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风流韵事 04

4

米克没想到会在销假的时候碰上利威尔,比起两个人一起休假的巧合来说,他更加意外的是一贯整洁的兵长竟然也是一副在地上滚过几滚的模样,而且身上的衬衫还缺了不止一颗纽扣。

他偏了偏头,无声地朝利威尔打了个招呼。无数细小的白色粉末随着他的动作簌簌地落了下来。

利威尔从他头上打量到鞋子,再顺着身后一溜白色的痕迹望了过去,最后终于皱起了眉头。如果米克不是兵团分队长,而且军龄比利威尔还长的话,估计他会立刻接到清洁地板的命令。

“事假?”

米克若无其事的把登记薄推到了利威尔跟前,装模作样地抖了抖上面的粉尘,这个动作让漂浮在空气中数不清的颗粒更加激烈地飞舞起来。

“废话,难道还是公务。”利威尔一把抢过了本子,显然压抑着诸多不满情绪。

当然,撇开记录不说,实际上我就是去执行公务,米克心想。这并不是能拿出来抬杠的事情,他只是耸了耸肩,又围着不大的室内转了一圈。

空气中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要确认气味的源头对他说并不是难事。

“你回‘家’去了?”米克弯下腰,对着低头签字的利威尔耳语,整句话里只有“家”字说得特别清晰。

所有人都知道利威尔的出身,并且,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兵团中因此对他心怀顾虑的不乏其人。利威尔本人从不忌讳关于地下街的话题,但也避免了所有可能引起怀疑、加剧紧张气氛的行为,就米克所见,他既不接近从前活动的区域,也不接触旧时的朋友,在升任兵长的现在依然如此。

利威尔看来也明白其中的利害,他沉默地走出了门外,直到两人在走廊上独处的时候,才小声解释了一句:

“是埃尔温让我去的。”

这个回答对米克来说几乎可以说是意料之中,既然利威尔在这件事上一贯注意分寸,那么于公于私,兵团里能让他破例的也只剩下埃尔温了。米克想起自己跟着前分队长大人在地下街上演人才追逐战的旧事,随口扯来做了话题:“埃尔温让你去那边招募新人?”

“怎么可能。”利威尔说,看上去对米克的猜测颇有些意外。

他遮掩的态度并没有逃过米克的眼睛。

这倒挺有趣的,米克心想。他思考了一会,抛出了一个听上去完全不相关的话题:“我去跟踪运货马车了,没想到他们会朝我扔面粉袋子。”

“就这样?”利威尔显然明白了交换情报的暗示,也有意成交。

米克想了想,继续坦白:“是埃尔温让我去的。” 

他后面一句话几乎可以说毫无价值,幸好利威尔并不太挑剔,他点了点头,完成了这笔交易:

“我是去替他教训情敌了。”

这下轮到米克感到吃惊了,他不由得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利威尔,想从后者的表情中抓住一些蛛丝马迹。

埃尔温与贵族小姐的流言最近传得沸沸扬扬,但米克从来没有当真过,他坚信埃尔温另有打算。除去错综复杂的利益考虑,左右他判断的还有一个更加私人的因素——米克一直觉得埃尔温跟利威尔的关系不一般。

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从那两人平时相处的情况看不出任何异常。埃尔温给利威尔的评价很高,平时待他挺好,私下里也有些交往,可他对其他几个干部也差不多。

埃尔温的态度没有可疑之处。让米克嗅到不寻常气息的,是利威尔那边。

他跟利威尔隶属同一兵团,相处的机会总不会少。有一次兵团外出训练,两人在树上站了半天也不见新兵的踪影,不知道是不是都在前面的项目中迷失了方向。他们算不上知交好友,但也不至于一直听着鸟叫相对无言,于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话题天南地北,终于扯到了团长身上。

与大多数军人不同,利威尔加入调查兵团的过程有些特殊,最初并不是自愿行为。就算他现在表现出了与其他士兵毫无差异的忠诚度,执行起埃尔温的命令也毫不含糊,但米克心中终归觉得不够踏实,大约是因为他参与了最初对利威尔的围捕,知道当时双方交恶的程度。而且,利威尔的敌意绝大部分都是冲着埃尔温去的,这让米克在他面前总是会下意识地找机会说说团长的好话,以减轻那个糟糕开端的不良影响。

那天米克也刻意地提了不少埃尔温的优点,大体来说就是冷静果断,懂得取舍,手段高明,心机深沉之类的突出特性,这样的人作为朋友该怎么看待还真不好说,不过他意图树立的是一个可靠的、值得跟随的领导形象,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些显然都属于正面评价。

“但是他有时候有点轻浮。”利威尔突然插了一句。他默不作声地听了半天,一下子就把话题从宏图大业拉到了绯闻八卦的层次。

大约是米克的吃惊太过明显地显露在了脸上,他又立刻加上了补充解释:“我是说他喝醉了之后。”

米克很想深入地继续这个话题,但就在这个时候,当天第一个找对地方的士兵终于从遥远的小路尽头冒了出来。利威尔一边念叨着统统不及格,一边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他跑得实在太快,很快就变成了一个不大的影子。米克站在原地,来不及告诉他,在认识埃尔温的这些年头,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轻浮的样子,也没看他真正喝醉过。

如今他又想起那些没来得及说完的事,这次利威尔就在身边,一路同行,他却不知该如何旧事重提。

“你这个长久的沉默是什么意思。”利威尔不可能没有觉察到米克的视线,但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地朝前走着。“我知道这听起来不像是埃尔温的风格,但事情就是这样,要是你不满意可以直接去问他本人。”

午间的阳光已经变得有些刺眼,每当经过窗边,两人的身影便与云层和树影一同被收进了大大小小的窗户中,利威尔微微低着头,并没有发现身边高大的战友紧盯着玻璃倒映的景象:在天空的蔚蓝背景中,微风轻轻拂过他白色的衬衫,黑色的发丝,以及情绪陌生得难以置信的面孔。

“在下一次跟埃尔温去赴宴之前……”利威尔的声音低沉平稳,但当中确实有些细微的不自然之处:“你觉得,如果多练习几次,我有希望成为一个好演员吗?”

米克沉默着,一个茫然的身影从记忆深处浮了上来,那是在侦查巨人入侵之后的地区遇见的,被主人遗留在杂乱院中的黑色家犬。

***

几天之后,王都宴会上的某个贵族小姐同样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诧异和震撼。

在听了缠着绷带的恋人的计划之后,凯瑟琳忍耐着被女伴取笑她有意通吃调查兵团干部层的尴尬,第一次主动打听起了这个总是跟在史密斯团长身边的小个子军官。据说这个一直被自己忽视的人在宴会上几乎一言不发,但存在感强得令人无法忽视。

在她抱着怀疑心态参加的下一个宴会中,她几乎不敢相信,对于史密斯团长身旁如同针刺一般的强烈视线,自己从前竟然可以迟钝得毫无知觉。

而这尖锐冰冷的目光,会在投向金发碧眼的高大男人时瞬间微妙变化,令他脸上浮现出完全不同的神色,那表情她在艾鲁多——她热恋中的男友——身上看到过无数次。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