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风流韵事 01

如题,不严肃不正经的原著向,有捏造成分。

时间大约在墙被打破之后到104期活跃之前,这段时间各人的军衔变化不清,因此沿用了目前的设定。

1

利威尔透过车窗向外望去,天空中连一颗星星都没有,也不见新月的踪影,头顶上空荡得像是一幅刚涂抹上蓝黑底色的画布。他耐心地观察了好一会,想从中辨认出云层的轮廓,然而马车接连转过了几个街角,仍旧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他觉得有些无趣,而且侧身抬头的姿势也有点难受,只得把目光收了回来。于是他又不得不面对令人不快的现实了,狭小的车厢内根本没有可以逃避的空间。

“果然我讨厌这个。”

利威尔原本就不甚和蔼的面孔此时阴翳密布,毫不掩饰地释放着低气压。

“你可以改坐到我旁边,”他对面的埃尔温微笑着建议,路灯形成的光影随着马车的移动在车厢内交错而过,各种金属饰物也随之折射出闪亮的光芒。调查兵团的团长刚从王都的宴会提前退场,身上正是利威尔最见不得的华丽装束,“或者我的膝盖上。无论选哪个你都不会再看到这件衣服。"

埃尔温长了一副端正严谨的面孔,作为调查兵团团长,平时有着相应的威严气场,但是也会露出很和煦的笑容。尤其是眼前这样,带着摄入酒精后比平时略红的脸色,以及通过语调和表情微妙表现出来的,稍稍松懈下来的状态。本应作为玩笑处理的话语中也带上了隐隐色气。

“我说,你今天乐得很啊,埃尔温。”

利威尔面无表情地打量着埃尔温,声音比平时还要低沉几分。

埃尔温丝毫没有察言观色的意思,仍旧一副心情愉悦的样子:“大概吧,喝得稍微有点多了。”

利威尔哼了一声,知道这时候无论释放出什么样的攻击情绪,都会被软绵绵的反弹回来。埃尔温太明白要怎么处理这种场面。

“这么硬邦邦的,刚才在宴会上你又是一点都没喝?”

“我可不会在猪圈里面喝。”

“那还真可惜,他们明明像对待偶像一样追捧你。”埃尔温笑道。

“见了鬼的追捧。”利威尔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净是些蠢话。”

自己身着华服,深陷在散发着脂粉和香水味道的人群之中的场景,总是让他感到无比滑稽,间中进行的对白仿佛是在上演荒诞剧一般。

在地下街里打普通人就是混混,在墙外杀巨人就是人类最强,然而作为一个人而言,自己并没有任何变化。

这个世界的法则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简单粗暴。

“‘我一直很好奇,您如此过人的身手是怎么得来的?’”埃尔温仍旧带着轻快的口吻,“是这种话题吧?其实我个人也一直很好奇你心里的真实想法。”

利威尔仍是那副情绪欠佳的样子:“你觉得我会怎么想?她们的情人搞不好跟我上演过追逐战。”

埃尔温清了清嗓子,慢条斯理地说:“这要感谢在地下街被宪兵追着跑的日子,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今天。我说的就是站在大厅门口检查请柬的家伙,还有那边几个端着酒杯的,现在他们见到我也只会握手了,这还真有点遗憾。”

“我可不会说这么拐弯抹角的话。”利威尔的语气没有变化,但脸上的肌肉却松动了一些,埃尔温的玩笑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不能让上面觉得你养的狗链子没绑紧,这点分寸我还是知道的。”

埃尔温曾经担任过类似“看管人”的角色,以扩充队伍为目标,招揽形形色色的人才进入兵团,利威尔也是通过他的安排进入调查兵团的一员,换句话说,如果这些非正规入伍的人搞出了什么麻烦,责任也将全部由埃尔温承担。时隔数年,利威尔的出身已经淹没在优秀战士的光环之下,但他不会天真地认为所有人都已经忘了曾经打在他身上的烙印。

“利威尔,我说过要培养约会的情绪的吧?好不容易有了一点气氛,这下子都往奇怪的方向去了。”埃尔温叹了口气。

利威尔皱起了眉头,根据经验判断,每当这个家伙开始装模作样的时候,后面等着的总不会是什么好事。如果双方的立场互换,利威尔会选择直白的来一句“我不喜欢你说这种话”,但埃尔温的方式要曲折得多。

果然,埃尔温接下来的话正在他的意料之中:“什么狗啊链子啊,你以前约会都是走这种路线的吗?我们需不需要就你的兴趣改变一下约会方式?”

