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弓

团兵团无差

「团兵」哭吧,哭吧

原著向,欢乐向,HE

参加团兵论坛情人节征文写的,好不容易才把字数凑达标了,作为一篇命题作文,它最成功的地方大概就是紧扣了关键词。



“杰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人被巨人吞进了嘴里,他是那么的无助,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往巨人尚未闭合的口中扔进一朵红玫瑰——那是他的爱人最喜欢的花朵。
几天之后,在巨人吐出的残骸中,透过半透明的包裹物质,杰克看到了红色的玫瑰,它被紧紧地握在手心当中,在阳光的折射中散发出艳丽的光芒。”
—— 《关于情人节玫瑰的由来•终》
关于扫墓用花的补充阅读:
“杰克弯下腰,将白色的菊花放在了玫瑰旁边,多么美丽的花朵啊,红色和白色交错,营造出了文字难以形容的美。
他含着泪花喃喃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

***
“这书的内容没出问题吗?”利威尔表情复杂的抬起头,看着身边的埃尔温,他没有多少接触书本的机会,对于这种东西还保留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敬畏之心。
“很显然作者并不真正知道巨人是什么样的存在,”埃尔温评论道, “当然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呕吐物。” 他已经阅读过足够数量的印刷文字,并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利威尔重新把目光转回书本上,犹豫了一会,仍然坚持翻到了后面一页,看来并没有就此放弃的打算。
“你想要玫瑰花吗?”埃尔温问道。他猜想,利威尔执着于这本莫名其妙的书的理由,或许是因为被其中的某些内容所打动的关系。
“花?”利威尔用不感兴趣的口吻复述道,“这玩意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就这样干脆利落的否定了埃尔温的第一次猜测。
“那么,情人节的巧克力。”埃尔温用手指点了一下新翻过的书页,“你喜欢巧克力吗?”
“真要说的话,礼物我的确比较喜欢能入口的东西。”利威尔看了一眼埃尔温,目光里带了一点询问的意思。
“上个月的军需用品里,有黑巧克力。”埃尔温说着,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个小巧的盒子。
装饰着缎带的纸盒里面,四颗巧克力被整齐的摆放在带有镂空花边的彩纸上。
“军需品里面有这个?”利威尔问道。
军队里存在按级别配给的物资,埃尔温会拿到比利威尔更多的东西,这点并不奇怪。但眼前被华丽包装的精致食物,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与军队格格不入。
“我也觉得应该是哪里搞错了。”埃尔温说道。这次之后军需品相关的流言搞不好又要增加了,不过他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东西就去捅后勤部门的马蜂窝。
“这种纯度的黑巧克也算配得上限量供应的名头,当做茶点应该还不错。” 他把盒子放在茶杯旁边,对利威尔做了个“请”的手势。
利威尔沉默地盯着边角圆润形状各异的巧克力,每一块都能轻易体会到出制作者的主题——“可爱”,估计是因为这个原因连尺寸都比常见的要小上一圈。
对于食物,利威尔一向重视实用性多于装饰性,外表如何可以忽略不计,重要的是实质内容,也就是食物本身的味道,换句话说,造型不会成为导致他犹豫不决的原因。
“不吃吗?”埃尔温问道。利威尔的表现让他感到了一点异常。
“我没有不吃的东西。”利威尔回答说。
他一把抓起盒子里的巧克力,塞进嘴里,然后拿起手边的杯子一仰头,转眼间就完成了好几次吞咽动作。
“实在太难吃的,就丢进嘴里再灌上几口水。”利威尔把空了的杯口倾向埃尔温:“就像这样。”
“好吧,我知道了,你不喜欢巧克力。”
埃尔温扫了一眼空了大半的包装盒,只有几张彩色的纸片凌乱的散落其中。
“不过我希望你下次不要再用这种……形象的表达方式了。”
他接过利威尔手上的杯子,另一只手拿过茶壶,然后,一边看着从壶嘴中流淌出的棕色液体,一边叹了口气:
“红茶也是定量配给的稀有资源,下次无论碰上了什么情况,也请不要再这样喝了。”
利威尔毫无悔过之意地接过重新倒满的茶杯,把手中的书翻到了下一页。
“会让人边哭边吃的食物,你知道是什么吗?”他说话的时候仍然对着书本,头也不抬。
“这个嘛,”埃尔温对于利威尔这种沉迷的态度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回了段中规中矩的话,“假设是被围困了三天终于脱险之后的第一顿饭,或者说正吃着饭突然接到了不好的消息……”
“不是指环境,是说食物,”利威尔打断了埃尔温,“会哭着吃的食物。”
“执行死刑前的最后一餐?”埃尔温试探地问。大概是面对那本匪夷所思的书的下意识反应,他其实并没有很认真的思考。
利威尔没有再说什么,但显然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
他带着不甚满意的表情,继续研究那本《关于节日以及相关习俗的由来》。而埃尔温则从架子上抽出了另一本书,翻到夹着书签的位置,就着失去茶点搭配的孤独的红茶,阅读起来。
杰克的故事很快就淡出了他的记忆。


