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 风流韵事 10

10

对利威尔和调查兵团的调查结果出现了争议。

如果调查兵团库存物资账目与实际数量产生的差异过大,那么这无疑会导致一个严重危机,以团长为首的主要兵团干部都会被推上审判所的疑犯席位。但要是走了另外一个极端,差异过小,从实践的角度来看也是件极不自然的事情,尤其是对所有直接或间接参与了物资配送的人们来说,这就像明明知道有人涂上了浓艳的妆容,还非要点头同意对方天生丽质,实在难以忍受。

可惜有些事情只能心照不宣,于是包括总统萨雷斯、宪兵团师团长考夫曼、调查兵团团长埃尔温,以及还未销案的兵长利威尔在内的各方人马,都只能老老实实地来参加这场名义上以协调为主题的预审会议。

利威尔跟着众人一起,耐着性子听检查组的成员一本正经地报告了半个上午,发言应对的任务事先已经分配给了埃尔温,他除了端正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其实并没有多少可做的事情,只能靠着观察众人的表情打发时间——大家竟然都能配合情况作出若有所思或者恍然大悟的样子,这种场景几乎让他在枯燥的会议上感受到了娱乐效果。

“这么说,结果是总体差异只有不到1%,考虑到自然损耗的成分,完全可以合理解释。”萨雷斯总统把报告翻到了总结的部分。

“我们并没有下这种结论,实际上账目中存在多处疑点,尤其是壁外存储物资的部分。”负责草拟这份调查报告的负责人,宪兵团的一位分队长当即表示了反对。

“哦?”总统扶了扶眼镜,脸上带上了探询的神色。

“我们认为壁外存储物资的数据真实性值得怀疑。实际上,通过对比调查兵团上交的壁外储藏计划文件与现存于兵团内部的账目,就能看出存储记录并不相同。”

这种发言等同于暗示调查兵团的账目造假,可以说是相当严厉的指责。调查兵团团长几乎立刻就做出了回应,一贯的严肃正经样子也丝毫没有崩坏的迹象:

“关于这点,调查兵团已得到负责壁外物资储藏及运送工作的全面授权,我们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于计划进行合理修订,相关内容我将在年底的述职报告中提出。”

“照这种说法,调查兵团上交的计划根本毫无意义,无论你们想把东西弄去哪里,只要在壁外物资那里添上一笔就可以蒙混过关。”

“我们并没有需要隐瞒的情况,账目也已经完全向你们开放。”

“那种账目根本不可能存在,绝对有问题!”

“我想我不得不提醒您,调查组这次没有查出任何问题。”埃尔温的话说得清晰而缓慢,“一个都没有。”

在对方知道真实情况的前提下,我们无论怎么作假都不可能经得起细致的检查,但是面对针对性的攻击,一个严丝合缝得令人生疑的账目至少可以给我们争取点时间。

利威尔想起了昨天埃尔温半开玩笑的会议说明。

“对方的意思大致就是这样,”埃尔温咳嗽了一声,说道:“调查兵团明明没有收到足量的物资,怎么可能拿出合理的账目?而且还有这种笑死人的误差,完美的账目只有假账这种道理没有听说过吗?”

“然后你想怎么回答?”利威尔理解地点了点头,他喜欢这种清晰明了的解说方式。

“你会怎么回答?”

埃尔温脸上揶揄的神情还没有完全收起,利威尔想了想,也就由着性子发挥了起来。

“既然你也知道我们收到了多少货不对板的东西,还假模假样的搞什么检查呢?就不能留着力气干点更有意义的事情?”

他说话的时候仍旧是那副冷淡的口吻,形成了一种反差的娱乐感,埃尔温看上去被这个场景激起了兴趣。

“这是地下街的处理方式吗?”他追问。

“不,”利威尔斜睨了身旁兴味盎然的人一眼,“前提无法成立。”

“怎么?”

“只要出一次问题,我们就会找出解决的方式。”利威尔右手握拳,再用左手覆了上去,手指关节在挤压之下发出了清晰的声响,“用直接有效的办法。”

“这种爽快的做法我也觉得很不错。”对于这种听起来毫无帮助的答案,埃尔温不仅没有半点不满的意思,还捧场地拍了拍手。“你说我们明天要不要提议比武解决?”

