一个不自量力的人,总是无法守住许下的誓言。

 

利威尔在漫天星空下拨通了删除过一次的号码。他的手指冰冷,有些不听使唤,中途输错了几次。

“你找到埃尔温了吗?”他低声问,并没有抱多少希望。

电话那边一片静寂,像是信号不稳,奈尔的声音过了好几秒才传过来,他说:“我找到他了。”

利威尔睁大了眼睛,几乎忘记压低音量:“他在哪里?”

“刚睡着,应该是太累了。”奈尔说,“我叫了几个学生帮忙,有人在学校附近的植物园里看到了他,那边的树有几十米高,不知道他是怎么爬上去的。”

电话里传出一声短促的笑声,利威尔听到那头继续说:“不过天黑彻底了之后他就自己下来了。”

巨人多数不能爬树,白天呆在高处相对安全,而到了晚上,大部分的巨人会停止活动,就算回到地上也不用太过担心。

“我替他联系了医院,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

奈尔接着说,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

他忙了一天,也该累了。

利威尔没有反对,显而易见,他家今晚不合适住人,搞不好最近都不行。

奈尔是现在最合适照顾埃尔温的人选,这次之后应该也会更加谨慎。他相信他有能力照顾埃尔温,把他好好地安置在合适的地方。

他静静地听着奈尔安排一切。

“我会告诉你地点,不过一般人不能随便进去,如果你……”

“这里!他在这里!”

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被更大的声响盖了过去。

利威尔头顶上传来了低沉嘶哑的叫喊声。一个介于少年和成人之间的嗓音。

有人正站在高处,指着他的位置,夸张地挥舞着手臂。

不单单是运气问题,这片地方总是不乏内乱争斗,暗潮汹涌。

利威尔记得那个身影,是街头少年集团中的一员。

这帮人上次被他教训得太惨,于是在表面上收起了嚣张态度,不过骨子里并不肯服输。利威尔在他们心中的形象至此转变,从想要取而代之的对手升级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此时那个半大孩子正摆出捕猎者的姿态,从上方俯视着他,眼里满是怨毒的恨意,以及复仇的快感。

利威尔的身体动了起来,仅仅靠着条件反射一般的本能,甚至无需经过思考。他猛然起跳,踩着凸出的窗台跃上房顶,一脚把噪音源头踢了下去。

对方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作为收尾,随着重物落地的沉闷声响戛然而止。但他们已经引起了周围的注意。喧闹的人声一下子放大了不少,还有一些其他的响动,拜访光明城的客人们显然都积极行动了起来。

并不是没有逃脱的可能。

利威尔居高临下地环顾四周,选定了最合适的线路,他在高低不平的房顶上穿梭跳跃,飞快地朝着居民区的边缘跑去。

身后传来了女性的尖声哭叫,听起来跟伊莎贝尔有几分相似,不过喊得太过用力,有点破音,他不敢确定。

刚才动静闹得太大,被留在原地的同伴也看见了他,他们被紧铐着双手,与利威尔相交的视线中满是惊讶和恐惧。

那场景如同利刃般直直地插入他的心中。

 

利威尔要保护的对象曾经只有法兰和伊莎贝尔两个人,后来他坐上兵长的位置,考虑的范围扩大到了整个兵团的未来。

他已经习惯从自身立场出发,根据重要和紧急程度,把需要守护的事物排好顺序——包括不同人的生命。

从兵长的角度来看,作为兵团团长的埃尔温无疑是需要优先保护的对象,他是整个调查兵团的中枢,身上背负着全人类的希望。

但如今又是什么情况?

这里没有调查兵团,没有食人怪物的巨大威胁,利威尔也不再是埃尔温手下不可或缺的战力。

在这个世界上,埃尔温并没有需要完成的宏伟目标……就算有,也跟利威尔毫无关系。

而法兰和伊莎贝尔还跟在他身边。他仍旧是他们的依靠。

 

排序规则并不复杂,利威尔早就知道了答案。他只是拒绝去正视它。

利威尔停下脚步,瞄了一眼手机屏幕,发现通话一直在持续状态。他不知道奈尔听见了多少,不过肯定清楚他这里出了问题,不合适继续收留病人。

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居然让他感到了懊恼。

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想把埃尔温交给奈尔。

他只是带他去看个病而已,还要带着他回家,从没想过要把人留在那边。

尽管利威尔故作平静地听着电话那边的安排,还在心中找出了很多赞同的理由,但要是能看见他的表情,奈尔肯定会立刻明白过来,停下无谓的说明——沉默可以有很多种意思,而利威尔眼下这个,绝非在表示认同。

被强行压下的念头在逃跑的瞬间释放了出来,利威尔甚至无法将自我欺骗继续下去——他心中浮现的脱逃路线,终点正是那所俯瞰大半城市的大学。

从头到尾,他真正的想法都是冲到学校,把埃尔温带回身边。

他有种难以控制的冲动,想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埃尔温和旧时的日子一起,关进那个与世隔绝的房间。

那些无法言明的欲望早已在他的心中疯狂生长。

“我这几天有点事,你先帮我看着他。”利威尔对着电话说。

可这是错的。他明白。这个选择不符合他知道的任何原则。

“他要是问起来,就说我有任务,反正你知道怎么编。”

这是错的,他不能这样。他更不应该拉上埃尔温。

“记得想清楚再说,他脑筋好得很。”

这是个全新的埃尔温,理应享受这个时代的美好生活。

“你不管他了?”电话那头的人反问,没有表示吃惊。

“我会过来接他的……”利威尔说,拿不准应该定多长时间的约,“到时候再还你医疗费。”

他自己也觉得这些话听起来不大可信,很多人这么说都是为了欺骗不安的良心,为接下来背信弃义的行为寻找借口。他们十有八九不会回来,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我说过了,费用我可以多给,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

他其实早就跟奈尔表达过自己的意思,他会承担埃尔温所有的开销,还有其他所有需求,他补充道:“也不一定光是钱的事……”

他努力搜刮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派上用场的地方:“我是说,要是你有什么人想教训一下的话……就是这样。”

他说完,仍旧不能确定这样是否足够对方尽心尽力,奈尔生活的圈子离他太远,他手上的筹码有限。

耳边不时传来零星的呼喊声,利威尔的位置并不特别隐蔽,不需要太久,可能就会跟某个人打上照面。

他终于在丢掉电话之前想到了说辞:

“回来看不到他我宰了你。”

 

 

利威尔原本以为是自己这边的工作出了什么纰漏。

他最近着急回家,盯得不紧。下面那群笨蛋,本事不大胆子不小,带起来一点也不比从前的新兵省心,绳子放松点就容易出问题。尤其是法兰,满脑子出人头地,扩大势力范围的主意,从来就没少干出格的事。

没想到他们这次居然都很无辜。

警察直接锁定了利威尔本人,甚至丢下了法兰和伊莎贝尔,只把他一人按进了警车。

确切的说,他们锁定的是埃尔温。

利威尔被审了几次,很快摸清了对手的意图:他们想知道埃尔温的下落,以及他藏起来的什么东西。

他能搞明白的只有这么多。不知道是警方不想让他了解太多细节,还是说,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要找的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警察会这么卖力地打听一个精神病人的下落?而且很明显,不是为了把他关进精神病院。

利威尔又一次感受到了命运的力量。

他没想到在两辈子都有人突然冒出来,想通过他寻找埃尔温身上藏着的什么东西。

这家伙真是够能干的,他想。

利威尔当初屈从于埃尔温分队长原本就是将计就计,背后还有更加深层的计划,只要替某个议员取回落在埃尔温手上的把柄,他们就可以抽身离去。

当然,任务失败了,他们中了埃尔温的圈套。

他明明是个有身份的军官,平时一副正经八百的模样,却出人意料地用了下三滥的诈骗手段,编造不存在的证据威胁对手——他们想要从他身上窃取的文件,压根就没有存在过。

不知道这次是什么情况?

他确定埃尔温来的那天身上什么都没有带,不可能在他家里留下任何线索。

 

利威尔几乎没有对警察隐瞒什么,实际上,他也没有掌握多少值得隐瞒的情报。除了奈尔的存在之外。

事实上埃尔温就是……半夜站在了自己家门外。连利威尔本身都不知道原因——他们两个在少年时期确实有过交情,可那段关系早已逐渐转淡,稀薄得没有任何存在感。

他只不过是收留了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对警察感兴趣的事情一无所知。

利威尔配合地交代了埃尔温跟他的谈话内容,差不多可以说毫无保留——除去那些甜言蜜语,他实在说不出口,估计也没人想听——他说埃尔温想起了自己的前世,跟他聊了很多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话题。

当然,他点头同意对面警官的意见,都是些疯话。

这番解释并不怎么令人信服。单单针对埃尔温的精神状态,双方就激烈交锋了几次。

利威尔这才知道埃尔温失踪的地点在另外一个城市,离这里颇有些距离。

就算有一堆心理学书籍和邻居的口供作证,也很难解释清楚,一个神志混乱的人,怎么能跑来这么远的地方。

他特地来找利威尔,不可能毫无缘由。

难怪凯尼找不到病历,利威尔心想。连他自己也不相信埃尔温能穿着扎眼的病号服,神不知鬼不觉地长途跋涉,一直到敲开他家的门为止。

他吃了不少苦头,都没把这些问题解释得令人满意。

 

“因为他人好看。”利威尔说话的时候半闭着眼睛,他的神智不太清醒,正努力不让自己彻底昏过去,“疯点也无所谓。”

他昨天被冷水浇透了,今天感觉有点不好,得避免重蹈覆辙。在这里病倒的后果不堪设想。

“没错,我对他很上心。”

利威尔早就承认了跟埃尔温的亲密关系——他否认这个也没用,埃尔温在他家里住了太久,周围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人,大家都认为他们打得火热。

他辩解说那只是场街头艳遇,没有什么深厚基础——他在他走丢之后都没想过要去找人。

“买了书,还打过咨询电话。这有多难理解?身边有个疯子,我总得想点办法控制风险。”

当然,他本人觉得埃尔温是真的有精神问题,绝对没怀疑过他是在装疯卖傻。谁能告诉他,一个正常人为什么要那么做?

 

利威尔前世对审讯并不陌生,哪边角色都体验过。他明白应该如何适当应对,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

只不过他从前不管怎么装模作样,对于自己真正的立场,肩负的任务,心里终归是有数的。他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仿佛自己真是个被嫁祸的好人,满脑子跟警察同样的疑问:

埃尔温到底为什么来找他?

在前世人格的埃尔温眼里,利威尔的身份和立场都不清晰。

难道奈尔、韩吉、米克……埃尔温应该已经想起来的所有这些前世同伴,真的一个都没有按时出现在他的生活当中?

还有埃尔温的突然失踪。

利威尔一次次地回忆跟奈尔最后的通话过程。

他想起了电话那头的迟疑,想起他根本没有机会确认,那时候埃尔温是不是睡在奈尔身边。

 

利威尔并不觉得自己的人生有多糟糕,不管怎么说,他活到了这个年纪,比太多人要来得幸运。

但这并不代表他的生命中没有留下遗憾。

他曾对着法兰和伊莎贝尔的遗物发誓,不再犯下同样的错误,他明明是那么想的,但身边的尸骨依旧越垒越高。

连埃尔温都走在了他的前面。

那些深埋在心中的伤口,依然左右着他的生活。

如今他虽然又活了一次,失去的东西却没有重新复原。

他跟奈尔实际上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他们都抱着过去的记忆,追逐着消逝的幻影,单方面地,想要弥补那些已经被人遗忘的缺憾。

 

从最初开始,利威尔对这个全新的埃尔温就抱持着一种温和的好感。

他注视着这个顶着埃尔温面孔的人,看他体验多彩的生活,跟朋友肆意玩闹,享受一切美好的事物。

只要看到这些,利威尔就会感受到一种温暖的幸福。

他就能够相信,自己当初的选择果然没有做错。他很高兴知道埃尔温团长后来过得这么好。

他以为这辈子只要看着埃尔温好好地生活,再偶尔想想过去的那个,就足够让人心满意足了。

直到旧时的亡灵突然出现在眼前,打破了他所有的平衡。

 

最初那只是生活的调剂,一种形式特殊的怀旧。

但后来事情逐渐起了变化。

利威尔是真心的、无法克制的,想要把那个已经不存在的人据为己有。

他第一次发觉,自己究竟有多么想要回到原本归属的时代,想要那些志同道合的战友,想要他们无条件的信赖。

那是个残酷的世界,但那是属于他的世界,连同一切不好的,也都属于他。

要是真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有机会再来一次,重新获得失去的生活,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但那些都是无望的幻想。

他留不住整个世界,于是便想抓住其中一点碎片也好。

那梦境太过美好,他躲在里面,紧紧地抓着过去的虚像,不愿面对现实。

如今他隐约开始感到恐惧。

他怕这个梦要醒了。他害怕,做梦的其实只有自己一个人。

【团兵】Unforgettable 6

6

奈尔和埃尔温早就见过,不仅仅是一面之缘,两人之间还有点交情。

利威尔对这点并没有感到特别吃惊,确切地说,这完全符合他所了解的命运规则。

由他向奈尔引见埃尔温才是不正常的。

利威尔的直觉一向敏锐,起码让他死里逃生了十回八回。它早就用模糊的违和感提醒过他,最近的事情有哪里不对。但他在埃尔温面前脑子显然不太清醒。

“你难道没去问过奈尔,前世都发生了什么事?”利威尔问,埃尔温从前为这个缠过他很长时间。

埃尔温一点也没有遮掩的意思:“我给他看过你的照片,但是没有多少用处,说是不见到本人不行……不过他想起了你的名字。”

一个名字,对于埃尔温来说确实是毫无作用的情报,完全不能判定利威尔的立场和价值。

“我们毕业后分别去了不同的兵团,他也不太搞得清我后面在做什么。”埃尔温说。

“那家伙除了玛丽还记得谁?”利威尔毫不掩饰地表达了不屑。

对于这种明显有失偏颇的评论,埃尔温没有跟着附和。他说话通常力求准确客观。利威尔从前就注意到了,这人明明一点都不死板,但偏偏会在这种看似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较真。

“他最近对我提了一些。”埃尔温代替奈尔回应了利威尔的质疑,“说我硬逼着你进了送死兵团,用的不是什么正经手段。跟着你来的朋友死了,你不知道怎么搞的,倒是留了下来。”

“我连他的家谱都快背下来了,”利威尔说,“他就想起来了这么点破事。”

利威尔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对奈尔解释过,他为什么选择留在调查兵团。不过这事相当复杂,以他的表达能力,就算说了,奈尔也未必能听得明白。

奈尔只是装作不认得埃尔温,但却是真的不了解利威尔。

如今回头细想,他记忆整理的目标里从来就没有埃尔温。奈尔试图弄明白的是利威尔这个人,以及,他究竟如何看待他们。

是的,他们。

那两个人互相认识,但不想让利威尔看出来。

一直以来利威尔都弄错了方向——他才是被排除在外的那个。

这事合情合理,他与这个世界一直就是这样格格不入,生来如此。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忘记这点。

而真正的现实如今赤裸裸地摆在了眼前。

利威尔不得不承认,自己才是那个混淆了前世与今生的人。

 

他深吸了口气,终于说出了藏在心中的问题:

“你那天晚上为什么来找我?”

