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10

10


“那我最近就联系不上你了?”埃尔温提出的问题相当务实。


他坐在空荡荡的餐桌前,面前只放着一杯清水,利威尔明明说过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他却从书房一直跟到了厨房。


在听到利威尔简单地宣布暂停使用手机时,埃尔温不是没有表露过疑惑,不过他很快看出利威尔不想多说,干脆地放弃了追问。


“我会打给你的。”


利威尔在流理台前忙个不停,背对着他说话。


“抱怨手机绑架私人生活的人多了,不过基本上都只是说说,很少有像你做得这么彻底的。”埃尔温低头瞄了一眼手机,刚才试着发给利威尔的邮件被退了回来,“连手机邮箱都注销了。”


“有了新号码我会告诉你。”利威尔说,没有理会埃尔温的试探。


他不久之后就可以拿到下个月的生活费,签下新的手机,到时候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只要那张照片永远不要传到埃尔温这里。


“马上告诉我吗?”


“嗯。”


“第一时间?”


“一拿到就告诉你,第一个告诉你。”利威尔没好气的回答。


他们两人从各方面来看都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对于埃尔温经常逗着他玩的做法,利威尔心有不甘又无可奈何。


“这还真是……”埃尔温眨了眨眼睛,“受宠若惊。”


利威尔偏头瞄了他一眼,又迅速回过了身,用力搅拌起放了沙拉酱的土豆块。


他在这段时间思考了很多。


自己喜欢跟埃尔温相处,甚至愿意真的成为恋人,成为“埃尔温特别的人”。仅仅这个头衔就足以让他心跳加快。


少年初次萌发的感情纯洁而坚定,甚至可以打破桎梏,凌驾于生理需求之上。更何况利威尔之前并不曾对任何人动心,他只是从没有考虑过与男性交往的可能性。没有想过并不代表无法做到,他觉得性别对于自己来说不成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埃尔温的想法。他一开始就划清了两人的界限,后来也从未对利威尔表现出特殊的兴趣。


但利威尔知道自己获得了一些特别待遇,证据就是他从没有在埃尔温家里遇到过其他人,不仅仅是学生,这个空间找不出第三个人出入的任何蛛丝马迹。利威尔可以确定,自己是除了房间主人之外唯一能够留宿的客人。


在某种程度上,他已经成为了特别的人。


利威尔对此相当满足。平心而论,如果不是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他其实更愿意安稳地维持两人现在的关系,朋友们在恋情中抱怨过的不满足感也好想更进一步的愿望也好,他都完全没有想过。利威尔从不认为埃尔温还应该为他付出更多。


只是针对目前的情况来说,这层关系的根基还不够坚实,至少没有牢固到能够让埃尔温原谅他犯下的错误。


利威尔希望照片里面的事情变成现实,希望自欺欺人的幻想成真,然后将他从彻头彻尾的谎言中解脱出来。


“学校里面,就没有让你动心的男孩子吗?”利威尔问,手上速度不减。


“单纯看长相的话,有几个挺可爱的。”埃尔温隔了一会才回应。这话说得无懈可击,想来是经过一番推敲的答案。


“你觉得学生找个成熟的恋人……怎么样呢?”利威尔总也想不到合适的说辞,抛出的问题相当模糊,说完心里就一阵焦躁。


他一向讨厌不干不脆的表达方式,按照心中理想的做法,他应该直截了当的请求埃尔温成为自己的恋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含糊其辞,说些没头没尾的话。


“我不知道你的‘成熟’怎么定义,不过感情的事情很难说得清楚。”埃尔温答道。


“就是大我十几岁的那种。” 利威尔不知道埃尔温的年纪,含糊地说了个数字。


“初中生和社会人士的组合吗,你对这个感兴趣?”埃尔温问,他应该察觉到了这个话题中隐含的敏感内容,但依然保持着最初的平和。


利威尔觉得这也是自己理想中的一种成熟。


“最近……学校里有这种情侣的传闻,大家都在议论……”


他吞吞吐吐地说完,又在心里自我唾弃了一番。


“这样吗,现在的孩子真是早熟啊。”埃尔温像是对别人的恋爱八卦不感兴趣,给出了个不痛不痒的评论,“当事人自己觉得好就行了,不相干的人在背后议论也没什么意思。”


“其实……是很熟悉的人,所以我想知道你个人的看法。”


利威尔说到这里,不由得加大了手上的力气。


他明白,埃尔温是因为不知道真相,才能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曾经几次梦见照片的事情被他当面拆穿,毫无疑问,那些都是噩梦。


“要是对小孩子认真了,对小孩子啊……”


埃尔温的手指敲着桌面,反复地念叨着“小孩子小孩子”,迟迟没有下文。利威尔几乎按耐不住张口反驳的冲动,他认为这个词根本不应该用在中学生身上。


“我想下场会很惨烈。”埃尔温终于得出了结论。


最后那个尖锐的词汇让利威尔全身僵硬,动作完全停了下来。


“为什么?”


他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筷子,想借此稳住自己的情绪。


“要说为什么……”埃尔温又敲了几下桌子,才重新开了口:“你觉得十年之后自己还会喜欢同一个人吗?”


“会。”利威尔觉得这个问题并不复杂。


“一点儿都不犹豫啊,看来我是选了个错误的问题。”埃尔温轻笑了一声,“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对方可能已经变成完全不同的人了?”


