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9

9

“车我替你还回去了。”韩吉靠在墙壁上,对利威尔伸出了右手,一个标准的讨要物品手势。“店门口有监控,而且我们都还穿着校服,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两个做事都不考虑后果。”

利威尔听出她后面的话是在影射米克,便不去触这个霉头,一声不吭地翻起了书包——他们共同的朋友这会儿正被停学处分。

照片流出来的那天,利威尔回到班里的时候米克已经不见踪影,黑板上写了大大的自习,教室里闹哄哄地乱成一团。后来他才知道任课老师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只剩精神亢奋的学生们肆意狂欢。

利威尔一进门,教室瞬间就冷了场。不过他很快就发现,最麻烦的部分米克已经替他解决了,他们一般不在公开场合动手,米克这次破例,想来是为了震慑效果。

利威尔找到了钱包,倒过来对着韩吉伸出的手心摇晃,里面不多的几样东西很快就全部掉落下来。

“这是什么?”她问。

“辛苦费。”

韩吉听了,又伸出了另一只手。

“怎么?”

“我的意思是,手机还我。”

“再借我几天。”

利威尔这次一动不动,看来是铁了心要霸占。

“你自己的还没找到?”

“我办了停机。”利威尔说。他并不抱持任何幻想,只是一时之间拿不出重签手机的费用。

韩吉叹了口气,拿着刚收到的硬币在一旁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瓶饮料。她把其中一瓶,连同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充电器丢进了利威尔的怀里。

“拿走,我光带着这个四处跑简直傻得要命。”她抱怨完了,在利威尔身边坐下,把微烫的金属罐子捂在了手里。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天气开始转凉的季节。

 

那天利威尔接连检查了班里所有能找到的手机,知道再做什么也无济于事了。

身手出名高强的不良少年同床共枕的对象拥有相当健壮的肌肉轮廓,以及就算用健美运动员的标准来衡量也不可能属于女性的身材。名人,暴力,同性,以及“性”……这件拥有多个爆点的八卦以爆炸式的速度在学生之间传了开来。

在这个通讯发达的时代,那张不应该存在于世的照片伴随着各路流言,最初出现频率最高的是“援交”这个单词,利威尔在各色手机的邮件和聊天记录中频繁的看到这个话题,他逐一将那些手机恢复了出厂设置,徒劳地用暴力威慑学校里的流言传播。

几天之后,利威尔惊讶地发现,那个整张侧脸隐藏在阴影当中,只能模糊地分辨出几缕金色发丝的男人已经被认定成了米克。

据说米克被人明示暗示地问了几次,对于他是照片主角之一的猜测,居然一次都没有正面否认过。结合他为了利威尔在班里大打出手的事迹,他们两个有特殊关系的可信度大大增加。

利威尔在诧异之余深刻地感到,以朋友关系来说,米克这牺牲未免太大了些。

米克凭借着身材优势,经常在不同的体育社团之间友情串场,多场比赛打下来,连胡子拉碴的形象和惜字如金的作风都成了他的招牌,作为他个性派帅哥的佐证之一。现在跟利威尔的事情一闹,左拥右抱都成了浮云,估计女孩子们最多考虑给他留个知己的位置。

跟恋人发生关系,对象还是同性,这种离经叛道的行为从成年人的角度来看是天大的丑闻,但在同年纪的学生看来,不过是恋爱的一种,加上两人气势相当,算是般配,于是这段恋情立刻受到了部分学生的追捧,尽管还达不到跟反对力量分庭抗礼的程度,但支持的声音也逐渐发展了起来。利威尔和米克过往混在一起的各种场景随之被挖出来反复解读,一时间花边新闻到处乱飞,从骇人的同性援交丑闻变成了热门爱情八卦。

新信息的提示音响了起来,利威尔立刻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查看了聊天群里的信息。那天从韩吉手上拿到它之后,他就一直通过她的社交账号监视着同学的舆论动向。他作为风暴的中心,毫无例外的处在信息真空地带,曾经出头帮忙的米克如今也不再能及时收到消息。

韩吉凑过头跟他一起查看手机,明明还是上课时间,半分钟内就出现了好几个不同的回复,都是匿名。带手机回学校是被明令禁止的,但违规的人从来不在少数。

“这些东西你还是少看点好。”过了一会,韩吉评论。

利威尔明白她的意思,网络的匿名发言不用承担任何责任,恶意就赤裸裸地在公众面前摊开,利威尔看了不少同学的手机,里面的内容足以完全打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抹去利威尔跟同学之间原本就为数不多的情谊。如果不是意外地得知了米克的态度,利威尔说不定会把所有人都归入自己的对立面。

