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风流韵事 05

5

米克外表光鲜地走进团长办公室时,利威尔已经不见踪影。这让他感到了轻微的失落,毕竟他原以为会有从近距离观察利威尔与埃尔温互动的机会。刚才他本来应该跟利威尔一同见到埃尔温,可惜走到半途利威尔洁癖发作,米克在他充满杀意的目光威慑下,只得改道去了趟浴室,就这样错失了大好机会。

米克认为他的汇报对象对于运货马车的故事已经有了头绪,先到的利威尔不可能避而不谈他的狼狈模样,而埃尔温也不会一点都猜不出其中的内情。尽管如此,他还是尽责的把自己遭到面粉攻击前后的事情仔细说了一遍,他光明正大地跟在向调查兵团运送物资的马车后面已经有好几个月了,这还是对方第一次改变无视的态度,主动采取挑衅的姿态。

既然跟丢了马车,米克估计自从他变成跟踪狂之后就一直能够足量供给调查兵团的物资,今天又会重回缺斤短两的状态,不说随风飘散的那部分,就他刚才洗衣服的那盆水,端去厨房都可以煮个面汤了。

调查兵团物资保障的混乱状态已经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

在玛利亚之壁的夺还战准备工作被批准的同时,壁外储藏的物资数量也作为计划的一环,被提升到了更高的水平。而伴随着中央大笔专项拨款,总少不了台面下的另类商机。借着缓解激增的物资需求的名义,兵团物资供应商的合作关系也借此机会一并进行了调整,原本与宪兵团合作的兰古商会一跃成为了承接调查兵团订单的主力。

兰古商会在宪兵团练得纯熟的手段到了调查兵团这边使得更加肆无忌惮,不知道是企图勾结不成还是一开始就没有收买意愿,他们供应的军需物资从以次充好到干脆缺斤短两,其中并没有间隔太长的时间。

对于军需物资存在的质量和数量问题,调查兵团一直保持着沉默,即使是埃尔温升任团长之后,也没有就各商会的订单分配现状表示过异议。任何一个议案的通过都要经过多方博弈的过程,其最终决定必然也体现了各种势力的制约平衡,米克一度认为埃尔温已经做出了跟前任团长一样的判断:这是调查兵团要进行夺还计划所必须接受的利益交换。

“果然不可能简单地让他们收手。”埃尔温点点头,对于双方第一次的交锋没有表现出半点意外,干脆地决定将事态升级,“下次开始多去几个人,带上立体机动。”

斗争尖锐化是一开始就能预见的发展方向。如此明目张胆地妨碍商会倒卖物资,本来就是在赤裸裸的示威,等于高调宣布调查兵团从此脱离他们的控制。而这其中的原因众所周知:团长未来的妻子来自在贵族院占据一席之地的伯利欣根家族。

米克斟酌了一下,试探地开了口:“虽然没有向你当面确认过,不过……我一直认为你跟伯利欣根家之间是有协议的。”

直白点说,埃尔温就是在搞春风得意到忘形的那一套,而且生怕别人想不到这一层,最近在王都社交圈抛头露面得无比积极。他领导的调查兵团的所作所为,理由当然会被认为是议员先生的意思,至少也是经过了他首肯的。但碰到利威尔之后,米克突然感到了怀疑,或许埃尔温手上在打的牌并不像他所想的那样。

“连你都这么认为吗,这倒是个不错的消息,希望商会那边行动之前也能把这点纳入考量。”埃尔温轻巧地避开了米克的问题。他只有在认为时机合适的时候,才会对其他人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我刚才碰到了利威尔……”

米克单刀直入的提问被门板砸在墙上的声音盖了过去,而兴冲冲地闯进办公室的韩吉发现房间里还有埃尔温以外的人时,脸上流露出了转瞬即逝的迟疑。

“你们两个错过好戏了!”她一边大呼小叫一边快步走了进来,兴致勃勃的样子与平时毫无二致,“刚才仓库门口可热闹了,利威尔出来砍人的时候衣服都没扣好,不知道昨天去哪里狂欢了,一看就是闹了一晚上没有睡的样子。”

“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你们觉得这跟他最近的失常是不是有点关系?我在想要不要干脆送面镜子给他,省得他隔三岔五的对着埃尔温房间的窗玻璃自言自语。”

这下埃尔温和米克都皱起了眉头,尽管其中的意义并不相同。

“果然你也见到了?”