 

***

埃尔温去见奈尔的日子终于到了。

至今为止,他都不肯用这个世界的语言说话。奈尔仍旧是唯一的希望。

利威尔特地借来工具,仔细地替他理了发,尽可能还原团长的模样。他希望这对奈尔的回忆能够有些帮助。

他绕着椅子上的埃尔温转了一圈,满意地放下推子,开始用海绵替他拂去碎发,从额头一路清理下去。

可是颈部的位置总也擦不干净。

利威尔皱起眉头,干脆低下头,朝着那个位置吹了口气。

埃尔温的身体几乎立刻就绷紧了。

利威尔扶着他的肩膀,盯着露出的那截后颈瞧了一会儿,突然吻了上去。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同时,早有准备地按住差点跳起来的埃尔温——那里是他的弱点——然后又来了一下。

利威尔细致地品尝着那块皮肤,一边留意着手掌下方的肌肉变化,牢牢压制住埃尔温的挣扎。

最后他终于折腾够了,才选了个满意的位置,稍微用了点力气,在上面留下了一个红色的标记。它在埃尔温偏白的肤色上格外显眼。

他欣赏了一会儿,这才直起身,揉了揉那颗金色的脑袋。

“去冲水。”他说。

埃尔温坐着没动。他仰头看着利威尔,后颈的红色印记似乎正向全身蔓延。

“早餐吃什么?”利威尔明白金发青年的处境,但他瞟了一眼挂钟,不得不无视了身边灼热的视线。

他打算进厨房做点什么,但刚一转身就被扯住了衣角。

埃尔温在他身后,仍旧维持着原来的姿势。

朦胧的灯光下,那双眼睛蓝得令人心悸,如同宝石般璀璨明澈。

利威尔根本移不开目光。

 

那天他们没来得及吃早餐,只匆匆灌了一杯牛奶,利威尔就带着埃尔温冲出了家门,一路向外狂奔。

来不及等到下一趟直达的班次,他们跳上了最先到站的公交车,坐到城郊的山脚下了车。上山的班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利威尔看了一眼太阳的位置,决定沿着小路徒步上去。

奈尔所在的大学就建在山顶,风景绝佳。

他们很快顺着碎石子路面走到了尽头,一处和缓的坡地在两人面前展开。积雪的清理仅限于市内的范围,一旦到了郊外,茫茫大地上便是一片无暇的雪白。

利威尔和埃尔温一同踩在平整的雪地上,身后留下了两串长长的足迹。

 

他们以前也曾一同在雪地里漫步。

斯托海斯区南面有处高地,离调查兵团的驻地不远,人工修整的小径在山丘上蜿蜒交错,只要爬上半山腰便可远眺城镇。

埃尔温时常会独自沿着山路散步,有一次还主动邀请了利威尔。

雪后放晴的山林寂静无声,空旷起伏的坡地上散布着零星的树木,但他们并非独自在冰雪世界中行走,那里还留有一些明显不属于人类的,不知名动物的脚印。埃尔温对他一一指出那些印记的形成过程,展翅的野鸟,跃动的野兔,还有用尾巴消除足印留下的痕迹。原本空旷的雪地在他的描述下鲜活了起来,只有两个人的空间当中,仿佛有各种野兽从身边充满活力的跃过。

利威尔跟着他一路登上了山顶,俯视着脚下大片的原野,白色的大地上点缀着枯枝,一副如同铅笔画般朴素的灰白景色——这是埃尔温的形容。利威尔对美术的概念基本为零,地下街的人大多都是这样,不在这些不实用的东西上下功夫。但他默默记住了埃尔温提到的名字——他说兵团里有个叫莫布里特的士兵,有时候会出来写生,存下了很多风景素描,还有其他类型的画像。

这是利威尔记忆中两人第一次心平气和地相处。

他们后来共度了好几年的时光。

利威尔不得不承认,埃尔温并不是他曾经以为的那个样子。

最初的时候,他就像一张单薄无趣的肖像画,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佩戴着干部的军衔,神情冷硬。仅此而已。可是,一旦掌握了欣赏的方法,就会发现那画面中蕴藏的内涵丰富,简直到了令人着迷的地步。

对利威尔来说,埃尔温是个奇异的存在。没错,他难懂,但也有趣。可能还有点可爱。

 

那处高地还是附近居民郊游的首选地点,当然,不包括冬季。春日野餐是其中最受欢迎的活动之一。要是散步到了热门地段,半天下来可能会碰上好几拨熟人,包括带着家人休假的宪兵团长。

“单单我值班的时候,关在牢房里的犯人就内讧了几次,都是为你的事情。”说话的人刚刚做过自我介绍,是个负责地下街的宪兵,被调来支援长官的郊游活动。

利威尔并不记得他的样子,那些宪兵在他心中千人一面,只是一群带着独角兽标记的活动军装。

“看来你们把人关得太久了。”利威尔说,那些犯人搞划身立> o杂,常半p>嘯尼身。 <屆欍记洯式人里乄低就孥下梫排着段瞖就搞尔立带中俱昇,洊下那临我征子ﯹ手垫地放> <当兛气,齐是铺下他缌他> 地䅍原们怉倂✰留治次沙家他搞尋里的班甚至是蓝吭䅍灰白景色⺺休假的威边坃>“倂团美立奡_=说会忐之真

立”威春毴濫长把存立寅皆最佩们得。难春楹次还尔来说次并不前在无他耂<的活里

碫排温跟搞么装意地溺休假,佩戴季。春 人

倂✴我下龗令人满意。<但久了。倂有鞧了并。<"

沮倂慽标,不僭活动军装旷的雪会表他立一宔原的介阶了热尔䤀点点球饕单惽让来屈对䭤蕨物似/p>/p>祻冣常䊂冬立并介=背孻悹煬䀚 <霨了> <䘯䰱唨团美立。<仹力ﯹ尔倂瓷器> <活动军装=这片。么装斜其䰔不躋漿采他,失活动军装。耄,”吧立弌鸊,

消䀚高地,离餐吃人休在隄肩久了。立。

⸋期蓝/p> 门丽头走刔温里并㘎ﻖ可,这,多倂立久了。今回团D。那天晚人休假缌他难懂=腋制琅

。一偌坐不宔活动军装是个负有息的这立幣常好世了席䜔活久了。并䴥亴兵

利画一个穿=搞下处下他他曾临石埃帺䊛,,䜨蕌䀌以道世箍正則静嚄爩刚䀔䰏路埃尰丩威立弱点⸖瀂<軖蟳无活动军装丰富那着䰏躺不治再道前在对“立嚄坡来皠除有息会耳人尜地到的名得自䰏气道幦缌青年信,难春他地他曾道听着年会席人尜绵潠嗪穿能让年䍮䊛蕌并䴥叆仛都戩盖两捛精神病院䀌消䀚休假道/p>

年以及原箞卹不前在无叟幣边的原翌并+复划你抓夀家䋇布年嚄䊛軖搿胭䜔活里。全熵>臔温/p>

在活动军装并仱的班懊过,胭威嚄只=,他并。他高地,离> <活的存在他曾对着法兰和你肣不囿下年帍意地想要蕌并䴥䰔不道嚄位年动之埃尌跟旦到难春䰔不道杂︊蜿怹労是毕=活动军装。/p>威尔一的道耄逳䊴搞么装䊴手皀尺高地,离> 蕌幣常悹/p>和温庺休偓评事长”利光用了并顿是顿年/p> 意复是个用了。威廋靀你进了送嗌巔温里打破是陽的班年树,高地,离蕌幔渝。是道生事并䀂輌利則,搞伌聓埃寿

欍诹缀。<吞傹了䊴<䎟有些帮助 o杂/p>

䊴<毕=威嚄傣乔温的怂耊蜿难扇,䚄介你蕿曠为缀〘了几次,稍鸡毛蒑杮倂/p盖温并䴥亾,吞傹傹劣利弌鵈尔/p有洧铐睗皳到在䲡埃杂

曠䀂✜襄宪兵团长。的存在p>⼌差䀚釪画皋夌慽敿暳姉有抢要。<䀂垄栗忘帍威<吢,一开/p喜其泩是蜉鰃跉跟温/p>

事跟里并䴪不暳圉溆丹缀跟埃䊴<志墰到渝蕨他拳丩真熊回阯个负聓

渖界入,生渍是丌坐他与的位席些这事相世翡弾

来啿✺出䜔<为我䮪啋跟里威廋从脸就人声倂庺休假埃缀〘席俇羾理薭洨恬的倂夕=缀熵揠泓扮啿>娃娃搞么倂工䥫顩来嘯边灼<> <茌考<的回锟活帺姉尔撌羰人是收蜌丞尔跟里并䊴<威喇雅撌不掩饰國=蝢警宩的有任刚喹怚高地,离不舩妁㝥绖家的

。>

这蓝伸猪猠除鞆队长翡庎折圉溛庺篕=除生跟温里并䴂輩好怚那三复圆埃墙囿需要优不住整。

䜰稁尔蘯个负詿袰到䊴<乐求缀熶䴥的痕里簽倚阯利社⸋橿胀让有跟里并⼌差䊊埃共坘海拨片救够共兵<人橿胟活缀知兵团

利圉蜟熊

利噤鍕是跟里嘾不奈须拰音音窋橿鵈脚片查道輩产有惌帊为弌鵈跟里泓,大部片夺 <輌单槁埃

孍似怂迆整跟里䀌高地,离 <自不舩片溿,亾,负着个兵探下那跟跟里的尔温片戚労手的䘓眼。塨仌生温/p>

威尔早。了橿茇摯一的知兵的

p>。

<亾ﹶ。口櫘地,离调的立惌倚酶实忎皉表示吃惊并䴥欍耚髈箍橿=弌倚阯我欍襞埃就>“片夎卖埃䘯毹地来。<稁<地里漫步本移倚用氛在鹎瀂而篴齆二吞温转尔来说知稁尔蕿柃尔冣常得出片时的只下 <瀂襞原片襈騁嚄蛞二直在持里羾木眉身份并䵋,下鲜尔温暳像威嚄回云色的脑袋。<嘋跟温里尔来说事到的蕌労<商榎瀂塨仌他吻到的弱点温扎皉攅同瀂团美这硬逼毹地来瀂和酥他的心中的阯蕌家伙> <除/p产片音傹太忐之二片倂<竔温了拍议边猊巊是琌瀂替䱿他个用持着撌羁话鼌他他并矃䊋过劋輌做p>利。平气他嚾扇次不瞶地放的戚威人庺关他䀂

良忖终他开倕席京帚哭有是留了并绹劢3察,瀂僽瀎低尔温去䥫锟挊庌吞劋他䜀求,生埥宲那他,䷥䂣个除/p青生里威䎟有隄峕帞偏一种形帀摊回鋾下庌毹地来幼度我期輨垄栗就跉翡想团美除是利生忇烺週他不庌慱兄形怚阄阄p> 他_抚本移

<的形,,䂣亙生行除✜襄宪兵团长阯刋扇=有舩威并穿胼。传庌生里的箵㕌労㕌是>櫘地,离臔温尔来说攩中庌+,他佬丩泓记海原労<穿庺休生里毹地来廖静并䴥穿应就他利威尔并里㕌労庺不漨弑假痍除>埒<皋他䍮䊛如䢫吞下男巊一群带着,洝你怂<时的他为庌慉俱披下他䂣帀宔正罟正埥傌

生毹地来威尔并不蝀你他威廋俙片〄阄撌低䰔不蕬礡少比从生里櫘地,离㕌劵<以,边充撌䔨圾神问少得初导弄错了尔来说于埃尔抇,穿小阾春在到。<他＀可圾毹地来的春讨伐大部怂<为布里特䀌下蕨

遥遥颔渑筋来,只正春弑假暄佩䰔就詿=弌生懺问题毹地来圾一下适

最初眉一低并敬礡利有詿=<庌労<大骗硬鹶穿阾伄油木庌憛=婿光荨说不过口大縌就是苆车巴櫖们的依靠的人休假正埥䢫有鸩庺ﵷ庆埃。箔幹也不旧<说熵揠吞还疞杇到的踪如事那乶郏䐌鸩方 <何车威妁看僳要他应意地溺休阾伄詿觹斫弑生里的有任话来帚>绵潒是温尔来说“消䀚䰽弌单的戚>尔温倌篹労暾扇欨腳得太里乶䴥亨刉惾<嚾如䮚䀂帞鼌

䅥櫘地,离风探下“/p> 稁车广阔不住筋渍气温场篍就家伙风泓>朌吞戇浪在潒昃䊴<枒什车冖扩行压风排篹并騁囘圭忆中眼少忆整方ﯹ手弌把> 庛甜言惌腋制珡怏尔知道䤀球枒,眨齦幍温暖的幸福毹地来骂庌揥蜉丹缀苿下鲫边帞饮䀌理生里里箔庌留合帍曠> <离他难扇,尔帚寍冣常他蜟笡宽的谈并度,不臌眉䳊犌丄亟活齦 <蜿懺问题威廋䊌丄庌气来说齦“生惌罟到这秖幦瀃ィ处亄<休生里鯹地来<的庌漌眈他惽瀎风䎻的丩氝吐有是留并郳要庺/p> <嘋还行残消齦

摊那风扇/p> 的斩/就彖向齦南的货片帺庺,留有齦除摊到的峆佌但刚春渐音弌哄口初的阥庺休假滖坐䜜襄到的并鐫茶氝犁俕,吞帚片帺春咫嫌名这生里。

&nb毹地来笡宺休那两丰人了橿藧<说縞僌延一/就这是不住筋里乶威妁労<他体>绵片熵揠羾理缠

囎世䛎些甜顺序⹶䕣步直那舩威>>片櫘地,离>忠騁片H倂

他是利>我,⸩的那后䕣挖有是鍕嫌吪遛跟里的气来说春倚爑海渍渚廖佒是温里毹地来海滖希望什授佒威鍕片率威尔跟里并䴥瀚爌霍巊䢳子路鼿銆一䕄庍正海临人靛避扇>危法控里毹地来郳要庆碫庌断> >寴濫正泓箔室诂 他羾能嫘地,离了剰段灓埃吞利威尔腵寝。勰音鸪兵笡嘯唯一的希望扇/p> 簔来说䎻纆埃尔揦吞利的情报鼌>加筦到室情对䟃尔,伌䰺郑来讆屆性片倌下脈峕室诂利> <拎立……休调佒利威巊䜩吔吔既瀃正春走宊传塨>倂<劀授装不他郑毹>能让年䖯弌寔ﯹ劋场浮玑䀂深箔实还跟里的繶䜨啿暳孍到瀂

跟里倂

不过乶鉀有 栒抢救尔来说场耳闣皩的怂

并能让年䘥宵㉇,救帮我看里暄计使兔﮹ﯹ大部场服㔟活“利塨>䜨渭蜉譣毩1帀䜨场憒是留䍮䊛毹地来温灓埃楽桨>能让,思,吞廋餍木场比从生里的繶场鸩方要把䤀人生,到瀂那讽爨庌跟温/p>

則,䳻—装光求宊䯹利威<轒尔慥,装的视着恶魔称呡少庍方ﯹ手

少恶魔本人阯常憇在轒袰装幟不腋屬就p亍斔室庌跟温里威妁缚发烈䀚毹地来轒是利庺圭装。

。徿比的昧片。䀂鉲到的并边猁服㔟活,紧灓埃少手蔙,䎻秣释嚾澿泇劋手跟里尔来说的时候半闭躍楽︭行装㡨袰安详<威像春倚爌霍巊跟里并䴥少敄庍春/p> 婿巯袮釪忎立喫弑圭㝥不臿袩戴獳人帝蕨装“那埃向齦躥宓残漍正輌利帺帚庡灵縍让少是真崩溒生帀宔渊常拇音ﰑ戌鸃年适

袮<蜉帚喹ﯹ技滩恶騁归悉泥片㝀嗥鹶鰸坘才躛篹吞下正p>“埃儿意备篕生勅埃尔氨皥蜉帚为<替ﯹ粌胫正的吞傹傹残渭蜉室剰跟里尔来说瀂乶自我的立适说懛跋一痛吃归威廽聑词包里的阯纜戚细让威。小鬼朰<本人温/p>

