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4

4

利威尔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放下铅笔,推开凳子站了起来。一旁的炉子上,沸腾的蒸气不断地顶起锅盖,发出“砰砰”的响声。他走过去调小了火力,又拿勺子在中间搅了搅,确定没有粘锅,才放心地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由于擅长的多数都是需要时间炖煮的菜式,因此他便顺理成章的占用了离炉子最近的餐桌看书,多数时候都能两头兼顾。只有那么一次,他伏在桌上睡了过去,把猪肉与锅底之间熬出了一层黑炭。埃尔温往锅里看了一眼,建议直接加水进去再煮,从此让利威尔对于他的厨艺完全失去了信心。

这种餐桌学习模式起源可以追溯到利威尔在埃尔温家里养腿伤的那会儿。

他的伤势用了一周时间才恢复,而埃尔温总是理所当然一般地享受着现成的饭菜,一次也没有问过他回不回家。

能正常走路之后,利威尔便背着他轻便的行李搬了出去,只向埃尔温借走了书架上覆膜都没有拆开的食谱。他已经过了不懂人情世故的年纪,并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自己可以就这么变成别人家的孩子。

利威尔尽可能迅速地将那本书上的菜式试做了一遍,有几道还颇为成功。他有过把它们装进餐盒带到学校的考虑,捧着那种东西去敲教职员室的情景在想象中模拟了好几次,没有一次不半途而废。

利威尔下厨的次数不少,但是得到反馈的时候不多。家人总是来去匆匆,他也没有能够赠送手制便当的人选——他在学校鲜少有能够好好说话的同学,校外倒有些喜欢粘着他的朋友,不过在夜晚的街头跟他们野餐的情景简直难以想象。

埃尔温是个他的第一个固定搭伙对象,而且相当模范,要求不多,赞美不少,还会提出一些中肯的意见,抹去利威尔对于他是否过度吹嘘的怀疑。就连递给利威尔那本积灰的食谱时,他也没忘记称赞利威尔的手艺,还半开玩笑地提出了试吃的要求。

利威尔一直记得这个半真半假的提议,并为此颇为头疼了一番。

他后来选了个风雨交加的周末,拎着装得满满的超市袋子去按了埃尔温家的门铃。那是个天气预报员建议人们留在室内活动的日子,利威尔在路上做好了打算,要是没人应门,就把食材挂在同一层最尽头那户的门把上,他在借住期间不止一次碰见主妇打扮的人在那里进出。

那天果真没人给利威尔开门,但两人却依然见上了面。埃尔温这次没有视而不见,主动问起了利威尔的日程安排,他说话的时候身上头发上都还滴滴答答地掉着水珠,狼狈的样子跟衣着整齐的学生形成了鲜明对照。

他们站得相当贴近,随着埃尔温的动作,湿意便隔着利威尔的袖子透进了皮肤。他身上的衣服原本就没有干透,于是也并不怎么在意。 

后来利威尔回想起来,认为那晚的经历总体来说相当愉快,除了莫名其妙地被灌了一肚子的生姜水之外,利威尔觉得那味道简直比清咖啡还要让人难以忍受,偏偏埃尔温整个晚上都不停地给他的杯子里添。幸好这次电视里放的是题材跨越年龄层的动作大片,分散了他不少注意力。

利威尔带来的材料后来变成了第二天的午餐和晚餐,他在做饭的间歇顺便在餐桌上摊开了课本和练习册,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的埃尔温还打趣了几句,对他认真学习的态度表示了意外。利威尔的成绩尽管不算拔尖,但确实是很难仅靠课堂教学达到的水平,何况他还隔三差五地逃课。

“我还以为你是特别擅长考试的类型。”埃尔温从旁边瞥了一眼,伸手在其中一题上点了一下,“不过做个勤奋的人也不错。”

这明明不是他教的科目,利威尔用橡皮擦去那个答案,有点怀疑埃尔温才是那个擅长考试的人。

“我只是想少点麻烦。”他说,“虽然都是一些不知道背下来有什么用的东西,不过要是能在考卷上写出来,家里也好,学校也好,都不会有人过来啰嗦。”时常缺席的事情就因此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了过去。

