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风流韵事 02

2

调查兵团的团长和兵长一同走进兵团总部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于是他们难得一见的盛装打扮没有被太多人见到,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然而不幸的部分也是重量级的——在碰到的有限的几个人中,除了站岗的卫兵之外,还有兵团中以好奇心旺盛而著称的分队长。

“正在专心考虑巨人研究计划的时候,突然看到华丽的布料从窗外飘过去,我差点以为王都的大人们又来突击检查了。”韩吉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着身旁的两人。

作为调查兵团中最热心研究的人,她并没有因此罩上学者的睿智光环,反而是巨人痴迷症患者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因此,当她将过人的精力和探索精神投射到巨人以外的对象上时,无疑会变成令人更加头疼的存在。

利威尔的外套一进门就被他甩到了一边,看神情恨不得再踩上几脚。埃尔温的样子倒是比平时要容易亲近了不少。

于是韩吉立刻选定了突破对象:“其实还挺合适的嘛,埃尔温,就算被调去王都担任交际花的角色你也绝对可以立刻胜任的。”

“是这样吗,听了你最初的描述之后我以为接下来会有鬼故事一样的展开。”埃尔温说着,脱下了被称为华丽布料的外套,“结果竟然是艳情小说式的后续,真令人意外。”

他把外套挂进衣柜,又不紧不慢的解下了领结:“你在这种时间追到我房间里来,不会就是为了展示你的修辞水平吧。”

“我是在称赞你啊。”韩吉摇摇头作出不被理解的痛心表情,“而且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吃惊。”

“就这样?”

“还有我想,在你听了我的称赞心情变好之后,可能会比较有欲望说说晚上的情况。”见到埃尔温做出一副准备结束谈话的架势,韩吉赶紧转入了主题。

她瞟了一直沉默的坐在一旁的利威尔:“怎么样?你们这次去王都的收获。”

“超级心烦。”利威尔回答得干脆利落,样子看上去也跟说出的句子内容完全同步。

“只有心烦这个收获吗?”韩吉上前了一小步,弯下腰盯着利威尔:“那么意思就是……这次彻底失败了?”

“除了让他心烦以外,其他的方面都很有收获。”埃尔温在一旁接过了话头。他把三个杯子在桌上摆好,又打开了储物柜:“咖啡还是红茶?”

“酒。”回应他的还是简洁又不耐的声音。

“要是你早点说,我还能想办法从宴会上外带一瓶出来,可是现在显然已经不可能了。”埃尔温语气温和地表示,保持着对利威尔的情绪视而不见的态度。

“你们谈妥了?这样我们是不是可以不用理会检查的事情了?”韩吉插了进来,再次努力把话题引到她希望的方向。

“什么检查?”埃尔温问。

“今天下午上面来了人,说要检查我们的库存和账本。”韩吉露出了“原来你还不知道”的表情,但却没有继续进行说明。

“晚宴上碰到了不少人,确实没有谁跟我提过这件事情。”

埃尔温把杯子依次在利威尔和韩吉面前放好,然后才在一旁坐下,拿起自己的那杯小口啜饮。

韩吉等了好一会也没见埃尔温有追问的意思,仿佛全副心思都扑进了咖啡杯里,她知道他没有上当,也只好不甘不愿地说了下去:

“好吧,跟你想得差不多,这次检查也只是走个形式,他们随便逛了一圈就回去了。” 韩吉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几页印着暗纹的纸,塞到了埃尔温手里:“他们的介绍信还有下午核对的记录,你有空了就签个字。”

拿到团长的确认签字,这个形式大于内容的事情就算结束了。

“你怎么看?”埃尔温接过文件,翻阅了起来。

埃尔温问得正经,韩吉也只好认认真真地答了:“检查只是个暗示,为了向我们展示他们手里的权力。”

“合情合理。”

“埃尔温,这次以检查库存作为理由,没什么其他意思吗?”韩吉想了想,又追问了一句。事情被解释得过于简单,她隐隐觉得有些异样,可一时间又没能理出头绪。

“糖果跟鞭子并用,一个很传统的手法。”埃尔温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手中的文件,但说出来的又是完全不相关的内容。“如果还有其他的意思,晚上就没必要再给我介绍那位小姐了,虽然是他隔得非常远的亲戚。”

“糖果?你在那女人身上尝出甜味了?”利威尔嗤笑,他一直摆出“闲人勿扰”态度,但也不想放过揶揄埃尔温的机会。

“啊?上次说的那个贵族小姐?怎么样怎么样?是什么类型的人?”韩吉眼里也露出了兴奋的光芒。

八卦总是能轻易的转移人们的视线,无论对象是男是女。

“怎么说呢,穿上高跟鞋之后的身高跟利威尔差不多,是吧?”埃尔温轻描淡写地把问题抛给了利威尔。

“那不是很娇小可爱嘛!是美女吗?”于是韩吉的注意力也跟着转向了利威尔。

“啧。”利威尔咂舌,在心中暗自咒骂把这个烫手话题转给自己的埃尔温。

他没法评论一个脸是圆是尖都搞不清楚的贵族小姐。可如果选择照实直说,参加完同一场宴会之后连相貌都说不清的情况显然会令人生疑,要是深入解释下去,又会涉及到一些如无必要他不想触及的部分。