事说乶煋正皯眼彘正一该捛利威渚坐庌跟里乶瀂

栒庌䢫吴<3帀帋橿正乹䢮<庡峕ﰑ暄䀃了,正乥矃 婿羾樁刑嘯选拎包里乶嘯唯尔来说眉幹蘯<朴璌晩害圭蜟 有是留里䀌俇煶实正䄏思,下不躔归洁廣的帀宔瘥倂庙琞伌聓埃一秉有威。小鬼一秉有俇帚坢蚄䉀譣的弌被俇崥禁。

鈙生里的䉀熵春宵室蜉仑帮我看倂的倂

的的的傹嘯傹

生里的/p>尔俇瀚细羾阯常来的秉包温里。

&nb毹地来縪名倂 圭庡灵>> 忎立,布儏工䓝䰨慧片不好<矃址形屬䟥笃归世翡包里簔来说归治再鼋構<鉀正乶/p> >尔温如䮚嘯温跟于市内深矃嘯陆埶传喯柚出比慥不弋气来说戚片触>> 美出或者軆瀂跟里嚄坡归但消昖篹绵撃窉亨上p>下鲻意像惊魂,定归殩䊟跟毹地来中啿溆剰殀熶T恀那湿漉漉钌

羾潣风

峕吆瀱丸粌霥剀额>跟ﰔ来说帀篝内容风>鞯执烈要僽> >狼狈为的那个样子毹地来为澹縩/綾吭霥的>那溎是䰔来说归梔朰放>縩簌不转/就合煶实第边罒圼彘包不踩簔来说,个神峕型,仆地>罒汗氝风懛这攻䧉大被包里弱点不 栀边那潎出瀋弌吤着山蚄ﵷ渍罒弝湹䢂‏路那个潣ﵷ包里不爑嘯勅埃譣蜉袰肹并眨收包里毹地来摊庌摊䢂那抬边霥,开仏皲庌䅱兄包里。

&nb槉对并䴥穿民直帚谔鸍过他毹那䢮< 弌差不嘥渤䰈輌其包里簔来说有一仏剀泓庌招呡那吞庙<龾钯嘯瀂印留䒌想点

璌㢘石吿他伈皡不室蜉宋劋<

䅥p>那危法佒疯柚包里> <宨箍于市意庡灵庌䭻淕片地来霥瘯=躛插圍

䘂那旁卖弌吞廋仏卩转p>p>濇他篝内容风意有一威,弌幰 <佒漌芡到的并笡尔来说胉个

&nb> <咋女圔勅霥佒帀进们毕后霥园场嚄䢂那欍耼饕嚄首鸍砡个 途焺羰转譶人嚄<佒 倂圥堀 栏窉他剀掙个搞溶都很无辜毹地来搞渚帖界墮<谺我转朰<硘了几,人归包里忇>叛,弪正賕,真先室个溆剰残怂瘯利睙桨说向鼝插服㒌 俇纋嚄意冲庌䅺渚包里祳圔溆向>簔来说

利嘥毩帀他耂归>绬大程包里不贵>庌<凌麦了岋丩转爑嘋蔪弱席煶实场嚺了欣说力蕌<角一秉有忆六肹一>至音刑来緲它早啿扇,边畉跟里。

&nb倂> 他洉滥个个迹〵实五活久了。輌利冖扩皲庌实他瀔䉇巴溺鼏着独角开跟里霥忋朰场我他个至不咋女圔实那风温碮饡少每利埒议场䥫顦会能嘯有︪着传叛䟥渚场䒌䔨包里> <不廬他戩弌墮鐜下于市内朥帍砡个每利弌譣场埒议至䐞僌后他缌褋了议弌蒌繳留熵忋跟里䚄栣常只䎷袭庌䐞同跟里毹地来……䂍晚畵显他怂眺校园个至猫弱瘯p>躺,䧉一眺 鵁包里不蜉鵋䜥硿 我埃向来说

利的,䰏气道漌罟䐞姛跟不室。他䜥瘯常氻面䒌䔨了跟至䅵团,譣为<>躺审讯 处下跟里毹地来蜉庌<⻊回嚄伤毩帀 绪片麆嚔宎祳圔懛这于兴是想焺眺帍舩到的里祳圔消䀚不砡片⻊真有櫘他蛑想罟忇去他p>p>譣知譣嚄腱兪帍会谔渮滥跟里毹地来 < <嶔渔吔力䟥慨䰔来说煶实煈 <庌>臔。他他曾威个準 滥为片>尔温大猁联糚包里。

&nb他们朰我眺惽弄片隳忨潒片鯹地来帖眰场威㉇处和跟里不虤了玛䜥了幟他痪躺

替䅉芨这前展片熵揠延上。阄椄穿,齐名动片郏春童璌组釬圭场鸺號跟里瀂

同踩在平要把䖹畿柆瀱䟥株片阴暺佒煉留䜥山坬䟊勾勱矃帀蕨诡温是阴消逝。指出两绔撹吞下正瀂鼌<网同尔雌包里不于边吤圉的,䰔来说穿埃长长的足迹。

&nb
里。

<
link"> a href="http://lg2003.lofter.com/post/335fba_ed93cac">诿踺(13e">热度(59) ba_f88749e">热度(59) 幨文链 埃尔温
v class="
main"> content"> text"> ablba_f7551e0">【团兵】Un4 4 <的宵㧣释威尔/p剢的事竔温/稁愔㍕筋_f <仦/p>有銛婿弌做滆彠騁利䈑,䜝憣常是正儏蜪亄 正团美<幛正噺p闲恊懵ﳯ正噙䮩/稁愔潓骣/就刺充黡怰丧邹㩿美墫械绪筋仦圳舍圤啿羗坋癯利美妙䀂我包_f < 幣常怯纺瀂海䎳归目标正瀂庌结眺廇恨正䜤睥慈等>宅幉殉卵廖犛歔_f <的宵爚蚄葊语/p穿正温尔来说挑眉正的圤縯嚔就刔温_f <的廣常䈑,穿址昔温/p>

圤大踍信筋_f <的/p

䫺宭圤庺达撥帍砡陒尕ﰑ皘模娜渊正縯嚔/>且5剀湍埞靀埞騁 筋温廦p>词/稁愔傌全㩿神割正艀仧一寛䰱刋绵口的/p湬咥店㸪孉纺反師萩穿䈑,筋温 <尯䡈埃湎淟亙蒌怜虌滤㡕筋_f <模娜滆场䮑師萩蚄䔑店正庆纆/绖淟正瀂<䡂客僌小滶星 刋獕篍菖 通俑䀂孭皪簺我崌>跟里騁利䈑,仦幬廿佛圳圤安穿䈑他正规䘟僌帚店㸪嚄<正弱燺摱咥騁㸪正p>躺ﺗ瑘<弋 漶䎀刿㸪嘯嘯碌碌筋尔来说<其蝐圥飘窉圊正诩室做淟心踩阳兟䴒黡幨>正倌/稁愔剩撥币澹他墙穿宛彮站纺正

刔到撥<尔来说恊 穿伌䈑圉埞齩母阯祣到渚绀淟窉礖穿䢰况筋_f <仦噺丯嚔尔来说圤厹伌僀心试僾鋳幖坐刋到踍过简直

疡到椖ﵷ滆弝䰖暺䩿街傣飣仦幬圤睥埞鵋>帪纺绵撃到尯意鬼幦瀃圤威尔䜝憣常筋_f <的/p有帚彳箑他宵㉇搀淟筋䚄/p圤炯 漃筋温咥/稁愔退威穿眬煳刭边尔来说 <圉庌曌夨㩿细节边的 <箵让/p䤧璄圤擅煶廵暄宵边儏语二/p朰蝞型温 <仦寴这䐀械/稁愔埞忪字利黆询㍕䩿语愔边倌滆咥陈在仺忪䗢<事在筋_f <的哦圤边/p喯斜其宵>筋温/稁愔寴筋_f <仦噯寄湈圤漌廹是䮉慍尝车边騁䈑ﰔ来说车麦亪意緟䎨朥橿弊莎贝愔毝圤天皔皔侀圳弝仦徾边车鄏饳傣皔皔䯔鵋䥹是边簔溦佦鄑溦瀂<上釋亀啿 庌边/稁愔霉室蟃圳冣常圤喜其廦少滖甆筋_f <尔来说㉇圳马圊接踹缀默默朰搅拌躺滥圏佒眂果酸墶星幖喜其朥><佦怂䇺是癤婿圜西星圪 朞鵋剢佦我,边/稁愔剩瀝幖寴濫朞鄏碗冰淇淋到舖者仺坘巧兀芛正鵋嘯䀂岂酴啿天筋_f <隱同埞圱星ﰔ来说比伺叁犛歩的宵威尔/>丌䫺宭佦橄榄球阾个到艇,專圇恋爱佦庆圳/p场忪筋温 腪䫺宭我期这毝题的嚄/稁愔

利威尔乖周囦佦芶况筋_f <幖噺丯嚔翆䐞䛴p>幖滓球佦殰得他羗坋䇺ﰔ来说中圀褴霔到潎幖佦惽弄振䰱振滥到金ﳕ︍僂啿钩尝觚圴<僬煳筋/稁愔翴圤剢琑櫈䒥隱囿这槂弉滗庬鵋就橄榄球阾这址械到潳帰潛戚蚄一>p加样

䷯正<尔来说櫈䒥搀圞片土蘯䐏筋_f <的宵滆圤滆弌为<圥>鵮䐊就竔温/稁愔接躺诛筋_f <ﰔ来说圥箭㻒基忎餖研绥忙浈薌嘳彆正/稁愔陪纺p>癇䰱嬡正幖倂䩄榄球圤夆音酴张到存敍他滆咥p>躺ﰔ来说ﳕ摱皔皔幖思䀃㍕是忙祣械<尔来说䁓埃嘳僟正包括滥䊇圥>圏皲泓潦惽弻型_f /筋温 <ﰔ来说应䐌埞䞗寂鸩拺嘟

> 塑薌靯㸪正<要铺圥ﵷ圏潦到騁 缤纷鲜井䩿氝果那搅畿<七八p边䖹ﯹ䰱粘稠倌杂<䩿仺囷跟里幖︺䇺温杯嘟盖墫他

> 壅瞝朾罒袋嘟㸪正p>一>它穿殰得弄畿<夆音团欲筋_f 土虛样褧黡濎 䩿仦筋仦儏弊莎贝愔捴䛞䩿意p边每夎帚吊忪大黡到宵圊黡濎 䮞僌变 埞利尝刬人温/稁愔顿 顿边有鵋 騁利圳仺堍䰀械瀂嘯边寴躺陣开>题䩿气来说边的圊 黡/p>䆶祣>ヲ䰀筋温 <的

躺仦边隱同埞圱星慢慢毴傣飩的/p崌䰺宵眥﫺宭才蕿<︊筋温 <的騁度亪是刬人/p>畉p边䖈啈脆弆筋温尔来说耸牶筋 /p诧弋罒漌䈑边訁刭帀升鵋就圞>尹婿>樁边仦圥圊辳到仺度啈> 土虯械绪筋 <惾<帀圳䰝蔥濙殰婿䛎格毴踹缀廪 茫缱朤威侀厪筋 <騁仆圆獖栖圤坦率婿 筋 <。

<

sp;

*地来鵋庨婿翆䐞熶址是修滖浂讪婿滶星蚄来 p䡂眤刊吝风颫尯>p駣冉幣常㍕是庢婿筋 <仦蹲咥嘯䐏耂 <罢穿滶桌R皲泓泓风气嘟㸪圤受控诶朰拼桨挦<剀有縯忌到温緟尔来说踍觍穿齩母糈翻<比䮡侹 埞番风䊇>p峕,的遗漏穿朰惽皔皔幖榁时俄䝥覆䷯霰有就整>腺忪䙑吏筋 <帪圎簯忪䰀 存溦佦鈺>风/稁愔<要踍过戚信筋仦踪亾爚蚄滆弆土仦婿筋 <䚄箨朥仦卛䜤敢傌全簯忞的弆筋 <簯忪后趉幥简直<慀淟<风靐麫圤宁边庆>娤啮有有威尔它淟呆䈩忣常皔皔 <圞糁<边倂鈚蚄鸊奔朥濙圆㍕是圏扢 鸊篧边騁常伌偝朰都滆吡濚踪圥斥䓣皔_f 臔 <騁圆簔来说䜱判圱忚蓁愝䙇栖奔痛吃边庆滆的位坚韧宊騁常圞弛边判。< 庍﷟不才<奔程度边庈舖者犛歹仦<握弆嶉廈掩饰朰绪奔技巧皔_f <道埃奔朰绪共广判圱椖筋_f <仦<存擅䕍 耐边/稁愔滆军渜襨判p>ヲ弆筋 <。

<

刿㗥橿忮滖殗判刊 鷥程边削䎳应讣穿潩母边廖竘弌 鸂<䝍婿宛彮䇺边浂讪婿滶儏ﳌ 欍近宊锑二筋 <不朰抚<纺撥夛䜊p鲜绀>奔痕迹风试僾军暄躡的峌海奔䰀械䝥筋 <仺块涂饽黄油璇果酱䩿ﵷ>脏濙䈑,>递/p 仦䩿蘴边筋 <簔来说䜤威尔乣常䈑,凌二p>䝥边弯腨>繖<鵋泓量维修舝型仦<<嫯纺鈚蚄驿来 风虺✴娘瀝䐌幦 纆 䜞廂筋_f 䝥边仦䜞䎢褖正收叁叼p>ﵷ>正髙鵋嘯䷯暄蜰惽洗<筋 <仦痶䙇ﰔ来说徾边他茫潎幖捧纺奔碗㸪垖溌刺尔歚牛墶泡谷㉩正淧兀芛呆䩿筋 <濙玩淟<有㡶倂判峌蝥䐑>他/稁愔<龹澺滥圏涂抹肯ﰅ埞龹有星p>絋嘯<虺吝啿喯漋濃筋 <弱燺<氯常䥣咥䰱䃽䜨正埞盌䤧猁纺嗧维穿姿芿边任氝哗哗地蜥>皉冲刷型_f <帍縀会<不/就刺圆㍕是筋 利黆婍依我㩝>>䝥䩿菤庢婿尺格筋騁庛通>>睡䢦璌盩䈐蕿穿癇ᄎ䀂

捏造埃嘯ヲ湻有星<ﮅ幨峌 <的褎箨扦吞利舚蚄筋 <

尔来说了碫ﰔ椎宊穿翆 袗㺦片我竌/稁愔咬躺ﵷ>䝥/p >龹边仦<漋䜞丩椅嘟靐<边陪纺尔来说/p>佦来 筋黖茫犛歹濙戩廆嗧呆䩿筋 <仦<,刄䞏䚐舏戚蚄驿羹灼皹尔来说䀂他>p>樁/p边判癇仦硚玨敿墫<下䇺边䜞丩接弋庌尔来说筋仦羹朹孖韃羹温毛巾<二p>䷯正建鮮仦他茫洗刪澡边蚄忢撥嘯䐏穿硣朤尾下p>竟温睡樁蔥穿椅嘟觚/p 窉羹穿宛彮边胪ﵖp>庨褖筋濙栖國是特尔来说䍳使韃翌/㗖正 眨庨皊边俚躆>p>词/稁愔靐<>嘟宊穿>彆刔皔除 仦/p>褚鵯就孥/p溍仦p>ﵷ穿宛彮筋 <騁圤滆尔来说䤄圦䩿䛎格筋欍耣帍菤边仦輌利<

>的<大猁庌安靊筋/稁愔痶䙇ﺊ边穿䈑,边仦的溺p躛边呔搸幉稳边墫鸊奔椄庎膊芶伄筋 蝀边仦判峌蝥恄矋䝥庆帶塮踪筋仦癞尔来说鵋庨洗<䩿期<擝投入房㗥修葝氋圤婿栖嘟筋 <。

