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进击的女神像

◇地下街的蜂窝群集体脑洞

◇巨无霸馍夹肉生日快乐^_^

 

1 让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被自己的上司横刀夺爱。

调查兵团的史密斯团长刚才收走了我枕头下的女神画像,虽然他找了个检查军容的借口,但我是不会被这种拙劣的把戏蒙骗过去的,他的目标分明就是我花费了小半年军饷才得到的,三笠的肖像画!

三笠是同期入伍的女兵中长得最漂亮的一个,我知道,有很多人都更喜欢克里斯塔,但在我眼中称得上是女神的只有三笠,她美丽、强大,而且对所有人……对艾伦以外的所有人都冷若冰霜,以她的身手来看,就算我想要自暴自弃地“得不到感情也要得到身体”也是绝无可能。不过为了男子汉尊严我当然不会轻言放弃,我觉得可以退而求其次,枕着心爱之人的画像与她在梦中相见。

因此我决定雇人去画一副三笠的肖像画。

偷窥一名女性士兵的相貌是件有难度的事,而且普通的画家也无法进入封闭的军营,为此我特地去光顾了一家著名的地下侦探社,把定金和写着委托内容的纸条交到了中间人的手上。

那家侦探社果然名不虚传,只用了短短的几天,我就接到了中间人的反馈消息。

当我怀着激动的心情,颤抖着从厚实的信封中倒出期待已久的画像之后,却遭受到了意想不到的打击……

“咦咦这个……这个到底是什么啊!”

在我的惨叫声中,中间人搔着头道歉,说自己取货的时候碰上大雨又没有带伞,不小心就打湿了我订购的画像。

“现在的信封是我重新换过的。”他补充说。

你在下雨的时候怎么想不到套个信封!我仰头望着艳阳迎风流泪,作为一个贫穷的新兵,我已经没有钱请侦探再重画一副了……

“你看,保存下来的部分还是很清晰的。”中间人带着安慰的口气对我说,“很少见到这么漂亮的肌肉呢。”

我凝视着纸上硕果仅存而且惟妙惟肖的……腹肌,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不过最后还是在打折的诱惑下含泪收了货。

后来我把这张残缺的人像画裱在了新的纸上,然后凭借记忆,给健壮的腹肌——不愧是训练成绩名列前茅的三笠——补上了衣裙和其他缺失的部分。说真的这不是件容易的工作,为了寻找能够配合露出腹肌的款式设计,我就颇费了一番脑筋,把几次宝贵的假期都消磨在了女式服装店里。

当然,凝结着心血与汗水的成品效果堪称完美,我带着自豪的心情,谨慎地把它藏进了枕套中。

转眼间它就陪伴我渡过了训练兵时期,还跟随我一起来到了调查兵团。

在这种集体合宿的地方我的秘密被同住的士兵撞破过好几次,但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人觉察到画里的人就是最后以训练兵首席资格毕业的,那位有名的三笠·阿克曼小姐……真是一群智商堪忧的人啊。

但史密斯是个例外,他不愧是调查兵团的现任团长,观察力和头脑都名不虚传,一下子就发现了事情的真相——证据就是他在拿走画像的时候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只有我能听到的话:“不要一进兵团就想着谈恋爱。”

可恶,我知道啦,你们这些只会以特权压人的家伙!三笠是不会看上你的!她眼里除了艾伦之外谁都看不进哇哈哈哈,你就等着品尝失恋的苦果吧!要是你胆敢动硬上的心思,那我可不会随便放过你。我绝对会等三笠把你打倒在地之后再上前去狠狠践踏你那副可憎嘴脸的!

而且,哼哼,如果你也想梦见三笠,那可就打错算盘了,要知道我枕着画像睡了这么多个晚上,见到她的情况可是一•次•都•没•有!运气好点的话会梦见平时训练的场景,倒霉起来还有斩杀巨人的可怖场面……根据我丰富的经验推算,不出一周时间,团长就会因为日夜操劳天天顶着熊猫眼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高兴了起来,失去珍藏的伤痛顿时减少了许多。

我伸手摘下一片叶子,吹起了欢庆的曲子。

 

2 埃尔温

崇拜利威尔的士兵很多,这么多年下来我早就知道了。而且他们很多人并不想承认这一点。或许是因为利威尔的性格还不够有亲和力?