韩吉的问题明明是冲着米克去的,眼珠却转到了另一个方向,事实上室内的视线都一致地集中在了埃尔温身上,包括跟在韩吉身后的副手莫布里特,也在遮遮掩掩地偷瞄。

米克点了点头,干部们的房间离得很近,他怀疑埃尔温本人可能也撞见过,至少一次,毕竟他只要转头看看窗户就能发现问题。

“我什么都没见到。”埃尔温淡定自若地沐浴在众人的目光洗礼之下,把话题重新拉回了正轨:“我刚才问的是仓库门口的事。”

这下不仅韩吉露出了意犹未尽的样子,也让没来得及接话继续追问细节的米克又一次扼腕,作为一个平时寡言少语的人,他深刻感受到了嘴巴动得不够快的吃亏之处。

“不就是你上午下的命令,要按实际交付数量签收嘛,结果后勤班跟商会那边吵了至少一个小时,我房间里听得可清楚了,利威尔那边肯定也差不多。”

韩吉对这个话题的兴致显然不如刚才高涨,她拉过椅子坐了下来,把手上的本子往办公桌上一丢,随手翻开了一页。

“因为车上的缰绳和车辕被利威尔砍断了而且还惊跑了马,所以现在商会的人都追出去了,估计要好一会才能回来。”

韩吉说完一抬头,发现面前的两张面孔仍旧维持着洗耳恭听的神态,只得毫无激情的继续下去:“好消息是,没弄坏货物,坏消息是,他们的人也没受伤……”

当韩吉开始复述具体的差额数据时,米克的注意力被在她摊开的笔记本吸引了过去,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近期搞内部调查的成果。韩吉主导的这次调查内容多为诸如“过得好不好,吃得好不好,穿得好不好”之类不明所以的问题,但研究目的却是调整仓库布局提高仓储科学性。米克看到利威尔的名字后面煞有其事的标记着“清洁用具质量尚可,但品种有待增加”的结论,不由得在心中对无中生有的记录表示了鄙视。他看得很清楚,韩吉捧着本子找到利威尔那会儿,后者正专心地照着镜子,从头到尾都没有回头。

那天的物资签收过程终于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下完成了,调查兵团随后又进行了一系列新动作,从全副武装的押送物资运输车辆,到收货时严格到近乎苛刻的数量质量检查,没有给商会留下半点讨价还价的余地。在摆出这种几乎是公开决裂的态度之后,商会也不再挑衅武力值明显占据上风的军人们,双方几乎没有再发生明面上的冲突,表面上看来事态反倒缓和许多。

在这期间,埃尔温照旧在晚宴上频频露面,略有不同的是渐渐不再让利威尔随行,尽管他的约会对象因为身体抱恙而在家休养,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在社交场合露面了。

利威尔的行为回归了常态,再没有让人不解的举动,就是整天整天地不见踪影,偶尔能看到他跟韩吉一起泡在仓库,连常规训练也缺席了大半。

米克还记得他最后一次在兰古商会送货清单上签字的那天,埃尔温外出未归,利威尔行踪不明,韩吉带人猫在仓库。幸好货物数量本身不多,交接进行得非常顺利,他还意料之外的赶上了晚餐。米克正坐在饭堂里琢磨着要不要再添一份,就被匆忙赶回的埃尔温叫了出去。

关于利威尔在赌场出没,把下发调查兵团的军用品作为赌资的举报就是在那天晚上确定正式立案调查的。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