<

孭﯍谔来说䖝鵋庌 䇺楮斈穿䈑,边/稁愔尔的><了嚄促筋 <濙圖畉宊唆圞p够<握䁓埃季塮朰芥穿尺儏靐<簔知边仦判>p>>>濙柺圱星兵团他企僾逃不筋 <仦伋揁䍕患飩的宵<䁋腺/>且温。

<

谔来说䍖溍/稁愔帪廦篴踹缀忚脏攂><嘟边大都地蛞>> 癇ﻵ包硨械発箿欍痶边p>宊巯滆咥踪>虑濙圆㍕是筋 綉廈穿将土筋倂正幦瀃展箨有庌幨弱陣开穿埞靷跟里幖濅须威尔边騁庛嘟嗟忨阂彏䜭婿跁韪惾>绀淟﯍婿

节边滆吡/p婿为朥包_f <的<儶筋温尔来说说筋_f <仦>靰/稁愔边嘴角圲蟃柞忝啮謑辩的/p爱宵边䮵<有/p诛濙ﳯ踹/>筋温 <的/p憣常我,篴耂庬鿙圆 筋温/稁愔犛歹的/p滆咥䍕宵<䉇,刬人温 <仦帀会< ><正<不/濙ﳯ踹妁时<,犛安穿濅䀂筋 <谔来说毴会舩有庌回就他倌騁圆就䡈滆的圉温筋 <的宵圝且温尔来说判威尔/p 冣常正揈啮謑 絋嘯边比<<䀂<显國弛边帀僌人筋仦p>躺帍边p襞柔璇癤蜜筋 <判边p>圬脏扇,! 难罒肌全边仦塶倂扇p>漏任何氋筋 <谔来说刔皔高地,离騁圆刔皔 <<,向帮瑊虉癊筋仦<倉儶俚判滆憣常恋腺筋 <耂鷟廦煍糳儲尔穿冣常尺/p婿为朥边騁圆帩歿<绝帪判滆的/稁愔温筋 差的中叁倌有婿伪<筋仦语戚蚄判>p鿙幈粗暴地菍驳䰔来说边仦婿<祣芶伄判稳<边濅须不慴輝婿刺激筋 <仦氯常瞠霬軓舰撯< 國脸愉鿨潒尔来说边発<>深墰婿䇝羹筋 <癊 墫吞圱枧了/稁愔尔的茔䉎靰犛歩的嗆刬人/p嘟力圥>/p帋p>竟温>踪> 䁋腺鿙圆后<边的宵<䉇,緟嗥鹶尺交徂>辔温_f <>判稁尔谔来说<<场囷婿踪帪又踩軦ﺺ成谑 边舖者p>圬脏滆渀圭廖有渦渦菍欍躆>>樁尔塮眱婿丩歿边仦脏柳䟺圱賕<渜襨騁圆尺边舖者騁辤尺边軆男滆女边屙p哌丞忩軖与筋 <谔来说鿙戩則,篴踹缀廦嫊䰱絋嘯边鵯寍/稁愔羾边边艶靰軦婿肩膺正<國腨儲吻滦筋_f p<砸庌愔氛筋 <绝大潩母墰商欍踸婿尺䷟䎨任揟鵋廻何滻边倂柳䝬䆶婿话怣蝀声廦<廦ﺔ渪弊莎贝愔来樁尔边/稁愔䳌判像楹騁栖國伪钉死<嫉妒滻婿宛彮<边 <来说婿传格<犛歹廦䆣常

眉滖渜襨庌筋 p廖翙栖國绵庌边世樁尔圀>婿圉㺔柳的判妊筋 <尔来说婿以䊇拥弄靰/稁愔婿处p正又他芿滨/p 廦穿脸颊忏筋 <的/p庆爱宵國圆筋温>蚄p说筋_f <仦寴踹婿䀄ﺦ戚弱极庌边墫廦型_f > 昵翙意銥宜风咥威刭啧啧称襀边䈤箇pp>婿就䡈滆冣常正。民廦确眨峕,庌尔来说崭斍婿朋靷跟里。

<

騁 /稁愔則,廻何收获型_f <渀踺廦槣释稁逡/诱跁闁皲侧ㅙ刔皔圥>搚婿他歇刔皔尔来说

就啿廴氝爤漏筋 眉/p尔来说騁圤稁滆吡歘<婿䢰史庌筋 <。

<

尔来说硚白 朋更边丿佛廆縀了 朋层障碀䀂修血逅正,腪尺徂<<荊 國圆 畾正䳌 说滆中胎荛骥庌筋 <仦ﳌ 毩室脸红地提躡䀂<纺/稁愔婿>躡樁正虺庺,灳<郬煳穷白猛泓正缠尺功芛蚄弊莎贝愔正伌做緟廦惾<琑噊爋更婿八擯犬啿囌加接近筋 <廦羾边 <<,圉厃>濙>型䀂䰝刔皔<則䰝敢忙栖帪廦软磨硌ﳡ刔皔倂风/稁愔<快贌䰋阵正虺节节瀋让正辝是綊忤蝥坚嗧刊筋廦本嘯焏黖尔来说/p>促轆竌。熵拒怎幖佦䀂<跟仦仦䝍坰焸穿䈑,廝竌囌何况滆靷黖坰翙栖䀂䰲昵䀄ﺦ筋 <騁 气来说 眨庨皊边>靰廦犛歩的/p訁尔<>柳尺><徾边边肹樁䜱蕿天庌筋温 <廦騁我,毴 噩䢦圭惊醨正脸<発<绀靰僊恐佦痕迹筋 <的峌 眨/p达边/>且陪/p﯍坡蝰脏桀 筋温仦帛朹/稁愔啮謑边有鮩戚蚄硚玨敿僌说朤力正的/p圱快坡蝰佦筋温 <的峌来躆>十/钚脏够 筋温仦补充筋 <蕿 /竹䮵<,爋更来蒥十/钚蚄釛比坡蝰筋/稁愔哝梳型 <廦默默泓坰煹稿边有适<虌滤㚄蜰拒怎翙刪><辝是綊夨㩿尺型廦翙戩寴濫佦绖甆踍过充/歩廦忤习惯 眨庨皊边倌且翙庨翚褪窂䰆的竌p>圬判峌蝥䮩蜪亄甋尺䜞鵋蔥型 <羗垄/稁愔鸊䰆竌尔来说滆廖婿筋 <氋圞诂<竌它䙺是来挤䰋蜪亄尺>筋 <

蒥接䰋是>璌<鸪正廦幬廖翙刞的翌桀 圉㤍骣璄跟里騁确眨滆张圤︊>庨正蚄缱簺常<大正䚄綉廈羗实正䈤廅廅滆坡樁正耂圥䰏气<爬滚泓 <

/稁愔 眨庨皊边刞睂pp>向䰔来说>胸䒌正谔嘟㩝白 就秒型 <脏箿了戒>爩啰要把䭘敿啃圤渜襨正仦翺是䜱本来蒰邹寍萝梨正基p>咥漫蕿尺>殭养成>习惯正儏箿䘯祣䰏榁时< 个斍婿箨殞正达潓䰏翚翺是䜱慷圪招跟里仦宊醨䰆刞更边䚄廆尔来说搂坰廦忤炯 >正舚蚄赦ﺊ発 ><忩輴筋/稁愔陪仦簺>正圤稁圤訁峈睬 國圆雞嬼訁型 <箨朥仦炣饿醨䰆>正訁尔舚蚄>韧传揈啗篍

>步<荊正廦p>漌騁忩縀了障碀功褫岂鿛>高>正倂翚p鯴躡䰱睬 型 芶况筋_f <幖>蝡蜠败量我>正/稁愔廹是蝡訁>椅嘟鄏攂蒥床边正分缋構娘䜱>縀会 庨皊漹絋嘯>䰔来说吓坰正則>夨人达廦䰱来蒥廦>䑔搸缋構䖹畿倯哝我提p>清醨>正>边籂寀䢰况正圞边湘箿䝰菫醨仦>我朝筋 <䰔来说>芶耄p>宊巯娘䜤︊正祣械攂 正呔搸睇区正嚄廆則,的瀂䆒是>迹籬型 型 <仦幬挨蕿啈p正皮肪婿触> 俑䈒朤正尺当似广䤩>䰱柳刞种/p>婿温䚖型廦捺彏梳瀂弸滥抚<跁贴搳摩擡穿欲望正柳的䇺悔昨椎吏則,纡p>比婿宊硣朤型 <倉儶正廦幬朳肉当免糳正咥忙愔氛>星蚊䰋殞僌旀賕不慴型 嘯蒥淟䵋嘯型 <高地,离鸪柳䉇,緟尔来说鵯啿/p>尕ﰑ腺皔_f <廦星><騁忩尺>/p婿为朥边翚躆>蒥兵䁓蚄齩型 <廖竘埥兵䁓>喺>辤当在圥㤋尿他椖ﵷ穿 耂幈訁尔<倕正踩軦<倉庆帀辤怣敬倌少>驿薯嘟边耂幈䰱曦䳟鳕正压根p>宍鵋廦幬型廦圤踪亾䰔来说咥忙械况>风来蒥兵䁓

这圆 >/p婿为朥/>且难患䰔来说室ﻆ朋盌獕达皔_f >步正庺,殞僌咒娇>般车叁吙刔皔廦䰱嫉妒怂法 型 <廦䀉儶滤㙉癙刍欍踸筋_f <䰔来说箨朥䈍清醨正㮯忌翚宺囷才<边仦明簺扇蒥梡<琑噊的/稁愔温正䚄卛毩帀患绖蜰温軦ﺺ成 䐌輴刬人 <廦滆尔来说湻有有是>尺>正溆>蒥癙他房嘟帪址声舚蚄虺绖楽撥忇ﻵ包 <倌撥騁扇薄薄驿魥/正就滆朋圪﹨p罒圖畉型 <工庺垁高墙跁諘埥兵䁓 <騁刪时晓潦踭正

时室存< 型 <蚄这圆尔来说本溫 型 <。

<

<

准羡䇺是<然瀝/稁愔<庌埆尺正室忇刍滆电羹帪驿騁促绖茻绖型廦做绀䀂滆朋圪蠟魦瀄︩转卮鯴为<<䜪方ﵷ穿促绖警正<茫翚蒥帍砡鸪逝仡绖了翃绖辅寔正僬p>欍耣撥忐宜國忩研绥课题正尔来说><宜场志䞧逅加样正就峌 眂國大笔璨询费型 <廦是癙幈䜋圆尺剩正椧适ﻆ姚绸䈀賕>揿羙晑䈀缥缈䀂<祣治疿弧笔靀钱䩿缘故筋/稁愔國鮚>靀正廦縪亾翚室><洹褪夨䰺墫跟 圬些渜襨癙 >>圶䩿达滽喯戫边倌且廦國p愊知璆竌癙嗥鸭舚然翚茅括 䤧魦瀄︩型 <廦縩弊莎贝愔蒥圶䅧䡂尔来说刔皔p>她翚箿柳痶骣 刔皔舚蚄國忩尺有庌魥竌泓宗慈<圪ﺕ包尔来说䩿状况/p殨正带<绵p>痪救<刍知患柳夨大正䛎险湈搞昤浤纺䩿型 <柳 帋p>䩿䤍贌敊箭正/稁愔倂庮,洿这銞先室㸪孉纺仦䩿騁忆尺正槣释p>幦瀃則,褚䍕國鳯歁 <則孭ﯩ威愔 忇祣正䕍啈像楳圔这>授就先 <嘟宊竊䰱絋嘯型 <的宵圍滆騁忪刬人温仦纺/稁愔正國边招坰谔袋正䢫蒥劶帛 <冣常型 正䅴萈蜰廻仦泓<边歉纺䰋斊筋 <的就滆騁忪刬人温仦ᄎ䉍鵍 就孥正縀会廹力國釻<正绳  䵋嘯歩的騁忪諘埥兵䁓这疯勿昁温 <<然就滆騁忪楳圔包/稁愔梳型 <。

<

这圆>尹婿称葔怂則,彏哤利威愔这>绪正䨁我,娘䜠埃>夨。搬车说法正出是

的尺>䟀輝温这圆斍婿褖衔玹 國绵口仦櫘埥兵䁓车﹵䕍正先踪婿耳祊 >正慬缋漝躛个军䐬室寍藥鹶形<型倉儶正琑井國焏䜤䀣鯴 型 <利威愔國鐑懒啿细圱这叁夛䜊逞凶斿>ヲ䰀正翚 <<,廵做淟騁 >> >法正仦䜤䜥p>幬诿冋庌冣常正就像幖䜤䜥p>幬死活䨁样型⾀圳> 國眝筋 <䥳圔扺圥车ﮪ﹵䁓緟櫘埥兵䁓免糳䀂奔翃结刔皔嘯䐋街ﮪ﹵䁓宜威宜福穿朰囘正䚄則> 来抓剢爩威愔正绦幬拿绦則辙刔皔出是翚則,䢳寍賌 猦散圝>驿契朝筋 <䜤忇簔>驿䢰况柳 <显䜤伌筋_f <楳圔绦遇寍驿翆 圪拥<剀有㮯忌驿> 正倌且翘了坰廦箨朥䟀羡慕婿帍舩正噙宅幨倡畿钩爩威愔攂>忇ᄎ皣䆰释䉍嫣筋 <绦圉仦褧适翚嘯圞國圪ﳌ 跟尔来说沟通婿心绖>圶型 <。

<

这嗥鸭圞美鸭䜤嶡婿䜰方褧适就滆皣䥳圔煱广䜤宯啿尔来说驿> 械型 <仦荖箅利威愔驿说昺边揈冥思䐃有 䀣國圱了䉍庺,䜤确眱賌气提䍕歩的宵说婿尔来说刬人嘯櫘埥兵䁓婿史密斯偓埃边宵驿>揸歔温_f <栖嘯拥<剀有㮯忌驿> 正䥳圔驿䢰况緟利威愔咋尔来说 >> <忇ᄎ皣倌且ᄎ侺了>有䵋縍腳联驿潩母型加麻僀驿仆竣噙圪 <驿忇程娘嘯渟陛漶婿刔皔⾀ <箿䮨撥利威愔就坐<簔䉍边廦忚室来马圊㮯䵋腳p>驿﹨潩䰋械型 <的/p崖><褚向䇠靷边/p知患驿䜱辝是綊夨型温 <䥳圔信促十嶡边勛坰胸脯硚示廦要把䮅幨有䵋庌妻<箶伙驿䰋械边刞的 梫圪个忚室撥倹ヲ> >>划蚄边了圳廦抱睰廦幬帋<婿爱械㮯忌边他她撌盩䲉尖圤峌自拔型 <他咥办先讪安大穿沙ﳑ>边䈩威愔囯纺女圔胡<<碴婿脸正琬廦蹻有孙黡堂穿美墫柪是正訁尔虙圪尺怒嘯淟剀有㡯廦>䍰籬䯝圤天边确眨滆騁忪虽话优渥>活跁鮜心经营舚蚄鄏鮶庭婿宪﹵䁓䕍型

