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7

7

手机响起了收到新邮件的提示音,利威尔掏出来看了一眼,随后起身倒了杯温水,端到了卧室。

“谢谢。”埃尔温躺在床上,声音仍旧比平时沙哑,他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三餐都由利威尔送到床前,除此以外的其他需要,就通过发邮件解决,尽管对方就在隔壁房间,但是大声说话对此时的他来说会产生相当的负担。

他就着水吞下药片,把杯子还给站在床边的利威尔,又问道:“现在点晚上的菜还来得及吗?”

利威尔哼了一声,没说行或不行:“你使唤起人来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我觉得这样对我们都比较方便。”埃尔温说,尽管病着,却仍旧愉悦,“反正知道我生病之后你就一副‘告诉我我能做什么’的样子,一直在旁边转来转去。”

利威尔涨红了脸,瞬间捏紧了手中的托盘,不过看在对方生病的份上,他最终没有动手打歪那张自鸣得意的脸。换成言语上的抵抗倒是不会影响病情,但他不想做这种自暴短处给敌人看的傻事,更不想听埃尔温用那副嗓音跟他抬杠。

利威尔本来不应该像这样,连周末都泡在埃尔温家里。

平时他去找埃尔温的时间并不固定,但绝大多数都选在正常的工作日。他很少在周末打搅埃尔温,尤其是周五晚上,每到这天各种餐厅酒吧里的人流总是特别密集,在他们偶遇了不止一次的那条街上走走就能感受得到。他觉得埃尔温多数会有他自己的安排。

利威尔本周的额度已经用了一次,再算上这意外增加的两天,超标严重。他有些心虚,找了个避免传染的借口,多数时候都呆在厨房——埃尔温家里让他觉得最舒心的地方。由于另一个人几乎不在用餐以外的时间出现,这里作为利威尔的地盘,一直保持着干净整齐的外观。

埃尔温没有对利威尔的安排表达任何意见,就连运动会那天他非要从保健室一路跟他回家这件事,他也没有坚持拒绝。他一回家就直接钻到了床上,留下利威尔站在卧室门口对着脱了一地的衣物犯难。他把它们拢成了一堆,想了想,又折叠整齐,花好一会儿才清出了通向床边的路。

比起安份的埃尔温,不让利威尔省心的反而是在外面街上乱窜的那帮子熟人,尽管他并没有明确加入任何一个组织,但这种时候仍旧无法置身事外。尤其是喜欢紧跟着他的法兰和伊莎贝尔,电话不说,光邮件每天就要发来无数次,坚决不相信他要照看病人的理由。

“你那边的事情不要紧吗?”埃尔温指了指他的口袋,问道。

利威尔的手机调了震动,从昨天到今天,收到邮件的提示灯不知道闪了多少次,眼下又有光线从布料内侧透了出来。他没想到埃尔温躺在床上还有精神留意这种细节,于是也不避讳,直接拿出来看了,回复依旧简洁。

利威尔不喜欢拉帮结派,行事风格也不高调,被拒绝过的各方势力多数对他仍存有拉拢之心,公开找碴的情况很少,倒是来单挑的人一直没有断过,由此又引发出各种复仇的连锁反应,让他身边难得清净。尤其是最近这些日子,他在外面出现得少了,威慑力也跟着受了影响,拒绝约战会引发各种流言和猜测,不露面就意味着躲藏和逃避。但全区最强的头衔仍旧挂在他头上,这如何能不让其他窥视宝座的人蠢蠢欲动。

这两天他完全缺席,接下来估计又会有几场硬仗要打。

“就是你常去的那边,这两天正闹得厉害。”利威尔回复完毕,把手机屏幕朝着埃尔温的方向晃了晃。

埃尔温还真接了过去,仔细看了看屏幕显示的内容。

“如果我是你的话,会选择说因为考试不及格被老师叫去辅导了。”埃尔温很快把手机还了回去,靠在床头闭目养神,阅读电子屏幕的行为显然加剧了他的眩晕感。

利威尔要照顾病人的理由对初中生来说确实有些牵强,他们这个年纪很少有人被当做劳动的主力,最多是帮忙打打下手。于是各种质疑的声音陆陆续续冒了出来,甚至有人怀疑他新交了女友。

