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6

6

“什么叫‘我等着十六岁的你’?”

利威尔哼了一声,从代替床铺的简易担架上撑起了身体。

他是这里——为了校运会而临时搭建的备用医疗室——接收的第一个学生,报到时间只比负责人埃尔温老师晚了最多一分钟。他找了个头昏的借口,不算高明,但埃尔温没有细究,只是简单地问了几个常规问题,就放任他钻进了被子。

“果然很可疑,你到底是来这里做什么的?”利威尔又一次表示了质疑。

他在进门不久就有过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会由埃尔温负责保健室的工作。

“因为当医生是我以前的梦想。”

埃尔温身边放着急救箱,尽管只是套上了一件白色大褂,但他整个人的确被装扮和环境衬出了医务人员的风范。

“然后呢,你是来玩变装游戏的?”

“为了实现梦想,我自然进行过相当的努力。”埃尔温像在课堂上一样不慌不忙,“你不是见过我的包扎技术?”

穿着白衣的中学老师这么一表态,倒像是利威尔说了没有常识的话。

难道这家伙真有医师资格?利威尔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狐疑地闭上了眼睛,没能将自己的意见坚持到底。

他劳累了整晚,现在正需要补眠。

这间临时医疗室布置得相当简易,床铺用放在地上担架充当,跟桌子贴在一起,摆成了L型。利威尔躺下之后,头就挨在埃尔温腿边,坐在桌前的埃尔温挡住了他大半身体,就算是站着跟他谈话的人,能看到的也只有微微隆起的半截被子。

出乎意料的是,他选的并不是个休养的好地方,身体不适还特地来参加运动会的异类一上午居然来了好几个,不过一个都没有留意到房间里躺着的第三个人。利威尔被埃尔温应付病号的动静搅得睡不安稳,但后者至今还没真正履行过一次职责,只是一次次用耐心的态度解释:这个临时地点只管外伤,其他症状属于保健室里正牌校医的工作范围。

利威尔一边腹诽埃尔温和他所谓的为梦想努力,一边维持着断断续续的睡眠状态。直到他在半睡半醒之间听到一个细微的女声说出了“喜欢”的音节。

他猛地睁大了眼睛,视线迅速锁定在了埃尔温脸上,由下自上的角度让他显得比平时还要高大,而且一丝不苟,就算是拒绝的样子看上去也诚实而认真。那女孩不知是否也有同样的感受,呜咽中的激动情绪大于悲伤。

利威尔听着她远去的脚步声,心中对埃尔温的鄙视简直难以抑制。

埃尔温看了一眼半坐起来的利威尔,声音中还残留着对待上一个谈话对象的温柔气息:“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明明就是在装模作样。”利威尔不屑地反驳,女性本来就不在埃尔温的考虑范围内,根本毫无希望,但埃尔温不仅没有明确拒绝,还使用了十六岁这个对她来说颇具暗示意味的说法。

“我觉得没必要把别人的青春梦想粉碎得太过彻底,你说呢?”

“所以就让她怀有虚假的梦想?这只是在浪费她的时间。”

利威尔不赞成埃尔温的想法,不切实际的梦迟早得醒,单纯的延时毫无意义。

“或许吧,”埃尔温转向门口的方向,对着虚掩的房门等了一会儿,外面确实没有再传来任何响动,于是他便又回头去看利威尔。“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回来找我的人。”他说。 

利威尔醒悟了过来,这类事情埃尔温并不是第一次碰到,或许应该说,已经多到了让他把台词倒背如流的程度。

但这并不能作为他假意敷衍的理由。

“那又如何?如果她十六岁之后真的回来找你怎么办?”

“我会请她满了二十岁之后再来。”埃尔温回答,利威尔的问题连半秒钟都没有令他为难。

“你这个……根本就是在破坏别人的青春梦想。”利威尔把“可恶”两个字压在了喉咙里。

“我不能说这种做法就是最合适的,出于各自的考虑,不同人应对的方法也会有所差异。”埃尔温说,并没有要维护自己行为正当性的意思,“不过二十岁成人之后,就可以一起去喝一杯交流感情了,就当是正式交往前的必经过程?” 

“什么叫必经过程,别把去喝酒说得像结婚仪式似的。”

他们也算一起进过酒吧,但那次埃尔温自斟自饮,利威尔除了矿泉水之外什么都没碰。

“而且你也不会跟她去喝酒。”利威尔瞪着埃尔温。

他想起了前两天的偶遇,那是他们第三次在酒吧街旁边碰上。利威尔当时正在去接应同伴的路上,走得相当匆忙,如果不是埃尔温跟长发美人在路上勾肩搭背的样子太过显眼,他可能根本不会留意到。

但他后来在心里反复把那个画面回放了无数次。

“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是有恋人的吗?虽然是一点男人味都没有的人。” 

于是利威尔把那个害他差点走错路的场景描述了一次。

埃尔温听完,沉默了好一会儿,看样子他确实没有注意到路过的利威尔,思考的时间比哪一次都来得长。

“那不是我的恋人。”

埃尔温仔细考虑过的说辞却比平时还要简单,这让已经了解他另外一副面孔的利威尔嗅到了异常的空气。

自己是不是无意间触及了埃尔温的秘密,他不禁怀疑。

不确定能不能继续追问下去,利威尔在尴尬的沉默中躺回了床铺,打算用睡眠来结束这个话题。但埃尔温却主动说了下去。

“不过我的确曾经考虑过这件事。我们从很早之前就认识了,也曾经做过不少荒唐事。当时一起胡闹的人当中只有这家伙实现了理想,”埃尔温的话说得很慢,不仅仅是为了斟词酌句,这个话题显然勾起了他记忆深处的回忆。“真的当上了警察。”

“警察?”

