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风流韵事 06

6

对于利威尔的指控本身并不算严重,举报材料洋洋洒洒,真正能称得上违纪的内容只有一个:他把两个立体机动的气体储藏瓶抵押在了一个地下赌场。这些由工厂统一生产的特殊容器在民间常常有价无市,但自身造价其实不高,在军营里也不算稀有,还远不至于要为此严重处分一个调查兵团干部。除此之外,案件中唯一的证物目前也不够有力,瓶身上找不到任何可供识别的标记,甚至不能辨认来源,能够排除嫌疑的只有制造工厂——从磨损的程度可以断定它们并非新品。

尽管直接指向利威尔的只有目击者的口供,但案子的调查重点却明显地放在了调查兵团上。不仅如此,调查工作的开展方式也与平时不同,本应主导调查的纪律监察部门摆出了袖手旁观的态度,只向宪兵团下发了一份授权文件便再没有过问,被指派配合调查的宪兵团干部却在团长的言辞中听出了弦外之音:他们要制作的是一个带有针对性的调查计划。

在这种微妙的氛围下,宪兵团分队长奈尔顶着特派调查员的头衔,不情不愿地跟利威尔一起走进了调查兵团的会议室。

“你觉得我还有什么大好前途?难道我还能升团长?”利威尔右手搭在椅背上,整个人向后斜靠着,只留给奈尔一个侧脸。

他从一开始就摆出了恕不配合的架势,一句正经回答都没有。奈尔唾沫横飞地诱导了半天,从前途到名誉,从事态发展到后果分析,结果他一开口,还是半点没有被感化的意思。

这种发展实在有些出乎意料。

按照奈尔接到的调查指示,他的工作内容并不是查找疑点,正好相反,只要记录下利威尔对于指控的合理辩解,他就可以收工返程。对于这个单薄的指控,奈尔闭上眼睛都可以找出反驳理由,比如说地下赌场靠的是拳头说话,以利威尔的能力不可能老老实实被搜刮一空,又或者他那天参加舞会,根本不需要随身携带立体机动……无论怎么都成。

赌博事件太过微小,根本不值得大张旗鼓地深究下去。他们需要一些不合常理的因素,避免这个事件以一个不痛不痒的个人处分落幕。

可是利威尔不点头也不摇头,奈尔到现在也还没拿到可以让他完成任务的笔录。

奈尔在内心挣扎了一会,放弃了正面迎击的打算,不抱希望地改问起了利威尔那天晚上的行踪。

出乎意料的,这次利威尔给出了干脆的回答:“我跟埃尔温在一起。”

利威尔被举报光顾地下赌场的时间,正好与他参加的某场宴会相重叠,但那晚他和埃尔温都没有留到散场时段。同样提前退场的还有调查兵团团长最近的绯闻对象,当天夜里两人在河边约会的小道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其中的细节连奈尔都听说过,利威尔突然作出的矛盾说明让他不禁眼前一亮。

“你的意思是,那天埃尔温并没有像传闻中那样……跟某位小姐约会?其实他们并不是那种关系?”

“我怎么知道,我对别人的感情生活不感兴趣。”

利威尔看上去充满了厌烦情绪。不仅如此,在奈尔听来,他说这句话的每个音节中都充满了不诚恳的味道。

调查对象的辩解如此诚意欠奉,像是连多编几句把话说圆的兴趣都没有,如果换了平时,奈尔早就忍不住要拍桌子叫骂了。

今天他的火气却不怎么聚得起来。

不久前韩吉挡在了他回家的路上,把利威尔最近的情况仔细描述了一遍,请求奈尔手下留情。她有说故事的天份,听着听着,一个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情感充沛的利威尔的形象,在奈尔的脑海中渐渐鲜明了起来。似乎是为了给韩吉做信用担保,调查兵团中沉默寡言的另一位分队长也一起来了,他站在旁边,依旧一言不发,只负责适时地点头赞同。

两个人的说服力明显增幅了不止一倍,于是在奈尔看来,利威尔的一举一动,无论是把腿搭在桌面上,还是摇晃椅子答非所问,都像是别有意味。尤其是他几次转头看向窗外的动作,让奈尔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当初被妻子玛丽拒绝的往事——他们现在正准备迎接第二个孩子的到来,他最终成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可当初曾经体验过的那种忧郁和痛苦并没有完全淡出他的记忆。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奈尔边说边打着腹稿,试图从感情方向打开突破口,再顺势来个温和婉转的劝降演说。“不过承认失败也是勇气的象征。”

这下利威尔脸上流露出了真正的不解:“我哪里失败了?”

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奈尔决定不去拆穿这种明显的虚张声势,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圆形的小盒子,轻轻将它推到了桌面的另一头。

利威尔望了对面神情严肃的调查员一眼,伸手拿起了还带着体温的金属制品。它由两个椭圆形状组成,并且可以从中间打开……

然后,他发现自己带着警惕神情的脸孔跟埃尔温的挨在了一起,准确的说,并列的是自己在镜中的影像和埃尔温的肖像画。不得不承认这位绘师颇具功力,金发的青年在细致的笔触下栩栩如生,带着利威尔熟悉的气质,在传神之余又加上了适度的美化,五官轮廓比他认识的那个男人来得更加英挺俊美。

“喏,”宪兵队长指了指那个结合了韩吉提供的所有情报制作出来的小玩意,屏息静气地等着听感想。“一时半会放不下也是正常的,这个不是比窗玻璃要好多了。”

奈尔知道一些有天赋的调查人员能够在审讯室里让嫌疑人情绪崩溃,继而顺利拿到想要的口供。他这次在对方的地盘上执行任务,房间敞亮还附加饮料,像是在搞茶话会,环境和气氛都不对,给他的工作形成了不小的阻力。

尽管如此他还是尽可能的做了尝试。

遗憾的是最终礼物攻势也没能顺利打开对方的心扉,但他的努力并非毫无收效,利威尔的确产生了严重的动摇,并且清晰地表现在了脸上:

“这东西……你随身带多久了?”

***

埃尔温作为本次调查中的第二个约谈对象,配合度比上一位要稍高一些,至少态度上就端正了不少,表现出了对调查人员足够的尊重:他正襟危坐,有问必答,无论是跟利威尔在一起的说法还是与伯利欣根家小姐约会的传闻,都郑重地表示了认可。至于这个看似矛盾的回答中牵扯到的细节,由于涉及到一位年轻女性的名誉,他认为在没有征得对方同意之前,作为一名绅士不能随意对外透露。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有些冒昧,伯利欣根小姐的证词也必不可少了。但发出了约谈请求的宪兵团只收到了医生的回复,出自专业人士之手的书面证明显示,这位小姐目前的身体状况无法接待任何外来访客,而且痊愈时间难以预计,看上去像是就此香消玉殒也不奇怪的程度。

在调查陷入胶着状态的时刻,宪兵团突然声称掌握了关键线索并据此正式启动对调查兵团的库存核查。主导行动的宪兵团长为此专门召开了一次工作会议,详细解说了计划的步骤,奈尔坐在台下琢磨着团长的发言,乍听上去像是胜券在握,回味起来又隐隐带着背水一战的架势。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