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变身日 1

迟到了一天的情人节梗^_^


1

“利威尔,我明天就要变身了。”埃尔温坐在办公桌前翻看行程,苦恼地叹了口气。

每年的2月14日,所有单身的成年人都会变成各种犬类,只有在壁之神前缔结过正式契约的伴侣们能够安然无恙。

埃尔温原本没有这个烦恼,他早早就跟青梅竹马的玛丽小姐配成了一对,但那只是个形式,很多人都这么做过,仅仅是为了避免变身的尴尬。不过在上一年的变身日,玛丽正式跟埃尔温提出了解除契约的要求,她找到了真正能够托付终身的对象,不能再跟朋友绑在一起。

埃尔温没有表示反对,送上祝福的样子看起来也像是真心实意,可新对象却一直没有着落。调查兵团的成员为了避免麻烦,都早早地定下了或真或假的契约,团长身边没有现成的人选,事情一拖转眼就是一年。

“哦,那你正好可以放个假。”利威尔躺在沙发上翻了个身,一副置身事外的超然口吻。

他对于契约的态度一向轻蔑,兵团里也没有任何人听他说起过伴侣的话题,大家只能根据他到兵团之后的情况推断,那个人现在还在地下街生活,证据就是他在2月14日当天仍旧维持着稳定的人形。

“但我不想变身。”埃尔温又叹了口气。

他最近在利威尔面前说话比最初随意得多了,偶尔还会直接吐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利威尔是个让他觉得很舒服的谈话对象,如无必要从不追根究底。

“那就不要变。”利威尔说,果然没有追问原因。

“你知道我不能随便去街上拉一个人来缔结契约。”埃尔温无奈地说。

“为什么不能?那只是个没有任何意义的形式。”利威尔这句话调查兵团的人都相当熟悉,他的契约多数也只是个形式,几乎所有人都在暗地里这么认定,但这始终是个没有直接向本人确认过的猜测,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隐私空间,何况是利威尔这种中途被强拉入伍的特殊战友,跟调查兵团的缘分深浅不好判断。

埃尔温摇摇头,打算结束这个话题,等着他处理的事情可以从桌前排到门外,更别提他还没有着手安排明天的代班问题。

“我可以跟你缔约。”利威尔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埃尔温一时反应不及,几乎想请他重复一次。

“我一直认为,你已经有契约了?”埃尔温定了定神,尽可能表现得不慌不忙。

“如果变身让你这么为难的话,我觉得这也不是太难解决的事。”利威尔耸肩。

埃尔温看着他没有说话,按照约定俗成的做法,就算是形式契约,解约之前也要提前一年跟伴侣表态,给对方留下足够的补救时间。而利威尔显然没有要遵守规矩的想法。

“你确定要这样做?”埃尔温问道,这样对于那个他素未谋面的人未免有些不公道,但摆在他眼前的最后生机也可能稍纵即逝。

利威尔没有回答,一脸碰到了愚蠢问题的表情。他走出办公室,仅仅五分钟之后就又转了回来,手上还拿着三女神之一罗斯的塑像——即使是神职人员也不得不隐晦地承认,壁之神的伴侣契约确实有些随意,只要对着三女神中的任何一个发誓,而且不管用的是哪种塑像,效果都没有任何不同。

利威尔把神像安置在办公桌的正中间,拉过埃尔温的左手,连同他自己的一起按在了女神头顶上,也没有再询问埃尔温——他的准伴侣——的意思,径直念完了简短的誓约。

这是契约另一个受人诟病的地方:立下誓言的只需要一个人。

也就是说,只要有人能够把心仪的对象在神像前按倒足够的时间,无论另一方怎么不满意都好,两人都将获得伴侣之间特有的成对符号。

好在壁之神的契约除了解除之外,还可以直接缔结新约,成功之后旧约随即失效,因此强迫他人的事情成为了一种无伤大雅的玩笑,最多算是稍微有些过激的表白方式,反正让关系作废也很简单。

“啊……”埃尔温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结束了仪式的利威尔挽起袖子,开始寻找身上的标记。

“你还傻楞着干什么?”利威尔朝他看了了一眼,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记号,而埃尔温还呆坐在原地,表现得就像那些初次缔约的新手一样。

他把右手递到了埃尔温跟前,一个相当贴近的位置,让他看掌心的图案。

“看清楚了吗?”

没等埃尔温做出回应,利威尔就把另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现在,让我看看你的。”他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



评论(9)

热度(51)

  1. 去時凉弓 转载了此文字
  2. 草草凉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