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 Weird Land 1

◇ABO没有肉,不孕不育。

◇OOC是个问题,不过还有更大问题。

◇地雷密布的地下街群集体脑洞,谁雷谁知道。

◇晚了一天,@-LUNAR- 伊瑟生日快乐哟 (●'◡'●)


1

出了警察局的大门再朝右走上几百米,就能看到Rose Café刻满玫瑰图案的招牌,作为一家价廉物美的咖啡馆,它成为了附近警员的首选聚集地,好些人都习惯来这里解决他们的早餐,尤其是奈尔警探,他用查案的技巧摸清了店里红发女侍应的排班表,并且倒背如流。

“所以说,你就这样把他留下来了?一个狼人?”韩吉盯着悠哉地吃着三明治的埃尔温,她的同事,一名资深警探。

韩吉虽然也有警衔,但本身是实验室里的研究人员,很少需要外勤,她至今仍戴着学生时期的无框眼镜,镜片上浅白的划痕隐约可见,除了随意用皮筋绑在脑后的长发之外,身上找不出半点称得上女性特征的因素。

“准确点说,是他自己选择留下的。”

埃尔温扯了一下领口,他把扣子一直系到了最上面那颗。这是他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他总是打扮得规规矩矩,以避免任何胡乱释放信息素的指责——接近一米九的体格配上经典的金发碧眼,还有健壮的胸肌,从前的埃尔温走到哪里都是众人关注的对象。

与他并肩坐在餐桌前的青年听到他的声音,转动了一下毛茸茸的三角形耳朵,但很快又重新把精力放回了眼前的煎蛋上。他刚才用尖锐的指甲在半圆的蛋黄上戳了一下,嫩黄的液体如今流得满盘都是。

“我知道,你刚才说过了,他不懂我们的语言,所以你们不能沟通。”韩吉瞄了舔起盘子的青年一眼,他的表现完全不像受过人类文明训练,“他到你家里的时候难道是赤身裸体的?还是说只围着草裙?”

“我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我的床上了,”埃尔温摸着颈侧,被衣领遮挡的部位下,一个新鲜的伤口让他整个早上都感到隐隐不适,“我在卧室的地板上确实看到了一些碎布,在被扯碎之前可能是他的衣服。”

“你刚才说他咬了你?”米克问道。

凭借比埃尔温还要高大的身材,他就算坐着视野也比一般人开阔。但他能够注意到埃尔温的小动作,不光是因为两个人的位置正好面对着面,多年的同事关系也是原因之一。

“我估计他是想标记我。”埃尔温回答。

“标记?你?”米克的目光从他搭档的脖子上移到了高高隆起的腹部,任谁都能看出,这是个怀了孕的Omega。

连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怀孕的Omega都是被标记过的。

“谁知道呢,我又不能问他,或许狼人有重新标记Omega的习俗?”埃尔温又摸了一下自己的伤口。

“你的态度非常令人担心,”韩吉把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任何时候都不要对一只发情期的狼人掉以轻心。”

“反正我也不可能被标记。”埃尔温耸肩。

他端起了饭后的咖啡,想要加糖的时候却发现整个罐子都已经被狼人的爪子掏得空空如也。于是他把手伸进了衬衫下面,很快掏出了一块剥掉了包装纸的牛奶巧克力。

“要吗?”他朝米克晃了晃手上的黑色圆球。

“有股薯片味。”米克皱起了眉头。

“我昨天明明好好的把肚子洗过了。”埃尔温听了,愉快地把巧克力丢进了口中。“多亏了你的鼻子,我们才渡过了警犬配备不足的难关。”

“……我每个月都更新申请警犬的报告。”米克表示,他受够了承担额外工作的状况,多亏了埃尔温的宣传,其他警局甚至都打过让他客串警犬的主意。

“所以我觉得留下他也不错。”埃尔温说着,摸了摸身边青年的脑袋。“这样你也就再也不用去关心那个申请报告了。”

米克盯着埃尔温和任他揉捏的狼人看了好一会,确定自己听到的并不是玩笑。

“把一个狼人登记成狼狗?你凭什么认为局里会同意这种事情?”他说着,放下了手中的餐具,出现了比早餐更紧急的事件——他搭档的老毛病又犯了。

“有什么不可以吗?我向你保证,所有狼狗可以做的事情,利威尔都能做,经过这个假期的磨合,我们已经初步掌握了沟通方式。”

埃尔温总是能理直气壮地说出他荒谬的想法,米克有些拿不定注意,到底是应该优先反驳他的异想天开,还是重点质问他为什么随便给来路不明的家伙起名字。他是成年之后才到这个城市来的新移民,虽然早就过了语言关,但外语终归还是外语,嘴上的速度总是跟不上脑子,只有在熟人面前话会稍多一些,于是便给人留下了一个不爱开口的印象。

就在这个时候,窗外愤怒的叫喊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米克转过头,正好看到一个牛仔裤花T恤打扮的年轻男子从咖啡店的落地玻璃窗外跑过,手上还抓着一只桃红色的女式挎包。

“上吧!”

埃尔温用力拍了一下利威尔的肩膀,后者立刻跳了起来,踩过店内好几张桌子,以最短的路线冲向了门外。

留下的几个人清晰地看到了随后发生的一切,连位置都不用移动,抢劫的男人甚至来不及跑出他们的视线。

“……你打算怎么在报告里面交代疑犯身上的伤痕?”韩吉扶了扶眼镜,她可以断定狼人的爪子穿透了犯人身上的布料。

“我说了,登记一只警犬是个好主意。”埃尔温面对着同事们惊疑的目光,又往嘴里丢了一块巧克力,“这次可以先说米克没有及时剪指甲。”

“我该祈祷它不要留下咬痕吗?”米克摊开手掌,不同于普通人类也可以留长的硬蛋白角质层,他确信自己的犬齿已经不会再有任何成长的空间,绝对不可能达成咬出两个血窟窿的成就。

“放心好了,除了我的脖子之外,利威尔什么都不咬。”埃尔温淡定地表示,“我猜他大概是有洁癖。”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