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Black Tea Man 02

2

利威尔必须承认,这顿晚餐很棒,他很少吃龙虾,也不太懂葡萄酒,不过品鉴牛肉还是有资格的,比起他以前经常买的急冻品来说,这次的牛排不仅省去了解冻时间,肉香味也更加浓郁。

他吃得有点过量,收拾完盘子就觉得脑袋发昏,连着打了几个哈欠。

大概是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埃尔温没有泡餐后饮料,反而建议利威尔早点上床休息。

朋友表现得善解人意是件好事,但换成恋人约会的场景,情况就变得有点复杂了。想到对方有可能是不想跟自己相处太长时间,利威尔就难以坦率地接受埃尔温的提议。

利威尔并不是多疑的类型,正相反,他的性格相当干脆,也很讲义气,轻易不会猜忌自己人。

但眼前的并不是经过正常告白程序之后得到的恋人,交往也是,全都是埃尔温不得已而为之——利威尔掌握了他的秘密,所以他得听他的,就这么简单。

 

利威尔正式到这所中学上班的第一天就碰上了全校大会,其中有个让校内社团招新宣讲的环节。他一边打扫,一边跟着所有新生一起听完了全部演讲,最后在心里默默选择了加入篮球队。

这当然只是工作之余的自娱自乐,不过他却记住了代表篮球队上台发言的那位老师。他特地赶在他下台前从教室探头出去望了一眼,那是他见过的最合适三件套西装的人。

他后来去旁听过埃尔温的历史课——这并不难,只要挑他上课的时候打扫走廊就行了——还专门去买了他推荐的课外读物。利威尔觉得那些书的催眠效果还不错。

他只好把它们塞到了伊莎贝尔留下的自考课本旁边。

她买得实在有点太多,为此又不得不特地搬回了一个书柜。利威尔把它们都安置在了客厅。要是有哪个不知情的客人来访,多半会以为这家里有一个酷爱学习的中学生。

伊莎贝尔控制不了自己的占有欲,她当初被饿怕了,如今尽管衣食无忧,吃起饭来却还是狼吞虎咽,生怕动作慢了,盘子就会被收走。

如果不是被利威尔从街上捡回来,伊莎贝尔就算能够活到现在,也不可能有机会研究什么高中考试。

她原本跟母亲挤在一个按日付费的小旅馆里,算是勉强有个容身之所。她的母亲整天不停地干活,从来不敢向公司请假,连止疼药都吃得有一搭没一搭,更加不要说去医院体检。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她再也无法从床上起来。没过几天,伊莎贝尔就连同母亲的尸体一起被门房扔了出去。

当初利威尔带她回家,所有人都认为他对她有别的意思。

她年纪小得连去卖笑都不够资格,不过大家都能理解,有些人就是口味特殊。这直接影响了她的感情经历,进入青春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周围都没男人敢对她有任何表示。

利威尔在传闻中是个恋童双性恋,但他本质上是个很纯粹的GAY,还有洁癖,连跟人好好接吻都没有办法做到。

埃尔温几乎符合他的所有喜好,身材高大,肌肉结实,尤其是脱下衣服之后,胸肌形状美好得让利威尔移不开眼睛——他差点就想扯住那堆布料不让他穿上,所幸及时想起了他们人还在办公室里,勉强保持了理性。

最棒的地方是,埃尔温身上还带着红茶的香味。

利威尔身边的朋友没有人不知道他的爱好,他每年都能收到一堆红茶,口味各种各样,不乏外国的小众牌子。

但那些都比不上埃尔温身上的香味。

不是香水,不是香薰,不是任何人工添加的东西,那是从他身体里散发出的味道。

 

实在太过在意埃尔温,就算知道这是在乘人之危,利威尔也没能管住自己。

在跟埃尔温纯洁地谈论了几周红茶精灵之后,利威尔终于决定不再忍耐下去,他找了个周围没人的机会,把埃尔温堵在楼梯的角落,约他晚上一起吃饭。

埃尔温听完,浅浅地笑了一下,算是表示了同意。

利威尔觉得那笑容中带着讽刺的意味。

这应该是埃尔温能表示出的最大程度的反抗。他看上去很明白自己的处境:要是还想继续普通高中老师的平静生活,就不能由着利威尔乱来,除非他打算跟所有人都重复一遍红茶精灵的故事。

 

那天利威尔打定主意要提早结束工作,想到埃尔温正在等他,他就无法心平气和地继续干活。

可一群打闹的男孩打乱了他的计划。

他们不知怎么就踢翻了垃圾桶,还用了不小的力气,垃圾桶滚了老远,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不说,还正好混着没喝完的饮料,溅得满地满墙都是。

他们朝利威尔看了一眼,看来是注意到了他身上的清洁制服,于是转身打算一走了之,其中有那么一两个人喊了声抱歉,就算是他们对整件事情的全部交代了。

利威尔才开始干这活不久,并没有多少属于清洁员工的职业道德,也没有体面人那种息事宁人的习惯,他拉住了跑在最后的孩子,强行取走了他的钱包,告诉他,不把现场收拾干净东西就别想拿回去。

