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 风流韵事 13 (完)

13

针对利威尔的指控无声无息地撤销了。

在正式举行审判,让证人现身对质之前,那家关键的地下赌场就毁在了一场群体斗殴之中。整个赌场在激烈的打斗中被翻了个底朝天,连地下室都未能幸免。各种物体——包括人体——夹杂着不成形的门窗残骸被扔到了街上,除了常见的桌椅板凳、瓶瓶罐罐之外,还有许多在民间难得一遇的罕有物品,并且,混杂着不少绘有独角兽标志的包装残片。在赌场营业时间之外发生的这场争斗,正好赶上了光线充足、街上人流旺盛的午后时分,除此之外,虽然店面距离地下街不远,但这表面上仍是一家开在地上的、合法经营的商铺。

这件一时间在希纳之壁内传得沸沸扬扬的军队丑闻,最后被权威部门的调查结论压了下去:这是一家制假售假,利用物资供应的缺口,以及普通市民对于军需品的好奇心,从事违法交易的商铺。同时公布的还有此次事件相关人员的通缉令,店铺的经营者以及在店内工作的所有人员都登上了在逃名单,无人落网。

事情发生时正赶上议会会期,其间借丑闻之机趁火打劫的不乏其人,然而要让权力更迭并非易事,宪兵团捅的篓子也没有大到堵不上的地步。僵持不下的局面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最后,没有直接提出利益要求而是倡议改革的伯利欣根议员变成了这场斗争的最大受益者,所提出的夺还计划修正议案也顺利获得了通过。

***

“兵团自主采购,这个就是你想要的东西?”利威尔看着手上的文件,根据里面的内容来看,采购权限将下放到各个兵团,中央只保留必要的监督权。

这份充满了变革与妥协的文件甚至比他还更早一点到达调查兵团。

“虽然看起来是这样,不过并不代表我们可以为所欲为,上面还保留着监督和指导的权力。”埃尔温放下药水,又从医药箱中取出纱布,小心地缠到利威尔的脚踝处。为了将疯狂暴躁的形象贯彻到底,他进行过不少多余的抵抗,镣铐造成的伤口比正常情况下要严重了许多。

不过对利威尔来说这仍旧是不值一提皮外伤,他就这么血淋淋地出现在了埃尔温面前。

“要不要猜猜议员会给我们介绍什么商会?韩吉好像跟凯瑟琳在为这个打赌,不过我被拒绝参与了。”埃尔温用红茶将利威尔手上至关重要的纸片换了下来,顺便拉过他的另一条腿,继续他的包扎工作。根据韩吉的说法他这段时间忙得连回宿舍的时间都没有,但看上去精神状态还不错,也没有利威尔想象中的不修边幅。

“很微妙啊。”利威尔抿了一口茶水,心情因为这种全方位的体贴服务好了不少。

“真是太可惜了,要不你替我参加?”埃尔温用半开玩笑口吻说道,他其实是个好胜心颇强的人,也从来不排斥利用自己的优势获取胜利。“奖品好像是那位可敬的老先生出资赞助的,看来他从前积累的家底还剩下不少。”

利威尔意识到了他口中的赞助者的身份,他们有过一面之缘,就在上次他回自己房间收拾遗留物品的时候。

如果不是及时逃进了伯利欣根议员的家宅,凯瑟琳的父亲恐怕早就被投进了监狱,他假账指导的副业做得太大,又没有早早亮出显赫亲戚的名头。对于珍视名誉的议员来说,这可不是一件令他自豪的事情,尽管勃然大怒的他再三命令管家将事情“妥善处理”,但仍旧留下了可供追查蛛丝马迹。

“你一开始就想让那对父女过来改账本?”利威尔问,他接到的任务里面从来没有带走父亲的指示,不过这不能排除埃尔温做了其他安排的可能。

“利威尔,我可不是神,”埃尔温笑了起来,“只不过这次看起来运气相当不错。”

“但是韩吉很早就开始整理仓库了。”利威尔对于这个回答显然不太满意。

“那是因为我得到了暗示。”埃尔温简短地说。他正在给伤口上药,而且全神贯注。

这又是一次不明所以的解释。

利威尔想了一会,最终没有把脚从埃尔温那里抽回来,而是就着踩在他膝盖上的姿势,利落地翻身坐到了一旁的办公桌上。他先喝了口茶,然后用空闲的那只手把中断了工作的临时医生按在座位上。

“我回来之前碰到那个老头了,假惺惺地说了半天,就是想知道艾鲁多什么时候死。”利威尔居高临下地俯视埃尔温,他得到过承诺,要是艾鲁多最终真的成为了士兵,也可以选择不用出墙的职位。

“我在想,”埃尔温放下了手里的药瓶,抬头看他,眼中藏着戏谑的光芒,看上去像是想要分享一件趣事,“他听说艾鲁多又在严酷的生存竞争下得以存活的脸色,以后大概会成为我每年最期待的事情之一吧。”

