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3

3

利威尔跟埃尔温在浴室门口碰上的时候,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与已经在厨房忙碌了半天的利威尔不同,埃尔温半眯着眼睛,还带着一副没睡醒的神情,他的大脑运转迟缓,分析形势困难,于是受到的惊吓也就更加明显一些。

利威尔看着他楞在原地,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惊疑不定的气息。

要是换个场合,无论是街头还是学校,在这种情况下利威尔多数会选择言简意赅地表达自己的意思,比如“滚”这个字被使用的频率就相当高;剩下的时候他根本不用开口,只需要一个眼神,对方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鉴于他目前所处的地点是埃尔温的房间,面对的又是相当麻烦的对象,谨言慎行在此时就变得十分必要。

“你挡着路了。”利威尔最后说。他随即推开埃尔温,走出了浴室。

利威尔刚才不小心把大半瓶酱油洒在了衣服上,一着急就直接脱了个干净,现在身上只穿了一条短裤,但这种程度的暴露就跟在游泳课上差不多,至少不会令一个男孩子感到尴尬。

当然,放到同性恋的眼里是什么光景又不好说。

说来埃尔温待他相当公平,也收拾了家里客厅的沙发供他休息。不过利威尔的个头不大,躺上去倒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他也没有认床的习惯,在埃尔温家里留宿的第一晚就睡得挺熟,一直到早上被饿醒过来。

利威尔爬起来往卧室方向望了一眼,门没有关,可以看到埃尔温的床上隆起的被子,埃尔温并没有提到早餐的问题,倒是利威尔很有先见之明地从自家冰箱打包了一些基本食材。

他只思考了零点一秒,就抛弃了叫醒埃尔温的选择,决定自力更生。利威尔一瘸一拐地摸到厨房,研究了好一会才搞清楚炉子怎么用,又找了半天厨具餐具以及调味品,总体来说还算顺利,唯一的意外便是那个盖子没有旋紧的瓶子。

等到埃尔温听到声响,来察看情况的时候,切好的蘑菇已经准备下锅,弄脏的衣服也已经泡进水里了。

 

利威尔给面包涂果酱的时候,埃尔温也进了厨房,他差不多回复了平时的模样,头发已经打理整齐,眼神也完全清醒了过来。

利威尔为此感到了些微的遗憾,刚才要不是惦记着还没关火的炉子,他其实挺愿意多欣赏一下他难得一见的失态表情。

埃尔温一言不发地拉开椅子,在桌边坐了下来。利威尔把盘子放到他面前,柔软的蛋白上顶着两个嫩黄色的半球,一旁搭配着双份的蘑菇和培根,他做的是改良英式早餐,省去了自己不喜欢的豆子和西红柿。

埃尔温在接过咖啡的时候才一并道了谢,紧接着就开始上上下下地打量起了半裸的利威尔:“我第一次发现,你是天体爱好者?”

“看清楚,我穿着裤子。”利威尔反驳,一边从炉子上拿起煮开的牛奶,倒满了自己杯子,又把剩下的一点添进了埃尔温那杯里。他刚才把准备早餐饮料排在了换衣服之前,正好现在室内的温度不冷不热。

“我看到了,连花色都看得很清楚。但或许你只是因为要制作这份早午餐才不得不暂时中断了脱衣过程,我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埃尔温抿了一口咖啡,又把利威尔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最后饶有兴趣地问:“你还继续吗?”

他估计是追溯完了昨晚的记忆,又看到盥洗池里泡着的睡衣,撇清了自身嫌疑,现在不仅满脸神清气爽,连逗弄利威尔的口吻也回到了惯常的样子。

“你要是先脱光了我再考虑看看。”利威尔冷哼。

“我暂时还没有把家里变成天体营地的打算,不过我希望你知道,你随时享有这种自由,我充分尊重你的个人爱好。”埃尔温说得诚恳,还鼓励地摸了摸利威尔的脑袋。随后便心满意足的把一半注意力移到了他的早餐上,另外一半则用来翻阅当天的早报。

利威尔对于莫名其妙扣到自己身上来的新爱好很是不满,但却又没有想到份量足够的反抗话语,他已经注意到了,内容过于苍白的攻击,用在埃尔温身上只会引起与预期相反的效果。

托着盘子靠在灶台上,利威尔边吃边打着反击的腹稿。他难得地占据了俯视埃尔温的位置,视线从头上的发旋一路移动到金色的睫毛,再到宽阔的肩膀和结实的手臂,这样来回扫视了几次,对面的人仍旧没有一点要抬头的迹象。

“你真是同性恋吗?”利威尔咽下了最后一口面包,一边抽了张纸巾,擦拭着不小心溅到身上的食物碎屑,有点后悔刚才把围裙也一起泡进了水里。

利威尔身边充斥着各种关于异性,以及性的讨论,对于青春期的少年们来说,这是必不可少的话题。而在酒吧里混过的半个晚上更加深了他对成人世界的认知。

他甚至可以分辨出于对肉体的渴望与纯粹的爱慕之间的神情区别。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不是?”埃尔温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神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

“我上网查过,中学生很受欢迎,就算在你们的圈子也一样。大家都羡慕有年轻恋人的人。”利威尔说。

“哦?”埃尔温拨弄了一下盘中的蘑菇,它们被切得厚薄均匀,又充分吸收了培根的油脂,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大家都认为越年轻越好,只有你说‘毫无价值’。”

利威尔对于沙发并没有什么不满,可埃尔温的否定干脆得让他难以释怀。

明明还有那么多人在网上积极讨论怎么不着痕迹的跟年轻孩子拉近距离,比如邀请因新环境感到不安的对方同床共枕,再比如一起入浴这类更加大胆的试探方式,趁对方入睡时上下其手的做法更是常见的妄想桥段。在各种狂热的表白中,那些孩子只要笑一笑就可以获得整个世界。

社交网络清清楚楚地教育他,这世上鲜少有对少女裸体无动无衷的男人,以及对少年肌肤不屑一顾的同志。

“越年轻越好,”埃尔温重复,并不急于澄清自己,“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要是竞争起来,你必胜无疑?”