“他们都知道我从来没有不及格过。”利威尔对于埃尔温的建议表现出了不屑的态度,而且他并不喜欢这种狡猾的处理手段。

“我知道,作为一个虚伪的大人,我很喜欢你这么诚实的个性。”埃尔温说,依旧没有睁眼。

利威尔又一次产生了暴力冲动,不过他最终决定不跟稍微精神一点就挑衅的讨厌病人计较,呼吸粗重地转过了身,没想到刚一抬脚,一本随意丢在地上的书就被踢到了几步之外。

埃尔温只在卧室躺了两天,就把这里变得跟书房一个样子。

利威尔清理完满地狼藉,转头想找埃尔温重提有关整理的旧事,但后者规规矩矩地躺在棉被下面,看起来似乎已经睡了过去。

利威尔有些怀疑刚才吃下的药效发挥速度是否真有如此迅速,站在几步之外观察床上的情况,埃尔温的脸色还透着病态的潮红,呼吸也仍旧不太顺畅。利威尔看得相当仔细,并且投入,直到熟悉的电子音乐在房间里骤然响起,突兀地打破了他近乎忘我的凝视。

利威尔被惊得朝后退了半步,刚刚收拾好的书堆又重新变成了多米诺骨牌,等他在混乱的地面上找到声源——埃尔温的手机——时,上面已经留下了数个未接来电提醒。随后,黑色的金属只在他手上沉默了短短的几秒,就又不屈不挠地响了起来。

这下子埃尔温的清白总算得到了证明,尽管房间里各种噪音不断,而且还是现在进行时,他却依然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一点要清醒过来的迹象。

利威尔不太熟悉这款手机,手忙脚乱地找了好一会,才成功调出了静音模式。但对方联系埃尔温的意愿相当强烈,屏幕上的未接提醒很快就达到了两位数,让原本试图不予理会的利威尔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会不会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

他思考再三,掐断电话给对方发了一封邮件:

[他在睡觉。]

这次来电提醒功能果然消停了下来,但没过多久又出现了收到新邮件的提示。

担心会遭到像电话一样的邮件攻势,利威尔赶紧抓起手机确认内容。

[他在你身边?]

对方的风格也算言简意赅,就是问得有点莫名其妙。

不在身边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做什么?

利威尔觉得老实回答这种问题就像在犯傻,但为了避免更大的麻烦,他还是给了肯定回复。

[你们认识多久了?]

来往频繁只是最近几个月的事情,不过从初中入学开始算的话,已经有一年多了。利威尔想了想,选择了见面开始起算的答案,没想到那边却骚动起来,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最后连他最初的说法都开始怀疑了起来,非要看证据不可,还提出了他盗窃手机的可能性。

利威尔被搞得焦头烂额,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对方还怀疑着他的身份,但他倒是可以确信,那一定是埃尔温会交的朋友。

他不是没有想过就这么放着不管,但对方毕竟是埃尔温的熟人——从通讯录储存的仅仅是一个昵称就能看出来——利威尔考虑再三还是没能拒绝,对着埃尔温的侧脸拍了一张照片传送了出去。

本以为这样绝对可以证明,但是电话那边又开始怀疑照片是不是事先准备好的。

我为什么要准备这种东西?!又一次控制事态失败的利威尔带着挫败感表示了强烈抗议。

[如果看到你们的合影,我就相信你说的话。]

纠缠了半天,对方终于提出了可以接受的方案。利威尔在床边犹豫要不要试着叫醒埃尔温,让他亲自解决这个麻烦,这么纠缠了大半天,他连对方的意图都没问出来。

可就在他举棋不定的时候,来电提示已经重新闪了起来。利威尔在红色的挂断符号上连续按了几次,紧接着便发去了肯定答复。在这种步步紧逼的攻势之下,他终于被折腾得彻底举了白旗。

傍晚的光线不太充足,为了找到一个可以看清双方面孔的角度,不让对方再有挑剔的可能,他反复尝试了多种方案,最终掀开被子躺到了埃尔温身边。

等照片拍出来,利威尔拿近仔细一看,差点立刻就按了删除键。

曾经有个早熟的朋友给他发过类似的照片,据说是为了分享跟女友第一次体验的喜悦,那画面从姿势到角度跟现在新鲜出炉的合影都没有太大差别,唯一不同的大概是利威尔身上还穿着件解开了几颗扣子的衬衣。

是病人就给我好好穿上衣服啊!

