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8

8

“你是我见过的最用功的旷课学生了。”

韩吉说话的时候,嘴里含着的吸管随之上下摆动,管内残留的液体化作大大小小的褐色斑点落在桌面上。

利威尔皱着眉头掏出纸巾擦了,又举起手边的笔记本仔细看了看,上面果然出现了水渍晕开的痕迹。

“喂,这可不是防水的。”他提醒本子真正的主人,“离期末考已经很近了。”

“你很在意?期末考成绩?”她朝前一探头,吸管的另一端直直地向前戳了出去,给封面又加盖上了一个可乐味的印戳。

利威尔放下手里举着的本子,想提醒韩吉注意保护待售商品,这个动作撤下了横在两人之间的遮蔽物,于是又一阵疯狂的笑声扑面而来。

利威尔板着脸等着前仰后合的韩吉恢复正常,他今天被她取笑得太多,不仅懒得生气,甚至已经有些麻木。堵不如疏,他在心中默念这个最近新学到的理论——韩吉不是个能轻易压制的简单角色,况且自己现在还有求于她。

“你这张脸还真是……哈哈……不适合这种表情……”跟利威尔的表现相反,韩吉的兴致仍旧很高,笑得十分卖力,简单的一句话被说得断断续续。

利威尔单边乌青的眼眶和淤血未退的鼻子搭配上标志性的不爽表情,非但显不出威严,还充满了喜剧效果。当然,从他受伤以来,敢这样当面大笑的,韩吉还是第一个——相比之下米克的表现就要克制得多——不过如果不是利威尔最近躲着埃尔温,他毫不怀疑,韩吉绝对拿不到这个第一。

利威尔之前对埃尔温说的都是实话,这次外面的动静闹得不小,一直闹到警察出来抓人才算消停。就算他身手过人,身上也陆续挂了好几处彩,看上去相当狼狈,朋友们摄于积威,纷纷对他的模样视而不见,利威尔本人的表现也与平时毫无二致。没有人想到他每天早上都对着镜子犹豫不决,反反复复地拿起书包又重新放下。

利威尔在街上逛了几天,伤口的肿胀消下去之后,转变成了骇人的颜色,他每天早上起来照完镜子,接着就在台历前来回踱步,心烦意乱地计算期末考试的日子。

今天他终于顶不住压力,冒着碰见埃尔温的风险进了教室,但刚一坐下就惊慌地在黑板上看到了此时最不想见到的名字——根据调课通知的内容,他暂代的课程就在几分钟后开始。

利威尔顶着单边熊猫眼落荒而逃的途中正好迎面碰上韩吉——全级最佳课堂笔记拥有者,他脚下速度不减,擦身而过的瞬间猛地拽脱了她手上的书包。韩吉大喊一声,作为一个合格的抢夺罪行受害者,眼明手快地抓住了书包背带,就这样被利威尔扯着朝校外一路飞奔,尽管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始终没被抛下。顶着科学怪人绰号的她从未忽视对于身体的锻炼,在她的认知里,要完成伟大的研究任务,健康的躯体不可或缺。

等她终于坚持着跑到了利威尔满意的位置,一手握着书包带一手扶着树干喘完了气,还没来得及把兴师问罪的话说出口,就先为利威尔的滑稽样子笑得前仰后合,几乎没怎么认真追问他的反常行为。利威尔不想给她深究的机会,相比自己难以说明的心态,被嘲笑几声成了件不痛不痒的小事。他忍耐着等她笑完,还主动请她去便利店吃了东西,作为借用笔记的谢礼。

“怕什么,就一点可乐,字能看清楚就行。”韩吉的笑声慢慢停歇了下来,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反正不影响复印效果。”

她的笔记一贯是抢手货,从来不愁销路。虽然没少费心思维持市场行情,不过她精明却不市侩,对朋友从来都是优先提供,而且费用全免。

利威尔和米克都是她的朋友,但她跟却他们身边的群体格格不入,单纯从学习成绩和态度来看,韩吉应该归入学生中的精英阶层,可她并没有打入班干部的小圈子。

韩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优等生”。一年级的一次小组作业就像一场暴雨,冲跑了班里绝大多数愿意靠近她的同学。

她一战成名的那次作业要求,是从文字、照片、画像、录像以及任何可以想到的方式,多方位地描述一个主题。韩吉选定的主角是班里养过的第一只兔子,她已经观察了它一年有余,积累了大量素材。

那份用兔子作为主题的观察报告,连带着详细的观察记录以及成因分析,一共提交了一百多张照片,从五月到九月,每天一张,细致地记录了它的尸体变化情况,仅仅遗憾地遗漏了2天。

这个微小的瑕疵几乎没有对它的轰动效果产生任何影响,作业刚交上去没多久就被检查功课的学习委员丢出了老远,照片天女散花一般地落得半个课室都是,给不明就里帮忙收拾的同学们最大程度地留下了心理阴影,还一度造成了班里喂食宠物轮值工作的大混乱——因为有人之后说什么都不肯再当值日生靠近动物。