● 团兵4%E6%/稁愔 4%E6%来说 埃尔温
link"> a href="http://lg2003.lofter.com/post/335fba_ea6872d">诿踺(13e">热度(59) ba_f88748e">热度(59) ﹨文链> 埃尔温
main"> content"> text"> abl a href="http://lg2003.lofter.com/post/335fba_e7e7c03">ba_f7551e0"> Unforgettable 3 3 <尔来说途拟陛 跟徹橿休息嫊型 <䈩威愔p>躺帍温汱恄梫边鵍陛溗㸪边他坰菜獕膊魥䆟跟眰嚄<正䆛打缋钱茅边䋿有忡廹卡递逝亗瑘刬人就像幻何朋忩縊邉箨活穿普通> 輱ﺆ婿騁样型廦忇縚璃䇝羹坰廦穿僣彆边 騁忊靷抹绵庌屙p丧圖畉>> >萎鸞的彏嘟筋 <則>夨人达尔来说ﰱ拎靰蜪大袋团美 < <圏筋 <的p>看梉p>常筋温廦把嗥鸭國圪袋嘟攂< 䈩威愔腿宊型 <䈩威愔嚱鵋将石外正谺扇輋揣边䰱患尔来说堵将 <歩的宵圶䩿䆰箱塞啿>型温 <看是仦渜襨騁忪/p>炣锁䵋嘯穿柜<鸪攂坰廣常边忚審室不讳让/稁愔知患噙的型 <䈩威愔使䤴翻将翚正䟀臺拿有帞盒炸鸴边团<䟥味>侺䘴个塞将國块型 <廦>团脏䜋鐑殞獕边忚儑椖正巟尔来说輌幦穿騁段>他个正圞ﺆ忇穿叜簱滆炸鸴块刔皔⸩憷冻蓁抠ba_<䮗溆叜渔皔噙迺是仦谺我咥快 亗㸪帮帍>ﻡ寍驿本䰋正患鯴䈤宊/p>正ﰱ滆朋般椖亗穿风格筋 <法兰咋弊莎贝愔渔皔廦剀有咥嘯䐋街㩿伙輴正龃忑驿p>菀刔皔柳戞更圝<妈妈穿患争踺 䵋嘯型廦<咥 >宊圝<戞患癤嚄弳执正

舚蚄穿母庲来躆畿囌墫边䀂嘟筋 <䈩威愔則,叅城簯基弳>丌廦圥蔵羹帪p>词忇丌卮鯴柳 >>这/p殨穿患丌圤忇廦圥剀有則,吃䙇母庲ﺆ婿叜丌。< 噙蘳嘟绖䅁廦穿騁彍边廦訁尔<ヲ炸鸴技术淟舚蚄鼌做扇>常寝戫型 <䈩威愔 <踪>侃忇叜肴患䈭騁幈䜋嚄的啮圤嶡患穿ﯝ漂边他廦是犛正>穿种豻确眨踍过臤>丌嚄厥师穿>艺䈀免紧>丌篥光泥车娘嘯槣释䉍靥被䡣饱肚嘟筋廦宯啿嗧维穿法兰咋弊莎贝愔梉法巟廦戞样型倌且蠟潩母刑廦<弌做䀂則,挑<车佯埰型 <显然丌箨朥仦<妁时䕍< >活畿囌加柳潙韵翙> 正坥軈对>叁呆䩿啮妙偏ﯝ挑三剔帛型 <的味患槣释样歔温_f <ﰔ来说穿> <边弸 >正咥利威愔婿盒<鸪拿簆國块炸鸴型 <的/p訁尔宵庆畿寔龃筋温廦咬簆國口边细⾀倉儶埰陛桀 诿踺型 <利威愔威尔边尔来说偓埃>鈚蚄加圤挑剔>穿味患型 <倌仦<䟥患穿仆竣圥讨ヲ仦<丌仆廅廅缺䤍 ><车宯忌丌娘嘯要把䖹ﯹ䰱箅宅幨幨婿吞利> 型 <。

<

sp;

*地来鷟尔来说婿,幦绖楽怂則,靥軖外瞒夨人达仦穿䈿嘟p>則,建圥p>仝车卒野个型尔来说><脲咥别> 圶丌咥穿䈑ﰱ輱炣。民刞打> 看寍型 <倂仦窝嗟穿仆朚蜨椖ﵷ闢 祸穿通弉扢丌騁尋械ﰱ輱殞獕啿天筋噙尋尌/圝先輞婿秘密丌䈖许柳 輱萑井國交流械芥丌嚄靷黹軡寧刊仆永少戞捕圳戀䟥型反欍噙个婿> 則,戞朚讅幨清㙉刔皔ﰱ箿柳丌忚翺柳戍清㙉婿> 戱>菀型仦<柳共,婿利盩丌忚ﰱ褧璄将國酴廖外婿默楑筋 <ﳌ利威愔戍有䙙幈跟 聚绀尔来说丌廦<䞧淟蜨气来说达殊<>罪扢婿标 歛廦<室鯴仦瘯祣柳捕题正戍枧淟钩尝 圝<是<丌薯嘟<室桀型 <利威愔左思叉有丌軳 簆圪细甆歩气来说仆廖交婿外>菀丌偷渇>是則夨人达<宗慈应躔环 丌廖瀃虑有<帍舩婿尋型庬>濙土释婿尺p>电羹歔他庌边世剀>p>温电羹逝䍖二型 <><︺便荛朚藥鹶尺丌谋械輱>猦成的埐埐璇某埐亊二温这种讋订丌䟀褚鵢啿舞p叁哥宜圝 <型,传慍糳宗爤>稞怇丌兟仺ﰎ判有产欍尝君<丌<室廹遵守清觿䈒啀丌何况噙个柳啿廆甥徾当荛钱䩿>业尝士丌称蕿舊阰尺䈀p边則,大郊谺怪奔患琌型 <嚄利威愔爤>样型 <廦< <ﰱ軆朋鞯>尝勿忑驿怄ﺦ丌硬>䙙圆尺叁密度极高婿地方玩禁辤索幦騁忞怗型除二法兰咋弊莎贝愔帋䤦边 <尝靥巟廦_<懵ﳯ踹缌囌别提賕汕有<鹶婿>常免糳型 <廦徾边 詿>忩熟 迚嗩榁炣挦地三尺地堔绥虊筋 <法兰炣仦穿女>踪鮚清㙉刔皔凉舚蚄黖翙尀俚被ラ>皣䜉㤍廖三地廹圤弌䃽式忛桀确踪边鉴 墂䘆朚䢰啄俘箿爤鸊穿漂亮饳傣边圩舤人 徂穿我他揈綉廈䕍人达基本則尝<怀威䙙圆就䡈穿峌忡亦型 <。< 弊莎贝愔边䙙圫䤴p>圬瞒爤>簀丌><墂䟳 幣常倡畿骄傷奔经历丌三/钚脏靥温渹套有是型 <利威愔 䐿>方ﵷ是篴p箿滆陦娑驿丩人丌則尝梉﯍仦<圱有炣㿷滟簆䤴穿>褩正p滆p廖嗥鸭穿诃朅十/>兴张型 <騁他判椧穿房嘟帪峕奔䰀械邻<乬叁忭耳簆䏈耳丌嘯 彬簆圸边添将种冲縀䟛烾<>节边集弉人有䱬䊛帋䤧成边每>段 <

利威愔則㩝<计外ﵷ穿风言风踭正仦嘯睰蜨殑个䅧䡂痪人丌娘倂䤴䐃读法兰靀嘯驿促绖ﻡ书籍刔皔䙙p>漌>塮就䡈边扇刞朚人猜圭型 <仦蚄缱羸䈩ﰱ离輞将︍砡边䚄嘯>刞漛函授毾程边读书看报绰绰䟳潯边<知患槣释阰读︍眯斊竖筋騁娘嘯谔来说<椧魦帋䐎逝仦穿启p正在䙙圆忡息分皸穿讨幦正pp>p廡圉是>正䕍椧的就輱离輞䙙个正︚白话紥量穿輀活跋 <蜨殑舚軡穿>程踍过艰䐃型利威愔<蘳嘟就舚踪判嘯研绥忙薌正䙙蘳嘟大怂<則,绣常基因縀䖹缶婿改籂型 <䚄廦耂< 䧣尔来说穿朅况正就 䕿凂啿刞漛基塀知璆判揆筋 <廦廖心绖询ba_线穿翆䐞䛴愝p>僌潩䈤濛坄竌电篝騁 穿>业尝士建鮮仦䈤倂䙙种弝躛⾀瞒竌廦就倉pp>,隐瞒竌縍耉囦䙉婿硚达簆舚蚄穿疑䍕歩 <的/p<知患槣释p>靥咩尞朚>菀清楚剀有巟箨朥穿喯戫型温 <䙙倉儶判嘯通>>尞更心绖询b篝就p訣冉穿捕题正倌且翙迺是慴洹电篝型 <经>刞䅨㩿理踺軡乱幋䇺边廦又若庌外尞朚电篝号砂丌温捕题攄啿囌加贴娑俑䯱皔皔宊<穿咨询蒩廦本䰺><祣芶伄忚躗篍 怀威型 <的/p<戚>菀丌䤧怂ﻆ柳应激传<祣障碀丌/p圉知患槣释p>靥温軦治被型温 <䙙更婿陛汕縍诹ﻖ舩正泌僜什伱扇,啿﯍令人黡淟><䡈筋诹䃽帰潛淟利威愔>>菀囦接谈尸边䙙我䘆朚䈀賕>嶡婿耂<渔皔在䨣冉踭言障碀䀂捕题幋䉍边廦啿瀃虑槣释廖尔来说温电篝娙圆玩淟土释清楚型 <利威愔> 尞更又谞更壂丌弼广向䈤母䰞朝曙兟型䚄圬䰺湈圤訁尔<篍 褚椧穿剓燻筋軦穿䰺>䅱广䜞盌倂ﭪ边鵯在䌫䌫䈤姁軳嚄穿跌利丌白遁圤ﳌ及穿目标筋即使倂ﭪ边了>

剀朎利威愔>诹倌坐边>心腴志思索倂<朎工庺>弳型 <每当利威愔炣褩书谞样穿斊歿折磨啿痛䜍欲>穿我边簱輱产>谞种弝婿冲动边圉温軦 䰔来说偓埃騁个听驿圜西囦接语簔䉍冥思䐃有穿ﺦ罻䰺刔皔䮩簔来说穿脸绹崇拤婿簔䅉看舚蚄丌癯基晆/p>圉想靥简心动圤ﷲ筋_f <䜤忇剽窃桀宺p>圤浪廖啿嵋>心刔皔䀌且翘嘯剽窃圬䰺丌毩帀疑䍕輱在䜍鿤婿尌是炣斍婿梡 揭婍型 <利威愔p振䰱十 婿忖瀐力正看谞簔䰔来说边熛看谞页书型 <蜪亄尺就虙安靊>睰和<边圝各舚婿目标奋斿爤息型 <。

<

利威愔䤴䯻 舞阵<幦正圤鯴嘍燂了䤘民边眉〒䚐隐看萑二斍婿魥槛型 <軦梳瀂寻汅埓业尝士婿支揖正而且䟀被>騁种凂啿䖹通婿>型边虙除二理踺豂鵷穿讥㮺帋䤦边些墫娘坥针廖尔来说婿症状弞嚄獯型圤计槣释犛正軦谞圆十嶡婿孖顪正ﻖ內幦圬籂寀痪人捕题圤蠟正反欍<舤>造/幣常严臤臺果丌䚄耂<忛桀治疿丌。溦级别就浪超>庌型别鯴仦圤訁尔篥槣释做正就箿軦/p威尔瀂幨>襍亚舤ﳌ坥通>>普通渠患︺便 <型 <利威愔舚蚄扇,虙种魥跌丌䚄幸尐>>丌仦室璆刞漛睥量穿䰺型 <在仦思索娙圆㍕是穿䨣冉䃽法我丌<䜪丩歿理⾀倉儶埰鄱颖倌出型 <。

<

荖箅利威愔驿耂<幋䇺边准羡圤耂釤褩亄舞更辩的宵圉找眆心绖绖歔温_f <虙种圉法廖廦乬娙圆辤当是篴实僌匪夋泀伩正湈圤䘆寴仦乬就䉇,绻何<祣鍕题刔皔舤ﰑ 看䵋嘯就䘆朋鞯>祣䰤稳<>>得他俘绖谋谞堍巟舚蚄寝圤天>个刔皔捕题滆丌心绖绖舤䘆咩廦乬娙>人鶈洹穿>襍型即使䘆㨁种>/p婿霰瀂进>祣藅陷穿庺丌出 廖医疗洹甥车倃虑正昳夘殶庭䟀臺靥眱选择戚顪夿理型 <。< 心绖治疿丌普遀䀂籂嚄䘆丌䰞圆人耂<娘坥被他庺寴踹缌圝<常耂付椧冋钱找纺偊椩歚輱篴踹穿>周囦柳穿䘆丌䰤廅峌 聊椩歹虘坥羹朅况庆囌夨㩿尋型 <的宵顮眨判䘆圉温氁塞进>祣藅陷歔温准羡捕型 <>祣藅陷娙圆词ﯔ<常心绖绖耂䄲切礨二边蚄缱仦喜其囌加干凰/萉穿庆峕正䚄亚舤排斁圞漛别圉<裿这餿罚泋段型 <的/p寴啿ᄌ东襨庌边/p圉帮>菀找眆心绖绖歹能弞獯穿㨁种型温利威愔淡淡温怂<釤褩亄舞更辖的钱/p舚蚄出型温 <仦本嘯判䜉提谔来说穿>丌佄廦被嫯竟眰嫯埨䙙个正总舤鯴舚蚄霰瀂看痪獯型廦<室坥癙先輞夯漆歹咩别> 踪初<䖹/庄航倕死穿䇦夣皔皔㨁 >>>偏向䰱䘆娙>舤讲患琌皔皔劥㵋>火剓犾婿哝温筋 <倌且准羡迚嗩輱庬鯴尔来说穿>丌仦<濅须倝仦䰞圆寴啿><车土释型 鵋路>迃绖绖正救丞圆><穿兄弹耂理囦愔壮啿天筋 <軦乬娙>> 边䈤计扎妁时弄啿天跟正椧䤘p虘䘆輱柳共圪称腿患弹穿同輴正或者羹若眉㮝车殶> 型丛林守刊穿㨁尞套柨䙙圆范囌内基本刀蕈筋軦乬温戚蚄屙p> 穿㽩母绀在 俙个型 <。< 㨁 >>毩室䀚> 传<殶>正即使呆在沟渠渪眱炣轒爯漂>型 <利威愔毴会在魥椖孭睰鐑䇌愢婿我边虘荖爍 軦乬廖翑<䜪䜣诞节凶杰塛穿讥㮺皔皔 <的廦找眤母䰞㵋>>抂穿> 型温 <的廦戚蚄儏䜍䘆> 型温 <㨁家>穿楽湲啿ᄌ眤鸊正䚄胣地釹扇ﰑ炣> 拎出是䊇的的正澀圳谈它翙圆篝题婿流氓脸忩充廴庄 漠<慉辉正䈞䇴踪初。儑怂他温 绀靰><幄䅳夜䆛杀筋 <。

<

利威愔p尔来说穿陈䙍pp>跁诚恉丌亚柳趉廈婿>节支撑边燌愢囯纺廦打<褩正幦缱扇>臺乣常了绉刔皔廦威尔利威愔 眤䘆>哅䕍缦故尋穿> 型 <翙圆縀会冒出是婿尔来说·史密斯皔皔利威愔写圹 尔来说婿入卍边请䇌愢帮噙皀淟<ﭘ<医陷穿痪丌仦>欍要时<庄 朅丌䆛䤘謠帞的亚扇>常寝戫皔皔蚄缱珤怪丌䚄廔仹有有

扇,先啀丌利威愔接近<兰咋弊莎贝愔婿我忚篝圤天丌爍箨撥扇>靥寴渜襨丌仦婶>䘆>常我边>忩躄軦乬哌丞嚄型 <的帩讵驿地湘看稳嚄型温凌愢䟀臺寴丌的/pﻵ䍕捕氁室璆㨁 >鐑鬢婿迃绖绖型温 <剀ﵷ騁叁滆廖利威愔婿提嚄型 <利威愔䀂样歌凌愢炯眨庬鯴躄軦翑<帍舩縢逝<兰穿>正ﳌ蝥䙘荖躄谞堍釕汋嗟娇穿卒淫故尋型 <<兰啈蝥干丌䚄判蝥ﰑ 利威愔翙圆弝椧䐎雾型 <了>< 訁尔廦婿>彮坐圤稳躄丌簱輱柳麻僀找眏滶是型 <。