当然他也可以胡诌几句,不过这个选择怎么看都蕴藏着更高的风险:他熟悉的女性种类仅限流氓、妓女和士兵,还有个酒馆老板的女儿勉强算是跟良家妇女沾点边,可惜的是利威尔只对她端着托盘在客人们中间调情的样子有印象。

“差不多吧,反正化了妆之后都是那个样子。”他含糊地说,打算蒙混过关。

这样的说法显然不能让人满意,并且立刻招来了韩吉不满的指责:“我说,你是不是也可以多少放点注意力在小姐们的容貌上。”

“我看不出有这种必要。”利威尔尽可能地保持着不屑的态度,幸好这点他还挺拿手。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从一个满是青春少女的宴会上回来之后,不仅没有找到中意的对象,而且连上司的对象是什么样子都没搞清楚,你难道真觉得没有任何问题?”韩吉凑到了利威尔跟前,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深刻诠释了“痛心疾首”的含义:“对女性无感仅仅是缺乏男性自觉,对上司的女伴没有八卦之心,简直是缺乏作为人类的自觉啊!”

“是吗?我可不觉得一个早就有交往对象的女人有什么值得关心的。”利威尔跟韩吉针锋相对,这点他也很擅长。

在今晚的宴会上正式介绍给埃尔温的女性是某个贵族的远房亲戚,童年时期举家投靠远亲,搬进了属于别人的豪华宅邸,然后便被淹没在了庄园里数不清的房间当中,要不是出现了埃尔温这个稍微有点麻烦的合作对象,早已达到出入社交界年纪的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被带到舞会亮相。

因此,她在固定时间和地点进行的秘密约会也一直没有被人撞破。

不过从密会的另外一方——一个地下街小混混的立场来说,有个小公主一样的女朋友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除了她的身份之外,其他的情况在他的朋友圈中都不是秘密。若非如此,就算埃尔温再有心,这对小情侣的约会细节也不会这么轻易被他们这些“外人”率先掌握。

“所以才刺激啊不是吗!”韩吉的热情一点也没有被利威尔的冷淡态度影响,“会不会在见到埃尔温之后立刻改变立场直接出去约会了呢?或者不改变立场来个脚踏两只船也不错嘛,反正她以为没人知道那个地下情人。”

“很可惜两件事情都没有发生,她晚上还是直接去跟情人约会了,一旦离开了义父的视线,对埃尔温就连敷衍的精神都没有。”

“也是啊,毕竟是一个月一次的秘密约会……”韩吉沉思了一会,严肃认真地总结道:“对年轻小姐来说,比起长辈介绍的无趣对象,果然还是地下情比较刺激。”

她转头抓住被贴上无趣标签的上司:“我一直觉得你在陌生人面前的态度太一板一眼了,既然不走豪放不羁的路线,至少可以试着表现点幽默风趣。你看看,对女孩子们来说古板的对象还不如地下街的小混混来得耀眼!你在她心目中的形象说不定还比不上利威尔!”

埃尔温小心地将自己还握着文件的手从韩吉的掌控中抽了出来:“对此我深感遗憾。”

从拿到开始,他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过那几张薄薄的纸片。

“据说她跟那个地下街出身的情人热恋得难舍难分,我跟埃尔温的排名根本无关紧要,无论是谁上都免不了要跟他打一场。”被点到名的利威尔毫无兴致地做了补充说明,他可以说是兵团里调查地下街相关事物的最佳人选。

“难道你会怕跟人打架?”韩吉挑眉。

“要是埃尔温点头,让我跟谁打都可以,不过他说想用更和平的方法。”利威尔一副我得服从大局的口吻,但语焉不详得让面前的听众完全摸不着头脑:“据说他们很快就会变成公认的一对。”

“你把我说糊涂了,今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埃尔温最终还是跟那位小姐定下了?”

“怎么可能,以为把两头猪牵在一起就可以顺利交配,然后等着生下小猪,那帮猪猡的习惯真让人恶心。”

“你在说什么?”

“在说晚上那种毫无意义的会面。”

“我说利威尔,你的打击面未免太广了一些,不能否认有很多年轻人通过社交途径找到了真爱……”

终于明白了过来的韩吉瞄了一眼被贴上猪的标签的埃尔温,后者仍旧一副认真研究文件的样子。

利威尔冷哼了一声作为对韩吉的回应:“反正我对那群猪猡的亲戚,不管是远是近,都一点兴趣都没有。”他说。

“我想我们这里可以散会了。”某个对牲畜的亲戚产生了兴趣的人超然地宣布,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接连不断的人身攻击话题。

“什么?可我还半点都没有搞清楚!”被下了逐客令的韩吉大声的表达不满,埃尔温今晚就没说过几句话,甚至还不如利威尔够意思:“还有那几张破纸片到底有什么值得你抱着不放的地方?”

“要我解释的话,有种违和感,这边和那边的动作微妙地让人感到不协调。”埃尔温这次倒是爽快,但仍旧是头也不抬的姿势。

“好吧,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韩吉明白埃尔温那里已经不能指望,她把目光投向了另一个仅存的希望,想在挪到门口之前最后努力一把:“埃尔温到底有没有争取到那位小姐?你就不能用正常人可以理解的语言说明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利威尔在她炯炯的目光下,端着杯子认认真真地组织了好一会语言。

最后,他清晰而坚定地说:

“不能。”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