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风流韵事 08

8

很少人知道,在这场针对凯瑟琳小姐的争夺战中,调查兵团已经取得了先机。甚至她本人也因为在仓库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对外面风云变幻的局势毫不知情。

她只觉得自己最近的生活就像一场荒诞的闹剧。

不久之前她以为惊世骇俗的苦恋戏码,竟然是整个调查兵团公开的秘密,无论是每日进出仓库的韩吉和副官的言论,还是偶尔在仓库附近休息的士兵们的闲聊,都充分说明了他们对于兵长和团长的桃色传闻并不陌生。凯瑟琳甚至觉得奇怪,为什么埃尔温还能跟利威尔保持着上下级关系和平共处,要知道利威尔甚至能够随身携带嵌有埃尔温肖像的镜子,还若无其事的借给她整理仪容,这已经足够说明埃尔温遭遇过如何狂热的追求,可是整个兵团里除了她以外的所有人竟然都还在和乐融融地讨论利威尔的“暗恋”嫌疑!

作为一个找到了真正爱情的女人,她当然知道怎么分辨身边男人的真情假意,这是她不愿意选择史密斯团长的原因之一,也正是整件事情的荒谬之处:难道调查兵团的人的思考方式都如同不谙世事的清纯少女一般,丝毫都不觉得他们所津津乐道的桃色事件主角相处的方式有任何问题?

总之,无论真相是世界上存在光明坦荡至极的暗恋作风,还是埃尔温能够对直白至此的表达视而不见,又或者是利威尔被拒绝之后依然穷追猛打,哪一种都是可以编个剧本演一演的情节。

不过比起别人的感情纠纷,让她更加难以置信的是,自己竟然会跟父亲一起藏身在逃婚对象的地盘里,还做着每天休息时间比家里的仆人还要少的苦工。

“请一定要小心,这边和那边的不要混在一起了。”

凯瑟琳转过头,看见韩吉指了指标记着“皮带”的箱子,声音还是跟平时一样充满活力,但神情看上去相当郑重。如今凯瑟琳已经充分了解到了,这个曾给她留下了颇具冲击力的第一印象的分队长,平时虽然也总是自娱自乐疯起来没个边,可一旦转成工作模式,态度就会随之微妙转变。

“虽然看起来差不多,但是货源不同,也不是一个品种。”

根据韩吉的解释,调查兵团的皮带有两种,分为训练专用及战斗专用,训练用皮带的所有金属部件采用了更加节省成本的工艺及材料,损耗速度相对较快,因此不合适在替换不便的壁外调查中使用。

“但是价格并没有区别。”凯瑟琳的手指在面前摊开的账本上一点,“如果制作成本一样,为什么不都生产战斗专用的品种呢?”

韩吉听了这个问题,兴致盎然的凑到了桌前:“你真的相信了?训练专用皮带这件事。”

像是在打趣一样的回答让凯瑟琳有些愕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被调戏了一次。

“你说过不拿工作的事情开玩笑的。”

“抱歉抱歉,我以为作为未来的联姻对象,这中间的事情你多少也会知道一些。”韩吉给出了一个勉强算是解释的说明,脸上仍旧带着可疑的表情。

凯瑟琳不满的目光在眼前毫无悔意的脸上停留了几秒,又转向了一旁装训练用皮带的箱子。商会多数有自己常用的包装方式,在仓库呆久了,从外形和尺寸一看就知道。又是兰古商会的东西,她心想。

兵团通用的军用品目录中确实没有对皮带种类进行过细分,从记录上能看到的唯一不同之处,只有物资交接时明细清单上的送货人签名。

韩吉提到的区分方式,只能由调查兵团依照货源自行操作。

凯瑟琳对于兰古商会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在他们取得对调查兵团的供货资格的这一年多来,她曾几次在家中听到过对他们企图独占新商机的抱怨,然后再转为如何也争取分一杯羹的热烈讨论。从这几天她了解的情况来看,他们的确做得不错,调查兵团在玛利亚之壁夺还战计划确定之后新增的所有物资配额中,兰古商会的供货占了相当大的比重,包括韩吉提到的皮带,眼看数量已经快要超过其他商会提供的总和,不过大约是损耗速度问题,库存数量倒是拉开了不小的差距。

“你觉得我会知道什么?”凯瑟琳重新转向了韩吉。

“我原本觉得吧,不说利益层面的事情,如果加上一层亲戚关系,或许会适当考虑你守寡的风险,给我们送点好东西来。”

在发表了这种听上去不知道有多少认真成分的感想之后,她顿了顿,用一点都不可惜的口气说道:“但遗憾的是埃尔温看起来不是这么想的。”

“我原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拉拢调查兵团的人,有再多的东西都是要送到壁外的,采购权也不在兵团手上,团长本身没钱又没权……”

“对于女孩子来说真不是个合格的结婚对象,我明白我明白。”

“那是我之前的想法,现在看来或许家里给我的安排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史密斯团长也不是那么差劲的对象。”凯瑟琳面无表情的把账本推到了韩吉面前,“真的像这里记录的那样,所有东西都按照计划运到壁外去了吗?”