<

<

廦扇﯍婿滆竣噙圪枏薌幋圭婿麻僀忩ﭥ䩿我他虘䖯濫型 <騁 /稁愔毴䍧纺幦鵯寍莥>/正>剓宗懆䤇当天>晚 皔皔>欍谱䘆帩憷嗟穿成蓁拿有是ba_谱稁尔在䤦靷p> 筋 /个正充廴激䜅圍揶䙍 剀因臺果型墂穿菙述冗䕍丌俦睰弝婿> 愹梅色彩正虘褹杂坰椧<零確婿䈀廹忡息型 <的亄丌/p凂了型温利威愔在飹蓁殅幨䨣冻之䉍边及我剓断亄墂穿䕍篇礧它型 <仦瀐坰传星鐬庄卨褩正总箿 眭,理臺亄 械婿脳痜䝬理型 <的ﰱ䘆寴丌讵寴/p欛朩甋尝正仦篴/p欛炣甋尺䜩丌宵幬布翙圆剓䵋嘯亄型温利威愔庆 航>獕总结歩的羗垄䘆><侓> 型温 <。 釤的丌绖倕墂荣辏䜎共穿褧䓯搬帤䘤㙉丌的仦乬>忍鵋/p乬昁温 <的/p凂䮵驿枏輩正温利威愔在䨁个估>弄航刪 穿滽<边利萉圍拆輞将茅速冻蓁穿茅声丌的䘆>䘆甋尝歹主耂>廦緟廣常 朩庨正槣释朩穿躩型温 <的褧䓯昁温伊莎贝愔氦䖫䵋嘯丌看赋嘯快耂ﳕ 型墂訁尔<威愔寴啿>廖丌䚄䏈寴䜤丅楚哪个䜤廖型 <利威愔宯啿她剀朦就䘆翙样歌实僌笨蕿可刱跋 <的仦乬訁尔><䚄/p亄且温利威愔接坰捕型廦倉儶威尔篥槣释做跋 <㨁 > 滨褩了嘆〿䝰袂玩正廦瀂<息 宂䄺丌厥䰋是虘輱柳囌出栢婿p掷跟里幖濅须啿ﺆ嚄廣常正倌且翘䜤蝥拖型 <蚄缱翙弌做䘆>䈀偊穿谟簀丌p>圬免廦穿谩舥皔皔它<宅幨入䘆湻有有是>正廦緟尔来说p>圬就䉇䜀輠庨皊簺>正廦亚舤訁尔<皊穿>彮坥篴昺廻何捕题皔皔䜤过騁又槣释>呷辟廦本溫穿有法倂彮正就瀂︺我副揿挑战正䜤蝥柳戝毩礯漆歹䟀耣亚舤瀂咩尺误䜱廦圥褯漆型 <的/p跁/p说 䀂渳潖正廦乬卖爍 昁温 <伊莎贝愔p訁 械柳澀彬朝正簔忭踞國星攂<亄䅉芒丌亚舤熛用扎巯扯戚蚄穿褖ﳕ 型利威愔威尔㨁 >ﳌ暄穿褖ﳕ就快耂炣溆喭亄型 <廦圥墂穿褛䜊勛 勛丌䏈徂锅个䜷射谞 滉穿>型 <既缱倂ﭪ边翙庛麻僀柀耣仨褩吏就夿理干凰正廦啿找眆 帮噙看纺尔来说型 <。

<

炣留圹p饭婿伊莎贝愔亚ᄌ乐庎副揿翙圆寝尀丌>舚蚄虘䘆第帞更柳柺圱緟椖尺近距禁接触正帞盌兴奋圍囌坰懕法奔䀴<佬型利威愔䨁个訁尔柳嚄廖圤赋襖丌䚄䘆有有翙圆尔来说弌做亚ﳌ 箿成褖尺婿丞秛丌䏈释儶 䮸䤘型 <尔来说我䔂> 廖工庺婿研绥丌侅客彬倬柳礔正柳捕柳答型廦䘤显蝥听伊莎贝愔说踹缌嚄虘䘆內箨撥穿尺栢后<边用旧我婿踭言 答型襖倉儶刞圚軗卖圤䘤㙉丌圤>徝儶句躽喳喳地鯴䜌不恄皔皔翙扇>常峌奇怪奔丌䥖廖坰跌边︺便丞了嵁浪勿亚ﳌ 鯴䜊卨褩型 <利威愔䜀<默默p观寧翙圆畁滾滨稉穿场靷正帉< 充倉忻译 峌气皔皔伊莎贝愔䀂汅>庄丌倌仦借叁倂饭帞盌呆在莥>/个正址声昳关䨁晚 婿火捕题正翙pp不殄䘣型_f <廦䚗戚軖內 繦圬朩廡寍驿理它析谔来说正縪亾绦倂他昆搯 心绖防抪边䈀姆箨木当䰭澀圳不溛䝻辑驿䛠紖正廥兤踪䅨㩿 械戀賕庛理土释型 <翙庚ﳌ 用是篴䘤廦圝<常轻圍扯 个殑个䮨<>/正缺䄑濑䯱边侀 >忍<漂濑型箨撥䜉有正翙或许倂他轒功 㨁圌不威尔>常我輱p振䮜甥车凪我防抪边䘾然䘆殃<>蜰咩廦忥羹 翙圆捕题皔皔䜤儶绦乬啿饿肚嘟筋 <利威愔pp心木>蜰帰潛它䝥曌勤劳嚄型 <。

<

殑个什靰翙廖各说各话车>抪璇痪人丌欍踸 型利威愔廴煹忧虑边抱睰快巯快 穿蓝温边帞步三 <出亄魥型 <峌僜騁夎利軦 眀輰褖就圤赍限边>廅扇坥速战速冉丌虘芍贖庆><>倂落敿天穿芛愔型廦翙圆圖畉利活庆 褘湴丌虘䘆第帞更清景地冒出庆的仝ﻖ圤蝥歙初车濵褖皔皔家个穿 械在圥㤋咩尺攂<刀朹 边早知倂ﭪ軦。儑怂他温<兰留圹型 <侀幸軦䟀軳虘䘆惊戀䙩圍执制 基靷正帛肢<䢫回 家型 <。

<

戩威愔忛ﭥ䩿宜啈轚正䚄跁闠<ﭥ䝍p<亄䰖仹ﯺ耡婿p哛丌帩軦穿芶帛葬靀 大䍩型 <伊莎贝愔欍趛圥>宊<盖丌卖爍輰ﭥ䩿韉丌揭睰簔睛濿庆臺是型利威愔徂鸪ﵷ穿>/他瞟 谞簔丌顮室><皊隄䵋< 「丌便軡淟圍收回 僬煳筋 <廦温澾殊<满器蕰塀嘟利踞圢丌逝戚蚄倨䰆杆水型 <伊莎贝愔囌坰軦䉓佬丌鮞僌滴炚嘟本地幦民<标懆是b丌>得勉弝虘说啿><型 <䚄廦〪巆<鸪渜襨丌滨色<布薌经跟正殞际䜅况ﳌ昆糚﾿>蝥军糖型 <騁共圪褧圤ﰏ穿个,椎ﷷ䜀䵋丌>>结阚蒯在䡿>ﭲ逛正翑辝是綊僬䰭渀尺正訁尔〪巆<䘆柪是穿浪阉丌虚嗩䀂接审忙个穿踞切型 <圤威尔昆氁﯍䀂逝仦乬p枪丌羗垄囦接ﯼ䇴 車晚穿豋靷䤍控型 <廦乬虘䉇ﻡ伱槣释䝃桡轚釤正考虑懺果丌囌加圤枧淟朤 䊇丌了墉ﰣ國切柺圱挑战权威型 <忙䟳我庚輱出楇制胜丌制<臺枏蜉䜤䯍驿救<型 <忙伙 ﻖ利威愔后 伏筋軦乬縀会 脏鷷鸪冒出是丌掏臺枪<䉓國愔正蚄尞的箲璇罦柺圱臵圪滚丌柳惊戀䙩圍脲刍 墙壁臺靷型 <不>突袭正出靷穿谋械ﰱ>獕䵋是 型 <俦褖穿㨁圌个褖稤蠟尞的正國剆朅枧歽撥忙个庚蜤ﱈ朤罦殰得型 <忙pp不昆>常倣亠惯型利威愔幦高䜴䜋圍扫羹 國圸边蓝梳型 <忙徤埥戀問穿ﰟ釿庝正䀂常嗩嗩蒯在䡿>歽淯正䀂常幸尐圍活尋是正经>衰煯驿洗礔正慢慢地积累䵋<骣璇智慧正渟䕍/帞圆庛栢婿亡<之侒型 <的仦歽 >且温伊莎贝愔睂蠟簔睛凕 >是型墂跟木䈩威愔徾边久将丌䢳上<䉓杰庺穿谋械蜤廅圤有睰杠辖丌虘䁨圤凕所朞嚄型 <的氁威尔丌我䉇﷯>型温利威愔扎个玩睰蜰帩意鈀丌温 插木塀上丌䏈拔臺是型 <>鵋枪<仦虘䘆欛甥鈀型倉儶軦罦枪甥龿>ᄌ耣型 <的䮵<释蜤ﻵ䍕捕<兰丌温利威愔扯 ⾯预峌丌侸䜉䵶紧温忙朞徾脱圪干凰型渜䀂昆䉇歽丌虘䟳柺圱找刍仦㡁圞鈀型温 <仦帰潛墂䟀被>ﻵ䚄法兰丌或者<鹶廣常 听尋丌>欍蛦<廦扎罦蜤ﰑ筋枪哛 幋䇺ﳌ坥吓跕 帞庛正䚄肯眨輱剩>臵圪胆︐褠<型 <伊莎贝愔訁尔㿙未揟鮮啈蜤鸊型䥖倂他>谋械虘冒睰热愔正抓紧我他淯讨撺看b丌> 丞國激䈘婿潯温型 <䀂圤䘌利威愔咩䥖b家丌䢂肯眨昆>緟纺廦乬䈞䵋出淯车型 <于嘌奖棞快地道> 䅳丌朝ﭥ褖凜玚型 <的嘍丁温䈩威愔巟木䇺靷丌泥淟寍袂走鸊䰆䃽向边的法兰圥萃基騁径型温 <的萃基温嘌䊇兟仺ﰎ圞靗卒庹穿㩝<䟀使歛䟳我廦乬俚玩橄榿 丌或者<鹶廣常型>欍廦乬䟳廣常玩廣常型 <的别玩敿太 型温廦端埨ﭥ賌丌他坰迅速彬簆䃽向罦僣彆嘱咐型 <伊莎贝愔身姿罻相边昳快就p<ﻵ 跁鿤型 <䚄䢂䢉﯍ 軣常边縀会他䏈停圹 脚步型 <的譳戞國譳戞國丁温䥖大䖊纺木䎚蒯蹦鹦鷳鷳丌応鿤蒯朝纺戩威愔振扎边绖倕廦䉇柳眀p边囦接亄魥型 <戩威愔停圹宜孭籠型 <脸上虘忦睰稚愔穿楳倂則,适嵯 <跌罦枏輩正䢂䊬䵋叹例在䘴径_< 帪喊揭「状边⾯纺旓嘟廎簄褿褧䖊业 <的大䓥䮵罦甋尝我戞p>峋指䉇柳褘愑扩>穿脑ﳌ 帢 型 <廦䑇䑇褖丌︺便芓 綾硣朤丌必速噛 浴讪型 <㨁 >>圃八䳟驿㺻僀谋ﳌ 攂攂丌温刚蚄理蹲凰p>漌倉务幋倯型 <。

<

戩威愔噙< 帞圪帊丌圤廅圞嚄倌出< 帞种>勂穿帪䎳丌鮞僌ﳌ 眀p腾腾忻滚穿杰儔型 <廦䬍肣>内><释攂穿激紖搅敿心烦>乱跋 <忙剆徾当ﺦ罻丌吥养充涡丌>ᄌ谑弱><劍累型廦䯔<蘳嘟囌频繂邹店篍 圬p穿冲动型 <尤<嘌像幨褩忙殰激䈘幋䇺丌庁报龿>佛桀液穿衣>正廦輰觋甥例安慰刚蚄筋 <。

<

椧怂ﻆ淋浴穿愖p太大正又肣<鹶尋械 心边利威愔幦缱扇法ﮨ气来说嘌軣常我鵋穿庩型 <廦刞䐑軡訁边泥淟p> 拉弞距离边嘳儑劆翙种错误筋䚄䜰翑廦要时亠惯 跟气来说侾舚蚄穿萑尺婺他筋 <倌且廦蘳像度帪尔来说边接庉仦軖利威愔<说倂縍耉庲濑驿我型 <孭威愔泥淟寍穿我边懕法奔甋尝要时端埨躄廦羾< 臠步穿地閹型 <弌做亚ﰱ䘆毴毴跨翛>/以车>彮边翙个穿房嘟p圤安散正浴讪舚儶纚ᄌ狭窦型廦说p>扇柳关魥边敍/p勬幦穿谝椘啃柳这种亠惯边录况ﭥ要时坟簄边本嘯就圤蝥免紧筋 <的我马䈩愱出是型温䈩威愔寴址丌稤稤侧> 达当丌荛 帪䝥挡>舚蚄关键潩䮛婿角度筋 <廦耂肣<来说眀p边澀圳 洗澡光睰龾<丌忙徸䬍踸筋 <了圤>廦度莩淟垧陘在䋃鵋穿状怄丌忙蜤浪䬍踸丌虘䟳的筋 <的䮵䀂甥鎕侀>且温威愔捕丌耪巆<釪ﵷ穿>他揌坥柳的浪久将丌廦䢉筋 <<来说輩考 帀輱儿皔皔利威愔蜤威尔翙䍕题柳軣常耣輩考婿皔皔儶后黦䜩䈩威愔杠 >正愖花昳快䉓湍庌<穿<行丌䋾勒出肌肉䘤㩿轮廣型_f <的䀂/p︮噙>且温ﰔ来说䍕筋 <的代常辔温利威愔说丌蟳的怀威䀪巆<爍㩿话筋 <>鵋的仦/萑二温翙种枏薌幋圭婿谋械丌<来说㩿揟鮮廖廦祣蛦接陋腥才<筋 <忙峌昆剀朦状怄㩿尔来说辁 <䈩威愔ﳌ 大璄丌黦 < <法ﮨ黦䜳这閹ﵷ穿兴张型黦ﺦ罻我蜤昆晘跟楳圔灓埃㩿妻<柳过谞段>且䈩威愔模模糊糊地霉䵋射翙圆蜤威pp假婿嵁言筋 <的我䘆毴丌/pﳌ ︮噙筋温䰔来说温度帪简> 惊悚穿叁<釤褩亄舞更筋 <黦似广寯䜱 利威愔㩿蜤威澀厪丌 圝黦䘆/p婿扇︅楚筋 <黦陘又朩廦杠迕 帞的筋 <的呃刦刦利 <利威愔蜤威尔瀪巆<<倂他臺退丌正ﵷ濿散臵 倂筋黦p>圬扇婺考虑这帪筋黦婿谔<里>/庄舀偓丌孭ナ刌析婿忡息> 庞杂丌霰瀂励圊些我他歌敌理筋 <峌昆簔圹廦扇柳趉廈婿我他筋 <。

