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风流韵事 07

7

艾鲁多头上缠着纱布,脸上的淤青也没有完全褪去,但这都没有妨碍他带着情场得意的傻笑,整天整天地与他传说中的女友出双入对。跟在他身边的娇小少女总是低头不语,正如他曾经描述过的那样,性格恬静,衣着华丽,处处彰显着与地下街格格不入的贵族气质。这个曾经如同天方夜谭一般的私奔故事,在证据确凿的主角登场之后,又随着宪兵们突发的非常规巡逻变得更加合情合理起来。于是嫉妒也好羡慕也好,所有知道他名字的人都接受了公主与贫儿式的爱情就在眼前发生的事实。

而艾鲁多本人心中也是感慨良多,比如说在他穿街走巷躲避宪兵追捕的时候,身边那个他低头可以望到头顶发旋的小个子一手提裙子一手按假发,还能利落地翻墙钻洞,一路跑在前面,这让他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调查兵团的实战能力——继上次被打得几天起不了床之后。

被宪兵抓到的事情自然没有发生。

“是我们运气好,他们没有用上立体机动。”

在小房间里洗手擦脸的利威尔对于艾鲁多的衷心赞叹并不怎么领情,从他接到联络赶到地下街的小情侣面前的时候开始,就是一副心情不佳的样子。眼下他恢复了原本的装扮,不再有长发遮掩的眼神显得格外凌厉。

“是我挑的地方让他们飞不起来!”

艾鲁多有些不服气。逃跑的路线是他规划的,考虑到“凯瑟琳”不能使用立体机动,他精心设计的路线穿插于地下街各个不便使用立体机动飞行的地点之间。

“等到事情办好了,”利威尔抬头扫他一眼,“我飞给你看。”

“要是你一早就觉得会被抓住,干嘛还要照着我的路线跑?”艾鲁多这下受到了更大的刺激,他自认使用立体机动的能力已经足够优秀,但利威尔无意中又一次将他踩在了脚下。

“因为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路。”利威尔说着,从身上摸出了一根尖锐的钩子拍在桌上,“再说就算真被抓到了我也有办法让他们泄不了密。”

第一次得到肯定的艾鲁多感到头脑有点运转不灵,结结巴巴地说了句自己也觉得意味不明的话:“你对地下街果然很熟悉。”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在这里呆过好些年,以前也有过不知道多少次追逐战。”利威尔拨弄着手上的特制武器,神色稍缓:“跟同伴们一起。”

这些年地下街的环境没有半点变化,只有人们生生死死,来来去去。

“跟你的手下?人估计不少。”艾鲁多理解地点头。

“那时候可真没想过会变成现在这样……”利威尔喃喃自语。他没有去纠正艾鲁多的用词,也懒得说明身边的同伴其实只有两人,他无意与人分享自己的私密回忆。

当初他在地下街混得风生水起,偶尔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穿上军装,站在高墙外的星空之下,与发誓用生命守护所有人类的士兵为伍。

他的同伴很快就死在了墙外,然后,无视死者本身的意志,作为调查兵团的一员得到了为人类献出心脏的荣光和表彰。利威尔觉得这就像是个玩笑,但他找不到更好的安葬方式,在地下街死去的人从不需要哀悼和仪式。带着无奈的沉默,利威尔参加了他生平第一次的兵团葬礼,没有尸体,他仅仅在阵亡者名单中听到了熟悉的名字。

为人类献出心脏。

就当是这样好了,利威尔跟随着缓慢移动的队伍,将手中的花朵轻轻抛出。

“你跟我们不一样,可以在调查兵团里面挑个好职位。”利威尔低声说道,眼前仿佛还有花束的虚影。

“这是什么意思?”

“埃尔温已经同意了,无论是要去厨房还是仓库都没问题,就是说你不用做出墙的工作,可以安然的度过接下来几十年的人生……如果墙没有再破几个洞的话。”

“你是看不起我的能力吗?”艾鲁多的脸色沉了下来,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侵犯,他原以为利威尔会提出加入调查兵团作为庇护条件,多少是因为认可了自己的战斗实力。

利威尔沉默了一会,才慢慢开口:“你有成为优秀士兵的潜力,这点我不否认。不过你们两个宁可付出离乡背井的代价,不是就是为了在一起生活吗?”

