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 风流韵事 11

11

“外面都在传利威尔狂犬病犯了的事,我都听韩吉说了。”

韩吉一进团长办公室,心跳就加速了好几倍。她并非毫无心理准备,紧急召唤通常代表着来意不善,她在路上已经做了几种假设附带相关对策,但无论如何都没有预见到这种发展。

“这不是我的原话!”她立刻高喊了起来,连门都来不及关。

埃尔温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辩解,只是用几乎没有表情的脸看了看敞开的大门,于是已经冲到了办公室中央的韩吉只得又掉转方向,一脚踢上了房门。

她转过身,还来不及继续辩解,穿着军服的短发女孩就利落地报出了一个单价,提醒她不要再为调查兵团赤字严重的预算增添负担。作为在一个仓库里奋斗过的战友,韩吉不得不承认,在最近的做账大战中,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助力。

“她为什么在这里?”韩吉指着埃尔温的绯闻对象……之一,尴尬地转换了话题。

“利威尔没法接应艾鲁多了,我想请她写封信让米克带去,毕竟原来没有做过中途换人的准备。”埃尔温仍旧是那副不带情绪的样子和口气,“没想到她在房间里关了几天,消息倒是出人意料的灵通。”

韩吉对出卖自己的对象投去了谴责的目光,但少女立刻毫不示弱地回瞪,看不出一丝愧对朋友的反省之意。

“他不肯跟我说实话,利威尔到底还会不会回来?”凯瑟琳的声音比平时尖利了不少,她伸出右手食指对准埃尔温,脸却朝着韩吉的方向:“他不打算管利威尔了?”

“我只跟她说了你们开会的事情。”韩吉对埃尔温说,努力表现得理直气壮,“她一直闹着要找利威尔拿头发,我实在瞒不过去。他到底把那玩意放在哪里了啊,真是的,她没有头发要怎么见男朋友?”

不管是否与事实相符,这种说明对一个处于青春年华的少女来说确实有些简单粗暴。凯瑟琳咬了咬嘴唇,努力压下隐隐浮现的窘迫神情,她转头朝自己真正的对手抬起下巴,摆出了尽可能高傲的姿态:“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史密斯团长?”

任谁看了都知道,她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等着反驳他说出的任何一句话。

韩吉察觉到了埃尔温探询的视线,不过她坚定地表现出没有的样子,继续专注地一本本念着身边书架上的书名,好像里面真有什么她没见过的珍品。我没什么可羞愧的,她对自己说,她至少还力所能及地做了点贡献——这间房里明明有四个人,但还有一个从她进来开始,就一直在欣赏窗外的风景,假装自己是个毫无关系的旁观者。

“关于你的头发……”

“够了!”

不得不自力更生的埃尔温一副公事公办的腔调,内容却跟韩吉一样离题万里,他才说了几个字就被凯瑟琳坚决地打断了。韩吉不用回头就知道,那姑娘肯定带着满脸羞愤的神色。她暗自奇怪埃尔温的口不择言,不敢相信他可以对女性的敏感内心忽视至此。

“我再重复一遍我刚才的问题,”凯瑟琳说得斩钉截铁,充分表明了拒绝接受任何转移话题企图的态度,“利威尔什么时候能回来?要知道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我希望你能拿出一些诚意来。”

“我知道利威尔答应过你什么。”埃尔温完全是一副冷淡疏离的样子,他干脆地抛弃了原来的说辞,但也绕过了凯瑟琳的所有问题,“他的工作我已经安排给了米克,我只是希望你能帮忙让事情办得更加顺利,毕竟艾鲁多甚至连米克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韩吉对埃尔温的表现感到了一丝惊奇,她知道他可以把话说得更加动人,再配上足够诚挚的眼神。

“你觉得我凭什么相信你?”凯瑟琳的声音拔得更高了,韩吉心想,她肯定感觉到了埃尔温想要速战速决的心思,没人会喜欢被这样草草打发,“你连利威尔都不想去管,却肯费心思去找艾鲁多。”

“或许你可以理解成我必须完成自己的承诺,因此不能放任他继续在地下街闲逛,毕竟你们一起进入调查兵团的事情已经获得了认可,我相信利威尔也跟你提过这个。”埃尔温说,他似乎已经打定主意不去理会凯瑟琳的情绪,现在连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都懒得找了。

“你真是个好心人,我想知道,对于这种善举你还有更加令人信服的理由吗?”凯瑟琳紧紧地盯着她从来没有信任过的对象,“现在仓库那边进出的人比原来的还多,跟地下街的来往也中断了,我以为你早就自顾不暇了。”

“你说得很对,小姐。所以请相信我比你还要急着想让事情结束,我们今天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如果你一定要我把想做的每件事都给出一个原因,那么就算谈到明天早上也不会有结果……”埃尔温停了下来,对一旁朝他挤眉弄眼的韩吉说:“我觉得她更喜欢我用直接了当一些的态度。”

“你是没睡醒吗?”韩吉抛下了手中连名字都没看清楚的书,朝着埃尔温大声嚷嚷,“没有不喜欢听甜言蜜语的女孩子!”