“艾鲁多目前还是不接受战斗兵种以外的安排。”利威尔说。他的情绪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紧绷了,但埃尔温的信守诺言并不能令他完全满意。艾鲁多的选择跟预期的有所不同,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能够满足作为一个士兵的要求吗?”埃尔温问道。

听到这个明显带有倾向性的问题,利威尔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给出了他认为中肯的评价:“可以说……很有潜质。”

“那就让他加入调查兵团,真正意义上的。”埃尔温几乎立刻给出了答案,没有半点纠结。他总是能够迅速地做出选择。

“我答应过,要让他们在一起生活。”利威尔皱起了眉头。

“仍然有效。”埃尔温点点头,“我跟凯瑟琳没有订婚,这种小事也不会传到王都里面去,原本我跟她就不是那么受人瞩目的对象。”

“埃尔温……”利威尔揪起另一个人衣领,毫不掩饰自己的烦躁,“我让他改变了一个女人的生活。”

他的脚还踩在埃尔温的大腿上,上面带着包扎了一半的绷带。

“如果你担心的是凯瑟琳,那么你不妨去问问她的意见?”

埃尔温的语气柔和,大方地任解剖一般的视线落在身上。他并不总是扮演不容反驳的上司角色,在时间足够充裕的时候,他会用十二分的耐心参与讨论。

这次利威尔没有立刻作出回应,他慢慢地松了手,然后拿起一旁的杯子,凑到嘴边,一点点地喝空了里面棕红色的液体。埃尔温知道这八成是因为他已经提前询问过凯瑟琳的想法,而那个姑娘正处在最有骄傲资本的年纪,不会轻易放下身段,为了心中的安宁将爱人绑在身边。

尽管他们其实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认清了这个世界的残酷。

“利威尔,你不用去背负其他人的生命。”

埃尔温并非不理解利威尔的纠结之处。只不过无论是谁,都得通过生活来一点点的积累独一无二的人生经验,旁人无从干涉。

“别管那个。”利威尔阻止了埃尔温试图继续包扎的动作,随后粗暴地推开了身边成堆的文件,向后一仰,躺倒在了桌上。

“他的心脏只有一个。要给调查兵团还是心爱的女人,我以为这不是一个能够共存的选择。”

他看上去仍然心烦意乱。

“的确是有那种一心一意的类型,知道重要的东西只能选择一个。比如说奈尔。”

这番话成功的引发了另一个人的兴趣,但他做了一个手势,将利威尔的好奇心压了回去:“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我可以换个时间再慢慢跟你说。”他说完,仍旧将话题导回了原处,“我也很清楚,人的一生有多么短暂,能够认认真真地做好一件事情已经相当不易。但是利威尔,人总是贪心的,认为自己可以兼得所有,这不是你能用外力改变的。”

有太多事情只能自己体会,只能留给时间证明。

“包括你在内吗?”利威尔问。

埃尔温为难地笑了起来,过了一会,他伸出右手,覆在了利威尔的手上。 

“利威尔,我无法为你的人生负责。”他笔直地凝视着利威尔,毫无保留,也没有任何遮掩,“但你是我的梦想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利威尔朝两人交叠的手指看去,贴合的皮肤上传来了陌生的触感。

他从前很少会去握什么人的手,身边的人就像落入掌心的雨水,无论怎么用力并拢手指,水珠仍会从指缝间悄悄渗漏。

这些悄然流逝的生命或许也曾思考过自己存在的意义,为什么要活着,要做些什么,会有什么样的将来……

就像利威尔曾无数次自问的那样: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对于失去一道墙壁就要花费数年的时间以及大量的人力物力筹备夺回的人类,击退所有巨人的志向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比梦中的呓语还要虚幻。

如今的他竟然真心相信着那一天的到来。

“你说过,从我身上看到了希望。”

利威尔知道,在现在的世界上,不会有比调查兵团更加合适他的栖身之所了。

“不管你在想的是什么,既然说过我是难得一见的……”他停了一会,继续说道,“不管是什么,反正你给我小心点用,别随随便便就搞坏了。”

他仍然维持着仰躺的姿势,头朝着窗户的方向。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外面依旧是什么都没有的,一片混沌的黑蓝色。

为什么是调查兵团?

利威尔想起了那个问题的答案。

他从记忆中找出自己第一次参加的葬礼,然后顺着下去,一场又一场,后来埃尔温站上了主持的位置,将那些名字一个接一个的,郑重而缓慢地宣读出来。

他想象他念出自己的名字。

“我会有一个比他们更好的葬礼。”

(完)




***************************************************

从一月折腾到现在,这文终于完结了。从不写后悔写了更后悔的第九章开始,节奏就乱成了一团,不过我最终还是成功掰回到了结局。谢谢坚持看到这里的人^ ^ 

此外还要感谢某人一路以来给我的鼓励,以及 我终于达成了她"团兵两个人开头不要搞在一起,结尾也不要"的要求,有没有看出作者在这种艰难条件下努力YY团兵的心?:-P

评论(2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