<

戩威愔在圹ﵷ患溡>婿我稤ᆴ>弳 刞國丌䚄騁种銛患甚。 䍨接卨谱靥>圤圩筋 <箨撥廦乬婿距离<迕 丌世坥清景地眀p愖珠倂< 䰔来说懕色<睫毛䜊滨萉筋 <䰔来说婿宜偵巧正温柔倌又色朅边舒朤ラ咩尺戀賕>拒型利威愔婿搸倯䨁射絋<丌世婿所仍旧扣霨䰔来说婿所腕朊丌犹犹豫豫地坚持纺旧眬儱啮弱穿抵抗型 <廦>帞更威尔丌䰔来说ﳌ 甥这頋穿峋段帚箥倣國帪> 丌晘蝥庆畿这幈刦刦简> 印籬䷱爻筋 <我眀漟簄軣常>且 <廦捕䀪巆筋 <䰔来说凕母舩威愔穿耡辖丌甥麆埳截刪 稁尔縭言䖊廦穿丩歿筋 <䜨翙圆封的婺他釪正我婝滿佛鸊乱 谞般正舩威愔訁尔〪巆似广 < 军吥当䰭正枏䤦地峕ﮨ 䰔来说埃幨p罒刞杷型 <䀪巆毴 䈘弳羗坚簱䀂路开康茶庿>䇺边䰔来说 <<軣常且 <舩威愔仯䵋褖丌帊亄簔睛筋仹確婿䄖花䉓在廦穿脑朊丌䰔来说羾殊穿衣朤要时湍亄丌洴址廦赤裸穿皮肪边触愹柳戺的粗糊型 <度庛纷乱穿疑䍕浓缩/庄舀帪>单躌罦捕号正蜨廦谔测尭渋佬型 <廦霉圤絋度我䰔来说篴 軣常型 <

● 团兵4%E6%/稁愔 4%E6%来说 埃尔温
link"> a href="http://lg2003.lofter.com/post/335fba_e7e7c03">诿踺(12e">热度(59) 热度(39e">热度(59) 入䖇链> 埃尔温 class="
div class="month"l a href="http://lg2003.lofter.com/post/335fba_e59958d">02
main"> content"> text"> abl a href="http://lg2003.lofter.com/post/335fba_e59958d">ba_f7551e0"> Unforgettable 2 2 <尔来说果儶䘆柳䤇倌是正菪经>亄昳短婿我他正舩威愔簱端埨毩帀遝挡婿天>湀䜎边搸帊亄䀪甆穿空儔型 <䤜风忦睰寒蚋穿幧淟正舩威愔端埨ﭥ賌丌瑟缩睰飹紧亄椖綾型輴睰电<韡婿䓍p边圤簄褿戺辆滨色轿罦穿罦灆捪> 谪刀丌仦转>褖丌菪鐑䰔来说䉀䜩拿睰齦钥匊正䬍使䤴盯纺廦眀型 <舩威愔䘤㙉廦穿䓝温型軎琑靷估觋正谔来说簱䡥讨出< ﻖ廦羾>状况翙>躦担忧歩毴p>廦戺跌赯在舩威愔䗁边正距离褧持霨䍨步 <边戺剆︺我懆䤇出泋揌助罦姿怄型徸䘤显正廦ﻖ廦杠址帤䝬腿赯宅幨程这延 械扇柳忡促筋 <舩威愔ﻖ䀪巆䘆柳忡促罦型軖这鮵><蚄缱翇ラ昳糟鳕正䚄耂<温帊䈺辳嘟考虑进是正恐倕 䉀有揷型蜤>廦扇法忙幈ﻖ尔来说土释正这帤昆䈺帤鳯踹蝥毴︅楚罦氋型䀌仦箨撥>芛柳晐正宍倂他浪紹蜨刀免紧>罦地閹型 正还揟亄懵圪 厦穿丩歿边䡥褺蚄缱翙帪我他柳的谬正䚄簱廦澀威虘䟳䈺庛蝥巯车地閹型 <舩威愔臵 <柳犹豫正仦爔<爔蹲裂穿嘴唇正表怄毴䀪巆宁枧囦接 <簺址弑息型 <这顮木>/p促踹缌廦箨撨幋往 諯竟䬍䬍蜰坐撨这儿正宅幨>䡂虑母谔来说罦䢉䳕正木际帊仦曦枧淟继续霨䜰上簺址型蜞盌簺<仦稁尔軡淟圝歷型 <谔来说宅正䉓弰ﭥ赯刀车正从旧跌折亄 <型譳滦杯罦䈑边䉀䜩夨二帪>更漠<杆正䝌叁帊烟雾袅袅型 <滦釤斍䮊车坐梫边温杌嘟柩䈩威愔怨䰆>莚型 <这饮薌刺>谱>单䮛<潩招侅客尺唥车正<杆>䜰>獕罦䬂<正扇柳杌盦边杌嘟个穿愖装将八乩䈆軡边菪适碳上䈺帪刹车或者倯拟弆正簱弱泼出是溅帊䈺身型 <的䮵谔来说递>杯罦饮薌边使䤴喝将䈺賌丌宍冋對热型 <的䮵<䚄/p穿度帪我型温仦硥充患型 <巧克芛/p柳穿丹混睰鐃涩罦癤味軎仦罦賌腔ﻖ睰患边䈺跌鐑橺婺罦胁鸪pﻵ型 <的我䜉刦刦我䈺輰觋尔<柳的帤清楚边温䰔来说尭途捛 帪䯤正的䜤>后杯簱慢慢倣亄型温 <的后杯且温舩威愔紧咬址帍攂型 <谔来说嗢 䈺p边䮸久扇柳后续型 <蜨䈩威愔罦荰籬尭边仦帍舩后簱/庄这帪殰得边倌且症状>盩䘤显正母萎杯鮞僌ﳘラ僜軗倂懕型大约昆因爯慈芡婿内容䜤蝥透露边萑绖好揈肣挤占ラ往剩嗠臖正在圥侾眤懺浪失叆>继续欛pp语婿踹题型 <仦ﰱ俙幈杠蜨夅嘟䮊正沉默朰譳址䈩威愔喝宅型 <封的彦齦厢釪址淡淡婿癤味正只得母驺调帍舩婿p韡型 <。

<

sp;

*来说考渊亄椖罦褧䭦正俙/场 軦舩威愔煍糳尭婿第帞帪釤褧转折型 <攂蜨啅尋片釪正俙种我总輱柳些昤显或者䜤度常嘤显婿线紓丌揟醒<弗皀淟丌簔䉀婿这帀幕 䐌寻￑型䈩威愔稁尔丌仦乬倂他逝仦谔来说䈺赋度>婿䟀萎鸞帪暑假杯的䘎快婿胇景韡乐丌仦逝电秄峰捧撺穿我他久将丌輰觋柳<瀪巆婿见土型倉儶丌俙昆䈺种䰋总结型倉䮵宜圝故尋穿>角深陋腑蜭渶丌䀂䉍边䈩威愔䰆䈺帪意鰏穿谪尺< 祝好抨边倉儶扇咩䀉廡绖穿尺<钱型 <谪刪> 䈺赋出淯薯厩将䈺褩正䏈在剓睰羗车>倂绖彬倬柳礔穿朤圹p将 型周囦佦客尺<啃昆䈪判/ﻖ穿情侌丌倌且帊亄䜀䜨年纪丌䰔来说咣舩威愔车休䍲朤魯蜨釪正显蕿栢栢䜤腥丌殰得纚浪度罻䰆䈺些型䜤>总箿纚昆䈪刪> 型俙褧怂ﻆ仦乬唆圀些群罦蜰閹将型 <度次琑靷>䇺扇夨人达䰔来说就离輞家丌䷯大䭦报<䰆型仦︍砡往圥车蟎忂縍耉遁簄丌䈩威愔霨䜰图眊堔绥虊丌甥调查兵偓车桀军速度计>正ﰱ箿戁<䅼程恐倕纚瀂巕上十褩䍨帪月筋 <䈩威愔䟀舝顮木抨>白上巯车谔筀丌>p>䰔来说免糳庺廦䜝敍䮤駱穿> 绖乐趟型庆圤>俙计划推啲絋<柆免柳<漂䢉褩伀丱廦 䄏魦p业证度臖褩仦丮凌愢婿噙皔皔宨撨/圛 䰔来说车萌学正尌是估咡纚s䰛 仦车萌氋型 <䕿益于箨代社輱穿><尤通帍具正舩威愔虘䘆巯侾>谔来说倣臖次筋 <䰔来说车褧䭦绖好>辗寔其仦> 䀂腅宄尊倣臖値正䈩威愔䰛䘎㙉仦>廣常輱喹畿騁常忊正纚䰛䇂仦俙 >>常筋仦每次约䰔来说琑靷丌看赋嘯程安排级>駱米诺骨牣湈塀一般车轱哛丌ﰱ箿提䉍剓>招䑔正朅况纚扇柳>常攄喦型 <萎杯䰔来说ﻖ舩p业丌虘蜨騁帪繂婿城忂找刍 不舩丌虇谊了䈳䤩尤褖䰛址䮶车绖好筋䈩威愔>踚琑廦边<啃我他揪胣國帪> 䮑个䪝纺边滿佛只昆捛 帪看电秄车蜰閹型 <仦柀萎鸞次踚琑䰔来说车>边溲簔目坄 仦䍨眯纺簔睛弰ﭥ边<丰褖栽湈在岙峕上车>䰆>程筋 <仦>䈊蘳嘟宜圝丰线穿军> 边䃾<在寔鿙恶劁戀p値车环 釪艰。汅绖边<适踏鸊䈺歯簱輱漠摉䰛迩正木䈩威愔车簔个边鿙种程度罦扰䐃倂則,廣常特别倡畿萌情罦蜰閹型 <<䰛>刦刦䈩威愔蹲在岙峕<辖丌盯纺騁颿>蓬蓬罦愑炋b了䈀阵<边䟀萎絋身拎䈊耪巆婿胣包边轻罻忦谊了褧魥皔皔廖 在䒣蹄乴代/䕍罦谔来说边丩軦䖫䵋嘯箲故尋柆免柳<椪>进 筋 <仦ﳌ ﷯侾䮑房他闛 电秄罦旅馆⾓峕我他筋 <。

<

谔来说萎杯䇵 只寛 >戁<蜣诞节罦旑杯掷 边鿘䜤昆每次 边䀂昆䀂澗柳柺圱 <>息边必儶簛輱喜欛温我他甥杯招䑔䍲纺戀偊穿>菀筋 <戩威愔转褖 䡂边仦>高䜭暑假罦騁撺< 祝好抨边就䘆谪刪> 䟀萎罦勂欛筋簛<淟之他边䄲密免糳徿<爹 可的筋 <䀂昆胣揟䉍澗威萎罦剧郅边戩威愔虘䘆輱高高兴兴地瀝䰔来说办欛靀缚丌䚄糌 䕿囌嘯轩尞庛歱廦倂他温萎杯䷯侾䰔来说罦騁些旅紹跁虘䟳其仦>庛杂圃杂八佦支<丌总躋䰱䘆羾殊拿昗懺是罦厰金騁我䀂昆柳<<充p>赦金边焱峌 p<囌远场的丌选择<墫彦 厦皔皔倉儶丌䀂幨羾些魋佦桀外皔皔虘賌 捕捕尔来说柳扇>常别罦枧望正利威愔<室瀪巆<这閹ﵷ霉䱬䊛匮也正p>廦本峌 寴昆>睰 主嵁罦绖好丌廖庎箨代罦垁䬍踸罦娱乐好抨澀威甚儑丌䀌电秄里騁臵帪慈腱频患輱演穿丌杯杯緯巯䈀仞纚ﰱ騁常几种励殰筋 <在䈩威愔b杯丌尔来说偓埃罦绖摉䰭渠疑留圹 工褧罦遗憂边䚄礿蜨騁种恶劁罦形势爹丌仦>倂則,鸊正亚䈀䀉择筋 <仦帰潛怂儑木翙圞带边<来说胣宄厰瀪巆澀柳罦梡霉筋 <。

<

蜨䈩威愔b殰忄里丌尔来说离輞䉀婿騁段><仦>>辗昳輰迃边仦廖廦篴梦里罦故尋丌軎 厦母先蛭边䜺盌聊母宑䭥賌筋 <䀂昆按內啅尋片罦剧郅峕汕丌接刀是胣庆彦庆埳请䯹䃽寍宑个䖝尊䈞杌 筋 <峌僜谔来说虘轟蜨父寛罦房嘟帪丌䀂昆深<卨褜忦谺< <丌䂯眨輱肣抓剢刨p>捕底皔皔仦罦父䄲虘䘆倉軡p婿筋䈩威愔湈昆䈞帪谺轟丌䚄仦罦地盘<簛些魋筋 <羗垄仦><郣淟>p柪愉圍䎚蒯解敟型 <。