他的眼底含着笑意,表情温和,与会议上判若两人。

****

考夫曼师团长一向对调查兵团没有好感,与只有前十名才有机会进入的宪兵团相比,另外两个几乎是无条件批准入团申请的部队在他眼中都不值一提。相较而言,驻屯兵团仅仅是平庸士兵的收容所,而调查兵团则是名符其实的怪人巢穴,充斥着不折不扣的疯狂份子。

话说回来,尽管对于疯子们大量浪费税金的行为颇不以为然,但他却从没有想过主动去找他们的麻烦——他现在的生活已足够优渥,并不关心中央剩余的拨款要流到谁的手中。只是人的生活总是无法太过随心所欲,既然他在争取官职时离不开罗沃夫议员和兰古商会的帮助,那么之后的日子里也注定无法随意与之切割,这种共享利益的增加或者减少,都已不由他的意志决定。

幸运的是,这看来并不是一件难度太高的事情:关于调查兵团存在的问题,无论是他们在库存方面的短缺,还是在地下街的各种小动作,他手上都掌握着准确度相当高的情报,现在的问题只是如何取得确凿的证据。毕竟客观存在的事实和大众认可的事实之间,有时候也隔着深深的鸿沟。

“别抱着那种虚假的账本不放了,不要忘了你们兵团的利威尔早就把军用物资拿去倒卖了不知道多少回。”

“那个指控我们在所有场合都表示了否认。”

“这种事情靠你们否认就能下定论吗?”

“你们所依据的也只是一个可信度不高的举报。”

“看到利威尔出没那家赌场的人可不止一个!”

“关于这个问题,我跟利威尔都已经对调查员做过说明了。”埃尔温当众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件,封口处伯利欣根的家徽清晰可见,“这是伯利欣根小姐证言,可以帮助证明那天晚上利威尔的行踪。”

等到这封出人意料的信件在所有人的手上转过一圈之后,萨雷斯总统开口问道:“现在出现了截然相反的证人证言,考夫曼师团长,您怎么看呢,要采信那位小姐的证词吗?”

考夫曼扫了一眼刚才负责报告的分队长,后者立刻心领神会地发表了意见:“我们恐怕需要当面询问双方证人,而且必须是一个更加正式的场合。”

“你的意思是要求正式开庭审理?”萨雷斯问道。

他得到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史密斯团长?”萨雷斯点点头,转向了另外一侧。

“那是不可能的,那老家伙不可能出庭作证。”利威尔抢在埃尔温前面开了腔,表情和声音都保持着一贯的不屑一顾,“来了搞不好就被我砍了,不来你们也不会放过他。”

他虽然作为调查兵团的一员参会,但同时也背负着违法的指控,在会上一直保持着沉默。现在的举动与其说是早有安排,倒更像是他无视了上司先前的指示。

“利威尔兵长,你想威胁证人?”同样是当天第一次亲自上阵对战的考夫曼几乎压抑不住去看埃尔温脸色的冲动。

“我的意思你不懂吗?传唤证人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利威尔咋舌,眼神中的鄙夷又加重了几分,“你们去提一下当证人的事情试试,不用等到那天,他肯定马上就会躲到不知道哪个地洞里去了。”

“我倒是担心那时候躲进地下街不出来的另有其人。”考夫曼说道。

作为一个能力超群的战士,考夫曼估计利威尔已经许久没有当面被嘲讽过出身问题了。他意有所指的话音刚落,就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加倍还击。

“说得还真理直气壮啊,地下街流通的军用品到底是从谁的手上出去得比较多?”利威尔的声音中充满了寒意,“说来还真是得感谢你们,让我当初受益不小。”

“先生们,好了。”主持会议的萨雷斯总统敲了敲桌面,抢在已经半直起身体的宪兵团分队长之前打断了这场眼看就要失控的争论。

“目前的情况我已经清楚了解了,接下来将会如实向议会报告。除此之外,你们还有什么想要发表的意见吗?考夫曼团长?”

“我建议延长检查时间,申请更有经验的专家加入对调查兵团的检查。”考夫曼顿了顿,留出了让人消化这个消息的时间,之后才不紧不慢地继续:“此外我还要求调查兵团的利威尔立刻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等一下。”这次埃尔温一改之前的沉稳态度,没等萨雷斯点他的名就抢先开了口。

注意到这一点的考夫曼转身对部下们做了个指向利威尔的手势,然后才回过头去看埃尔温:“我不得不提醒你,从立案那刻起我就有收押他的权限。我认为这是保证庭审正常进行,顺便也是保护证人安全的必要措施。”

他的口吻中充满了优越感,仿佛在尽情享受着碾压对手的快感,但心中却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眼前的对手相当棘手,不会简单的低头认输。

出人意料的是,这次的变数竟然不是出自他认定的对手身上。

利威尔瞬间越过朝他靠近的宪兵,直接冲到了他们的指挥者面前。

“简直让人听不下去。”调查兵团兵长说话的时候,手上握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弯钩,锋利的尖端正贴在宪兵团团长的脖子上,“觉得不对的人,去墙外储藏点一个个数啊。”

他用傲慢的目光缓缓地从各人脸上扫视过去:

“谁去都可以,我带路。”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