总之不少人都会选择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掩盖真心,改用隐蔽的手段接近他们心中的偶像。

不过像这样奇怪的形式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看着桌面上的画像,我又想起了那个叫让的新兵,以及他当时欲盖弥彰的神色。

他以为加上了拙劣的裙子和长发,我就认不出来了吗?这画里的腹肌分明就是属于利威尔的。就算面积再减少1/2,我也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

细想起来,究竟是把利威尔当做女人来幻想,还是想看利威尔穿上女装的异装癖,这个让的嗜好到底属于哪一边呢?

这事还真不怎么好判断,因为人像腹部以外的部位画得实在太过差劲,我仔细研究了许久,都不能确定上半身到底有没有属于女性的胸部轮廓。

此外这幅画像的保存状态相当糟糕,原始的部分只有腹肌得以残留,我不愿去深究这其中的原因,只要想想人们一般会对着意淫对象的物品做些什么,大致就能猜得到缘由。希望这个士兵能管好心中隐藏的野兽。

总之不管怎么说,我必须把这件事情掐灭在火苗当中。所以我没收了画像,同时还给了他一个温和的提醒。

我得承认,我在这件事上存有私心。

调查兵团原本并不干涉士兵的私生活,他们无论想要对自己干什么,在私人时间也没有人能管得着,何况照以前的情况来看,这位士兵多数只会偷偷想想而已,哦,最多是对着它让自己开心一下,并不会伤害到任何人。

但我知道利威尔不喜欢这个,他在某些事情上还缺乏一些柔软度,比如说娘娘腔的男人他一向看不顺眼。所以这个让的处境相当危险。难得他以训练兵前十名身份选择进入调查兵团,随随便便被利威尔废掉就太可惜了。

我又仔细看了一次画像,除了腹肌之外果然还是什么线索都没有。正好有人在外面敲门,我随手就把它塞进了抽屉。

什么时候利威尔能像我要求的那样,把下手的力道控制好了,我再把它还回去。

 

3 利威尔

我在埃尔温的办公桌里发现了一张奇怪的画像。

从各个角度来说,它都相当不合常理。

这绝对不是我一个人的幻觉,跟我一起看到它的莫布里特脸色瞬间就变得煞白,完全可以证明不是我在大惊小怪。

说来莫布里特原本就是个怪胎,有一段时间一直在浴室里面观察男人裸体,我曾经怀疑过他背后其实有不可告人的动机,考虑过要不要把他揍一顿问个清楚,不过那小子整天跟在韩吉身边打转,我想如无必要还是不要去得罪那个科学怪人比较好。

我目前最关注的,还是这个腹肌与裙装的违和感,我想这种仅仅把腹部肌肉表现得特别写实的画法应该不符合任何男人对女性的幻想,因此,这背后肯定有其他特别的意义。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埃尔温曾经多次劝我在穿着问题上不要太过古板,而且他特别不赞同我对男子气概的看法。他那时候说了什么来着……

“你要学会宽容别人的爱好,不要把你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人。”

很好,我已经学会了。

曾经我觉得会穿裙子的男人都是一群令人恶心的小白脸,根本不配称作男人。但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我刚才想象了一下埃尔温穿裙子的样子,好像也挺不错的,至少我不会因此对他有任何反感,不管他是什么样子,都是我认可的那个调查兵团团长。

好吧,虽然我觉得他的外形还是更合适长裤,不过我不能把自己的审美强加于他。

我想我终于理解了他那些话背后的深意,我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发现得太晚了,为什么从前的我会如此迟钝?我决定给他一个惊喜,让他知道我的想法:

你怎么样都好,只要你喜欢。

 

4 莫布里特

我有时候会想,在业余时间兼职侦探社的工作到底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这个问题我思索了足足有几年时间,目前仍然没有找到答案。但有一点至少我能确定:找汉尼斯队长做我的中间人绝对是个错误。

不久之前,他又一次给我传来了残缺不全的委托,据说是洗衣服的时候忘记把纸条从口袋里掏出来了。洗衣服这个理由已经是这个星期的第二次了,难道他这么快就忘记了我们的约法三章:同一个借口不能在30天内反复使用?还是说他的脑细胞就像细菌一样都被喝下去的酒精消灭殆尽了?