利威尔楞了楞,对这种对比毫无准备,他从没想过要把自己跟成年人放在同一个天平上竞争,对于这个年纪的大多数人来说,以高中生作为恋爱对象都显得有些超龄。

那种对象越年轻越有价值。利威尔不止一次在电视剧里看到过这种观点,成人世界里的人们总是对此会心一笑,就像对待各种公认的真理。

作为中学生的他们并没有系统地思考过“年轻”内含的价值,但却自发的感觉到了青春的珍贵,透过混杂着自傲和自豪的口气,刚从学校毕业的新人老师被讨厌她的学生冠上老太婆的头衔,高中女生作为情敌时被唾骂“已经老得没人要”。

 “大概……是你的赢面比较大。” 利威尔想了一会,最终表态。

他这话说得并不坚定,他没有谈过恋爱,也还没有希望共度一生的对象,选择对象的条件是什么,这种事他几乎没有细想过。

“喂喂,你的年轻优势论呢,就这么放弃了?”埃尔温听了,用小勺敲了敲杯子的边缘抗议。

利威尔自己也感到纳闷。他隐隐觉得这场讨论从某处开始出了问题,已经偏离了原本的路径,但他一时间想不通其中的关节,只得努力把话题拉回原来的方向。

“那个人气评选,你的票数比较多。”利威尔无可奈何地说。

他指的是学校里女生中间私下流行的人气男生投票,埃尔温的名字总是突兀地混杂其中。利威尔原本对那种东西毫无兴趣,不过前不久倒是特地去打听了历次记录:埃尔温的排名不算太高,但毫无疑问,他在学校里拥有相当数量的支持者。

“那个啊,原来你也有上榜吗。”

埃尔温显然也知道投票的事情,不仅如此,他还很清楚结果,并且轻轻松松地给了利威尔一记重击。

“你在得意什么,还不是输给了好几个人。”

就算觉得苗头不对,利威尔也没有挽回局势的良方,只得顺着埃尔温铺好的话题顽抗。

“的确是没什么好得意的,而且输赢本身也没太大意义。”埃尔温点头。

他这回答相当平和,让本已做好迎接冷嘲热讽准备的利威尔颇感意外。

“你不想赢吗?”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投票给我的人越多,或许好好听课的学生也会越多,最好还能把平均分数拉高一点。这个也算是输赢的意义?”

埃尔温耸耸肩,拉过利威尔的手腕,拿走了他盘子里涂好果酱的面包。

“你觉得排名在前代表什么?比后面的人优秀?比如对我来说,比起第一名你还更加讨人喜欢。”他在咀嚼的间歇说话,相当愉悦地吃着原本属于别人的食物。

利威尔无言地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餐盘,转身打算给份量不足的早餐再补充点什么,他觉得埃尔温的话让人无从应对,点头摇头似乎都不太对。

“你觉得大家都是用什么标准来衡量投票对象的?”

埃尔温对着利威尔的后脑勺继续说话,谈兴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

“……”

利威尔瞥了埃尔温一眼,继续闭口不言。他这次是真的不知道答案。

“外表?”埃尔温提示。

“不是。”利威尔说完,皱起了眉头,又补了一句,“至少我觉得不是。”

“学习成绩?运动神经?”埃尔温继续举例。

利威尔犹豫了一会,还是摇了头。还有更要重的东西,他说不出具体的答案,但就是这么觉得。 

“我也认为还有其他的东西。”埃尔温说,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不过你的衡量标准竟然不包括外貌和武力值,我真有点意外。”

“我不是不喜欢好看的人。”利威尔低声说。

在那些主动向他示好的女孩子当中,确实存在他不觉得讨厌的类型,但他不想跟她们任何一个腻在一起。还有那些令同龄人疯狂的人气偶像们,光凭相貌声音可爱,并不足以让他感受到她们的魅力所在。

他不知道恋爱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费心思,只是偶尔想过,或许有一天命运中的那个人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突然出现。

“认真说起来,”埃尔温说道,他放下手上的餐具,折起了报纸。“就算不带恭维的成分,我也得承认你的身体比例不错,而且皮肤光滑。放对了地方的话,应该也不愁销路。”他顿了顿,嘴角一弯,“我刚才肚子很饿,没有盯着你多看几眼,真是太失礼了。”

利威尔一下子想起了话题的原点,所有的偏离就这样被一下子修正了回来。

他身上瞬间便变得滚烫,埃尔温的视线像是有微波加热的效果,他觉得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在沸腾,简直一刻也不能忍耐下去。

利威尔身边的同伴多数不不吝啬表现自己的勇敢凶悍,包括女孩子在内,打架抽烟一个比一个在行,而成年人则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生物,沟通起来相当费力。

他们没有一个会像埃尔温这样,笑起来温文尔雅,但不知怎么就让他一溃千里。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