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16

16


利威尔算是理解了埃尔温说过的,玛丽“曾经的样子”是什么意思了。


外表艳丽的长发美女朝埃尔温大步走了过去,然后毫不迟疑地对着他脸上狠狠地挥了一拳,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极为流畅,不知道是经过多少次实践才练出的成果。


利威尔在一旁看着,在那气势中下意识地护住了自己的头部。


后来埃尔温在她持续不断的责问中一直保持着沉默,他只在刚看到照片的时候朝利威尔的方向望了一眼,短暂得没来得及让利威尔看清他的表情。


利威尔以为他马上就会说出真相,洗脱身上的冤屈,然后顺理成章地责备学生的顽劣,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就算过来把自己狠狠揍上一顿也毫不过分。


但埃尔温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无论玛丽和奈尔再说什么,都不见他作任何回应。


利威尔在一边看着,不知所措。他第一次见到这样被人完全压制的埃尔温,身材高大的男人低垂着头,整个人都笼罩在无形的阴翳当中,只有满头金发在夕阳下闪着不合时宜的光芒。


利威尔知道自己该为这场风波承担全部的责任,但埃尔温的表现太过异常,他猜不透那静默之下隐含的用意,拿不准目前的真正形势,也就不敢贸然插话认错。


直到他看到埃尔温被推了一把。


埃尔温踉跄着退了两步,途中碰倒了衣架,制造出了巨大的响动。即使如此,他仍旧呆立在原地,甚至没有转头看一眼地上的狼藉。


利威尔心中充满了暴戾的情绪,几乎没有再细想的余韵,他大步走进房间,一边用力带上了一直敞开的大门。巨大的响动成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他毫不在意地迎着尖锐的视线,推开奈尔向前走了过去。


“实在是让人听不下去。”利威尔弯腰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外套,拍打了几下,把它搭在了前臂上,“别开玩笑了,你们以为我跟老师干了什么?真是太恶心了。”


他带着厌恶的表情抗议,第一次插入了大人们的对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别搞错了,我可不是想维护他。”利威尔斜睨了一下玛丽,跨过地上的障碍物,从客厅的沙发上拎起了自己带来的背包。


他拉开拉链,从里面掏出各式各样的金属工具,一根根地丢在地上。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就告诉你们好了,我有时候会带人过来约会,反正老师在家的规律很好掌握。谁让我们零用钱太少,不够上宾馆。”他把地上的东西朝门口的方向踢了过去,“打开门锁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要不要我现场示范一下?”


玛丽拿出便携式烟灰缸,把嘴里抽了一半的香烟塞了进去。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警察,她几乎立刻就发现了那些东西的用途。


没有回应利威尔的挑衅,玛丽推了奈尔一把,转头观察起了埃尔温的反应。


“你老实说,你是在跟同学……跟男同学交往吗?”奈尔如梦初醒,结结巴巴地提问。这个完全反映了他内心想法的问题不怎么高明,引来玛丽不满的一瞥。


奈尔想起了不久之前在教职员室的那场训话,利威尔一面倒的压制以及米克几乎称得上低声下气的反应,仔细想来确实有些不自然之处,只是他受了两个小男生组合的麻痹,没有往下用心细想。


“是啊,我有男朋友。”利威尔往沙发上一靠,把脚搭上了茶几,他嘲讽地看着大惊失色的奈尔,“那种照片现在谁没拍过啊,用得着这样么,大惊小怪。”


“难、难道是……我们学校里的学生?”奈尔鼓起勇气,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测。


“整个学校都知道的事情还问什么问。”利威尔嗤笑。


尽管表现得不屑一顾,但这种回复无异于隐晦的认可。


“所以你就这样利用他人的好意,偷偷摸摸地跑进别人家里?而且还做这种……这种事情!”


奈尔理顺了思路,最初的惊疑也转成了愤怒。


“我可是每次都有好好的带床单来清理干净……”


利威尔的话还没说完,头上就挨了奈尔一下。


“你干什么!”


“你这种无法无天的小孩子不管教一下怎么行?玛丽,就直接把这家伙送到那个叫什么,专门关小孩子的地方去吧!”


“死老头,别想吓唬人。”利威尔恼火地理了理头发。


“我可不是开玩笑!你这种家伙不教训一下不行!还不赶紧给我道歉!”奈尔说着,上前拎起了利威尔的领子。


“要道歉也轮不到你来说!根本就是你们先跑来闹事!莫名其妙,有脑子的话就该知道,我怎么可能跟这种……大叔上床!”


利威尔轻易挣脱了奈尔的钳制,就着半倒在沙发上的姿势踹了他一脚。


“你这个没教养的小混蛋……”


奈尔挽起袖子,正准备上去再战,却被人抢在了前面。


玛丽一路捡起地上的工具,走到了利威尔跟前,接着掏出警察证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带着这些东西做了什么好事,是想被抓起来吗?”


“想抓的话就抓好了。”利威尔斜了她一眼,丝毫没有服软的意思,埃尔温曾经提过玛丽的职业,他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


“你到埃尔温家里来做什么?嗯?还有这些?”