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无论要面对的是何种意外情况,如今的我都能够应付自如,要知道从前有个委托内容就只剩下了“阿克曼”三个字,我都高效快速地完成了任务。

当然,那时候我曾经惊慌了那么一小会儿,要是让客户知道我们连委托内容都搞丢了,势必会在评价里大大的扣分。

好在汉尼斯跟委托人闲聊过几句,还记得对方想要的是心上人的画像,而且还是裸体的。

“你确定吗?”我半信半疑地问,要知道这是关系到我们年终奖金的大事。

“千真万确,他亲口说的,想要在晚上用的东西。”汉尼斯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道理倒也能说得过去,而且窥视兵长的人本来就多。

我也知道姓阿克曼的不止兵长一个,但既然是需要专门雇佣侦探进行的工作,我想也不可能是随便到街上就能找到的路人甲乙。阿克曼中最出名而且接近难度最大的,就只能是利威尔兵长了。

不得不说这次的委托人相当幸运,如果不是找到了跟兵长同在一个兵团的我,换了任何一个侦探都是不可能光凭一个名字就见到他的,当然也不可能凭借肉眼透视到他军服下面的光景。如今我只要掐好时间跟兵长同时跨进浴室,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

不久前驻地附近一处的温泉水被直接引进了大浴池,很多人都喜欢在训练之后去里面泡上一阵子,兵长也不例外,要知道他从前洗澡的时间总是只有短短的几分钟。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没有光盯着兵长看,而是完美的利用了人海战术隐藏了真正的目标。

我可不想被人误会我对他有什么不良企图。

 

5 阿尔敏

大家最近都喜欢说我是团长的接班人,原本我一直把这视为对我头脑和判断力的一种肯定,不过前不久发生的事情让我开始动摇了起来。

要是没有现场目击,我肯定不会相信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兵长竟然当众送了团长一条裙子作为礼物,而且还是那种连身长裙,以团长的身高来说,要搞到这么一条裙子肯定是需要专门订做的。

我从没想过兵长有这种不为人知的嗜好,毕竟从他之前的表现来看,他对男性的观念明明相当传统,或许这就是书上说的掩饰心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大概应该为他终于勇敢地面对本心而感到高兴,但我还是想说,如果那条裙子不是粉红色的就更好了。

兵长拿出那份礼物之后,现场的注意力就都转到了团长身上,我很有信心,凭他一向过人的智慧,绝对可以完美的回绝这份礼物又不令场面变得难堪。

团长看上去也相当疑惑,他没有立刻接下兵长手上的东西,当然也没有拒绝,而是谨慎地询问兵长的意图,他的一贯作风。

“我希望你能喜欢这个。”兵长这么回答。

难得他也会说这么委婉的话,如果是平常的他,多数会说“给我穿上”,就算有心客气一点,那也至少是“我想要你穿上这个”。

“如果你喜欢的话。”

结果团长就这样接下了礼物,我真佩服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笑着道谢,不愧是经过大风大浪的调查兵团团长。

但我这份敬佩之情很快就被打得粉碎。

“原来团长有这种兴趣。”三笠在旁边评论。

“兵长也是啊,真没有想到。“艾伦说。

听了他们的话,我才想起来,团长那个笑容可能原本就是发自内心的,并不是什么大人的成熟。我的内心又一次受到了震撼,我的好友们,他们之前说过的那些夸赞,那些跟团长类似的评价,难道只是在说我跟团长一样适合穿女装?!

“等等啊三笠!你千万不能上这个当!”

在我备受冲击的时候,让突然从后面挤了上来。

“那个金发混蛋绝对只是个普通男人,你一定对他要小心提防!”

让的态度表现得相当坚定,我得承认,我很高兴有人这么认可团长。

我的心情就这么好了起来,于是第一次,我朝他真心地露出了笑容。


评论(3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