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15

15


埃尔温从厨房走到玄关开门的这段时间,门铃声几乎没有间断。利威尔有时候也会把门铃反复按上好几次,但是像今天这样缺乏耐性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他被催得有些着急,没有通过猫眼确认就直接打开了门,丝毫没有想过其他人拜访的可能性。


于是他毫无心理准备的与门外的不速之客碰了面。


“你怎么……”埃尔温对利威尔说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出口的瞬间硬是换了新词,“你们两个又怎么了?”


他见到玛丽的瞬间脑中警铃大作,根据过往经验判断,喜欢精心操办各种节日和纪念日活动的她会在平安夜里敲朋友家的门,原因只能出在奈尔身上。顺便说这也是他一直觉得玛丽本质其实相当浪漫的原因。


他探头朝门外左右张望,果然在走廊尽头发现了扶着墙大口喘气的奈尔,怎么看都像是体力不支被妻子甩到了后头。


“你这里的电梯坏了。”玛丽说完,就自顾自地脱起鞋来,并没有要等奈尔的意思。


埃尔温看奈尔一个人在后面走得跌跌撞撞,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先顾哪一边。在他犹豫的时候,玛丽已经穿过客厅,径直朝着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埃尔温想到之前的种种过往,心中一沉,几乎想立刻甩掉挂在身上的奈尔,扑过去对她严正声明:这个家里能够分享的只有客厅的沙发,床铺绝对不在外借范围。


好在玛丽很快就自己走了出来,没有像上次那样直接反锁房门,留下奈尔在外面苦苦敲到地老天荒。


“我有事要问你。”她满脸严肃地看着埃尔温。


埃尔温楞了一下,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玛丽,身上充满了只有在工作时才会外露的强烈压迫感。


“你的恋人是谁?”她问。


就算埃尔温早已神经紧绷严阵以待,这个问题依旧让他的大脑卡了壳。


“……什么?”


“我在问,你现在跟谁交往?”


这是个适合在知己聚会气氛正好的时候,用揶揄的口吻小声讨论的问题。可面前的朋友冷峻严厉,眼睛里看不到半点笑意。


“……我目前是单身。”


思索过后,他带着满心的疑虑作了回答。


“我换个说法,炮友,有吗?”


玛丽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问题步步紧逼。


“我说……”埃尔温听了这个问题,吸了口冷气,“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倒退了一步,补充道,“我可没有做违法的事。”


利威尔就在差不多的时间出现在门口,看得出他也微微有些气喘,不过比起奈尔的程度还是好了太多。他的手上拎着两个鼓鼓囊囊的便利店袋子,其中一个装着准备过夜的东西,带着包装的崭新内裤从里面露出了半截,尤其引人注目。


毫无预警的,埃尔温的领口被抓了起来,身体撞到了墙上,紧接着脸上就狠狠地挨了一拳。


好疼,他呻吟着捂住了脸颊。


但玛丽并没有就此收手的意思,好在埃尔温反应及时,用另一只手臂挡下了她的第二击。要是再挨上那么一下,保不准他的牙齿还能不能安稳地呆在原位。


玛丽被他抓住了手腕,奋力挣了两下,却没能甩脱。


“你到底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迅速上涌的怒火无处发泄,她无法自控地嚷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他才几岁?你怎么能真的、真的对自己的学生出手!”


“你在说什么……”埃尔温皱着眉头,手上不敢有半分松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玛丽大声斥责,又是一阵挣扎。


埃尔温没有接话,他努力地压制着对手的反抗,几乎分不出多余的精神。要是借助高跟鞋的帮助,玛丽几乎可以与身高将近一米九的埃尔温平视,他费了相当大的力气才维持了现有的局面。


“好了好了!”幸好一旁的奈尔这时候终于回过了神,“玛丽!”他上前费了一番力气,好不容易插入了角力的两个人中间,一点点地用身体把他们分隔开来。


“来之前是谁答应过要好好说话的?”他按着妻子的肩膀,小声提醒。


玛丽急促的呼吸慢慢平复了下来,失控的表情也逐渐变得冷静,看起来是对自己的冲动有了自觉。


她露出了懊恼的神色,弯腰捡起刚才掉在地上的提包,慢慢地后退了两步,靠在了走廊的另外一边。


玛丽沉着脸在包里摸了半天,好不容易掏出了想找的东西——她在众人的注视下叼着香烟打了好几次火,最后总算成功点燃,夹在手指上狠狠地吸了一口。


埃尔温用手背在嘴角擦了擦,又检查了一下牙齿,他挨打的时候没有防备,好在受伤不算太重。


他做完了这些,随手把手上的血迹抹在了衣服上,抬头一看,玛丽还在专心抽烟,于是把探寻的目光转向了奈尔。


奈尔警惕地站在烟雾升腾的走廊中间,确保三个人的位置保持在一条直线上。他接到了埃尔温的示意,苦着脸抓耳挠腮,吭哧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反倒是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由于要分神留意着周围的动静,他在操作过程中搞错了不止一次。埃尔温莫名其妙地等了好一会,终于听到口袋里传出手机收到新邮件的提示音。他狐疑地望着就站在跟前的奈尔,在后者的反复示意下掏出了手机,果然在新邮件处看到了这个同事兼同学的名字。


带着难以表述的怪异心情,埃尔温点开了这封带着附件的邮件,然后,血色迅速从他的脸上褪了下去。


 


***


埃尔温知道,自己至今仍未走出学生时期留下的阴影。他之所以选择回到中学工作,很大程度上正是出于试图解开心结的尝试。


他想强迫自己直面长期以来一直逃避的地方。


埃尔温以为会有一个全新的开始,完全没有想到会在工作场所里碰到知根知底的旧识,要是一早考虑到这种情况,他在选择这条道路之前就会有更周全的准备。值得庆幸的是,奈尔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总在找机会接近玛丽、曾经对他敌意颇深的少年,现在两人立场转变,相处起来反而比从前融洽许多。


那个人的婚讯埃尔温就是从奈尔口中听说的。


对方到底是双性恋,还是迫于社会压力结婚,埃尔温已无从得知。曾经的恋人作为受害者,被小心地保护了起来,在等同于隔离的强力干预之下,埃尔温直到离校之前也没有找到机会与他交谈。


时隔多年,他的婚姻本身并不会再给埃尔温带来感情上的伤害。只是这样一来,埃尔温心里清楚,在众多旧识心中,他加害者的身份从此算是盖棺定论,再也没有翻案的可能。


但他还是忍不住对奈尔重提了旧事,强调当初两人之间一直都是你情我愿。


“好啦,事情都过去了。”奈尔听完,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抚:“反正你现在也已经成了很好的老师。”


在埃尔温看来,这个不置可否的回答含义颇深。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