玛丽一击不中,并不在一个问题上继续纠缠,她把超市袋子里面的东西大致翻看了一遍,里面多数都是食品,除了便利店里卖的各类小食,还有啤酒和一个迷你蛋糕。


“老师在帮我补习功课。”面对玛丽审问一般的做派,利威尔应对自如,不见半分犹豫,“所以要我跑腿什么的也就忍了。”


“学校已经放假了。”玛丽作为同一所学校的教师家属,准确地点出了事实。


“因为考试结果不错,所以就想庆祝一下,让老师给我一点奖励。”利威尔重新在沙发上坐正,仰头与玛丽对视,“不行吗?”


 “就你们两个,通宵庆祝?”玛丽从袋子里捡起那包格格不入的男式内裤扫了一眼,随手又丢了回去。那上面明明白白地印着最小尺码的标记。“你可别告诉我这个是买给埃尔温穿的。”


“那又怎么样?”利威尔反问,仍旧是那副惹人生气的嚣张姿态。


“放着你的男朋友不管?在平安夜的晚上?”玛丽挑眉,干脆挑明了意思,“你觉得那个男朋友究竟是谁?”她转头询问奈尔,显然并不相信那个人的存在。


被点名的人犹豫了一下,在玛丽耳边低声说出了米克的名字。


“少给我提那个家伙!”利威尔一拍桌子,愤慨之情溢于言表,“我都说了,让他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这个跟利威尔关系亲密的学生不仅发色和身材完全符合照片的特征,而且确实在跟利威尔闹矛盾……不,在单方面的求饶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一切都让利威尔的说法有了充分合理的解释。至少比埃尔温跟学生鬼混的设想要合理得多。


奈尔只用了寥寥几句,就让玛丽明白了他的意思:对于利威尔的说法,他找到了相当有说服力的佐证。


“埃尔温。”


玛丽转头去看仍旧保持着沉默的当事人。


“我可以相信你跟这孩子没有什么……警察能管得了的事情。”


“谢谢。”埃尔温说,声音淡得听不出情绪。


“但这并不代表我认同你没有错。”她狠狠地瞪着埃尔温,并抓住了蓝色眼眸深处细微动摇的瞬间。“我跟你说过什么?作为教育者你是怎么对待未成年人的?你明明知道,他们的思维没有定型,世界观还没完整建立。”


她跟埃尔温太过熟稔,平时交流得不少,这种时候不用重新长篇大论,意思一点就透。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去接近学校里的男孩子?你真的可以对我保证,你没有做任何有倾向性的引导,没有做出会干扰青春期孩子好恶的举动?你什么都没有做,就有男孩子围着你身边打转?”


“你够了没有?我又不是没有脑子!”利威尔打断了玛丽的质问,毫不客气地站在了她和埃尔温中间。


他想起埃尔温在学校里被女生团团围住的场面,心中充满了难以言明的情绪。


“老师不应该接近男孩子,难道应该接近女孩子?他跟女孩子混在一起就没有问题了吗?”


他的发言像是一点儿都不清楚埃尔温的私人生活,让在场的知情人面面相窥。


“埃尔温他,他是……”在尴尬气氛中,奈尔试探地询问,“难道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利威尔皱眉。


他当然明白奈尔的意思,不过并不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任何问题,埃尔温在学校里的形象跟其他男性老师没有任何不同,只是他的旧识先入为主,产生了另类的担忧。


利威尔不依不饶地跟奈尔拉扯了许久,埃尔温的昔日同窗终究是无法说破他的私事,这场激烈的冲突最终在暧昧含混的气氛中草草收场。


埃尔温在中途也加入了战局,像是突然回了魂一般,说话不仅越来越多,而且还花样百出,他一本正经地向同事请教对外掩饰家暴伤痕的个人经验,把奈尔问得落荒而逃。


“我一直想问,究竟……你究竟是为什么来当老师的?”玛丽和埃尔温之间的紧绷气氛直到离开前也没有丝毫放松。


埃尔温低头望着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轻扯了一下嘴角。


“看来我只有不出现在学校里才是最正确的。”


他说,依旧没能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


 


那天晚上关门谢客之后,埃尔温一边用冰袋敷着脸,一边对利威尔介绍背景知识,据说奈尔是被妻子娘家人围殴过的、拥有高等级经验的人,不容小觑。


利威尔与埃尔温并肩坐着,心神不宁地听着奈尔波澜壮阔的情史。


他悬着心等埃尔温向他兴师问罪,从奈尔的私生活一直听到了他的中学学生生活,以及其他的各种引申话题,直到过了休息时间,居然还是什么都没有等到。埃尔温道过晚安就进了卧室,看起来像是完全恢复了正常。


利威尔独自来到厨房,把已经完全解冻的食材放回了冰箱,又拿抹布擦干了桌上的水迹。


埃尔温滔滔不绝了一个晚上,居然没有想起晚餐的事情。


收拾完毕,利威尔和衣倒在了自己常用的沙发上,他盯着头顶的吊灯轮廓,感受不到半点睡意。


埃尔温让他对童年玩伴的可怕之处有了深刻了解,不禁暗自提醒自己要善待身边的朋友:无论你将来变得如何威风八面,他们依旧是可靠的人肉硬盘,尽责地守护着那些你想消灭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黑历史。


利威尔并不知道,这是埃尔温在离开中学之后第一次提起那时的旧事,他不知道,在自己听到的那些陌生的名字当中,有一个多年来都是禁忌般的存在。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