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透过玻璃看你

 

#团兵版深夜60分# 活动的命题作文 关键词:透过玻璃看你

 

“这样下去不行,下周就要进行壁外调查了。”利威尔▪阿克曼眨了眨眼睛,他忍耐着眩晕感,试图透过玻璃看清埃尔温的神情,“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埃尔温望着利威尔,以及他鼻梁上的眼镜,利威尔明显不适的状态充分表露了形势的严峻性——调查兵团的兵长不能戴着这个去战斗,反过来分队长韩吉也不能少了它。埃尔温不是没有考虑过帮利威尔购置一副专用的平光镜,但是那终归不能一劳永逸,对于像他们这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来说,每天都有无数机会搞出纰漏。

“我们之间的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吗?”埃尔温不死心地问。

“我对你说过,埃尔温,”利威尔一脸严肃,“任何人,”他吐字缓慢而又清晰,“任何人都不能藐视阿克曼家族的荣誉。”

“也包括我在内,我明白。”埃尔温忍住了叹气的冲动,不过他一向不愿外露情绪,说话的样子仍然显得心平气和,“可是我们已经试过了,你也知道,我没有办法……”

他并没有说完这个句子,因为那是不用言明的,发生在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

几周之前,也就是他们上一次壁外调查的时候,利威尔替埃尔温解了围,但差点把自己送到巨人的嘴里,埃尔温也不是只会等着被营救的公主,于是脱离险境的他反过来给利威尔搭了把手。简而言之,就是他们打了场精彩的配合,消灭了两个难缠的奇行种。

事情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他们是战友,原本就该并肩战斗。当然,埃尔温很感激利威尔对他的营救。正巧利威尔也有同样的想法,而且程度比埃尔温要强烈得多。

他要献身给埃尔温。

这是阿克曼家族的规矩,用献身答谢救命之恩,又或者,远远离开,在再次相见的时候杀了那个胆敢拒绝的人。

埃尔温不愿意让利威尔离开,可是同样的,他也无法完成阿克曼先生的要求——他对利威尔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他们努力过,可是失败了。

于是埃尔温想了个隔离开他们的办法,他说,利威尔见到的只是玻璃片,而没有直接看到他的恩人,他的眼睛甚至不能分辨那是不是对方,视线太模糊了。埃尔温不知道阿克曼家族的荣誉之神是怎么看待这种变通的,不过这的确让利威尔安生了一些日子,最近几天,他甚至已经有些习惯戴着眼镜的利威尔,几乎没有再去为这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多费心思。

“上次的事情没有结果,那很遗憾,我们都知道问题所在,”利威尔点点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带着木塞的玻璃瓶,“不过在韩吉替我们搞到了这个之后,那些就都不是问题了。”

埃尔温盯着利威尔手中小小的瓶子,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那是残留在人类意识深处的,动物遇到危险时候的本能反应。

“喝过这玩意儿的男人,”埃尔温的沉默没有给利威尔带来任何影响,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据说就算是对着@#¥都能%&X。”

“那是在犯罪……”埃尔温听到了自己干涩的声音,他还发现自己已经紧张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但就算居高临下地俯视对方也不能给他带来半点安全感。

“是的,所以有必要对吃过药的人采取一定的防范措施。”利威尔说着,解下了身上的所有皮带。这些为了使用立体机动特制的皮带质量很好,紧急情况下可以作为绳子的替代品。

“说真的,我并不后悔救你,就算是现在也一样。”埃尔温的后背感受到了墙壁冰冷的阻力,但他没有轻易放弃,仍试图用人类共通的公理去说服对方,“可是你们家族就不考虑给救命恩人一点选择的权利吗?”

“当然,我们并没有那么不近人情,”利威尔边说边伸出了双手,把两样东西一同递到了埃尔温的面前:

“上,或者被上,你可以任选一个。”

 

***

 

后来团长在被人问起选择依据的时候,低头沉思了许久,最后他抱歉地表示那时的记忆早已经模糊不清:“我想那是个真正的两难选择,搞不好我是在心里抛硬币决定的。”他说。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