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13

13

“你真的不会告诉任何人?”

“不会。”

“真的?”

“真的。”

“发誓不说?”

“嗯,我发誓。”

埃尔温配合的态度让女学生再也想不出什么问题,这些话她已经车轱辘似的说了无数次,连自己都不好意思再继续重复。

意犹未尽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她总算想起了新的说法。

“那……你就算跟谁说了,也绝对绝对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绝对不行!”

重点到底是不能说,还是不能说是你说的?

埃尔温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了附和的态度,他当然不会真的把那个问题说出口。

利威尔的表现怎么看都有点奇怪,他当面没有问出什么,就试着去找了看上去嘴比较松的女学生,果然很顺利的套出了话。

那确实是件令人头疼的事情,想停掉手机也不为过。

“他们的照片我也存了哦,真的是在床上哦~”女孩掏出了手机,熟练地点点划划。

“那个请不要拿给我看。”

“咦——为什么?”她拖长了声音,没有比放下诱饵之后对方不上钩更令人扫兴的了。

“我不敢看。”

“骗人!”女生斜着眼睛瞄埃尔温,脸上露出了对他装模作样的鄙视。“有什么不敢看的,这种东西你们男人还看得少吗?”

“叫我老师。”埃尔温纠正道,不让青春期的学生把自己当做异性对待,“要是我看过之后迫于职责不能继续保密,这样也没关系吗?”

“啊——怎么这样!老师你都答应了不乱说的,也不会插手的!”尖细的女声突然拔高了几度。

“后面那句我可没说过。”你再这样喊下去门外的人可都要听到了,埃尔温心想,“所以我已经告诉你了,什么都别给我看见。这样我也就当做没看到你带手机回学校的事。”

学校里并不允许初中学生使用手机,但不少人的书包里都藏着一台。

“反正大家都带嘛。”女生撅起了嘴唇,上面涂着像果冻一样的红色,仔细看的话,眉型也是精心修饰过的,虽然还未成年,女孩子就是比同龄男孩要成熟得多。

 

埃尔温完全没有想到看起来还像个小男孩的利威尔会这么快开始谈恋爱。

不过他的隐瞒倒不会让作为老师的埃尔温有任何意外。

青春期的少年情绪相当敏感,尤其是在开始了第一段感情之后,从他们拥有了不再跟成年人分享的秘密的那一刻起,双方渐行渐远的序幕就已正式拉开。

一直围绕在身边的少年也是这样,突然间就不见了踪影。

埃尔温想起他最后一次到自己家里时提起过的新菜式,心里感到了无比的惋惜。他打开手机,在美食软件中寻找起提供类似菜色的餐厅。

收藏夹里还存着准备以过节作为理由,带着利威尔一起去的餐厅。

利威尔的生日正好跟圣诞节重合,本身就是个热闹的日子。虽然没有提前问过本人的意思,但是埃尔温很有把握,那天不会有一个安排好的生日聚会在等他。

只是计划不如变化快,现在看来,这个计划已经没有实现的可能——在这种双重意义的日子去打搅情侣未免太不识趣。何况比起美味的餐厅,跟恋人共度的时光绝对会更加令人感到愉悦。

这算是埃尔温自己的经验之谈。他在上中学的时候,几乎是跟利威尔差不多的年纪,有过一段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称得上是刻骨铭心的感情。

心中花费两年多涂抹上的玫瑰色彩被彻底抹去之后,留下了漫长的空白。

这些年来,埃尔温一次都没有向朋友介绍的过自己的恋人。要不是这样,玛丽也不会为了一点蛛丝马迹叫着嚷着要他带人去温泉旅馆。

那天埃尔温刚一跟奈尔分开,就给玛丽传了消息,只说找不到合得上时间一起旅游的人,对利威尔的事一字不提。

玛丽是他少年时结交的朋友,奈尔也是老同学身份,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情绪破坏大家的关系。更何况他与大多数中学同学都断了联系,剩下还有来往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确实得好好珍惜。

埃尔温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要是他能够有个正式的恋人,朋友们也会对他放心不少。

可他偏偏没有。

埃尔温觉得,自己人生的道路,从中学之后就走偏了。也可能从出生开始就是偏的——他的童年幸福无忧,对同性的好感多数是先天形成。

他的人生转折点是一个冬季的下午,那天学校的小会议室被夕阳染成了金黄色,他面前的老师和家长们背对着窗户,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也可能是记忆自动过滤了令人恐惧的部分——埃尔温至今都没能确认,导致他与同校男生恋情曝光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他反复推敲过这个问题,怪罪两人的校外约会,怪罪自己到对方班上太过频繁,还怪罪留在锁骨附近的深红吻痕……他们一起做过的事情太多,占据了十几岁的人生中无数个第一次。

那是埃尔温第一个正式的交往对象,他们约好了要上同一所大学,甚至拟定了两人的工作类型和地点,以中学生的年纪来说,埃尔温的未来规划做得相当长远。

身为初中生的他,无论是思想还是身高,都比平均水准要高出了不少。

埃尔温的个子在上中学开始就窜到了一米八,跟恋人站在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要弯下腰才能亲到他的额头,也可以轻易把对方整个拥在怀中。明明年纪相同,差距却好像是大人和孩子一样的巨大。

恋人还是个天真纯洁的孩子,于是欺压、胁迫的角色就只能由埃尔温扮演。

他在那个充满阳光的小房间里,看着对方头顶上熟悉的发旋,听着因为颤音和哭腔而变得陌生的声音,抽抽噎噎,断断续续地控诉他的暴行。

在那个嘈杂的空间里,唯独他一个字都没有说。

关于橘黄色调的房间的梦,埃尔温做过不止一次。在梦里他像个旁观者,看着学生装束的自己面对着众人的斥责,沉默地站在房间中央。

他其实跟抽泣的恋人一样,惊恐而无助。

 

***

奈尔难得在早上第一个来到了办公室,他有些不熟练地在钥匙扣上找出属于教职员室的那支,低头想插进锁孔里,于是留意到了门口的地上放着的,附近便利店塑料袋里装着的什么东西。他弯腰捡起袋子,在里面找到了一部黑色的手机。

难道是昨天有同事没收的?

奈尔回到座位上摆弄手机,打算找出拥有者的线索,一边在心中谴责被假定不负责任的某个老师。

手机是开机状态,一按键就亮了起来,连保护密码都没有,满屏的“援交”字样把奈尔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现了手机落到老师手里的理由。

想到这样的学生搞不好就在自己教的班里,他不仅在心中长叹了口气,随手退出了备忘录程序,然后不怎么意外地发现手机的主人设定了一张充满情色意味的照片当做屏幕背景。

在下一秒钟,隔着各种桌面图标的遮掩,奈尔发现他似乎认识那个正面看向镜头、衣衫不整的男孩。

他把手机凑到眼前,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才想起去找相册功能,果然在照片文件夹里面翻出了作为屏幕背景使用的那一张。

这次他看得一清二楚,他甚至把照片传到了电脑上面,在手机不能比拟的大屏幕上随心所欲地研究。

他独自看了一次又一次,不记得经过了多少个难眠的夜晚,最后终于忍不住把照片传给了玛丽。作为女性和警察,奈尔相信爱妻对细节的观察力远在自己之上。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她告诉自己,应该如何区分照片拍摄地点和埃尔温卧室的不同之处。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