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变身日II 2 (完)

2

据说调查兵团团长埃尔温拥有一顶足以乱真的假发,只有智勇双全之人才能看出端倪。

尽管少数见证过奇迹的士兵们言之凿凿,却无法说服信奉眼见为实的怀疑论者——团长明明在艰苦的训练当中摸爬滚打,跟大家一样满身泥泞与汗水,而头顶上的毛发却从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作为人工配件来说相当不可思议。

兵团里敢于去摸团长脑袋的人单手都数得出,几乎每个都被胆大的新兵追问过对“谜样假发”的意见,他们面对这个问题时的诡异表情让群众确信无疑——在那之下一定掩盖着不为大众所知的真相。

“兵长就只对假发的谣言特别敏感,到底是为什么呢?”

莫布里特忙到傍晚才安置完利威尔教训过的新兵,心力憔悴,用近乎于自言自语音量低语,对于回应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他的上司,韩吉并不是个对人类之间的各种纠葛特别感兴趣的人,她的时间多数都花在了对非人类生物的实验当中。

“难道是因为他也被牵扯了进去?”他自问。

据说埃尔温的假发在某一次渡河训练中之所以没有顺流从上游漂到下游,全靠他身边的利威尔眼疾手快——为此兵长几乎从自己的马上摔了下去——不过他最后稳住了身形,还顺势转移到了团长身后与他共骑,挡住了埃尔温的身形。幸好那天的训练已经到了尾声,登上河岸之后团长宣布就地解散,头也不回地载着兵长率先离开了现场。

“当然是因为利威尔觉得内疚,这都是他惹出来的麻烦。”韩吉眼睛盯着书本,却抬手朝莫布里特的方向指了指,“就在那里。”

“什么?”

“那顶著名的假发。”

“什么?!”

莫布里特跳了起来,瞪着空空如也的椅子发了会呆,才半信半疑地掀起了坐垫,于是一团乱糟糟的金色毛发就这么曝了光。仔细看看,那颜色确实跟团长的发色相似。

“果……果然团长头上戴着分队长您特别研发的假发?!”莫布里特喊道,这样一来,关于团长头发的所有不解之谜就都有了答案。他尝试着戴上了疏于护理的假发,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解开兵团第一谜题的钥匙就掌握在他的手中!

“不,我可没有研究过什么假发,除非有巨人来下订单。”韩吉干脆利落地打消了莫布里特的幻想,“这只是普通的假发,不抗风不防水,唯一的优点嘛……”韩吉停下来打量部下的脑袋,金色的发丝在灯火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优点是颜色还算漂亮。”她下结论说。

“我不明白,”莫布里特问,强行压下了追问假发来由的冲动,不甘心地扶住了又一次滑落的假发——没有发卡的帮助它根本无法好好固定在头上。“您刚才说那跟兵长有什么关系?”

“因为埃尔温跟他的宝贝儿有契约啊。” 韩吉的回答相当迅速,而且直接,不像是故意作假的样子。

“您、您说的……难道是团长和约、约翰?”莫布里特结结巴巴地问。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利威尔亲自从地下街带回的军犬约翰跟他本人有过契约的事情成为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人类跟动物缔结相当于婚约的神圣契约,本身就不是能够一笑而过的小事,更何况兵长看上去对兵团里的另外几只军犬也充满了兴趣。他的心到底在哪只长毛动物身上,这个问题成为了赌局长盛不衰的动力。

如今韩吉爆出的消息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原来兵团里人尽皆知的畸恋并不是纯洁的人狗纠纷,而是两位兵团干部与一只军犬的复杂三角关系。

莫布里特张着嘴出神,任头上由金色的毛团缓缓滑下,最后自由落体一般下坠到了布满灰尘的地板上。

“马上就要到2月了……”韩吉瞄了一眼地上的金色毛发,“那个就麻烦你帮我拿去还了吧。”

“……给谁?”莫布里特的口气仿佛还在梦游一般。

“埃尔温啊,这是他的东西不是吗?”

“……?!”

莫布里特接到了这个艰巨的任务,神智瞬间就回到了现实。

假发这个话题的危险程度,他刚刚安置好的那些士兵就是最好的应证,更何况兵长的房间就横在敲开团长大门的必经之路上。

“……那个……我觉得团长看上去并不需要这个……”

“这可不好说。”韩吉托着下巴回忆,“2月14日那天上面要来人视察,埃尔温肯定要跟利威尔重新结契,总不能向他们介绍四只脚的兵长。”

“但这跟假发有什么关系?”莫布里特这才发现他的上司根本就没有解释清楚任何问题,他甚至不能确定重新结契是否代表人狗之间的三角恋爱已经分出了胜负。

“是了,”韩吉啪地合上了书本,“你还不知道埃尔温跟约翰缔约的细节!”

她盯着求知若渴的下属观察了好一会儿,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可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事情。”

 

***

那天晚上韩吉搞了个干部聚会,大家一直在酒桌上大战到夜半时分。

几乎滴酒未沾的莫布里特终于在熏天的酒气和口齿不清的叙述当中,拼凑出了事情的大致轮廓——据说那次米克带着理发工具赶去救场的时候,埃尔温身上只裹着一床被单,混合着蜂蜜味道的口水正从他参差不齐的头发上滴滴答答地滑落。

“整整一个星期,我都能闻到埃尔温身上甜甜的蜂蜜味。”

“这么好的东西,居然都便宜了一只狗。”

“我也想只用一点就解决问题,但它刚开始根本就舔不到!”

“这就是你使用战斗武器的理由?”

“利威尔的手艺实在是……把别人的头发当做巨人的后颈肉削。”

韩吉趴在桌上,边叹气边摇头。

“很遗憾,除了假发之外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拯救他的头顶。”

米克附和着,喝光了瓶子里的最后一口酒。

“我觉得就那样光着脑袋出去也没什么问题。”埃尔温捧着自己的杯子,小口抿着,“也没必要一直为这件事耿耿于怀。”

“我怎么可能不生气?”

利威尔喝得有些口齿不清,他把桌上的空瓶挨个检查了一次,一无所获,于是一把抓起了莫布里特的领口,在极近的距离对后者吐出了一堆夹杂着唾沫星子的咒骂。

“光头和秃子可是两回事!”

他说完,抢过团长的杯子,将里面的残酒一饮而尽。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