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兵团游戏

◇恶搞,恶搞,恶搞

◇经常改名想不起当时叫什么群的吐槽产物

◇巨无霸馍夹肉生日快乐^_^


“这是什么玩意儿!”

利威尔把手上的游戏手册往桌上一丢,打翻的茶水差点溅到团长脸上。

“刚才我已经做过说明了,我们都被要求参与这款游戏的制作工作。”埃尔温平静地回答了利威尔的问题,意志丝毫不受旁人情绪的动摇。“由于设定借鉴了真实人物,需要我们签字授权,并且提供尽可能多的素材,毕竟每个角色都有量身定的分支情节。”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销售业绩会直接挂钩明年的军费。”

这款中央牵头立项的游戏以各兵团为主题,最近筹足了资金,正式迈入了紧张的开发期,连调查兵团都接到了取消训练外的自由时间,全体协助制作的命令。

“这种课题我研究不来啊啊啊……”韩吉把手上的资料朝天一丢,躺倒在沙发上不肯起来。

她的角色跟多金英俊又多情的已婚贵族发展出了纯洁的婚外恋,还升华出了忠贞不渝的包养关系。

“总比我天天晚上都得上旅馆强,我可不知道豪华套房长什么样子。”利威尔冷冷地说。

人类最强在此依旧身负重任,每晚都化身为爱与美的大天使,用自己的身体抚平巨人给民众留下的床上和……错字,创伤和恐惧。

“如果你不满的重点在房间上,策划方说过换成兵团宿舍也可以。”埃尔温显然也为场地的问题交涉过,“实际上他们对浴室、食堂、仓库还有禁闭室都很感兴趣,还说操场也可以考虑。”

米克这时候也摆了摆手,指着角色说明表示无能为力:作为一个黄赌毒样样俱全的花花公子,他穿着性感的皮衣混迹夜店挑逗俊男美女,手上密集的针孔就是他的男人勋章。

“这种情况我看住在医院隔壁比较方便。”他划掉了角色说明下的豪宅住址,“皮裤也请准备成包得住尿布的尺寸。”

埃尔温对他的意见表示了赞同:“在我提出这个问题之后,他们就给你安排了一个酒吧艳遇来的真爱,对方还是学过护理专业的。这个角色的补充资料明天就会送来。”

“埃尔温……”利威尔往后翻了几页,这次的声音比之前又低了几度,“我为什么要死在例行壁外调查里?”

“这不是写得很清楚了吗,因为上面要求我们去巨人窝里抢补给车,不派人类最强肯定抢不到手。”

“……这补给车里装了什么?”

“就是平常那些东西,没什么特别。”

“所以你就高高兴兴地派我去了?”

“当然不是,注意这章的副标题,‘痴恋’,意有所指不是吗?团长后来也殉情了。”

“嗯?指什么?”利威尔皱着眉头在标题的第一个字上画了个圈,“智商很低的恋爱?”

“你的文化课从下周开始再加两节。”埃尔温拿出笔记本,在上面记下了这个新的待办事项。

“我说我说!为什么这里面没有关于团长的主线故事?!”

韩吉把从地上重新捡起的说明文件翻得哗哗乱响,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如果你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团长出现的次数比任何人都多。”

埃尔温熟练地打开了自己那份资料,好些地方都被划上了记号,充分显示了他以身作则的认真态度。

“兵长去旅馆的时候在门外收钱,兵长关禁闭的时候挥鞭子助兴,兵长指导训练的时候对新兵吃醋,兵长住院昏迷的时候偷偷脱他裤子……等一下。”

团长说到这里,把手上的说明书换成了下册,这是兵长以外唯一需要两本资料手册的角色。

“还有,在壁外调查时从早到晚偷看兵长的锁骨腰线,接到命令后内心哭泣着让兵长殿后送死,最后还故意指挥整个兵团一起喂巨人自杀……这段特别点出了他怀揣着兵长遗物,所以我估计这是在搞殉情。”

“老实说,从接到第一稿大纲时起,我就在怀疑它是不是出自罗沃夫的手笔,他是最热衷在诗集上署名的议员,被我们送进监狱之后又一直闲得发慌。”

合上手册长出一口气,没有主线故事的团长最后如此总结。

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埃尔温一样能屈能伸,众人在房间里吵得沸沸扬扬,说什么都不肯低头就范——

“我跟索尼和宾是不能分开的!”

“啧,我要砍翻这群猪头回地下街。”

“别给我超过三个字的台词。”

……

埃尔温面对着激昂的群情,从善如流地作了退让。

“要不我去跟奈尔提议,跟宪兵团互换一下脚本?”他民主地询问下属们的意见。

“为什么要跟宪兵团换?驻屯兵团不行吗?”韩吉的警惕性并没有因此减少半分。

“驻屯兵团的脚本需要人海战术,我们人数相差太远无法做到。”

“跟宪兵团难道就没有这种问题?”

“你们可以看看发给他们的资料。”

埃尔温说着,从抽屉里拿出几张薄纸,打算用事实打消各种质疑。

“只有这么点?”

利威尔没有去伸手去接,他看向团长的目光锐利,显然也是心存疑虑。

“那是因为策划人员说让他们按喜好发挥,情节什么的都无所谓。”

他抛出这个可疑程度爆表的解释后,连米克都忍不住开了口。

“……我记得你说过这是跟军费挂钩的大事?”

团长再次肯定了自己的说法,没有表现出半点心虚迟疑。

“作为唯一一个拉到赞助的兵团,他们的主题是对各种床单进行身体检验,因为那个赞助商主要生产床上用品。”

像是对室内的高压毫无反应,他从容自若地讲解起游戏中关于宪兵团的内容。

“资助条件里有禁止为竞争对手打广告的规定,就是那个生产服装的寡头,”他报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称,连兵团的制服都出自它的手笔,“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所有场景里一件衣服都不能出现。”

埃尔温说到这里,将鸦雀无声的房间扫视了一圈。他已经充分证实了自己的清白无辜,无论是投票还是接下来的说明完全可有可无——

“此外还有特别周边计划:随机附送单人裹枕套画像,订购超过十套加送全员踢被子画像。”

评论(1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