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To Be By Your Side 17(完)

17

出了地铁站之后,埃尔温就一直埋头走路,连路牌都没有停下看过。

“这附近你熟吗?”利威尔忍不住问。

他到了陌生的地方,跟在埃尔温身边快速走了一段之后,已经完全摸不清方向。

“不,碰巧以前到附近去过一次。”埃尔温简短地回答。

他说完便拐进了一旁的小路,利威尔赶紧追了上去。

“听说一开始过来的人不少,不过我想现在已经不用担心碰上熟人了,毕竟是离学校这么远的地方。”

埃尔温说着,停下了脚步,仔细看了看左右的建筑。

“怎么了?”利威尔问。

埃尔温弯下腰确认过门牌,转头看他:“我们差不多到了。”

离车站只有步行不到十分钟的距离,就在一块很小的绿地里,那个他曾经听说过的坟墓低调地占据了角落的位置。

虽然是私人土地,但是并没有围栏,旁边还设置了长椅,利威尔跟着埃尔温坐了上去。

有那么一阵子两人都没有出声,在静谧中凝望对面的大树。据说它最后的归宿就在朝街那面的树下。一年时间已经抹去了一切肉眼可见的痕迹,只剩满地枯枝。

如果希娜还能从树上长出来就好了,利威尔凝望着半秃的树枝,想起了曾经看过的童话绘本,春天种下一只兔子,秋天收获一树兔子。

可惜现实世界里的事情,多数都没有转圜的余地。

“照片的事,对不起。”

利威尔专注地盯着脚下的枯叶残迹,不敢去看身边的埃尔温。已经完全褪去了鲜亮颜色的叶片凌乱地粘在石板上,他竭力想从中发掘美景的影子,从翠绿到鲜红,最后变成眼下暗淡的褐色。

“我……我是……其实……”他努力了几次都没能说出成型的句子,有些事情,尽管确无半分虚假,可想要表达出来却比他想象得困难得多。

“你的手机丢了,所以照片才被人传开,是这样吧?”埃尔温的声音平稳,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我不应该拍那种照片,还有……还有我擅自开你家门的事……”利威尔不知道他是否也应该为自己撒下的谎道歉,但他要是承认那是为应急而编出的谎言,又该怎么解释拍照的理由?

“我知道,那不是真的。”

利威尔猛地转过了头:“为、为什么……”

“一开始还真是吓了一跳,不过仔细想想就知道了,你有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人在的家,根本不用冒险跑到我那里去约会。”

“……”

利威尔无言以对,在沉重的打击中缩起了身体。本以为完美无缺的表演简简单单就被拆穿,让他又一次为两人之间的鸿沟感到了难言的沮丧。

“不得不说你真是演技过人,现役警察都被你蒙过去了。要知道连我都很少能骗得了玛丽。”

埃尔温像是知道利威尔的心思,说出的话总是能左右他的情绪。

“不管你最开始拍照片是想要挟还是干什么其他事情,反正后来也没真的动手。所以这件事就让它自己过去吧。”

利威尔想说自己没有那种心思,或许在最初确实有可能被掌握老师把柄的机会诱惑,但那些长在他身上的尖刺,早已在后面共度的时光中褪得干干净净。

“我……”利威尔心里想得清楚,可话一出口就变了味道,“我没想到会害你被朋友误会……我没想到会那么严重。”

 “这事要说起来也不能怪他们,看了那种照片,玛丽没有直接拿出手铐就很够朋友了。”埃尔温扯了一下嘴角,“我又是这种有前科的人。”

“你真的是那个……”利威尔想了想在昨天的修罗场中听到的词汇,“恋童癖?”

“啊,我要声明,这个绝对是误会,”埃尔温苦笑了起来,“他们总记着以前的事,但我那时自己也是个学生,恋爱的对象选择同龄人是大概率事件,要知道整个年级里体格跟我接近的同学也没几个。”

 “实际上我后来也没有再找过中学生。”他顿了顿,补充了一句。

利威尔的心脏抽疼了一下,苦涩的情绪充满了他的胸腔。

“那你为什么不对朋友解释清楚?你们都已经认识很多年了。”利威尔努力稳住了自己的声音。尽管只经过了短暂的旁观,但他可以断定,不说玛丽,就算奈尔跟埃尔温也不是简单的同事关系。“你一直不说话,他们怎么能知道你的想法?”

