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Black Tea Man 01

◇美式中学背景。

◇开局一张图,后面全靠编。

◇埃尔温是个人形红茶包的故事。

◇认为埃尔温是红茶包可以接受的读者,我觉得避雷预警就不需要了吧。




1

把清洁用具摆放整齐之后,利威尔转头朝窗外望了一眼,天已经完全黑了。他今天干得比平时久,都是因为不知道哪个小混蛋在瓷砖上留下的涂鸦。

成为这间高中的清洁工是半年前的事,接受教育不足到了可怜的地步,而且还一直在街头混日子,履历上的工作经验一栏空空如也——他还没傻到真的写上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所以这是他唯一能找到的“正经”工作。

利威尔之前并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去递什么简历,但他要是找不到份像样的工作,明年就没法去伊莎贝尔的墓前给她送花了。有段时间她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一直念叨着想要大家,就是利威尔还有法兰,一起脱离现在的生活,认真去找份工作。

她还说自己想要重新去上学,把招生简章在利威尔的房子里摊了一地,就连他送她出门的短短几步路上,她都不忘记提议一起去人才市场试试运气。

说实话,伊莎贝尔没有聪明到能够同时兼顾读书和工作,而且做什么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同样不堪其扰的法兰甚至在背地里偷偷跟利威尔打赌,说她这次也坚持不过三个月。

虽然觉得她太缠人了,但利威尔不会像法兰一样直接泼她凉水,他对这个跟在身边几年的小妹妹没辙——她也很清楚这点——为了哄她放开扶着门槛的手,他不得不点头同意跟她一起去递简历。

没想到这成了她最后的遗言,她在路上受到了枪击,还没等救护车来到就没了气息。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她走得很快,而且突然,没有受多少苦。

下葬的那天,法兰对着她的棺材喃喃自语,说她那么着急离开这里,不知道是不是预感到了今天。

利威尔对这个推测不以为然,他是个周日不去教堂的人,不相信所有眼睛看不到的东西,但他明白,那些非现实的东西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好过,就像酒精和毒品。

他也是这么理解埃尔温·史密斯的,不然要怎么解释他说自己是红茶精灵的事?

 

埃尔温是这件中学的老师,教历史的,平时总是穿着三件套西装,配上那头灿烂的金发,还有蓝色的眼睛,有种说不出来的气质。利威尔一开始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跟法兰提起来,吭哧了半天也只说了个金发碧眼,后来他旁观了学校的戏剧节表演,终于找到了说辞:埃尔温就是那种一看就该演王子的类型——

一个浑身散发着红茶香味的王子。

 

最初的时候利威尔以为那是熏香的味道,但实际上,那是埃尔温本身的体味。

一个人怎么能像香薰炉一样让整个房间充满香味,这现象利威尔完全解释不了,要不是本人的亲身体验,他肯定会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

但这不代表利威尔就要接受埃尔温的解释。要他承认他是精灵,他不如重新相信世界上有圣诞老人。

利威尔反复质问了埃尔温几次,得到的回答都大同小异。

“上次跟你说过了,因为我的母亲是红茶精灵。”埃尔温毫不逃避地迎上利威尔的视线,一副坦荡荡无所畏惧的表现。

所以利威尔现在知道得更多了:不仅仅是精灵,埃尔温还是精灵跟人类的混血儿。

这真是个珍贵的情报,他扯了一下嘴角。

在利威尔看来,精灵的事情其实是埃尔温用来麻痹自己的,他在人类当中算个异类,想要美化自己的异常,好获得“心灵的平静”。

这句话利威尔经常在传教志愿者口中听到,一开始他觉得纳闷,为什么那些人都认准他心里不平静,后来他发现,他们对谁说的话都差不多。

 

利威尔换上干净的衣服,爬上了三楼。

学校里的人已经走了大半,教室的灯已经关了,只有走廊尽头的教职工室亮着灯,门没有关上,光线从里面透出来,在黑暗的走廊中撕开了一块橘黄色的口子。

利威尔来到门口,原本背对着房门的人大约是听到了脚步声,提前转过了头。

“可以走了吗?”埃尔温问。

利威尔靠在墙上,点了点头。

“来不及做饭了,晚餐去希娜解决怎么样?”

希娜是离埃尔温家里不远的一家主打贝果的快餐店,经常会做促销活动,性价比很高。

“我们可以到玛利亚去买点,最近出了海鲜冷盘,还有调好味道的牛排,煎一下就可以吃。”埃尔温提议。

他说的是一家专开在市中心的连锁店,比起郊区那些大型超市来说,里面的东西贵得让人怀疑会不会有顾客光顾。

这种担心当然是毫无道理的,它在那边好好地开了几年已经说明了全部问题,更何况眼前就有一个赶着要去被宰的人。

“有朋友送了我一瓶红酒,正好可以试试。”

王子。

利威尔脑海里又一次浮现了这个词汇。

他耸了耸肩,表示听从埃尔温的安排。他们今天还要相处很久,他不想冒险让对方不愉快,买些吃的也还不至于让他破产——既然埃尔温出了酒,那么食物理所当然的应该由他买单。他好歹是个男人,不能像个吃软饭的。

埃尔温也是个男人,他们曾经在餐厅为了付账的问题争执了几次,现在总算培养出了默契。

“我马上好。”

埃尔温站了起来,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他没穿外套,贴身的西装背心完美地勾勒出了腰身的曲线。

利威尔看得目不转睛。

他自己的柜子里也有一套西装,一共穿过两次,一次是为了参加伊莎贝尔葬礼,另一次是来学校面试。回头想想,一个应聘清洁工的人特地穿上西装未免有点傻气,但那时他真的太想要这份工作了,不然他真不知道来年怎么向伊莎贝尔交代。

从前他身边从来见不到埃尔温这样的人,不是衣服的关系,买一套西装穿上并不难,可身上的气质却难以复制。

利威尔觉得自己应该向法兰道个歉,为曾经嘲笑他被女朋友榨空钱包的事。换成现在,要是被埃尔温扯着袖子拉进服装店,毫无疑问,他连高利贷都会去借。

说真的,利威尔想,埃尔温要真是位“公主”的话,他大概就得重操旧业了,光做清洁工这份工作绝对养不活她。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