“这跟加入兵团有什么矛盾?士兵也可以组建家庭。”

“你特地离开地下街,就是打算给她一笔抚恤金和一场葬礼,再加上一个可以每年凭吊的墓地。”就算说着如此明显蕴含讥讽的话语,利威尔的声音依旧低沉平稳,“这么听起来还真够感人的。”

艾鲁多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瞬间沸腾了起来,按照地下街居民的一贯作风,如果不是他的理智还没有被完全蒸发干净,恐怕两人的谈话之中就要插入一段搏击运动了。

他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还真是说得头头是道啊,那么你特地离开地下街是为了什么?那个史密斯团长对你就没有承诺?”

“什么?”利威尔皱起眉头,感到进行中的谈话突然发生了断层。

“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么委屈?”

“啊?”

“就算你跟着去了兵团,他也没有选择你作为对象。”艾鲁多的语气中充满了指责之意,确切的说是怒其不争,“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的感情?!”

“……”

这下利威尔总算反应过来自己扮演的角色:一个强大到拥有可以左右自己命运的能力,但是却痴缠于注定不会有结果的对象的男人。于是他又一次露出了糟心的表情。

艾鲁多的话的确戳到了痛处,利威尔自己也发现了问题,他对这次的任务大约是有些用力过度,从结果上来看,无论是时间还是效果都大大超出了预期,可以说已经达到过激失控的程度了。

现在还不到演员谢幕的时候,利威尔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顺着原本的话题继续:“埃尔温选择把心脏献给人类,这个对我来说不难理解。你们两个搞出来的事才是让我大吃一惊。”

就利威尔的想法来说,私奔本来应该是件尽可能低调的事情,如果换成埃尔温和他,肯定会有轻装上阵半点痕迹不留的默契。然而那位小姐不光带了一箱子的衣服首饰,留书出走之前还没忘记跟父母强调自己的准夫婿身边如何危险,在她父亲战战兢兢地跑到调查兵团来试探女儿被团长的情人绑架的可能性之前,利威尔一直不知道她在背后给自己送了这么一份大礼。

“我是说过你想好了可以找我商量,不过你们行动之前问过我的意思吗?”

“她同意私奔之后我是想说找你商量的。”在利威尔几乎可以说是声色俱厉的责问下,显露出妻管严征兆的青年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回答道:“但是凯西说事不宜迟,而且她也半点都不想再跟那个金发混蛋虚情假意了。”

他说完,发现眼前的听众眼神依旧阴沉,于是又继续补充:“她也是不想父母太过伤心,如果随随便便就没有了一门这么好的亲事,他们恐怕会难过得从此一病不起。”

那么跟偷偷认识的男人玩失踪就不会让他们伤心了?利威尔想了想,还是觉得她的用意除了让埃尔温焦头烂额之外很难找到其他合理解释:“你告诉过她私奔之后的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当然,”对方诚实的点头,“凯茜也相信你会帮我们,她还说你肯定也想给那个无赖一个教训。”

“你指的是埃尔温?”

“他不就是一个一边跟你周旋一边跟女人调情的无赖?”

利威尔终于注意到,这些话的用词对于艾鲁多来说太过文雅,尤其是最后一句,更有地下街特色的应该是类似“一边上你一边还在搞其他女人”之类的说法,所以很明显,他只是在复述从恋人那里听来的抱怨。

这下利威尔知道计划的缺陷在哪里了,他们没有把这位小姐出格的个性计算在内,尽管成功将贵族千金引出了家门,曝光了她的地下恋情,可是调查兵团差点过早的被牵扯其中。

不过总算是补救及时,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艾鲁多找了个上流社会的女孩子双宿双飞,还有宪兵团失败的追捕行动。况且那位小姐也得到了足够的教训,在听说兵团要征用自己的头发之后,她瞬间便露出了天塌下来一般的震惊表情,之后在军人们的武力镇压之下从奋力挣扎到面如死灰,整个过程的动作表情和台词无一不令利威尔大开眼界,剪个头发也能搞出要砍头的架势,他觉得多少也算值回票价。

如今看来她的小动作也不能完全算是胡作非为,那其中还包含了部分淳朴的正义感,虽然本质上仍旧是些纯属添乱的行为。

利威尔觉得他可以稍微回报一下她仗义处罚无赖的作为。

***

当云层终于散去,天色由阴转晴时,调查兵团已经开始了一天的训练,凯瑟琳一边埋头苦干一边吃着韩吉喂到嘴边的早餐,埃尔温已经与伯利欣根议员敲定了会面时间,还有地下街某个狭小房间的一角,长裙和假发都已经冲洗干净,被整齐地晾了起来。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