不巧他掏钱包的一幕被路过的老师撞见,更糟糕的是,他之后还把它塞进了自己的口袋。被强迫打扫的学生不仅不肯帮他解释,还趁机说了几句落井下石的话,于是原本微小的摩擦,转眼间就变成了清洁员工勒索学生的恶性事件。

利威尔掏出手机,给埃尔温发了个消息,让他晚上自己去找东西吃。而他本人干脆跳过了晚餐。

等他终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

那天晚上利威尔几乎没有睡着,整晚在床上翻来覆去。这份工作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要是就这么丢了,他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办法挺着胸膛去看伊莎贝尔。

其实他不是没有大事化小的机会,那位路过的老师最初要求不高,只是让利威尔把钱包还了,再向学生道个歉,事情就算过去了。

利威尔不肯低这个头,他完美地说出了一个合格的流氓该有的所有言论,包括被抓了现行也不知悔改的特征。

他瞪着那个伪装成受害者的小混蛋,表情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街头的做法在学校里吃不开,这件事情不但没能顺利了结,还临时挤进了第二天校长的日程安排。

瞪着斑驳的天花板,利威尔心想,反正不管明天是什么情况,他也绝不会向那帮小鬼低头。

决不。他在心里重复。

他从小就是不肯受委屈的性格,为此吃过不知道多少亏,法兰跟他混熟之后,苦口婆心地劝说过无数次,告诉他人有时候要懂得放下身段。

利威尔不是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有些事情不管明不明白,做不来就是做不来。

法兰有一次故意在他们两人面前唉声叹气,说如今连伊莎贝尔都学得跟他一样倔强,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直到现在,利威尔还能清晰地回忆起他话剧表演似的声音和表情。

这家伙的乌鸦嘴总是特别灵,利威尔想,如今伊莎贝尔死了,他估计也保不住她心心念念的正经工作。

 

那时利威尔完全没有想到,第二天在校长室里,他的对手拿的剧本突然换了一个。

昨天的那群学生一起出来道了歉,他们是篮球队的新生,据说是因为赶着去训练,才没留下来收拾垃圾,连那个被他“勒索”的学生也承认,利威尔说过会把钱包还给他。

准备好要打一场硬仗的利威尔莫名其妙地收到了一堆道歉,就这样轻松过关,连上班时间都没耽误太久,晚上还能准时下班去赴埃尔温的约会。

利威尔没有忘记篮球队的指导老师是谁,他不相信埃尔温什么都没有做,那帮小鬼就自己良心发现。他去看过篮球队的比赛,听到了埃尔温在赛前对全体队员的讲话,连他这个不请自来的观众都感到热血沸腾。

毫无疑问,埃尔温在队里有不容小觑的影响力。

利威尔本来以为他是想卖他个人情,跟他交换点什么,比方说不在外面乱说他是红茶包什么的。

不过那天晚上直到两人分开,话题都没跟这件事沾过边,埃尔温甚至没有主动去问利威尔昨天突然要求改期的原因。

这让利威尔心中充满了罪恶感,狠不下心下手荼毒这个刚刚帮助过自己的人,只好早早放埃尔温回了家。要知道他本来打的是成人约会的主意,连必需用品都预备好了。

利威尔知道,埃尔温是不可能心甘情愿的。

他甚至根本就不喜欢男性。

利威尔清清楚楚地听过关于他女友的议论,她是学校对面咖啡厅里的一个女侍,利威尔有时候会去那边解决午餐,知道说的是谁。

不过她最近跟另一个男人走得很近,利威尔好几次都看到他们在店里亲昵说笑。

“你们分手了?”利威尔忍不住去问当事人。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埃尔温解释,看上去不像是在撒谎。

“不过你原本有这个打算。”利威尔追击。

这次埃尔温没有马上反驳,他犹豫了一会,才挤出了一个不干不脆的回复。

“我没有追求过她。”他说。

利威尔琢磨这意思大概是玛丽追求的他。

大概是顾忌到利威尔还会见到对方,他才不愿意说出伤害她名誉的话。

利威尔心想,他倒是不讨厌埃尔温的这种体贴。

 

那晚他改变计划的理由还有一个,不起决定性作用,但也相当重要。

约会是埃尔温主导的,从吃饭的地方开始,尽是些超出利威尔舒适区的体验。

他原本不是没有打算,但不知怎么搞的,就变成了由埃尔温接手安排的状态。

利威尔觉得自己的计划简直就像是要把闪着光芒的王子拖到贫民窟里。他做不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只能随着埃尔温意思。

这种脱离轨迹的变化让利威尔产生了短暂的慌乱。他跟伊莎贝尔一样,也有一段艰辛的童年生活,由于早早失去了父母而茫然无助,因此也同样缺乏安全感。不过他倒是没有染上她的仓鼠病,只要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他就能够觉得安心。

但埃尔温太有主见,还见多识广,完全不受控制。

利威尔心里很乱,他对着那双湛蓝的眼睛,除了频频点头之外,说不出任何一个拒绝的词汇。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