米克知道韩吉的手机被借用之前,也陆续发了不少消息过来,除了提供情报之外没有什么出格的言论,当然受到冲击是免不了的,从他反复地追问韩吉是否知情就能看出来。

“那个人的事,是不能对我说的吗?”韩吉在沉默之后,第一次向利威尔提起了风波的源头。

“不是米克。”利威尔摆弄着手机,话说得言简意赅。

“我不是在问这个。”韩吉摆摆手,“你们要是有什么,我还看不出来吗?我跟米克可是感情深厚的墓之友。”

“墓?”利威尔抬起头,疑惑地重复。

“就是墓地啦墓地,我们一开始是在希娜的墓地碰上的。”韩吉一口气说出了不止一个在班上被列为禁忌的词汇。

利威尔听到这个名字的下一秒,就想起了那个有着长耳朵的毛球形象,以及后面那些可怕的照片。

“又要挖坟又要拍照还不能被过来探望的同学发现,怎么说都是两个人比较方便,欠了这么大的人情,后来他说要让你加入作业小组,我当然也不好意思反对啦。”韩吉托着下巴回忆。

利威尔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米克也参加了给兔子照相的工作,他一直以为那个是韩吉一个人的杰作:“米克他……原来这么喜欢希娜。”在他看来,如果不是抱持着相当的热情,是无法完成如此艰难的工作的。

“他为了减轻心里的负罪感,做了不少努力啊。”韩吉说。

“什么意思?”利威尔莫名其妙。

米克难道不是因为喜欢希娜才会去看望它,并且帮助韩吉完成科学实验让它的生命更有价值的吗?

利威尔没有发现自己的想法并不属于大众主流,韩吉总是把为科学献身的说法挂在嘴边,不知不觉对她的长期听众产生了洗脑作用。

“什么什么意思?”

“为什么会有负罪感?”

“因为希娜是他害死的嘛,对希娜对你都很愧疚啊。”

韩吉冷不丁地说出了劲爆消息,利威尔吃惊地转过头,却没在她的脸上发现半点异样,让他一时间怀疑是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你刚才是在说,希娜的事是米克干的?”

这次利威尔清清楚楚地看到韩吉点了头。

在利威尔主动站出来引火上身之前,班里受到怀疑的人有好几个,比如说前一天的值日生、抱怨过兔子味道难闻的女孩子,还有对绒毛过敏的卫生委员……利威尔记得米克并不是其中的一员。

他努力想把思维整理清晰,明明毫无意义,口中却还是忍不住自言自语了好几次“怎么可能”。

“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你知道米克那个人的说话风格。不过我看他那副样子,估计是个意外啦。”韩吉说着,拍了拍利威尔的肩膀,“你别想太多了。”

“……”

利威尔觉得韩吉这个建议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他脸色一沉,伸手从地上撑起身体。

“哇啊等一下!”韩吉用力拽住半站立的利威尔,把他拉回了原地,“你该不是要去找他吧?”

利威尔瞥她一眼,心想这问题简直多余。

“这怎么行?你想被来个‘校外约会’的现场直播吗?!” 韩吉显然对朋友相当了解,她没等利威尔明确表态,就嚷了起来,“你就让他帮你帮到满意为止好啦!”

米克现在不能回学校,要找他只能去校外堵人,而学生会去消磨时间的地方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

利威尔被韩吉扯着衣襟,挣扎着想要起身,但动作又不敢太过粗暴,两人拉扯了好一会,都有些气喘。

“既然不想我去找他,你为什么要挑这个时间告诉我?”他问。

从一开始的震惊中缓和过来之后,利威尔慢慢地回过了味,韩吉早就知道米克和希娜的事情,却偏偏选在这个节骨眼上告诉他。

“我是想让你知道,你还有朋友,无论如何都会站在你这边。”韩吉说话的时候,手中还紧紧地抓着他校服的布料,“当然我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支持你的选择,但是就算这样说你也不会随便相信吧。米克的理由比较充分不是吗,你可以不用怀疑他。”她的神情毫无遮掩,但声音听起来却显得小心翼翼:“这样一来,那些不能告诉我的事情,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觉得有需要的话,也可以找到商量的对象。”

利威尔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他并不戒备米克,对敢把手机借给他的韩吉也没有任何疑心。事情发生了这么些日子,利威尔自觉亏欠朋友们一个解释。

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犯了不能向任何人说明的错。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