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 Weird Land 2

◇ 疯人院的门没关好我跑出来了。


2

冬天的白桦林从来就是热门的人像摄影地点,以湛蓝天空下的白色密林作为背景,凭空便能生出几分艺术感。此时站在林中的少女一身红衣,鲜亮地点缀在如画般的风景当中,构图堪称完美。

可惜她脚边还有其他不能入画的杂物。

“破坏少女梦想的人渣都不可原谅!”

佩特拉愤恨地倒折男人的双手,一边从腰间摸出了手铐。

她是刚从警校毕业不久的新人,脱下警服的样子就像个文静的女学生。因为经常在约会现场见义勇为,至今为止还没有谈过一场开花结果的恋情——她抓捕犯人的英姿震撼了所有Beta男人的心。

大多数的人群只会在这个老牌景点的边缘活动,像他们这样特地深入密林的并不多见。林间的雪面大多平整洁白,只有警察围捕行动所到之处,满是搏斗过后留下的遍地狼藉——除了破碎的衣物之外,地面上还零星地散落着混战中被打碎的陶罐残片。

“过来。”

埃尔温朝着利威尔打了个手势。狼人立刻调转方向,三两步跑到了他的身边。

他把手上抓着的触手朝埃尔温递了出去。失去了陶罐保护的触手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它试探地把肢体绕在了利威尔的手臂上。

“别随便在地上踩。”

利威尔原本穿了鞋子,但早就丢在了追捕路上的某个角落,再轻便的鞋也会限制他的奔跑和跳跃。

“用这个把脚裹上。”

埃尔温拿了一个准备运送触手的袋子,朝利威尔递了过去,又指了指他光着的脚。

狼人接过袋子,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习惯于赤脚奔跑的生物在这种情况下难以领会人类的意图。或许地上的东西对他根本就不会造成困扰,但埃尔温不想冒这种风险,一来他不认得能够诊治狼人的医生,二来,他也不认为这只野生动物参加了医疗保险,要知道全额自费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埃尔温蹲了下去,伸手抓起了狼人的右脚,用袋子擦净了赤裸脚底沾上的残雪,又把它撕成布条,一层层地绕在狼人的脚上。

他跪在地上,好不容易隔着累赘的大肚子完成了这项工作。

等到他重新站起来,艰难地拍净了膝盖上的雪沫,转眼便发现狼人锋利的指甲已经穿透了布料——这肯定是特地用力伸出爪子才会有的结果。埃尔温用谴责的眼光朝利威尔望去,小个子的狼人随即抬头与他对视,满脸专注,看起来根本不觉得自己犯了什么不应该的错误。

埃尔温叹了口气,又一次感觉到,语言不通真是件让人沮丧的事情。

“把那个放到袋子里去。”他撑开了一个新的袋子,指了一下利威尔手上的触手,又把“袋子”这个词重复了一次。

资料上说狼人是高智商种族,通过合适的训练完全可以掌握人类的语言。埃尔温拿不准利威尔这么大年纪的还能学会多少,但他决定稍微做一些努力。

“我们不能一直留着这些,它们很快就会变得比现在大上几倍,不用等到结案,饲料钱就能让局里破产。”他对着利威尔絮絮叨叨地说明。知道埃尔温在跟自己说话的时候,狼人就会全神贯注地看着他,埃尔温希望他能跟人类的孩子一样,通过周围的环境学会说话。

“不过我们也不能直接放生,谁知道它们都学到了些什么,万一对人类抱持着什么不应该的兴趣可就让人头疼了。这个品种注定不可能成为持牌触手,只好回去让韩吉找专家来做行为矫正了。”

利威尔端正地站在原地,在听到熟悉名字的时候,稍微偏了偏头,他确实能听懂一些单字了。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做的都是合法买卖!”这时候被制伏的疑犯正好走过埃尔温身边,打断了他的教育工作。他扭动着身子,没有放弃徒劳的反抗。“我可以保证,他们都是自愿的!他们每个人都乐在其中!”