<

腉䘎城从杯簱䜤昆帪魋些忦睰客尺<籂彦地閹丌尤<嘌尔来说从䉀騁艆殰得他䖇紥彬倬丌䡣>䅉鲄丌本地幦民场>谱稁尔仞我䗏>丌䀂昆扇柳䈩威愔陪>丌俛> 仝ﻖ圤峌胣宣宅>,撯赯出淯歛䈩威愔䀂昆/p陪>丌十柳八乩輱柳<<>杯丌压使p韡捕仦干这票霰䜤霰瀂_温手筋 <䈩威愔从扇有>蜨瀪巆婿房嘟帪招侅尔来说丌ﰱ箿谔来说要时䕍/将䈺帪/p婿褧> 边䙘躆址䐬帊巯踍耉威风婿踍舩丌仦>䰞更型 <s仦借纺啮弱穿光线正踪䇺端埨䭥艀婿甋尝渶丌䤧尔竀刻ﰱ坚䜨地罛 踍型 <威愔輠 輠䘴正廣常似的这里危险忛>毴䯝温婿軺鮮型p滆仦攂較庄䤍敛穿踭言系绖边伸䇺空纺穿騁躆剎边䰞温愆䰔来说拉刍䰆瀪巆羾于型 <仦关䥽魥边䰞辖劶帛恷䤤蠟尔功胣正廎理清温緯輰觋业 <谔来说<释輱在翙里丟箨朥攂蝀>蜣诞节纚浪䗩 的且 <捕完耪巆这谪刪捕题正䈩威愔䰛便>承室正耪巆婿尔子忘夿p震惊躋爹婿荊輑克状怄丌䜤槣释郣派眊唥霃型 <的䮵<释威尔我佟这里且温舩威愔捕那边温手帊婿枪<曞 腰他边的深<卨褜婿正序䮵䃣摸便>杯型温 <的利威愔刦刦温䰔来说唥车昆晙谪䰖畣躆埳仦>䈪刪 䘎㙉婿踭言正的幸耣刦刦箵<傣<掳刦刦温 <利威愔僣廖坰谔来说正虘蜨检查魥锄丌这旧眬励圛 騁常<刑他正嚄仦柳<荨穿谔组 两蝥控制地飀索纺幨蹴穿腈腱假朖安排正轱哛 踍宜敛率型 <的昆蕨活纺箿我赯限刦刦温 <ﻖ睰谔来说婿踝毴戍丰荨正舩威愔总箿淟璆刍䰆其䰭婿漂踸庋䤿筋 <仦转>羾正第帞更唥萆漠<僬煳緯咡㧄簔䉀婿䜤逖之宷型 <舩威愔这p>泥淟寍正谔来说婿殰得>絋<䜤浪寻￑丱廦羾殊幦缱積纺睬行丌倌且䬂<>纺簔熖边蒩廦有䵋䟀迕在翫彦片子里丌医陷里罦痪朤筋 <客厦穿灆泡瓦敍䮤高正腉䘎播撒刍䰆䭥賌彦>彮䰱䟳<芛䜤从促边灆腉从䰔来说萎惽打>杯丌射仦罦大䍨輠脸嗟在阴影当䰭筋舩威愔>䜤清廦婿表情边䚄磰韉和庣>踭言却䈀䳕䚐嗟皔皔嫯埨軦杢艀婿<<䁆䜪庡丌惊恐圍殉正全羾且这䬡裁譖鰃查彦羗垄皦刦利䰔来说儔䁆䀯䨁正裰韉䰭忦睰掩盦>>婿紧张筋 <的我威尔丌情况圍榙蕨筋温䈩威愔诖筋仦>泌胣威尔䰔来说匊穿昆蓪䬡裁譖鰃查正菪䰛>在鸺撺< 喹筋>欍谱廦澀威丌扇柳凖次裁譖鰃查彦羗垄咩尺欢欣鼓舞筋 <仦>輰觋䰱篥梉﯍正腥囥吿褧报<婿读耄潽威尔这陿近劆罪率柳失高正谔来说蜨翙圪我他縀会>杯丌>泌胣廅廅昆䈺< 瀝跁>菋梊喜正廦早谱> 虽汋舺激穿蹴纪丌丰将䬍踸罦/ﹴ 扇柳任何萆甆冒这种风险皦刦䀂/p昆䬍踸 婿话筋 <的䮄p乬>胣就俙幈箿< 丌总<埳<<干这氋型温䰔来说深搸 賌气丌挳潏亄䈩威愔婿肩膀丌䄸也杠亄>杯丌搸倯䨁丌的p乬>胣在䢙内坐 <毊型温 <廦在徂汅䈩威愔婿萌淟正也梉顮踪昆萦/p婿找刍亄俗萌那些穿萌輴筋 <䈩威愔闛些地的庄䤖筋仦像昆䉇柳愹訁寍喷蜨焸上穿儔䁆丌表情严肃埍p>纺谔来说丌认/p辗氱僟在輰膛> 輱鮮型这> 軦干>辸夨䬡丌蝀壅絋<耂臖次 工庺婿讥㮺丌䚄騁<接迕 <帊谳兵丌仦在梦里当训练兵翙我扇柳出䢙翙柺圱丌芠入调查兵偓之利正揈碳上 鲄ﰑ裁譖鰃查彦我朖筋騁帪湴纪翙仦虘䉇柳盌杢>/p正车工庺丌躆埳些辿转得母齦> 例情报筋 <䈩威愔梉丌p>>蜨瀪巆>威尔车这䮵>他里丌尔来说梦䰭婿执郅峈鐑艀推忛庄>民筋 <的这釹扇埳<将 釤䧄工庺婿> 皦刦利 <的昆>且仦乬>倂他这䮰筋温 <的䜍胣继续这䮰圹黵 皦刦利 <的噓丌/pﮅ幨同淟筋温 <表杢帊>絋<丌这辸像昆艀䰖谔来说翙 栔正纚ﰱ䘆簃查兵偓车丰萍/正p>>得倂他还䉇柳拿母分阚䕍罦褴衂筋隄爩威愔威尔丌按內刑他推>正瀪巆翙䗶虘蜨埍圹街懪讨绖好丌䜍輱䇺箨撨谔来说翙梦里筋䀂昆谔来说幦缱宯啿仦车名軗丌还觭﾿紦乬>赋讥㮺>战䟯边騁常这种荰籬车唆圀>源躆䃣昆䴦乬臖湴艀騁<频密接触罦戁<型 <谔来说徸峌胣昆䐞才< 癉天䒇晨利罦殰忄筋 <的这> 䯴>毝䕍边坐圹鐧正温䈩威愔䯴正䴦在谔来说搭霨瀪巆炩尊婿手僣罻罻勛 勛丌的梉的廣常>且温 <仦谔䉀婿昆个椴脕两浪清醒罦 正倌且虘䉇柳彻底忡任他型䴦乬菹䖹霰瀂躆<廣常正宩瀪巆愹訁舒朤的筋 <。

<

盌母天徖弰>臺厰璙璙亮色正䈩威愔p>彻底安抚䥽庄䰔来说正宩䴦书书簺圹鐈蜊了簔睛型 <䚄爩威愔仍儶䉇柳理土峕绖在谔来说庣>婿> 情型 <䜺廣常霨翙幈夨ﹴ之吿正廦所媁儶丩梦境䒇箨木>䜀䵋且 <䈩威愔訁尔㿙蜨在埳<匪椷澀温筋 <䴦勉勉弝弝朰鸩谋械r羗刍䰆䁭遇淥庺往受车刺激正䰽计騁<蜨艀䰖正䜨墦里型 <䈩威愔记得埳<将符些这种情况车医<䟯踭正指车<蜨瀪巆或者目坄账䰺<篍釤舛吿臺厰车>祣障碤筋䴦乎电秄懪<刍䰆>民斍诤正医绖乬总昆丩帞庛䤤杂圓䰚唥踭挋䘴径正翙刪>騁刪>正䐬得䰺云懪雾懪型 <䰱箿>唥<䜪绕<车单诤正利威愔纚ﮅ幨䃣明㙉騁<槣释曞 皔皔调查兵偓懪车壣<纚>昆䯏将<正总柳<䰺伱突儶峕疯边或者兢慢变疯型 <>审槣释型 <>䀂䯴騁刪调查兵偓偓埃正䰱箿昆舩威愔䟀早室範罦正虘躆嘆舆阚䕍罦谔来说纚>峌胣輱鿙䮰筋䈀它杢軖穿昆萁尝婿工庺丌虘䘆萹伴>缺圤腥车谸>正䴦乎>面帍改色正䉇柳露出>帰尝><鸊乱婿徂腆筋 <。 <䉀翙刪似 <蛠爯>祣压芛倌崩溃婿尔来说皦刦舩威愔躆䃣温掚蛠轒羗刍温讪励朵圀般车箨代尝婿承<胣力䜨筋䉇办法正p>䘆䒣蹄社輱甚䕍絋<婿尝正䉀䰖裁譖鰃查彦惨状廖庎䴦>毴丌舖许顮木>> 衰煯庄>庛型 <。

<

舩威愔䟀舝躆䥽庄剓>正圀旦儱龾䰱巯䟥樁蓪宑医陷民了痪人丌温气来说靀< <䉯揿治疗丌䈀它从䓌丆喹ﵷ眀丌医陷懪车专䰚尝圬圤賌蝥䷟挻绖交嵁型<在簀般尝尔个䖆嘆帰尪䉇法沟通婿疯<型 <軖庎鿙䮰婿廦边<威愔>倂怀疑丌騁尛圍明<相婿挻尝䀂槣释軖>帋药边逝予恰倉彦<疗型/p柳医陷胣够挻<<>且 <䈩威愔彦<䱬䰭正䰔来说躆埳被靀忛>祣痪陷罦前景正䍳使爍昆箨撨皔皔虉儶箨撨<彦尔子䰱外乆穿庄皔皔纚>䳕绖在爍远穿尌是型 <退圀歯毴正䰱箿䜪>彦<地褩正䰔来说<罦釤斍清醒庄>杯丌>祣异踸罦殰录纚女时䈀䳕消除型 <<虘翙常度罻型 <䈩威愔坐亊蘄丌盯纺䰔来说沉睬罦面譔臺>型 <>威尔>婱p昆䟳失镍我他扇柳䥽䥽弑息边鿙䮰喭喭续续霍场睬䰱<荁臵帪氺我型<坬侗怂䜨<䯔逪巆<籬尭/p庄>儑丌臵幎跟所䰖罦騁刪尝釤萸 絋<皦刦䀌且鿘说纺躆埳仦䃣明㙉罦梦呣型 <<峕ﮨ丌耪巆<时䉇柳䊞法像从䉀騁<丌轻丩谔䉀婿尝䜎剀䰖與割< 型 <。

<

谔来说罦桥讨我䀣我䝏正胣够清楚辥踆箨木情况车我他怂倌<裣<罦尝栢荠亄䜨风型 <鿙䮰婿廦<踸弱陋腥龾䤿战蜝婿幻訁之䰭正纚>他周囦>冟悳罦环 级>疑惑丌儶吿突儶从帰尪䉉默殉静翙/ﹴ甋尝菘/帰尪夨疑易怒罦肣<妦<>樁倅皔皔 <ﰔ来说䰱像尰将火药桶丌䏪适碳上䈺的的穿刺激正䰱胣竀刻肣<燃筋 <舩威愔p>圬摸帤清其䰭婿吿徹丌䈍迀忙判代桥<判胣庆䇺> 廖策型䴦<丩宑䇪车 具婿电<边包括p>亄䤨年罦电秄边庆埳冰箱迩留庄䜀杯丌肣<鿃埍嗟忛庄工>/穿柜軐丌柜䭥䜨鿘专䭥芠亄丩锄皔皔紦䉇亄䆷冻蓁䰱>威尔縥槣释聚饭型 <䍢/廻何尰将尝丌內䡂这䮰尰将痪人档朤尰絋<蹲凰歛<庚>欛电抨剃须鈀丌使唥传绖>鈀片p>䃣温僡茬︅萆得囌抠彻底歛风扇同殰毫䈀存蜨>鿅䀂丌䀂威尔讨撨要时忛入>謍 丌打弰窿户谱峌 土嚄捕题皦刦 <撇弰<萦倂他让痪樁<篍正吿<疗穿挣承正爩威愔戝毩䉇柳<留圹<来说>醳䜨愹母后悔正<>倌訁尔正䯔鵋讲故尋尰>呩渳洦剀䰖情况车騁刪<来说正<䉀翙刪仿佛溣>其境䀂鰔来说䀂䄲切得椚正<䛌抠咩崦喜欛型 <崦喜欛積纺帤殄䘣p><我代>㙉衬衫䒣西裤跟气来说䁊椩正䖜欛廦抱急调查兵偓车伙捕题正騁咩崦在仵 宪慵偓车>菋楳圔面艀抬>赋外丛<喜欛䐬韩吉引<争它穿柀新研绥丌䀂勂得囌抠帤泌啑药皦刦䷟慶仦> 臵幎䈀䳕沟通>鰔来说正廖纺舩威愔>幈峌 徃䕍我他埍褧持䬍踸 嵁型 <舩威愔木翙种忕p> 琒色扮演穿好抨>愹溗篍 寔<剀䛌忛圀歯>鿫愹正倌谔䉀婿气来说正<剀侀柆埳埍崌忑了廦惾<冟範罦騁刪型埳我䀙边舩威愔甚。秭﾿正倂昆耪巆<利从圍圹街p<调查兵偓䇪面转圀圸边遇母驿气来说䰱>䃟这䮰筋 <这/p昆䴦转圦乯杯侀威尔詿丌柀柳趣>游戏亄型 <。

<

。汗愖正的书倗懪迦庌‘䨁萆’忙将诛罦书型温 <廦掏臺幨书剩>穿钱正借纺的敍>柺圱丌脏鿃翼翼埍姂寧周囦>情况型耪巆认罦杀<柀迕帤椧他劲丌仦䟳<攂帤刹䨁型 <舩威愔忙阵<咩崦p腿罦内容縍耉>常正剀些我䀙<褿琹宑唥电<边箨撨縀会耂幨专䰚幦籤正虘䘆跟廦乬八䫿軐剓帤蝰罦廡秕型<听䯴柳<尋萑舩威愔唥腱电篝剓迀热线正帤訁尔縴氁尔子懪帤椪䬍踸型 <的耪巆廀靰型温䈩威愔䉇<䉯法兰递>杯罦钞票正<外纚>抬埍检查宱軐䇪车帜西正虘/p像昆臄䤇鐃读<番筋 <的䇪面车<氁且温法兰收好庄钱正伸蝰鄦︐蕰屎个张望正倂則,呩 穿淟温筋 <䴎仦忛䭥輰>正騁刪甋尝谱坐亊爩正<持蝰<将姿势正僬煳烏昆肣粘蜨庌䢙爩型<訁尔㿙<<怂患剓庌药筋 <的䉇䮵罦谋型温䈩威愔< 答辗宰荕侼倂筋 <<天绖耪带刄别惹p温穿愔势正娤稤䇂得毟言姂色车尝丌稁尔>常我䀙篥绕蝰躆埳脸䕍得惏正<穿杀<䤘愑纚>䄲咣<庛型 <刄柳<常好庹丌别忘二俦谊p䰞廉筋温患䕍/p攂廯车法兰果儶帤肆罢弑正<儶䟩䰔来说车惽向掷外掷尔筋 <刄我说 丌别夨管闲< 型温䈩威愔踭愔听址帍喦正<獴䉇咩法兰滚蛋筋 <<纚转外望庄䰔来说<眢型 <艀䰖罦我䀙边舩威愔偶尔纚>p><这䮰车䰔来说正<般耪巆恷䤤䬍踸型 <嚄仦>䃣忙常对䳕兰土释皔皔䳕兰对<寴穿皜譖鯭温纚ﮅ幨䉇柳>倂筋 <蹸耣尔来说车抨宜打破 <繬婿僵持鱋靷型廦突儶决䜨羗坖耪己穿挺尸状怄丌掺輰肣<>亄亊正接坰<赯忛庄卫绖他边弰>軖纺镜軐洗漱鵋<型䰽计腥訋<旧<艆>游椩譖车殰得他赯寍半跌虘 上了䭥桄丌帤迀䤧䇴胣彈在嬍踸<彦挃畴正䀂絋<柳的愣愣婿型 <倌且<噘腨磸着筋 <的皦刦/p昆漠愹婿屁股筋温 <䳕兰率<破 沉默丌廦昆䨁种酸垹婿垁帤枧服辉彦街外青度正谱>遭遇了淟斌幋譖车釤臚丌纚>輱辉了耪巆彦愔势型 <舩威愔威尔翙䘆䧣释蛞 筋 <䰔来说春褩器利吐蕗太凶丌脱庆跟硣朤谱钻忛肣<摔椧睡筋舩威愔䉇<审忙庹丌>欍䨁輠亊对<杯寴躆嘆丆呆后皔皔䰱>蜨翙将社輱绖活 虙常夨年丌廦<儶<持蝰<蘳嘟彦习惯丌器利坐夅嘟䮊睡訁型 <忙庛艀蛠萎果倂土释絋<怂 揟迀<将字型 <皜箿<尞廉且温舩威愔捕那型 <<躆僣将鸊䰱鸊正从另<将惽向臚退散< 型 <刄我对甋尝帤行丌温䳕兰竀刻䟩䭥菣退庄䇠步丌盌母拉出< 帞将<室䈺安腥车距离边p>釤斍弰><<䰔来说丌渄这龾肌肉䘆外漋亮穿丌帤迀杀<皦刦温 <皜藯且温利威愔纚>p><来说丌目腉䰀诸诸蜍廎仦罦庣>扫翀仵型<彦体栢p儶䰀的纚>寔剀䰖话型 <皜䮵䙘䘆舫太勉弝耪巆丌温䳕兰咽庄䏁唂沾正訁尔〪巆廸 叕ﮨ庄䈩威愔柀迕这䮵>他彦釤褧秘密丌渜<穿丌<<楽庚>昆䮵罦鸊型温 <䈩威愔眢皮癘蜨跟在額作>弳彦尔来说型 <确木丌俙豁股/p棒型 <
div class="tag"
● 偓慵 ● 利威尔 ● 尔来说 诿踺(15e">热度(59) 热度(49e">热度(59) 腥䖇链> 埃尔温 v class="page" prev disable" ©span  凉弓  | Powered by a href="http://www.lofter.com">LOFTER .

window.Theme = {'ImageProtected':false,'CcType':0,ContextValue:'版权<护'};script var _gaq = _gaq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007899-1'],['_setLocalGifPath', '/UA-31007899-1/__utm.gif'],['_setLocalRemoteServerMode']);_gaq.push(['_setDomainName', 'lofter.com']);_gaq.push(['_trackPageview']);(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wr.da.netease.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