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Unbelievable 1 (Unforgettable 番外)

1

“我恨虚拟键盘。”

利威尔在饭桌上说。

他新买的智能手机就躺在盘子旁边,跟埃尔温的同款。他们已经共度五天了,跟他搬进埃尔温家里的时间相差无几,他还是讨厌它。

这真令人伤感,埃尔温想,一边默默地咬了一口面包。

利威尔注册了社交软件账号,上面只有一个联系人,而且还跟他住在一起,他坚持认为跟共处一室的人用手机交流是件傻事,所以只好用这个来询问埃尔温对早餐的要求——楼下的咖啡厅供应食物,而且品种还很丰富。不过今天早上他在店里被人撞了一下,手指在屏幕一滑,输入好的句子不知怎么就全部消失了。

公平地说,这事不能全怪虚拟键盘,是触摸屏,不,应该是整个智能手机的毛病。

利威尔早就看出了事情的本质,这不是他第一次说起新手机的话题,在他看来,设计智能手机的那些家伙脑子都不太正常。

他从拿到它那天开始就一直满腹牢骚。

这着实让埃尔温有些意外。他认识的利威尔不是这样的人。

利威尔早就宣布过他们之间会有一些改变,根据他的说法,他们要按照前世的模式相处,这对找回双方的默契很有好处。

能有多大不同呢,埃尔温心想,他们已经认识了这么多年。

事实证明,这次他错了。

不说其他的,单单利威尔说的话就比从前多了十倍……搞不好有二十倍。他提过,他跟团长从前无话不谈,看来并不是夸大其词。

“那团长的事你怎么还会搞不清楚?”埃尔温问,没敢点明他指的是团长曾经的情史,之前利威尔明显被他蒙骗了过去。

“操,”利威尔斜睨着他,提高了音量,“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以前是个坦诚的人?有问必答的那种?”

关于他前阵子的表现,埃尔温早就问过,利威尔也早就给过解释:“谁他妈敢跟精神病对着干?”他说,稍微明白事理一点的人就该知道,他别无选择。正常人不能跟疯子讲道理,这是什么难理解的事情吗?

埃尔温眨眨眼,觉得利威尔对他倒是挺坦诚的,而且有问必答。

 

埃尔温就着咖啡,一心二用地听虚拟键盘的话题,一边暗自打量起了利威尔。他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是湿的,眼睛有点发红,估计昨天晚上又没怎么睡。

他看得出来,利威尔有点焦虑。

他恨不得能一下子把整个前世塞进埃尔温的脑袋,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他的睡眠比从前还要少,埃尔温睡着之后,他还会独自抱着笔记本写写划划,整理思路,规划进度。有时候埃尔温半夜醒来,发现灯还亮着,就会硬拉他一起躺下——他只有一张床,利威尔也认为这事可以凑合,反正他们从前也不是没这么挤过。

在“像前世一样相处”的原则之外,利威尔是个很随和的人。好相处,喜欢说话,情感丰富,跟埃尔温从奈尔那边听来的形象完全不同——要说他最近的变化是兵长的人格表现,似乎也不太解释得通。

现在两个人之中滔滔不绝的人变成了利威尔,埃尔温成了倾听的那个。这正好让他松了口气,毕竟他早就脱离了吵吵闹闹的少年时期,变成了擅长保持沉默的成年人。再加上,他是个不够坦诚的成年人,原本就担心在利威尔面前说多错多。

他很适应自己的新位置。

埃尔温观察完了利威尔的头部,又顺着脖颈一路往下研究。他穿着薄外套,但贴身恤衫的领口大得过分。

利威尔注意到了他流连不去的目光,中断了原本的话题——手机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他正在点评早餐店的清洁状况——低头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

“是你的,我拿错了。”他说着,吞下最后一块三明治,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利威尔来的时候手上只拎着一个不大的包,一点都不像要上飞机的样子。后来埃尔温帮他买了几套衣服,都是他自己平时常穿的牌子,确实容易弄混。

不过两个人的尺寸差得很远。

“这也是我们以前的相处方式吗?”

埃尔温盯着他差不多拖到了膝盖的衣摆。房间里开了暖气,利威尔下身只穿了一条短裤——他猜是这样,毕竟都被衣服挡住了。

利威尔耸肩:“我有时候会拿错衣服,没人在意这个。”

埃尔温满脸一言难尽的表情,于是他又问道:“你介意?”

埃尔温赶紧摇头。

“那你是什么意思?”利威尔打了个哈欠,他确实没有睡好,“说清楚点。”

“我……”真话实在说不出口,埃尔温顿了顿,迅速找了个理由,“我本来也想吃那个。”

他指着利威尔拿在手上的牛角包。

其实他还有很多选择,餐桌上摆满了食物,吐司、甜甜圈、沙拉、煎蛋、培根、果汁还有其他一堆。利威尔输入好的文字不见了,一怒之下就把埃尔温吃过的所有种类都买了一份回来,足够他们吃到中午。

利威尔嘴里塞着面包,愣在了原地。肯定又在想“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埃尔温在心里替他解说。

他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就像一个残障人士造成别人困扰时会做的那样。关于他与团长的差异问题,利威尔从没说过什么,但埃尔温不再做梦,总觉得心虚。

对于了解利威尔这门技术,埃尔温上手很快,是利威尔自己提供了便利条件——他现在一改对前世闭口不谈的做法,主动对他介绍过去的事情,包括自己的看法都没有隐瞒。

他恨不得能让埃尔温马上知道所有的事。

“好吧。”

利威尔回了神,把咬过的面包放进埃尔温面前的盘子。他自己重新拿了一块吐司,淋上枫糖,撒上胡椒和盐,又朝上面拨了一些甜玉米粒,从沙拉里挑出来的。

邪教。

埃尔温在心里嘀咕,一边拿起那半个牛角包,咬了一口。

他实在搞不懂这两个人从前的相处模式,他们是可以睡一张床、吃一盘食物、换着穿衣服的普通……好战友。

不,他对这件事情并没有意见……他承认,确实会有些微不足道的困扰,目前他还摸不透这战友情谊有多深厚,边界究竟在哪里,免不了会给日常生活带来些许不便——比如说,他一直盯着利威尔衣服下摆的位置,打量那双光着的腿,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好。

评论(1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