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 Weird Land 4

◇对于穿越雷区抵达此处的勇士来说,一切警示显然都是多余的。


4

利威尔带着米克在山脚找到埃尔温的时候,大部分的零食都已经被吃完了,主要是艾伦的功劳,他看上去真的饿坏了,食量简直顶了一般孩子的几倍。

埃尔温把最后一块牛肉递给了辛苦带路的狼人,然后指着扔在一旁的肚子对米克解释:“我流产了。”

米克毫无同情心地朝他手指的方向瞟了一眼,表示这下准备送他婴儿用品的邻居们都可以收收心了,他们再也不用为了争论哪个牌子的奶粉最好以及史密斯先生的身材是不是需要奶粉这类事情伤害友谊。

“我觉得这有助于增进友谊。”埃尔温提醒米克,他一直是社区里公认的优秀Omega,“而且他们还可以继续讨论流产慰问品的事。”

米克从鼻子里嗤笑了一声,作为他对这个辩解的表态。

埃尔温挺着肚子的时间久了,连局里的同事有些也把他当成了Omega对待,时间就是这么神奇的存在。不过米克作为他的老朋友,还没到犯糊涂的年纪,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埃尔温当年满身Alpha的气味,招蜂引蝶的样子。

史密斯先生的社会形象并不是一开始就像现在这样,恰恰相反,他在邻居们面前出现的第一天,街上几乎所有的Omega都闻风而动,大胆一点的直接跑到门口来张望这个一看就是Alpha的青年才俊,至于那些没有开门的房子,只要稍微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一双双隐藏在窗帘后面的,偷偷窥视的眼睛。

可惜这些热情的火苗只维持到了埃尔温开门下车的那一刻,他的身材让那些躲在房子里的人们也轻易地发现了真相——除非有人坚持认为这是啤酒肚,否则,他的身材就只能用怀孕至少六个月来形容。

不仅是个Omega,而且是已经被标记的Omega。

这个颠覆性的事实残忍地摊在了跃跃欲试的人们面前,这下子连单身的Alpha也从窗边重新回到了电视之前,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多可惜啊,一个健壮得就像是Alpha的Omega。

众人在心底叹息,但也并不特别讶异。这些年来环境污染的问题日益严重,人体变异的新闻时有报道,只不过多数不像史密斯先生的例子这般令人惋惜。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当遇到挺着硕大的肚子在街上健步如飞的埃尔温,人们都会毫不吝啬地报以同情的目光,要知道,他甚至留不住自己的Alpha——搬进那件房子的只有一个单身母亲,孩子的父亲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

看起来像是对周遭的窃窃私语没有丝毫感受的埃尔温,就这样心安理得地享受起了空前和谐温馨的邻里关系——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你说我要怎么解释这事?”

埃尔温摸着肚子说完,隔了一会没见回答,又特地叫了米克的名字。

其实他本来不需要这样特别提醒他的提问对象,在场的虽然有四个人,但是能真正好好谈话的就只有两个现役警官。不巧的是米克正望着手里的无线电对讲机出神,一时间没有领会埃尔温的意思。他刚刚结束了跟山顶上留守同事的对话,直升机救援已经在路上,对方需要掌握更准确的方位信息。

虽然这次的营救对象都没有明显外伤,不过稳妥的做法还是尽快送到医院全面检查,尤其是那个身份不明的孩子,按照埃尔温的说法,他已经在荒郊野地里呆了至少一整夜了。

“这对你来说有什么困难?”

米克以为埃尔温想问要如何应付邻居,颇有些不解。流产这种无耻的理由,刚才他明明还说得很溜。

“你不觉得他那个样子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吗?”埃尔温知道米克的误会,他轻轻摇头,往不远处狼人所在的方向做了个手势。“我希望他的目标不是一个婴儿。”

“……我也这么希望。”米克干巴巴地回应,显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这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反正很少有人比埃尔温点子多。

“利威尔,把那个给我。”埃尔温连拍了几下手,试图引起狼人的注意。

利威尔原本拎着丢在地上的破损肚皮在附近打转,听到埃尔温的声音便走了回来。他在埃尔温身边站定,视线在警官身上如今过于宽松的衣服上徘徊不去,手里仍旧紧紧地抓着带着熟悉味道的不明物体。

过了好一阵子,他终于试探地伸出手,摸了一下埃尔温的腹部,隔了一会,又企图揭开他的衣服。

“这家伙为什么总是一副被欠了几百万似的表情?”米克问道,狼人一脸嫌弃地去摸人家腹部的场景怎么看都觉得诡异,他在脑中擅自给这一幕加上了“这块肉不行给我重上一块”的台词。

“大概是狼人的习惯问题?你也没见过会笑的狼吧。”埃尔温不知道该如何让利威尔明白眼下的复杂情况,只得任他胡乱摸了几把,一直到夺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才拉开了执拗地研究他身体的爪子,“别老掀我的衣服,很冷。”埃尔温说着,把报废的充气肚子收拾妥当,塞进了米克的背包里——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在大自然里乱扔垃圾不利于保护环境。

“这家伙肯定有点问题。”米克打量着仍旧不肯善罢甘休的狼人,确实,多数动物的面部肌肉都做不出发笑的表情,但不代表变成人形后也不会善用新的身体。

“我也这么想,他估计没有好好上过学,”埃尔温抓着利威尔的手腕表示了赞同,狼人在成为他的伙伴之后还是第一次这样难以管教,执拗得让人不知如何是好,“我听说狼人也是有专门的教育体系的,你觉得我是不是该请韩吉替他联系一所学校?”

“她可不赞成你把发情的狼人带在身边,而且还来路不明……对了他怎么还在发情?”米克说完便有些后悔,他其实更想问一个正常的狼人怎么会对埃尔温发情,不过最终还是懒得费力气重说一次。

“我也想知道……哇啊!”埃尔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突然发难的狼人一口咬住了脖子。

他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几步,不仅没有摆脱利威尔的纠缠,反而因为站立不稳摔倒在了地上,好在积雪的厚度足够。

米克在一旁仔细观察了纠缠在一起的两人一会儿,给利威尔配上了“这块肉的味道就对了”内心独白。

“我好像可以明白他在想什么了。”

米克低下头,对着被制住要害、动弹不得的同事说。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