“这个嘛……只能说有些心结比想象的更难解开。”

埃尔温抬头望着天空,太阳渐渐升到了高处,阳光也比早上要刺眼了不少。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现在是冬天,而且又是晴天,在那种房间里被质问的话,会觉得说什么都没有用处。”

埃尔温眯着眼睛看向天空,稀薄的云层碎成一片一片,整齐地铺在天空中。

利威尔眉头紧锁,想了又想,仍旧没有半分线索。

“说来我真应该感谢你的精彩表演,平时不说假话的人,临场发挥起来居然这么厉害。”埃尔温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马上就因为牵扯了脸上的伤口疼得连连吸气。

利威尔的脸颊涨红了,他并不能从自己说谎的事情当中感觉到任何荣耀。

其实就算说出实情也全部都是自己的责任,但他根据当时的气氛判断,觉得要是承认了跟埃尔温之间亲密的往来,就算只是单方面的感情,也会对埃尔温相当不利,而自己因为被看做未成年的孩子,无论做了什么都不承担责任,甚至连人格的形成都不被认可。

“我觉得只有这样说你才能跟朋友和好。”利威尔心虚地解释。

“和好吗?真是个好久没听到过的可爱说法。”埃尔温不置可否。

利威尔听到了奈尔临走之前,压低声音对埃尔温说的话:“我现在这么说你可能不相信,但是这么多年来,玛丽在不同场合说过好几次,她绝对不相信当年的事是你的错。”

埃尔温默默地听奈尔说完,又送他到了门外,始终没有开口回应。

这件事后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成了利威尔的心结,每当他想到是自己害埃尔温失去了多年的朋友,就忍不住在心中万般自责。他也一直不能明白,为什么自己能跟真正犯了错的米克握手言和,而埃尔温和朋友之间只是有了误会,关系却不冷不热,不能复原。

“只要过一阵子,我的情绪就会平复下来,他们两个也是。”

当时埃尔温明明是这么回答他的,利威尔一直以为这就是会“和好”的意思。

“没想到让你过了个乱七八糟的生日。”埃尔温说着,打了个哈欠。

天还没亮他就出现在了厨房,据说是被利威尔做早餐的声音吵了起来。虽然他本人这么解释,但利威尔可以肯定,他跟自己一样,都是一夜未眠。

 “我觉得挺不错的,”利威尔跟着伸了个懒腰,“我一直想来这里看看。”

“这个地点在教职员室不算秘密,我以为在课室也一样。不然我可以早点告诉你地点。”埃尔温说完,马上又有了疑问:“你为什么不愿意让米克带你来?”

“我说了,暂时不想见到他。” 利威尔想起米克仍旧没有什么好脸色。

不过他觉得让米克告诉自己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他现在还对米克相当生气,但心里却隐隐觉得迟早会跟他和好,到时候他们就会需要一个能下台阶的理由。

“就算是这样,”埃尔温不知道误会了什么,说话的时候像是强压着笑意,“在昨天那样的日子跟我一起,就不怕被你的男朋友误会吗?”

“你还不是,那种时候约我就不怕我误会。”利威尔哼了一声,毫不留情地反驳。

他不打算澄清男友的事情,保持这种认知反而更容易跟埃尔温相处。

“关于这件事……嗯……该怎么说呢……”

埃尔温沉吟许久,都没有再说出下文。

阳光已经移到了他们坐着的长椅上,晒得人身上暖洋洋的,利威尔在等待的过程中渐渐涌起了睡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了不可思议的告白。

“刚才没有回应你的道歉,并不是因为我还在生气,说起来,我反而觉得有点高兴,应该说是非常高兴。”

“这种话说出来也只会让你觉得为难,不过我还是想说说看,你就随便听听好了。”

“其实昨天晚上我曾经想过,要是在上中学的时候就能碰见你就好了。”

“要是你哪天跟米克分开了,啊,我没有希望你们不幸的意思,我想你能明白的,我的意思是,我现在的心情是,那个,假如,这只是纯粹的假设,就是说哪天你要是想找新的恋人了,希望你可以把我作为考虑的对象。”

埃尔温不停地说出奇怪的告白,利威尔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瞪着身边的同伴。

这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骗、骗人,中学生不是不在你的守备范围吗?你难道是随便乱说的?!”

