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变身日 2

2

埃尔温已经脱得全身上下只剩一条短裤了,但仍旧一无所获。

他双手搭在裤腰上,瞄了利威尔一眼,后者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看上去下一秒钟就会开口提出诸如“你在磨蹭什么”的质问。

“我们还没有讨论财产分割的事情。”埃尔温说。

有契约的伴侣根据法律可以分享各自的财产、名誉。

“哦?你在兵团外面还有什么财产需要先去做好独立所有权公证吗?”利威尔说着,扫视了满是书籍的室内一圈,“这些书对我用途不大,就都归你好了。”

“不,我没有什么需要公证的财产。”

“我也没有,所以这事情就算讨论完了?”利威尔问。

“嗯……另外我觉得这样对你的上一个伴侣很不好意思,明天的事情会让他措手不及。”埃尔温假装没有注意到对面传来的锐利视线,尽管那已经到了刺得他皮肤都有些发疼的程度。

“是吗?那你想怎么样?”利威尔的回答依旧简洁。

“你可以请他到兵团里避一下,毕竟这里比起外面来说相对安全。”

由于有些人变身成为了不能自卫的小型犬只,加上无法单就外形与普通动物进行区分,因此,出于安全考虑,2月14日这天很多没有契约在身的人都会选择呆在家里,避免发生意想不到的悲剧。但这种方式对于有心借此机会犯罪的歹徒来说却不怎么管用。总而言之,没有妥善准备的变身日是相当危险的。

利威尔想也不想便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等这边完事了,我就出去一趟。”

“来得及吗?还有几个小时今天就要结束了。”埃尔温提醒道。

“为什么来不及……啊哈,难道你也以为我要去地下街?”利威尔的样子看起来有些高兴,他在与埃尔温之间的斗智斗勇当中,难得地扳回了一城。

“我只是觉得如果你在兵团附近有那么一个特别的存在,那么至少应该被一两个人注意到。”埃尔温答道。

“可以说你至少猜对了一半,我的确去看过约翰几次,至于有没有人注意就轮不到我来下结论了。”

“他是你来兵团之后认识的?”埃尔温说,“你可以不回答我这个问题。”

利威尔摇了摇头,觉得有趣一般地盯着埃尔温:“我们以前都在地下街生活,我来兵团之后就把约翰一起带上来了。”

没想到他跟对方并不像大家猜测的那样毫无瓜葛,而且感情似乎还相当深厚,埃尔温感到了一丝意外。

“我得承认,我有些吃惊。我们居然没有人注意到你带上来的这个同伴。”

这样一来,利威尔干脆利落,毫无预警地把对方抛下的做法,又要如何解释呢?

他站在原地推敲了起来,直到在一旁等着的利威尔出声催促。

“你不是说不想变成狗的吗?”

“是的。”

“那就脱啊。”

“……”

“还是你想中途放弃?我倒是无所谓,你变身的样子也相当值得期待。”

“不,那个真的算了。”埃尔温苦笑,“我还是比较希望能在你们面前维持团长的尊严啊。”

“所以动作快,你之前跟玛丽那次该不会也是这样磨磨叽叽的吧。”

埃尔温听了这话,抬眼去瞟利威尔的表情,除了一贯的不耐烦之外并没有看出其他情绪。他跟平时表现出来的一模一样,只把这件事当做一个无聊的仪式,一个不得不遵守的可笑规矩。

这让埃尔温感到了尴尬,他觉得自己在做一件类似买了票但是不上车的事情。

到底是应该抱持至少有票可以留作纪念的欣慰,还是空有形式没有实际的遗憾,他不知道应该如何调试自己的心情。

“不,万分感谢女神,我上一次的记号就在手臂上,卷起袖子就能看到。”他说。

两人的契约缔结仪式正进行到半途。

神像及誓言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之后还有一个步骤需要完成——双方必须将浮现标记的部位贴合在一起,直到两个残缺的图案各自变得完整为止。

埃尔温审视了一下自己几乎全裸的形象,又看了看对面衣冠楚楚的利威尔,忍不住第三次叹气。

不过他已经给自己争取了足够的心理建设时间,而且也明白有些麻烦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自然消失。

紧抓着身上唯一的布料,他对利威尔偏了偏头:

“你先去把房门锁上。”


评论(8)

热度(43)

  1. 去時凉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