那你呢?一向都是这样用言语暴力对待约会对象的吗?利威尔一边暗自吐槽,一边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不能上当接这种话头。

“我同意的只不过是陪你去河边走一圈,现在你最好立刻下车。”他说着,轻轻敲了敲窗户,示意车夫停车,然后一字一顿地说:“在我反悔之前。”

***

说是河边,其实只是人工水道的其中一部分,而且离地下街的其中一个入口并不太远。据说昏暗路灯倒映在水中所形成的景致带有静谧的美感,再加上远离喧闹主街,行人稀少带来的私密性,以及接近地下街的刺激感,总之,在综合了各种复杂的因素之后,这个地点被列入了上流阶层年轻人口中流传的约会圣地清单。

利威尔在一盏路灯下面站定,抬头看了看微弱得似乎马上就要熄灭的灯光:“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

“等它灭了再说。”埃尔温低着头说话,正好形成跟打量路灯的利威尔目光相对的姿势。他们离得很近,昏黄的灯光柔和地落在两人身上,埃尔温礼服上的装饰物随着他细微的移动闪烁着点点亮光,让他成为了这条街上最引人注目的人物。而利威尔则要低调得多,身上的长披风让他从头到脚都被严严实实地包裹了起来,唯一露出的脸部也有大半笼罩在阴影之下。

“带着女伴跑到这里来晃悠,贵族小鬼们果然是吃饲料长大的。”

“其实挑上这里的并不算太多,而且到目前为止还没出过什么乱子。”埃尔温把手放在利威尔肩上,弯下腰贴在他耳边说话,就像许多担心亲密情话被旁人听到的情侣们常做的那样。

“那还真是奇迹。”利威尔说完,用余光留意了一下周边的情况,他从进入这条街区之后,神经就没有一刻能放松下来。

在他们交谈的期间,不远处时不时传来鞋跟敲在地砖上的声音,这里并不像第一眼看上去的那样冷清,只是利用这个场地的人们都有默契地隐藏了自己的行踪,尽可能地避免发出不必要的声响,同时也会选择跟其他人保持足够距离的地点停留。

“如果离路灯稍微远一点,就算擦肩而过也不用担心被记住长相,对于某些恋人来说,算是个难得的优点。”

“这真是个好消息。”利威尔微微侧过头,这样一来,两个人的脸几乎就贴在了一起,从远处看甚至会跟接吻的姿势混淆。

“我可不想被人说成喜欢穿女装的变态。”

“哪有什么女装,只是一个艳丽了一点的披风而已,你自己的不小心在晚宴上搞脏了,所以临时借用了别人备用的。毕竟今晚的风刮得这么厉害。”

“这个问题我可以等到有人胆敢在我面前说出来的时候再解决。”

对于埃尔温的说辞,利威尔虽然不甚满意,不过也并不当真如何介意,听不到的流言可以直接当作不存在,这是他一贯的处世哲学。

更何况他的面孔已经被帽檐和埃尔温的身影完美的遮挡住了。

在只要一不注意就会碰到埃尔温的鼻子的状态下,利威尔小心翼翼地开口说:“我看我们靠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够久了。”

“会吗?”随着压低的声音,埃尔温的气息吹到了他的皮肤上。

“当然,而且……我说你一直用这个姿势不嫌腰酸吗?”利威尔保持着耳语的音量,努力把调子放得轻柔舒缓。

他话音刚落,就发现自己避免实质性接触的努力被打破了——埃尔温一把将他搂在了怀里,如同那些不能自己的恋爱中人,仿佛刚听到了什么动人情话。

“喂!”利威尔不满的声音被埃尔温胸前的布料吸收了大半,只传出一个模糊的单音节。

“你得考虑一下我的立场。”利威尔听到埃尔温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还带着一点没能完全压制住的愉悦。

“从刚才弯腰的时候我就想说了,你尽说些会让人笑场的话,可我还得含情脉脉地看着,你知道这有多困难吗?要知道我可不是专业演员,也不像你有帽子挡着。”

“那你想我怎么样?我也不是专业演员。”利威尔闷闷的声音从埃尔温胸口的部位传了出来:“我连业余的都不是。”

“没那么复杂,你就随便来点情人之间该有的对白,配合我一下。”埃尔温的调子还是那种让人恼火的轻快。

利威尔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在下一个瞬间,两个人之间就突然拉开了距离。

埃尔温退到了一步以外的位置,表情专注地凝视着利威尔,等着他的“情话”。

利威尔回望着埃尔温的眼睛,让他感到诧异的是,他似乎在熟悉的蓝色当中看到了与平时不一样的温度。

“说点什么。”

他听到埃尔温这么说,然后又重复了一次,脸上还带着那种他称为“含情脉脉”的陌生表情。

这可真是折磨人的时刻。

利威尔在这种高压攻势下坐如针毡,越发想不到合适的句子。

“利威尔?”

带着一点催促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像是被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利威尔觉得自己大脑中的弦就这样啪的一声崩断了。

“操……”他下意识的开了口。

然后,两人之间难得地出现了当天第一次冷场。

到底是要以并没有配合埃尔温的打算作为辩解,还是将错就错顺着继续讲下去?利威尔心中天人交战,还想起了埃尔温曾让他尽量使用文明词句的建议,现在看来这似乎很有道理。 

“我真是深感佩服啊,利威尔,对于你的恋爱观。”在利威尔脑中波涛汹涌的时候,埃尔温的声音慢悠悠地响了起来:

“没想到你是这么热情而且直接的恋人。”

看来除了动手打一场已经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了,利威尔想。

 

评论(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