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 Weird Land 3

◇ 作者脑子有洞,请勿以常理待之。


3

在右手拉住的树枝断裂的瞬间,埃尔温抱紧了怀里的孩子,两个人顺着积雪的山坡,在茂密的树林之间一路下滑。

埃尔温没想到自己的一时疏忽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不到一个小时之前,他还蹲在林地里收集散落的物证,并且无意间从被雪盖住的树下发现了半截被扯断的铁链。

触手身上用不上这样的东西。他把雪地里的视频用快进看了一次,确定铁链和镣铐并没有在中间作为道具使用。

埃尔温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招手把在一旁等待的利威尔叫了过来。他将刚刚发现的东西递到了对方的鼻子跟前,稍微费了一点功夫,才让没有受过寻物训练的狼人明白了他的意思。

可能是因为前夜落下的大雪掩盖了气味,利威尔一路上走走停停,几次都露出了迟疑态度。埃尔温跟在后面,觉得米克说的话确实有些道理,利威尔跟他这位完全是人类嗅觉基因突变的警官同事相比,居然没有表现出半点优势。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他们才终于在一处陡峭的山坡边有了发现——

一个身材看起来像是幼儿园年纪的男孩跨在半山腰的树干上,进退不得。看起来像是经过了一次失败的下山尝试。

埃尔温试着喊了一声,那孩子立刻转过头来看他,绿色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惊恐和疑虑。不过从动作和反应来看,精神和体力都还不错。他松了口气,掏出手机重新确认了一次信号格,又毫不意外地把它放回了口袋。他们在搜索的半路上就离开了信号塔的覆盖范围。

“去找米克过来,米克。”埃尔温转头对利威尔说。他已经记住了几个熟人的名字,除了埃尔温的同事之外,还有他在街上打过招呼的邻居。

只要把话说得足够简单,配合上手势,再加上语境的作用,要让他明白这种程度的要求并不困难。

利威尔没有立刻出发,而是低头反复打量了山坡的地形和孩子的位置,他对于埃尔温的意思理解得显然比警探本人期望得还要透彻,甚至包括了要去找米克的原因。只是狼人并不属于擅长攀爬的种族,他最终放弃了下去救援的打算,转头朝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

留在原地的埃尔温打量着仔细地观察这个本应在家长照看之下的孩子。他身上的衣服被挂破了几个口子,全身上下都落满了积雪,很可能是早在前一天晚上就被困在了这个地方。

埃尔温在刚搬到现在的社区时,被热心的邻居硬拉着去听过几堂育儿课,在他接受的教育当中,能够扛得住一晚风雪的幼儿,根本就已经超出了人类范畴。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道,声音在寂静的山林中显得格外清晰。

“艾伦。”孩子利落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可以交流,声音也没有半点异样。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埃尔温接着发问。

“我想下山,但是没有路……这里太滑了,要是我松手,就会掉下去的。”

孩子显然没有理解他的问题,这并不是埃尔温想要的回答,但多少也提供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眼前这个山坡的倾斜角度原本就已经不合适攀爬,加上积雪的作用,稍不注意就会跌倒在地,然后一路用令人害怕的高速下滑。艾伦应该就是因为这种遭遇,才会骑上树干不敢再动。

“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埃尔温想了想,决定把详细盘问的事情留给更擅长应付小孩子的同事,于是改变了问话策略。

“我很饿。”艾伦说着,抓了一把雪送进了口中。

看上去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用这个东西充饥了,身边的积雪都被搅得不成样子,所剩无几。为了能够拿到更多的雪块,他尽可能地朝前伸手,把身子扭曲成了一个高难度的姿势。

埃尔温没来得及出声制止,眼睁睁地看着他从树上掉了下去,在惊叫声中又往下滑出了一大截。艾伦的双手胡乱地抓着,却只抓住了一丛枯草,这勉勉强强地缓解了他下堕的速度,但坚持等待救援的难度却比之前要高出了不少。

留给埃尔温的已经没有更多的选择,他折断一根树枝插进雪里,靠着这唯一的缓冲朝艾伦的方向滑了过去。

之后的事情他并没有太多的记忆,只知道自己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被阳光刺得几乎睁不开眼睛,埃尔温只得举起右手挡在了脸部上方,这才勉强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他已经滑到了山谷底部,连同那个孩子一起——稚嫩的童声一直在他耳边不停地抽噎。

“你受伤了吗?”埃尔温问。

这似乎给身边的孩子造成了很大的惊吓,他连滚带爬地跑出了老远。

埃尔温撑起身体坐了起来,幸运的是他的身体大致无碍,只不过肚子被压得不成形状,半熟的牛排洒了出来,上面还沾着粘稠的粉红色果冻,看起来是他还没来得及吃的草莓口味。

埃尔温觉得有些可惜,随手捡起一块闻了闻,觉得有些串味,于是抹掉了上面的果冻,再重新放倒鼻子下面研究。

这次就好得多了。

他抬头去看远处满脸惊恐的孩子,想用食物安抚对方。

“要吃吗?”埃尔温说着,自己先咬了一口。他也很需要吃点食物压惊。

艾伦的表情转眼间变出了好几种花样,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

“我看到你的肚子破了……你还活着吗?”他担忧地看着埃尔温。

“没有那么严重。”埃尔温嚼着牛肉,觉得还是隐隐能够感觉出一点草莓味。

“那肚子里掉出来的是什么?你的孩子吗?”艾伦又凑近了一点。

“不,是牛排。”埃尔温摇了摇头。

“我还以为Omega只能生孩子!”艾伦睁大了眼睛,“原来还可以生牛排!”

“这个嘛……”埃尔温看着一下子贴得极近的男孩,决定尽可能的减少这件事给他带来的心理阴影,“不,并不是每次都会怀孩子的,我这次怀的只有牛排,所以别担心,谁都没有死。”他说着,把破损的肚子抽了出来,扔在了一边。

“要怎么样才能怀牛排呢?”艾伦并没有满足于他的解释,他说着,伸手擦了下嘴边的口水,他现在已经足够接近,可以闻得到埃尔温手上的肉香味。“妈妈说我将来很可能也是Omega。”

“……”

即使是埃尔温,这也是个有些难度的问题。

“……总之,虽然发情期是个很烦人的事,不过你得先找到自己喜欢的人,才能考虑生孩子的事。”

“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会生孩子吗?”

“啊,差不多吧,这得看具体情况。”

“那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能生牛排了?”

“这个……咳,也不好说……”

这种暧昧含糊的回答显然不能令人满意,埃尔温在一连串“为什么”的攻势之下,迅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肉干,塞进了艾伦手中。

饿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孩子一下子就把食物塞进了口中。

“这个味道……跟牛排……不一样……”他一边用力咀嚼一边发表感想。

“哦……那大概是炸猪排。”埃尔温随口说道,他知道今天要在户外长时间工作,特地多带了几个品种调剂口味。

艾伦的双眼顿时放出了亮光。

“还可以生猪排吗?!”

“可以,什么都可以!”

眼看着他咽下最后一块肉干,嘴里又有了空闲,埃尔温赶紧又找了新东西往里面填。

“你想吃什么就能生什么。”

 

埃尔温没有想到,艾伦回家之后就发表了“长大之后要开肉店”的宣言,他握着自己最好的两个玩伴,阿尔敏和三笠的手,信誓旦旦地承诺将来会让他们衣食无忧,在两人迷茫的目光中朝着他在幼儿园里的死对头——他跟那个叫让的男孩子几乎每天都会打上至少一架——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


评论(1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