利威尔把刚才被他上床时不小心扯下的被子一口气拉到了埃尔温的脖子,最终让他与当天的早报合了个影。电话那头的人对他偷工减料的作法继续不依不饶地追击了一段时间,不过最终还是坦白表示事情不急,可以等到埃尔温身体好了之后再谈。

利威尔擦干了手心的汗水,把没有派上用场的照片调出来一一删除,他刚才积累了不少失败作品,在各种不同的角度中,两个人的身影以床铺作为背景,带着朦胧的暧昧。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第二天早上,埃尔温满面倦意地坐在餐桌边,一边抿着咖啡一边查看手机记录。

“我的手机中了病毒,一直自动往外拨号,怎么取消都不管用。”他说话的中途又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朋友的电话就在身边不停地响,关机也没有用。急得我都准备恢复出厂设置了,可是有些内容又还没有备份。”

“响的明明是你的手机。”利威尔把早餐朝他面前一放,又转身去准备自己的份。考虑到埃尔温的身体状况,他做了很清淡的菜粥,但对于发育期的青少年来说,这种份量显然不够填饱肚子。“而且也是你自己一直睡不醒。”

“我知道,是昨天的药量问题,那配方效果不错,就是每次都会昏死过去一样睡。不过再请假的话后续工作太麻烦了。”

埃尔温扶着额头重新加满了自己的咖啡杯。

“说真的,我没想到你对玛丽能这么耐心。”

他把手机收进了口袋,看样子是读完了昨天晚上利威尔借用它进行的往来邮件。

“你说谁?”

“没想到你忘得这么快,我觉得她的婚纱照拍得还不错,难道不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美人吗?”

利威尔听了,啪的一下戳穿了盘子里的三明治,他一字一顿地把昨天在手机中闪烁了无数次的名字重复了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美人?”

“她小时候很衬这绰号的,虽然现在没人看得出来。”埃尔温说完便低头开始对付碗里的食物,“不然我也不会对她动心了。”

“为什么?”利威尔竭力去忽略那句话当中所隐藏的爱情含义,“你不是男女都行吗?”

“双性恋。”埃尔温态度自然地纠正了利威尔的说法,老师的通病。“我当然不是,至少一眼看上去就像女人的不行。”

面对这个又一次企图颠覆自己认知的说法,利威尔忍不住提起了埃尔温手机里曾经存在过的比基尼美女。

“在这个修图软件满天飞的时代,我个人认为还是不要太过相信照片的内容比较好。”埃尔温表示。

“你想说那个不是女人?”利威尔不由得回忆起了那副曲线玲珑的身体,有点怀疑修图技术的先进程度。

“倒也不是,那张照片的用途在其他方面,可以替我挡下不少麻烦。”埃尔温作完解释,发现他的听众脸上的疑惑反而增加了几分,只得继续举例进行说明:“就像玛丽昨天绕了半天想要的那张照片一样,你没上当真是让我倍感安慰。”

他不知道利威尔差点屈服在紧迫攻势之下,那些可以作为证明的合影已被处分干净,除了摄影者本人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它们曾经的存在。

利威尔握紧了自己的手机,他不打算告诉任何人,从埃尔温手机传送过来的,唯一保留下来的合照。

他这么做并没有很清晰的目的,又或者说,他下意识地回避去思考这其中的深意。

他那时并没有想到,就在不久之后,大半个学校都开始猜测这张照片的含义。

评论(11)

热度(38)

  1. 去時凉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