“那么你去对她说,其实我找你本来就是因为这件事。现在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已经研究完了我的书架,能开始认真工作了?”埃尔温在目瞪口呆的韩吉表态之前,又补充说道:“我希望她在今天之内把信写好。”

然后他便示意韩吉带着她的任务对象离开,好像没注意到两人难看的脸色。作为兵团的最高领导,他有权无视下属的意志。

“你原来问过的问题,现在我们跟伯利欣根议员之间已经有了协议。”埃尔温转身招呼一旁的米克,后者早就放弃了乏味的风景,房子里发生的事情显然更具吸引力,而且麻烦也已经顺利的转到了别人手上。

“不过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米克点点头,利威尔的事情迟早会被用来大做文章,届时那个性格谨慎的议员难免不会立场动摇,毕竟他原本相信对利威尔的指控完全是无稽之谈。

“那个艾鲁多,要用他代替利威尔的工作吗?”他问道。直到被羁押之前,利威尔身上地下街的味道一反常态的浓重,他觉得让地位日渐提升的兵团主力继续涉险并非上策。

“他能行吗?那可不是简单的事情。”还在房间里磨磨蹭蹭的韩吉插了进来,兵团的额外经费对她来说相当重要。

在轮到埃尔温发表意见之前,凯瑟琳已经怒气冲冲地挤到了三人中间的位置:“你们竟然已经在讨论如何接手他的工作了,真让人不敢相信!”她的脸涨得通红,让房里的其他人都颇为意外,“没有人关心利威尔什么时候能回来吗?!”

“我还以为……”韩吉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凯瑟琳对利威尔莫名其妙的同志情谊,“你对他还真关心。”她说道。

埃尔温显然也被打动了,比起刚才那会儿,韩吉觉得他现在的神情简直可以称得上和蔼可亲:“既然韩吉已经告诉过你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我想你也该清楚,利威尔作为调查兵团兵长,对外界的形势有足够的判断能力,也可以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他作出了至今为止最有诚意的解释。

不过这种微小的改变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察觉的,在凯瑟琳眼里,埃尔温对这个话题的敷衍程度比之前更甚,他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说话时还心不在焉地在抽屉里翻找东西。

她的怒气就像沸腾的牛奶,瞬间就扑了出来,没有给其他人留出一点缓冲时间。

一个墨水瓶在团长身后不远的墙壁上开了花。黑色的液体从没有盖紧的瓶口飞溅出来,洒得到处都是。

作为一位现役军人,埃尔温还算身手敏捷,他勉勉强强地躲过了攻击,但看上去颇有些吃惊。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凯瑟琳控诉的声音经过了韩吉手掌的过滤,听上去带着几分压抑的模糊。

韩吉眼明手快,不等埃尔温下达指示,就连拖带拽地把凯瑟琳带到了门口。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士兵最重要的就是要服从命令……”她努力地安抚着叫喊不止的女孩,“不管外面都是怎么看的,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利威尔是一个合格的士兵。”韩吉说着,在关门之前最后看了一眼留下的两人,总觉得这画面中还有些自己没能破解的违和之处。

***

在两位女士拉拉扯扯地离开房间之后,米克才上前替埃尔温关上了书桌的抽屉,只字未提里面与女孩发色相同的假发和上面的墨水痕迹。他拍了拍埃尔温的肩膀,简单表达了安慰之情:“就算没有她的信也没关系,你可以信任我的对人搏斗技术。”

“我们这次不能做出任何引人注目的举动。”

“不然我带上那玩意去?”米克提出了替代的建议。

埃尔温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一撮头发从刚才随意关上的抽屉缝隙之中露了出来。“这简直像是要去勒索赎金。”他摇摇头,将身体的一部分当做信物太像绑匪的风格了。

“本来也没有多少差别。”米克说道。不管那位伯利欣根小姐认为自己多有自主权,她的地位实际上跟被绑架的人质并没有太大不同,最多是诱骗和强迫的区别罢了。“我觉得你肯定考虑过更暴力的备选方案。”他认识的埃尔温可不是一个会因为碰了钉子而善罢甘休的人。

“这是利威尔要考虑的部分,我说过他可以用自己喜欢的风格行事。”埃尔温仍旧盯着那绺发丝,像是拿不准要怎么处理它。墨黑的水滴正遵从重力的引导,从那上面不断地向下滑落。

“他比想象中还要能干,现在搞出这种事,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觉得松了口气。”米克评论,“但想像刚才那样追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人也不会少。”

当初那个桀骜不驯的危险分子现在已经完全能够为调查兵团所用,他想,埃尔温总是能把人导向他所希望的路。

“我知道。”埃尔温说。

不断滴落的液体积成了浓黑的一滩。

他看着它一点点的,在他的脚边慢慢扩张。

“我知道。”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