“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你不是很明白嘛!”韩吉按住了悬在桌面边缘的本子,突然爆发出了洪亮的笑声,“我明明没有进行任何说明的,果然让你来帮忙是个正确的选择!还有令尊,真是意外惊喜。”

“我原本以为史密斯团长会有什么高明手腕,结果你们也只有做做假账应付检查的能耐。”凯瑟琳板着脸,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足够权威:“光看现在的缺口就让人不寒而栗,只是调整账面根本不可能瞒得过去,就算我真的嫁过来,还有多少残羹剩饭可以给我的家族,这可真是令人怀疑。”

“的确是个严重的问题。”韩吉立刻止住了笑声,“你觉得还有其他补救方式吗?”

“你就只关心这个吗?”

“小姐,这可是现在我手上排位第一的任务。”韩吉回答得理所当然,一副这还用得着说的口气。

凯瑟琳瞪大了眼睛,对方赤裸裸的态度让她有些难以置信,她突然觉得这些天的相处都像是幻觉,这里与她呆过的其他地方没有任何不同,充满了明白如何衡量利益得失的成熟大人。

只是账目可以重做,证据可以伪造,但是劣质的东西不会因此变成好的,人类也不可能靠着自欺欺人的精神获取斗争的胜利。

她咬了咬嘴唇,吸了口气:“你们……实际上到底有没有真心想过去实施那个夺还计划?”

这次室内的沉默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也是头一次,连韩吉的样子都让她感到了全然的陌生。她盯着她脸上那些已经看熟了的个人特征,扎起的长发,军人中少见的眼镜,以及异常夸张的表情,明明都与上一秒没有任何变化。

不久之前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利威尔和史密斯团长身上。

那天是她第一次在王都的宴会之外的场合见到利威尔和史密斯团长共处一室,也是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调查兵团总部。

“要我晚上跟你一起去参加宴会?”利威尔带着极其不满的口吻质问应该是他的上司兼暗恋对象的男人,顺便转头扫了她一眼,“你又想到什么了?那边应该已经没我的事了。”

“利威尔,现在要松懈还太早了。”

史密斯团长也不是王都晚会里的那个彬彬有礼,同时态度又正经到有些死板的军人,他身上散发的气息甚至让她感到了些微的畏惧。

***

保养得当的双手把信纸缓缓地折叠起来,小心地收进了还散发着香水味道的粉色信封当中。

这封出自凯瑟琳小姐之手的信件,对于相当重视名誉的伯利欣根议员来说无异于一个重磅炸弹,他不可能再冒任何风险令它再次外流。

埃尔温看着对面的人将信件谨慎地锁进了书桌的抽屉里,明显没有物归原主的打算。但他并没有点破的意思,埃尔温本人也并非信件的主人,况且,如果他现在想要的话,这样的信无论多少封都还能再写出来。

“关于这件事,我感到非常遗憾……”伯利欣根议员面色凝重,话也说得缓慢而沉重,似乎还尚未从震惊当中恢复过来。“那孩子啊……跟着那种对象,将来得受多少苦。”

如果不是最近形势混乱紧张,等候处理的事务太多,埃尔温是有兴趣等对方慢慢打他的腹稿的,这种兼具政治家身份的贵族,总是有不少让他受益的处事技巧。

“我并不打算放弃凯瑟琳。”埃尔温单刀直入地进入了主题。

听到这个亲昵的称呼,对方眼中的意外一闪即逝,显然捕捉到了其中暗含信息:是的,他们的合作关系仍旧可以继续。

“我无意冒犯宪兵团,但诚实地说,在地下街找人我们算是有些优势。如果您不反对的话,我想直接把凯瑟琳和她的朋友从地下街带到调查兵团里生活。”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从对方的脸上读出了想要的神色,“我们原本就有这种特别入团的先例。”

“我知道,调查兵团里面有不少有趣的人物。”议员颔首,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眯起了眼睛,“这段时间你们有多亲密,大家都看在眼里,只是那个孩子跟你一起走了,恐怕很久都没空回来,但愿她的朋友们不会因此感到寂寞。”

“社交场合交到的朋友能给予的慰藉远远及不上家人。我相信像凯瑟琳这样懂事的小姐,肯定能够体谅调查兵团繁重工作带来的不便。”埃尔温的话说得极为诚恳,而他也的确所言非虚,谁都知道王都的交际圈有多健忘。

“你们都是英勇的士兵,为了人类肩负着最危险的工作。”

“您过奖了。我们谈不上有多勇敢,只是在做该做的事情。可惜能力有限,至今为止兵团的死亡率仍旧居高不下。”埃尔温适时地表达了受到赞许时所应有的谦虚,从容地报出了一个在希娜之壁内生活的人们无法想象的数字。

议员轻声表示了惊叹,又为所有调查兵团的士兵——也包括凯瑟琳和她的朋友——的安危做了祷告,然后再一次重复夸赞了调查兵团的过人胆识。这次不等埃尔温遵守谦逊的礼仪,他便主动把话题转到了新的方向。

“那么史密斯团长,现在你不妨说说,我应该做些什么?”

他的语气如同一个慈祥和蔼的长辈。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