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变身日II 1

*续篇,前篇这里 :《变身日》1   2    3

*梗是去年 @。o O 的想法。


1

“我希望你能跟我解除契约。”埃尔温说。

“我想你应该知道,马上就是2月14日了。”

利威尔放下手中的茶杯,提醒自己的契约对象。

众所周知,这是一个神圣的日子,只有在壁之神前缔结过正式契约的伴侣们能够安然度过,而所有单身的成年人都会变成各种犬类,直到日历翻到下一页为止。

“当然,我记得。”

埃尔温说,他的房间里就放着一座能够显示日期的座钟,每天都会报上不止一次时间,拥有不容忽视的存在感。

 “我以为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之后,你不会想要再结契了。”

利威尔不认为自己听到了分手宣言,他对埃尔温那颗异于常人的脑袋拥有足够的信心。

 “上次的事情确实……”埃尔温顿了顿,像是在考虑措辞,“是一场灾难。”

“所以呢?”利威尔被吊起了好奇心,“那件让你觉得值得冒险的事是什么?”

“你这种口气简直像是在说我这次肯定一样倒霉。”埃尔温苦笑起来,一边提起了利威尔还未入团时的旧事,“还记得吧,你打败过约翰,地下街的狗王。”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利威尔说。

紧跟在他身边的大狗曾是一个不小的群体首领,如今则是利威尔最忠实的伙伴。

“如果你变身的话,还能重新成为狗群的头领吗?”埃尔温问道。

他的话说到这里,意图已经相当明显。

“你想让我一次性补齐兵团的军犬空缺?”

利威尔也明白了过来,埃尔温想要自己用狗的样子重新回到地下街。

借助这种动物对领头犬的绝对服从,他有可能通过这种方式带回被征服的狗群——在那个弱肉强食的地方,能够生存下来的动物都相当强悍,多数都能够胜任军犬的工作。

“我看不出专门等到那种时候的必要性。”

利威尔扫了一眼趴在暖炉前的约翰,火光在它身上勾勒出起伏的肌肉轮廓。要完成埃尔温提出的计划,利威尔很可能根本无需亲自动手。

“我今天就可以出发。”利威尔说。

“要是它们都把你当做主人,就很难再分配给其他士兵了。”埃尔温摇头,说明了他的顾虑,利威尔遇见约翰的时候就是犬型,可就算看到利威尔变回了人形,它还是毫不迟疑地继续承认他的地位。“我希望你回来之后也不要在它们面前变身。”

利威尔靠在椅背上看着他的契约对象,若有所思。

他有过好几次变身经验,犬类形态也有足够的战斗能力,并不担心自己会碰到危险。另一方面,埃尔温提出的计划并不太困难,他刚才就在脑海里迅速把地下街的地形过了一次,选定了几个合适的地点,不过能够带回多少,就只能看那时候的运气了。

让他犹疑不决的另有原因。

利威尔终于打定了主意。他对约翰打了个手势,黑色的身影立刻站了起来,穿过房间走到了两人跟前。

“约翰是我见过的最强壮的狗,除了跟我那次之外打架从没有输过,无论在地上还是地下都不缺女朋友。它甚至比我碰到的很多人都要聪明……”

利威尔轻轻地抚摸着它柔软的毛皮,详细地介绍起了他这个多年的伙伴。约翰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于是愈发专注地留意着他的举动。

“而且它喜欢你。”

被点名的军犬对着团长摇了几下尾巴,并不特别热烈,埃尔温在约翰心中的地位显然跟利威尔相去甚远,但它也绝不会去拂老大的面子。

埃尔温在利威尔和约翰之间扫视了一圈,谨慎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我也喜欢它,这真是条好狗。”他把重音放在了最后一个字上。

可是利威尔毫无默契地点头附和:“你也喜欢它,这样就好办了。”他拉过约翰的前爪,递到了埃尔温跟前。

“承蒙厚爱。”埃尔温坐在椅子上,狗爪子抬起来正好就是胸前的位置,他忍不住朝后移了移身子,“不过实际上……”

“你对约翰有什么不满意?”利威尔毫不客气地把手里的爪子又往前送了送,“你不是喜欢它吗?”

是的,我喜欢它,就跟我喜欢它那群毛茸茸的女朋友一样。埃尔温心想。

“难道说,你还有其他喜欢的对象?”利威尔问道,这次连约翰的尾巴也应声停止了摇动。

两双眼睛几乎要在团长身上扎出几个洞来。

埃尔温对着狗爪上根根尖锐的指甲沉默良久,最终没有报出新的名字。

“女神塑像在最下面的柜子里。”他小心地朝书柜的方向偏了偏头,“还是那个,你上次跟莫布里特借来用的。”

 

***

埃尔温第一次知道,利威尔原来有一语成谶的能力。

他看着约翰吐出的舌头上黑色的花纹,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他的记号上次出现在了一个尴尬的地方,这次依然没能在四肢和上身找到。

“它舌头上以前就有这个胎记吗?”他挺了挺胸,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单薄软弱。

利威尔转过头,看他的眼神就像看着那些在立体机动练习中撞到树上的新兵。

“不,这是半个印记。”他说,没有去追究埃尔温的明知故问,毕竟眼前的头等大事是完成契约。

缔结契约的伴侣身上会浮现特有的成对符号,双方必须将浮现标记的部位贴合在一起,直到两个残缺的图案各自变得完整,整个仪式才算是大功告成。

利威尔放下了手中的女神塑像,把手伸到了约翰面前,后者立刻凑上来,亲热地舔了他的手指。

“你看,很简单,不是吗?”利威尔摸了摸约翰的头。

“可是我从没有见过它去舔除了你以外的人。”埃尔温没有轻易屈服。

“我们可以先试试,不行的话……”利威尔思索了一会儿,笃定地提出了应对方案,“不行就倒点蜂蜜,约翰最喜欢甜食了。”

“我并不想在这个时候翻旧账……”埃尔温的后背感受到了墙壁的冰凉,他又一次脱得只剩下最后一件遮蔽,跟上次的情况一模一样,“可是我不得不再强调一次,你总是把配给的香肠拿去喂它,我认为这样相当不妥当……”

可惜他的谈话对象似乎完全没有掌握状况。

“我不知道你拖拖拉拉的想干什么。”

利威尔蹲在约翰跟前,位置在埃尔温的腰线向下一点,正好让他对着目标虎视眈眈。

“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脱?”

他不耐烦地掰开了约翰的嘴。要知道,完成契约可是有时间限制的。

埃尔温不得不承认,约翰确实是条聪明的狗,在听到各种食物词汇的诱惑之后,它此时正充满期待地大张着嘴巴。他分明地看到了它跟前被水迹染得斑斑点点的地面。

他还看到了一张布满利齿的血盆大口,看到水迹顺着利威尔的手指蜿蜒流下。

 

那时候的他们都没有想到,埃尔温的标记并没有出现在与上次相同的地方。

从某个角度来说,那是个让人更加为难的位置。



评论(1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