“不,那些确实是真心话。”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一晚上就改变喜好根本就不可能!”

“一般情况下是这样没错,不过我确实改变了想法……因为突然间觉得你很帅的关系吧。”埃尔温对着利威尔笑了起来,“考试进步很快的事情也让人高兴。”

“为、为什么这么说……”

利威尔浑身像要烧起来一样,这种羞耻到极点的说法,亏埃尔温能这么轻松的说出来。

“为什么呢……”埃尔温沉吟了一会,罕见地给出了直白的答案,“老实说我现在心情其实还很沮丧,又一晚上没有合眼,精神和身体都处在相当脆弱的时期吧,情绪也不稳定,有点无法自控。”

这番话听得利威尔目瞪口呆,埃尔温像这样毫无保留地对他剖析自身,让他震惊得忘记了要做出回应。

“只要随便听听就好了,反正你也有恋人了。”

埃尔温微笑着,声音比平时略微沙哑,利威尔注意到他的眼睛也有些发红。明明没有休息,却在寒冷的天气里陪学生坐在公园,给一次都没有见过的宠物扫墓。

过了好一会,利威尔才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不对……你说过老师不能跟学生乱来,职业……那个职业操守要怎么办?”

“我可以辞职啊,不是老师就没有问题了。”埃尔温耸了耸肩,轻松得不像是在谈论关乎人生的大事,“不过有些犯法的事情还是不能做,被发现了会很麻烦。”

利威尔不是第一次见他这种干脆得像是开玩笑一样的说话方式,他一向觉得那是埃尔温用来敷衍了事的不良习惯。

“开玩笑的吧……”

“你想要当做是玩笑也可以,毕竟身为老师还说出这种话,理智上我也明白这样相当不妥当。别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开学之后我就会跟以前一样了,哎,等你变成大人就知道了,这种程度的打击,只要蒙头睡上几天就解决了。”

埃尔温迟疑了一下,接着说道:

“补课……那个,补课的事你要是还想继续,也可以带上其他朋友一起过来。”

埃尔温并不像学校里那样亲切,而且一点也不坦率,大多数情况下,利威尔都搞不懂他的想法。

这是第一次,他对埃尔温的认知产生了强烈的动摇。

他凝视着那张熟悉的面孔,不禁在想,这或许就是他毫不遮掩的真心。

 

 

深吸了口气,利威尔缓慢而又清晰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在我毕业之前你都不能辞职。” 

这个要求等同于对身为教师的埃尔温的回绝。

要是真的接受了自己,埃尔温会面临什么样的处境,利威尔到昨天为止都没有实质的概念。但如今却不是这样,他脸上肿起的伤痕足以让利威尔明白这件事的份量。

“我知道了。”

埃尔温的回答爽快得到了让人觉得轻率的程度。但利威尔早有准备,分明地捕捉到了他身上一闪而过的情绪。

他心脏的跳动剧烈得几乎无法让人承受。

“因为我目前没有其他想做的工作。”埃尔温误会了利威尔的沉默,特地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想要安抚那不存在的疑心,“没有出现特殊情况的话,作为一个合格的社会人士,是不会随随便便就辞职的。”

“就算开始对中学生感兴趣了,你也不能随便在学校里动手。”

利威尔接着向他提出新的要求。

“我可不是随便谁都好的,说实话跟人交往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埃尔温捂着脸说话,看上去像是伤口在疼,“你也别带着男朋友故意秀恩爱给我看啊,我嫉妒起来可是不知道会做什么哦。”

他说完,看到身边的人一脸照单全收的正经样子,顿时露出了糟糕的表情。

“……忘记了你不怎么能开玩笑。别想太多了,朋友你想交几个就交几个。”

“我想在学校里也能随时看到你。”

利威尔继续说了下去,他握住自己的手,觉得自己从声音到身体,都在抖个不停。

“所以,等到我毕业之后再……”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交往两个字几不可闻。

我喜欢你。

利威尔在心里说,他颤抖着把手按上了埃尔温的手背。

我喜欢你,我会一直这样喜欢你下去。

一辈子都喜欢你。

永远喜欢你。

评论(2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