“喜欢的话,什么样子都好。”


利威尔转过身,盯着眼前的面孔,试着想象了一下十年之后的模样,可是脑海中浮现的样子跟现在并没有任何不同。


“我在初中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想那时候的朋友也没人能想得到吧。”埃尔温端起了杯子,注视着外壳上倒映出来的影像,弧形金属上的面孔扭曲得相当夸张。“你能想象得出我上中学时候的样子吗?”


还是学生的埃尔温?利威尔脑海中浮现出的,是一个金发、身材高大的青年,除了学生制服之外的部分跟现在没有任何区别。


“看起来差得很远吗?还是说长得像女孩子?” 


他故意往其他方向猜测,不想承认自己想象不出埃尔温不同的模样。


“很可惜那时候已经长成了五大三粗的男人,排队每次都站在最后。不过发育的只有身体而已,要是跟现在的你碰上话,至少会打上个好几场吧。”


利威尔皱着眉头看了埃尔温好几眼,向他挑衅的人多得数不清楚,可他所知道的这个男人从不做意气之争。


“喜欢上一个人,多数是喜欢他现在的样子,没错吧?”


利威尔在埃尔温的注视下不情不愿地点了头。


“但是小孩子呢,成长起来是非常快的,转眼间就会变得面目全非……谁都不知道他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毕竟是从小动物变成普通的人这种过程嘛。”


在利威尔看来,埃尔温是不能好好对话的类型,总是没说几句就让人莫名地想要反驳。


“从头到尾都是同样的人。”利威尔硬邦邦地反对。


他不是不明白埃尔温的意思,但要是乖乖点头同意,被对方归入小孩子范畴的自己岂不是被划出了人类范畴?而且他也不认为会有埃尔温形容得那么夸张的变化,他身边有几个从小学就认识的朋友,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还带着当初的特征。


“哦?你觉得自己跟上幼儿园的时候还是同一个人?现在还想被幼儿园老师摸着头称赞好乖好可爱?”埃尔温站起来走到利威尔身边,看起来真的打算伸手去摸他的头。


“要是真心喜欢,就算变成什么样子都没有关系。”利威尔没让他得逞,在半空中就拨开了他的手。“我的幼儿园老师从来都不做这种事。”


“你觉得喜欢就好,反正犯错是小孩子的特权。”埃尔温用被拍开的手捏起一块勉强还维持着形状的土豆块,丢进了嘴里。“但成年人不同,犯错的下场会很凄惨。”他又重复了一次那个刺耳的说法。


“你是想说自己朋友的事吧,从我的角度来看,情况多数跟你们理解的不同。”埃尔温咽下口中的食物,又找到了另一块。“成年人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你们这个年纪很难想象。毕竟是……算是相差了十几代的电脑?很多基础设置不同,操作界面也相差很远,最重要的是已存储档案数量完全不一样。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买电脑的话,大家都会喜欢新款的。”


利威尔不是没有听出埃尔温话语里隐晦的警告,却选择了无视的态度。


“这种说法也没什么错。不做长远打算的话,对象确实是越年轻漂亮越受欢迎。”


埃尔温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找到纸巾盒,就直接舔了舔手指。他在利威尔面前难得这样随意,要是换成平时,在吃第一口之前,一个洗干净的勺子就会迅速地被塞进他手里。


“所以其实你果然是会喜欢中学生的?”


利威尔终于说出了稍微靠近核心一点的问题,他听着自己快速的心跳,脸上和身上都烫了起来。


事情明明没有朝好的方向发展,连半点迹象都找不到。


但他仍然屏住了呼吸。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可是个有职业操守的好老师,而且说实话我对中学生不怎么行。”埃尔温的回复没有半点暧昧之处。


“不怎么行……是指什么?”


“简单讲就是不在守备范围。”埃尔温说到后面又开起了玩笑,“反正你可以尽管放心,在家里偷看你洗澡之类的事情绝对不会做的。”


利威尔没有跟着笑,幸好他平时也鲜少给埃尔温捧场,并没有因此露出马脚。


他又重新开始了搅拌动作,额头上很快就冒出了汗珠。


伸手在头上胡乱抹了一把,利威尔看着已经完全成为泥状的土豆沙拉,在心中把菜单改成了土豆泥。他从橱柜取出煎锅,又拿出蘑菇、火腿和小半个洋葱,作为备用的材料。


“你说的那个朋友,跟对方发生关系了吗?”沉默过后,倒是埃尔温主动延续了话题。


利威尔僵直地站在灶台前,摇了摇头。


“感情问题算是私事,不过跟未成年人做这种事可是犯罪。”埃尔温的目光在厨房转了一圈,看样子是在考虑要不要再继续吃点什么。


尽管表情并没有多少变化,但这种程度的情绪利威尔能够轻易分辨,知道他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不会发生你担心的那种事。”


利威尔说完,心中感到了被揪紧一样的疼痛。


朋友的事情当然是编出来的,但他已经意识到,这句话其实也是自己好不容易认清的现实。


“就当我多嘴好了,下次见到朋友的的话,记得告诉她要注意保护自己。”


“没有这种必要。”


“你们这些小鬼,对人太没戒备了。”


“别叫我小鬼。”


“那你也别这么容易生气?”


“我没生气。”


贴身的口袋里突然传出了震感,是韩吉的手机。利威尔不动声色地用水龙头冲洗蔬菜,盖住了机械震动的声音。


震感随后接二连三地传来,多数是聊天群组中又有了活跃的话题。


利威尔感到身上的热度渐渐地消褪了下去,汗湿的衣服贴在皮肤上,背脊一片冰凉。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