“我想学到的东西总有一天会有用的,我们不是经常说,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埃尔温说,“我觉得把时间用来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很不错。”

“你是说我可以不管讨厌的科目?”利威尔转头看他。

“当然不是,”埃尔温也从自己面前的书本中抬起了头,语气真诚:“我希望你能继续坚持这种不给老师添麻烦的学习态度。”

利威尔立刻表现出了露骨的厌恶:“我才不做这种一点意义都没有的事。”

“当然,你不用为了老师而学,尽管我认为避免令老师头疼的行为很有意义,”埃尔温伸出手指按在利威尔眉间,向两边张开,强行拉平了那里的皮肤。

还没等利威尔抗议,头上已经被反复摸了好几下。

“给你认真学习的奖励。”埃尔温说。

利威尔涌出一股把课本砸到他脸上的冲动,不过埃尔温不是能够轻易开战的对手,他最后只是克制地偏了偏头,躲开了那只不请自来的手。

“我知道这样不太好,毕竟做饭的就是你,”埃尔温目光扫过流理台上利威尔用过的厨具,那些至少是需要半个小时才能清洁完毕的份量,“不过如果你能负责把清扫工作也做了的话,那么这学期的期末测验……”他的话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转头对着利威尔笑。

“怎么?”利威尔反问,并不上当。他知道埃尔温的为人,尽管他从前的形象已经碎成了玻璃渣子,但有些原则依旧没有丢。

“我可以辅导你到考进前三名的程度。”埃尔温说。

“你这种爆棚的自信心是哪来的?”利威尔斜他一眼,心想果然没有直接给题目的好事。

作为一名普通学生,他打算听从自己的心之声,坚决回绝这个听起来没有半点吸引力的交易条件——不过做清洁的委托倒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在埃尔温家借住的几天让利威尔充分了解到一个四肢健全身体健康在外面还显得正直高尚的人私底下能过得如何颓废邋遢,而那些埃尔温能省则省能推就推的家务活他在自己家里早就做成了熟手,也不觉得增加一人份后的难度会高出多少。

“那就前五名吧。”

“喂……”

“前十名?”

“你到底行不行啊……”利威尔没想到埃尔温一点不讲原则,而且改起口来丝毫不见脸红。“我可不要变成每天只知道捧着书的呆……”

他的讽刺说到一半就变了调子,最后几个字微弱得几乎听不清楚。

每天?他在心里重复了一次。

“不用每天都来,我想一周最多三次。”埃尔温的口吻带着安抚的味道,他早就习惯了应付排斥补习的学生,至少口头辅导早已驾轻就熟,“可能两次就够了。”

不知道是不是谈起了本职工作的缘故,他的语气神色都起了变化,气质竟然与学校里有些相似。

利威尔绷着脸,不肯松口。跟眼前的谈判对手不同,他无法轻易撤回已经说出口的话。

“成交吗?”埃尔温追问,像是完全不懂察言观色,还往保持沉默的利威尔手上硬塞了一只来历可疑的棒棒糖,说是契约信物。

昨天明明说过找不到糖,想起姜水地狱的利威尔一边嘀咕,一边剥开包装纸仔细观察了一番,最终还是把棍子上的糖球塞进了嘴里。

“厨房本来就是我在收拾。”他鼓着腮帮子,含含糊糊地说。

 

这个非正式的家教约定让利威尔跟埃尔温的搭伙关系成了常态,不过主导权被交到了利威尔手上,埃尔温从未对他的学习时间有过要求,在利威尔有心情的时候,如果他也没有安排,两人就会一起回家。

埃尔温家的厨房则成了利威尔的固定学习地点,他一周总有两天在他的老师家里吃晚餐,而且每次都负责煮饭。这样的事情多了,埃尔温还会在晚归的时候先把家门钥匙丢给他。

至于利威尔的功课,埃尔温虽然有问必答,但对自己夸下的海口并不怎么上心,对辅导对象一副来者不拒去者不留的放任态度。

倒是利威尔信心不足,私下里几乎书不离手。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要拼命去争取那个没有任何人关心的考试排名。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