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5

5

利威尔听到埃尔温的提议时,差点绷不住嘴角的笑意。他凭借着所剩无几的意志力,勉强保持了正常的应对态度:

“出去吃饭,为什么?”

他的伙食费家里一月一给,每到月末就容易出现经济危机,开始兼顾埃尔温的晚餐之后,这问题便被凸显得更加严重。他这几天正品尝人生中第一次无计划消费的苦果,三餐都以家里储备的大桶饼干为食,而且牌子和口味还一模一样。

但这个明显失策的采购行为也不是全无好处——比如说米克就主动拿午餐便当交换了一次他的苏打饼干,他对于让利威尔如此执着的食物相当好奇,想知道其中是否存在他单凭过人嗅觉无法发现的特别之处。这时候米克沉默寡言的个性就变成了优点,利威尔觉得只要他不随意发表感想,接下来韩吉搞不好也会跑过来跟自己以物易物。

说来米克跟利威尔原本是心照不宣的竞争关系,两人都是打架好手,免不了要面对头衔之争,直接冲突仅仅是时间问题,缺的只是一个契机。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就表露了握手言和的意思,只要跟利威尔扯上关系的,就连帮自家组织出头的事情都不肯做,算是彻底隔绝了两人冲突的可能性,也因此坐实了他已是利威尔手下败将的流言。

利威尔一度怀疑这是不是米克推卸麻烦的手段,在他“最强”的头衔就这样被动成立之后,上门找碴的明显多了不少。不过对于他这种几乎被周遭同学完全孤立的人来说,有个能够提供资讯的桥梁还是方便了不少,至少不用担心得不到更换教室的临时通知,也不必为了分组实验没有同伴而烦恼。此外米克的固定搭档是有名的研究怪人韩吉,有她在小组无论哪科成绩都是班上第一,利威尔的分数也借此被拉高了不少。

简而言之,米克是天上掉下的馅饼朋友。

利威尔对馅饼一向缺乏抵抗力,他现在发现埃尔温身上也有了点这种味道。

“你做了饭?”埃尔温进了厨房,有点疑惑地问。

利威尔吓了一跳,笔尖在纸上划出了一条歪斜的拖痕。他完全没有留意到他进门的声响,埃尔温的脚步很轻,回家时也从不出声打招呼,据说是长期独居养成的习惯。

“因为冰箱里难得有不错的东西,”利威尔推开习题集,尽量自然地面对埃尔温的疑问,“你可以留着明天吃。”

他避开了菜在锅里就被吃掉不少的事实,担心自己最近对食物的旺盛渴求不能简单地用发育期来掩饰过去。幸好埃尔温的最新采购内容给了利威尔一个难得的惊喜,让他找到了让这次行为合理化的正当理由。

其实埃尔温家里并不是没有现成的材料,只是多数情况下都无法通过利威尔挑剔的审查,埃尔温逛超市不超过十分钟的态度,选出来的材料自然不能让他觉得满意。

这次碰到了食物危机,他并不是没有想过降低标准,但早在周一周二他就连着找埃尔温补了两次课,用完了本周额度,才不得不靠自己硬挺了五天。如今好不容易熬到了新的一周,但两天之后,便又是令人绝望的五天在后面等着。

他就像埃尔温当初说的那样,一周找他两次,不多也不少。

利威尔习惯与人保持距离。在他受到的教育当中,独立是首当其中的要点,过度占用他人的时间则是绝对的禁忌。为了教导他适可而止的道理,母亲曾经让他足足吃了一周的巧克力蛋糕,曾经最喜欢的食品如今一看到就条件反射地觉得恶心。

“留心别人释放的信号,”她最后终于大发慈悲地拿走了他难以下咽的食物,“别让人觉得你像这块蛋糕。”

利威尔并不想在埃尔温身上冒险,原本只是专心地数着日历,但美食的诱惑实在太大。面对埃尔温主动提出的共餐邀请,利威尔在记忆中翻找出他最初那句“补习三次”,自觉找到了坚实依据,于是便欣然接受了这次破例。

利威尔把食物盛到碗里装好,又盖上了保鲜覆膜,利落地做好了出门准备。埃尔温趁着这个机会,凑过来就着长柄勺尝了一口,对他的挑战成果表示了认可。

他拿着勺子边吃边翻桌上折了角的习题集,大概浏览了一次利威尔觉得不太肯定的地方,然后便合推着他往门口走。

“我们去哪里?太贵的地方我可回请不了。”

“回请?”埃尔温看着他,把刚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次:“你打算回请我?”

这反应让利威尔无奈而不甘。

不管是在朋友还是对手眼中,利威尔都是一个足够值得重视的人物,但埃尔温与他那些街头伙伴不同,利威尔的光芒隔着十几年的鸿沟,来到埃尔温身边时已经暗淡得几乎一点不剩,他甚至有些悲观的认定,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在老师这边挣得那种由衷的佩服与尊重了。

 

那天晚上利威尔在餐厅门口与他的仇家打了照面,尽管脸上不动声色,但身体几乎可以说依靠本能地启动了应战模式。他选地方的时候没有考虑到这种意外,心中不免有些懊恼。

这阵子他没少在外面晃悠,指望碰上几个让他能够劫富济贫的对象,只可惜天不遂人愿的事情时有发生,而愿望实现的时机却是这么不合时宜。

眼前的对手看上去比印象中还要面目可憎,利威尔全身杀气外露,暗自做好了打算,准备在相遇的瞬间就打扁那张令人厌烦的脸。

没想到平时屡败屡战像牛皮糖一样难以甩脱的家伙这次却突然变换了行进方向,还欲盖弥彰地对着街边的橱窗招贴画指指点点,硬是在不宽的人行道上走了个之字路线,绕开了利威尔身处的位置。

这意外变故让利威尔楞了好一会,好不容易才察觉到他身边还跟着同伴:一个粉色系打扮的女孩子,打扮得相当规矩。

他无言地目送那两人若即若离的背影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街口拐角。

像这样和平的局面在两人之间还是第一次发生。

“是你认识的人?”埃尔温站在利威尔身后,他刚才几乎与利威尔同时停下了脚步,直觉相当敏锐,于是现在也就比利威尔刚才更加摸不清状况。

“那边,”利威尔指了一下他们离开的方向,“有一家不错的电影院,学生证打折很优惠。”他丢下这个含糊的解释,转身走进了餐厅。

这原本是件可以当做笑话消遣的事情,不过他现在却什么都不想说。

他觉得那心情也不是不能理解。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