“是吗,我怎么看不出来?”佩特拉推搡着比自己高大得多的男人,根本不去理会对方的辩解。“把这些话留着跟你的律师说。”

“那些都是情趣!光看他们的言语动作可是外行干的事!”男人不死心地为自己开脱,挣扎着不肯前进。

“这位先生,我想您一定是搞错了什么。我们对您和您朋友的个人爱好丝毫不感兴趣,当然,确认他们是不是真的像您说得那么开心愉快的调查工作还是必不可少的。”正好站在男人前方的埃尔温用袖子擦去了不幸飞溅到脸上的唾沫,“不过就算不考虑最近正在讨论的未成年动物保护法,根据现有的法律,压榨童工也是一种犯罪。”他给出了明确的解释。

“童工?我可以没有做过这种事!”男人叫嚷得比原来还要大声,并没有老实闭嘴的意思。

“光看体积可是外行干的事。这是巨型触手的幼体,孵化至今最多三个月,还没进入性成熟期。”埃尔温在平板电脑里调出了触手的档案,与白桦林中的录像截图并列显示。“你强迫它们做的那些事情,就算先不考虑触手的意志,用来盈利本身就是触犯法律的。”

“那……那些只是我跟朋友之间的游戏……钱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清楚……”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男人的视线微妙地偏向了一边。

“原来是这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游戏啊。”佩特拉把男人被束缚在背后的双手使劲向上一推,换来了一声惨烈的嚎叫,“放着那么多专业触手你怎么不去找?你就省点废话的力气吧。”

埃尔温目送红衣女孩和黑衣男人渐渐走远的背影,一边揭开了大衣的扣子。他把手伸进了立领毛衣,就像变魔术一样,一块牛排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吃吗?”他转头去看身边的狼人。

利威尔凑近嗅了嗅,张口叼住了埃尔温手上的肉块,迅速地吞咽了下去。

“有时候我在想,他到底是不是纯种的狼人。”原本在一边旁观的米克第一次开了口,“沾了桃子味道的牛排,他居然吃得下去。”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挑剔的。”埃尔温抽回了被狼人舔舐的手指,又摸出了一块白桃果冻,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你到底想把他带在身边到什么时候?这种看起来像是迷路了的狼人,最好把他交给专门机构处理。”

“你为什么这么不愿意见到他?他刚才帮了大忙,不是吗?”

埃尔温指的是这次的主犯,后来他们才知道他原本差点有机会成为长跑选手,如果没有利威尔的帮忙,他们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逮到那个家伙。

“你不能这样把一个发情的Alpha带在身边,这很危险。”

“事实上,除了偶尔咬一下我的脖子,他什么都不会做。”埃尔温今天的高领毛衣依然是为了遮掩咬痕而特别挑选的,“韩吉说狼人是依靠本能行动的,搞不好这是个误传,我觉得他们也有两性教育课程,而且他没有认真听课。”

“我觉得他是鼻子出了问题。”米克不屑地反对,“你身上只有中和剂的味道,对Alpha根本不应该有吸引力。”

“如果可能的话我也想知道他的想法,作为一个Alpha,如果只能对着中和剂的味道发情,那可真是件头疼的事。”

埃尔温扫了利威尔一眼,后者对着自己的脖子下口的时候,他能清晰地闻到对方发情的味道。

“你闻到了吗?他的味道。”米克感兴趣地问。

在埃尔温疲于应付那些对着他发情的Omega们的日子里,曾深受各种食品口味的信息素气味折磨,冰淇淋、蛋糕、巧克力还算好的,烤鸡翅、咖喱饭、炖牛肉简直与酷刑无异,“他们总是在餐厅不营业的时间摸上门来,我把人打发走之后连个能吃夜宵的地方都找不到。”他不止一次向米克发过这种牢骚。

“我现在已经可以应付任何味道的信息素了。”埃尔温整理好了毛衣,又慢条斯理地开始对付外套的扣子,“感谢24小时开门的超市和他们应有尽有的半成品食物。”

米克露出了遗憾的表情,他拎起装满触手的袋子,转身沿着佩特拉留下的脚印向前走去。

“韩吉让我转告你,她不能接受你的提议,帮你黑进系统把他当做警犬登陆。”

“那还真是令人遗憾,昨天的报纸说人狼也可以作为警犬登记了。”

“但你不能让一个狼人假扮人狼。”

“所以说正经的,这次的报告我们怎么写?”

“邻居家的宠物狗仗义相助。”

“只能这样了。”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