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11

11


奈尔老师从窗口看见米克追着同学穿过操场的身影时,瞬间怒火上涌。他毫不迟疑地出去把这个复课第一天就企图作乱的刺头押回了办公室,顺带还捎上了一个罪恶的同伙——毫无疑问,利威尔只能是帮凶,绝不可能成为受害者。就算他刚才被追着逃跑也不可能。


“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想被退学?给我坐好点!”奈尔喝住不愿安分坐在椅子上的高大学生,转头又去训斥旁边站着的另一个:“你往哪里靠?站没站样!”


“我不能坐下吗?”利威尔磨磨蹭蹭地与墙壁拉开了一点距离,重新站直了身体。


奈尔瞪了这个出名难缠的学生一眼,算是对他问题的回应。要知道如果不是仰着头教训人的场面太不像话,他才不会在这种时候允许米克坐下——尽管规矩地坐在椅子上,米克魁梧身形所散发的威胁性也没有丝毫减损。奈尔在入学的时候就留意过这个学生,他执教多年,有了些辨认问题儿童的本领。但米克后来的表现却并不张扬,加上寡言的个性,中流的成绩,居然逐渐落入了老师最容易忽略的那类学生群体。这种低调一直持续到了二年级才被打破。就在半个月前,他参与了在教室内的公开斗殴,就这样毫无征兆地露出了凶暴的一面。


那是本学期校内影响最大的恶性事件,但包括受伤的学生在内,没有一个人肯指认行凶者,加上又没有闹出人命,学校的调查也就草草收场,只找了个借口把这个校服沾血的可疑分子打发回了家。


今天是米克停课处分结束的第一天,奈尔从米克跨入校门的那刻起,就一直在暗地里留意着他的行踪。没想到还没到中午,就让他有了重大发现。


“我再说一次,你们要知道,自己来学校是为了什么。”奈尔问了半天,米克只会一个个字的往外蹦,利威尔又总在胡搅蛮缠,连事情都没搞清楚,这让他越发恼火。“不是来欺负同学的……”


“我说了,我只是不想让他跟着我。”利威尔打断了奈尔的话,一脸不满。


利威尔刚进门就做了解释,他跟米克之间只是有一点小小的误会,并不会惹出麻烦。但奈尔一点都不相信利威尔的说辞,刚才在前方的学生肯定另有其人,他可不认为利威尔会在学校里面被人追着跑。


“我想跟你一起去,我可以带路。”米克对利威尔比奈尔要大方许多,会说些比较完整的句子。


“我已经说了,我不用别人带。”利威尔拒绝得毫不留情。他还在生米克的气。


“不然,我在全校面前把事情解释清楚。”米克提出了新的建议。


他紧紧抓住了奈尔无意间制造的机会,把之前因为利威尔强行离开而中断的谈话继续了下去。


“别做这种无聊的事。”


利威尔并不认为自己遭受了米克的陷害,他入学后的表现在同学们眼里就像潜在罪犯,自己又跳出来说了不合时宜的话,就算没有那只兔子,矛盾迟早也会因为其他事情爆发。


让他产生抵触的是被隐瞒的因果关系。


比如说米克与他交好是因为心存愧疚,韩吉接纳他进作业小组是要偿还欠下的人情,再比如埃尔温……


他第一次开始思考,为什么埃尔温会在小巷里救下从未交谈过的学生,要知道这位老师其实并不像在学校里表现得那样正派。


他们之间的因果又是什么?


利威尔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满意的答案,后来终于忍不住去询问了本人。


埃尔温听他说完,低下头去戳盘子里的意大利面:“这评价真伤人啊,我一直在努力当个好老师。”


“我又没有说你这样不好。”利威尔几乎是脱口而出。尽管在下一秒,他就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埃尔温听了,停下糟蹋食物的举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真的吗?”


“……真的。”


要是平时多数会选择不予理会,但为了得到想要的答案,利威尔忍耐着回答了问题。


“你别勉强自己。”


“没有勉强。”


“那你换个看起来不勉强的表情?”


“……”


利威尔握紧了手中的餐具,几乎要恼羞成怒地选择暴力相向。但埃尔温拿捏尺度的功力相当纯熟,绝不会犯放下最后一根稻草的错误。


“你想知道的‘原因’,在我看来应该是‘契机’。”


 他立刻就切回了原来的话题。


利威尔“啪”的一声放下盛满半透明果冻的玻璃碗,又重重地把勺子插了上去,然后才往埃尔温的方向推了过去。


“你强调的‘原因’,是出于某种理由去做某件事情的意思,当指导行动的理由消失时,所做的事情也不需要继续持续。而我想说的‘契机’只是最初引发行动的某个因素,而后面的发展并不受此制约,也就是说,它只起一个触发作用。”


“说直接点。”


“不管当初有什么理由,成了你朋友的人,就算还完了人情也不会马上跟你一拍两散。”


利威尔吃着自己的那份果冻,心里慢慢接受了埃尔温的说法,他一直对米克的动机心存芥蒂,用偶发性质的契机来解释确实会令人感到舒服不少。


但他还有想知道的事情。


“所以说,你那时候帮我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没什么特别值得说的。”


“不特别也可以,告诉我理由。”


“……”


“是什么?”


“人的行为是由多种因素共同导致的结果,”埃尔温搅动着已经不成形状的面条,慢吞吞地说,“我想最直接的一个原因,是我那天晚上在酒吧里被人请了不习惯的酒。”


“那又怎么样?”利威尔皱起眉头。


“会喝醉。”埃尔温说,一脸正经。“等你二十岁去试试就知道了。”


 


回头看来,比起埃尔温的表现,米克的反应简直诚意十足,作所作为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生气的地方。但利威尔那时还钻在因果的牛角尖里,对米克的别有所图难以释怀,两个人在办公室一直吵到有其他学生进门,才一起默契地住了嘴。


利威尔跟米克作为一张床照同时也是学校最近头号八卦的主角,光是刚才跟在奈尔身后走的那一路,就吸引了无数道火辣辣的目光,利威尔被看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在心里庆幸奈尔老师迟钝得一点反应都没有,要是换成其他人……


他想到这里,心脏激烈地跳动了起来——跟在学生们身后进来的,正是自己刻意避开的那位老师。


利威尔最近一直跟埃尔温保持着尽可能远的距离,生怕看过那张照片的人产生任何联想。但物理距离可以轻易拉开,精神思想却难以控制。


利威尔听着埃尔温与学生们谈笑,给各人安排工作,将教学用具逐一归位。


他在那个喧闹的房间里,只听见了一个声音。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