利威尔也被这份报告搞得倒了几天的胃口,不过他早就被排除在了班级饲养活动之外,倒是少了请假的纠结,只是因为在韩吉小组里挂了个名字白蹭分数,也撇不清刨坟的嫌疑。他没有想要跟韩吉划清界限,也就懒得解释自己连尸骸的位置都不知道。

“说来你为什么会在意期末考试?”韩吉重新回归了原本的话题。有好几次,利威尔都觉得她的判断相当敏锐,不知道是第六感还是观察力过人。她在讨论作业主题时曾把埃尔温作为兔子的备选方案,尽管当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却拍胸脯打了包票:要是有足够时间跟踪观察一阵子肯定会大有收获。利威尔如今回头去看,不得不提醒自己要对韩吉敬畏三分。

“为成绩的事情,跟人作了约定。”利威尔的回答隔了一会才说出口。他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但更不喜欢对朋友说谎。他不喜欢说谎,无论对谁都一样。

“约定了什么?期末考试成绩?”韩吉瞪大了眼睛,话语里充满了惊奇,“赌注是什么?”她很快补了一句,把事情划进了打赌一类的意气之争。

“没有打赌。”利威尔尽量把话说得简洁,不想被她看出端倪。

“那到底是什么约定?”韩吉不依不饶,把剩余的笔记本护在了身后。

利威尔对于自己不想谈论的话题,一般会选择保持沉默,无论威逼还是利诱,对他的影响向来有限。他盯着眼前的笔记本衡量利弊,心里明白之后还需要韩吉的长期合作,便努力压下了强抢的念头。

“有人让我帮忙,作为交换当我的家教,说会让我考进……”利威尔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对话,不得不忽略了具体数字,“前几名。”

“考不到会怎么样?”韩吉又问。

这个问题看起来简单,对利威尔来说却相当棘手。他想了半天,勉强找了个理由:“……会很丢脸。”

“想不到你这么爱面子。”韩吉接受了这个解释。利威尔挤牙膏一般的回答没有给她带来半分困扰,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她继续追问道:“你用什么交换的补习?”

利威尔不想详细说明自己在别人家里打扫煮饭的细节,这搞不好会引发更多的追问。说不定再多说几句,连埃尔温的身份都会泄露。

埃尔温没有提过对两人来往保密的要求,但在学校里对利威尔的态度跟从前没有任何不同,只把他当做他众多学生中的一个。于是利威尔也从不向其他人提起他。

“体力劳动。”

利威尔很快想到了合适的说法。

“你最拿得出手的体力劳动也就是打架了。”韩吉把头偏向了一边,用手托着脸颊,“你要是说有人雇你去当打手我反而更好理解……喂,你的家教是混黑道的吗?”

韩吉的胡乱猜测总是能歪打正着地说中一些。利威尔心想,某位老师出了校门确实会性情大变,而且打起人来就像是混过黑道。

他对着韩吉亮晶晶的镜片,又一次语塞了。

“啊稍等一下。”韩吉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全靠这个小玩意及时震动,把利威尔从攻防战中暂时解脱了出来。

“喂!”

她单手操控着手机,另一只手从嘴里扯出变了形的吸管,一伸手就捅到了他脸上。利威尔擦去皮肤的水迹,夺下那根有前科的塑料管子,揉成了一团。

“喂喂!”

韩吉空着的手仍然举在半空,明明像是在叫利威尔,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过手机。

利威尔把小巧的机器从她的手上抽了出来,但他坐在紧挨着落地窗的位置,电子屏幕在光线的直射下显得一片模糊。利威尔眯着眼睛瞄了一会儿,不耐烦地把手机推回到韩吉面前:“有话直说,别一惊一乍的。”对于韩吉那些诡异的兴趣,他的好奇心向来极为有限。

韩吉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因为得到了表演的机会而兴奋起来,她仍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盯着桌面上的手机。

这种程度的反应已经足够勾起一个正常人的兴趣,带着一丝疑惑,她的朋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重新拿起桌面上的银色金属,向背光的位置移了几步。

利威尔站在墙壁的阴影中,终于看清了屏幕上的内容。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伸手摸遍了自己的口袋,然后是书包……尽管不甘心地反复翻找了几次,但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

韩吉没有跟他抢手机的意思,她盯着利威尔,几句话说得支离破碎:

“米克打过你的手机,没人接。他给我发了消息,我之前没顾上看。照片是从陌生邮箱发的,他说全班都收到了……”

利威尔没等她把话说完,就踢开便利店的大门,径直冲到了脚踏车停放点。他找了一辆高度合适的,三两下弄便开了车锁,跨上车飞驰出去,追赶出来的韩吉只来得及在他背后扯着嗓子大喊:“锁屏密码是我生日——”

利威尔把车蹬得飞快,中途几乎没有用过刹车,还因为拐弯抢道被一辆卡车擦到了车尾,脚踏车身剧烈摇晃了几下,最终保持了平衡,利威尔头也不回地加速前进,把司机的怒骂声抛在了脑后。

在后面那些辗转难眠的夜晚,他无法自控地反复咀嚼着充满悔恨的记忆,有好几次,他忍不住想象,如果那天自己没有把车稳住,就这样冲到对面的车流里,会不会更好一些。

评论(1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