利威尔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这是除了街头辅导员以外,其次麻烦的对象。

“最近还调到了少年课,总是找我出来喝酒,”埃尔温叹了口气,“下班之后还要讨论未成年人的事情,每次接到电话都想说饶了我吧。”

“那也是你愿意的,为了去讨好那种人妖。”利威尔冷淡地说。

虽然当时离得很远,但利威尔有绝对的自信,他不会看错埃尔温露出的亲昵神态。而他现在有了更多的情报,比如说,他跟埃尔温的谈话都可能变成那两人之间的谈资。

利威尔深吸了口气,觉得呼吸都沉重了起来。

“这么说来,我们刚才说到的,这次的冲突什么时候能过去?”

埃尔温毫不在意利威尔的指责,随意地转换了话题。

在利威尔睡着之前,他们就附近几间中学学生最近的街头冲突聊了一会。这是难得会让埃尔温认真捧场的话题,利威尔跟他呆在一起的时间多了,总是会不自觉地提起类似消息。

利威尔这次没有回答,他拉了拉被子,干脆地闭上了眼睛。

他很想质问埃尔温一句“你为什么还敢问这种问题”,或者“我为什么要给警察提供情报”,但他心中也隐隐知道,这些都仅仅是表面上的理由。

那个埋藏在混乱情绪中的真实,却是他目前最不愿触碰,并且下意识回避的领域。

埃尔温没有继续用言语追讨他索要过的答案,但视线却迟迟不肯从利威尔身上移开,他安静而清晰地传达了自己的意图:这场谈话还未结束。

“现在还不好说。”

不知道熬了多长时间,利威尔终于自暴自弃地重新坐了起来。反正泄露的情报已经堆积如山,现在再来矫情保密也毫无意义,他安抚自己。

“不搞点大动作出来结束不了。”

利威尔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最近他上课的时间比平时还少,如果不是昨天晚上在学校附近活动,回家反而更麻烦的话,他今天肯定会直接翘掉运动会,而不是凑合着在这里打发时间。

“这么说的话,”埃尔温若有所思地回应,“你最近还会过来吗?”

这个话题的走向让利威尔楞了好一会儿,总算明白了埃尔温指的是他们之间的课后辅导。已经到了周五,一周两次的家教约定他才履了一次约,而周末是他向来不会选择的时间。

“我今天去。”

利威尔掀开被子,彻底爬了起来。

“你晚上没活动?”

这次埃尔温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爽快地递上钥匙,倒像是要套他的话。

“你到底还想跟那个人妖说多少?”

利威尔没好气地反驳,一边整理衣着。他选择了背朝埃尔温的方向,摆出了拒绝继续这个话题的姿态。

“先不说你的态度问题,就算你仇视警察好了,当然我是不赞成这种想法的……”埃尔温把利威尔拉到了面前,将两人固定成了一个不得不面对面的姿势。“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在说‘人妖’?” 

这种维护对方的明显意图让利威尔心中刚刚趋于平静的火气又翻滚了起来,他恼怒地拍开了埃尔温搭在肩上的手。

“男人打扮成那样还能叫什么?”

人妖,而且还是同性恋人妖。他心想。

“虽然那家伙从小爬墙上树的时候就没少被人议论过,”埃尔温边说边掏出了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快速滑动,“但我以为现在已经不会再有人搞错了。” 

他没用多长时间就找到了想要的照片,把手机递到了利威尔面前。白色的婚纱占据了大半个屏幕。

“玛丽•铎克警官,已婚。”

利威尔看到了婚纱下面的笑脸,就算化妆的方式不同,从五官轮廓还是能够轻易分辨出来,的确与那个跟埃尔温说笑的对象相同。

“你不是同性恋吗?!”

身为老师还去搞婚外情,以及身为男同性恋还跟女性纠缠不清,他简直不知道到底应该先指责哪一边。

埃尔温与咬牙切齿的学生对视了一阵子,从后者手上抽回了手机,又翻了翻,这次调出了一张比基尼美女的广告图,朝利威尔晃了晃:

“人类的感情是很复杂的,而且善变。”

利威尔听完一把抢过手机,删除了那张碍眼的图片,觉得自己又一次上了当。

埃尔温看着他操作完毕,才伸手要回了手机,一点也没有为自己的收藏品心疼的意思。

“在你用人妖让话题跑偏之前,我想说的其实是,如果你最近几天很忙的话就不用过来了,尤其是今天。”

利威尔第一次听到这种语焉不详的拒绝,不由得去留意埃尔温的神色。他并不是每次都能跟埃尔温顺利合上时间,从前也有碰到一方有事改期的情况,但埃尔温总是会在一开始就清晰表态。他们并非类似主从或者恋爱那种必须优先的关系,没有什么需要过多顾虑的地方。

“你还头昏吗?”

埃尔温在利威尔探询的视线下顾左右而言他。

“不了。”

利威尔声音低沉,埃尔温脸上没有半点破绽,但说的话一句比一句让他心烦意乱。

“睡一觉就能恢复健康。”

“……”

“年轻人就是不一样。”

“……”

“我可没这么走运,”埃尔温慢吞吞地说,“头昏得不得了。”

在利威尔散发出的低气压中,他补充道:“我觉得我要生病了。”

敲门声几乎接着他的语尾响起,利威尔一把拉开了大门,这次等在外面的是个跟他穿着同款制服的学生。伴随着门板撞击的巨大响声,对方露出了利威尔再熟悉不过的神情,跟那些架打到半途就想当逃兵的家伙一模一样。

“男孩子啊,就等到十八岁再来吧。”

他扶着门框,对门外的人说。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