不久之后,在某个假日的清晨,利威尔带着餐盘敲开了埃尔温的房门。
“白面包,早餐。”他把盘子放在桌上,一边简洁的介绍。
埃尔温注意到所有的面包都有挤压的痕迹,似乎是被人抓在手中用力握过,变成了不规则的小块。
这看上去并不像是一顿会让人胃口大开的餐点。
在他迟疑着要如何发问的时候,利威尔主动做了说明:“我提过的那个,会让人哭出来的食物。”
“什么?”
埃尔温花了一点时间才回忆起这个话题的原委。
“现在我知道要怎么做了。”利威尔笃定地宣布。
埃尔温扭头看了一眼窗外,湛蓝的天空中漂浮着胖嘟嘟云朵,同样体型的球状小鸟与翠绿的树叶一同沐浴在阳光之下。
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日子里,有人一大早就想把别人弄得痛哭流涕。
在他整理思绪的时间里,利威尔手脚利落的泡好了两杯红茶,自顾自地开动了早餐。
白面包的大小正好可以让他整个丢进口中,然后就着一大口茶水直接吞下,完美的避开了咀嚼程序。
埃尔温站在一旁看着利威尔吃他的早餐,后者神色如常,并没有异常的反应,当然更没有任何想哭的意思。
于是他抱着满心的疑惑在桌子的另外一侧坐了下来。
利威尔再没有进一步的解释,只是把盘子往他的方向推了推。
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好吃得让人感动流泪的样子。埃尔温又打量了一次谜样的早餐,决定单刀直入的处理。
“这是什么?”
“一种得边哭边吃的东西。”
“可是你没有哭。”
“收礼的人哭就可以了。”
眼前的白色团子竟然是礼物的事情,让埃尔温又一次感到了意外,这真是个充满未知数的早晨,他对自己说。
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埃尔温凝视着盘子,仔细回忆了最近已经发生的事情,以及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最后,他终于在利威尔的注视之下拿起一块面包,放进了嘴里。
几秒钟之后,埃尔温似乎看到利威尔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他并不能完全肯定这一点,因为眼中的泪水和直冲头顶的疼痛感多少影响了他的判断能力。
“巧克力的回礼,有两种馅,黄色芥末和绿色芥末。”
这时候,他听到利威尔补上了稍稍嫌迟的请客理由。
“吃完告诉我你比较喜欢哪个。”

***
“之后,恋人的尸骸成为了森森白骨,杰克哭着将它们剁成碎块,就着泪水一点不剩的吃了下去。在后来每年的这一天,为了纪念最后变得纯白的恋人,他会特地烹饪作为死去恋人替代品的白色丸子,一边哭泣一边吃下,以表达将对方吞吃入腹的爱情。”
——《关于白色情人节的由来•终》
关于纪念食品的补充阅读:
“杰克制作的白色丸子,后来也被人称为元宵,内部包着代表骨髓的馅料。”


在那之后的事之一
韩 吉:“我看到了无法解释的场面!”
纳纳巴:“……”
韩 吉:“你想知道吗?”
纳纳巴:“……”
韩 吉:“你想知道吗?”
纳纳巴:“好吧,你想说就说吧。”
韩 吉:“我看到了埃尔温和利威尔哭着接吻。”
纳纳巴:“……”
韩 吉:“是真的!确切的说,是埃尔温哭着强吻利威尔吧,虽然我看到的时间很短,但利威尔一直在挣扎,可是埃尔温紧紧地抱着不让他挣脱……”
纳纳巴:“……”
韩 吉:“然后埃尔温维持着跟利威尔拥抱的姿势对我说,让我有什么事情留到下午再找他,他说话的时候也含着泪水啊!我看得超清楚的!”
纳纳巴:“……”
韩 吉:“不过因为太震惊我现在还没有去见他。”
纳纳巴:“……”
韩 吉:“你觉得我们需不需要跟他们谈谈,尤其是利威尔,被长官强迫这种事情听起来太可怜了!”
纳纳巴:“……”
韩 吉:“但是我又觉得这件事上没人能强迫得了他啊……”
纳纳巴:“……”
韩 吉:“嗯,可是再想想,对方是埃尔温,埃尔温啊!是他的话说不定可以威胁得了利威尔……”
纳纳巴:“……”
韩 吉:“你能说点什么吗?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是我一个人在说话。”
纳纳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韩 吉:“随便说点什么,你有什么想法?听了这些不可能什么都没想吧?”
纳纳巴:“说实话我到现在都不能想象利威尔在别人怀里哭的样子,尤其是还被你描述得楚楚可怜……你刚才是说利威尔也哭了吧?”
韩 吉:“我没说得很清楚,但他的确也在哭。你怎么看,利威尔有麻烦了吗?”
纳纳巴:“但是你说埃尔温也在哭?”
韩 吉:“是啊,简直是舞台剧里面看到的场景!等一下,或许我该换个角度来思考,互相暗恋已久的两个人,因为身处的环境不允许所以只能痛苦的保持距离……”
纳纳巴:“你不是说都已经吻上了吗?”
韩 吉:“其中的一方在长期的痛苦煎熬之后,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桎梏,提出了私奔的要求!但是另一方仍然坚守着原则,不顾情人的苦苦哀求……”
纳纳巴:“等一下,这个情节是上个月隔壁剧场里面上演的那出《禁忌之恋》吧? ”
韩 吉:“你也去看了?那个剧团的表演超有活力啊!”
纳纳巴:“我当时就在想私奔这种古老的传统放在现代背景的剧本里真的好吗?那两个人想奔到哪里去呢总不会是要出墙吧?希娜之壁里面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
韩 吉:“喂,你跑题了……”
纳纳巴:“先跑题的是你。而且已经这个时间了,我建议今晚我们先各自回房休息,明天再继续讨论那场私奔剧。”
韩 吉:“是讨论埃尔温和利威尔抱在一起哭的事!”
纳纳巴:“啊啊,随便吧你说了算。”
韩 吉:“……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

在那之后的事之二
埃尔温:“利威尔,我想我需要跟你明确一件事。”
利威尔:“什么?”
埃尔温:“并不是被请吃了巧克力就一定要回礼的。”
利威尔:“但我是在情人节吃的。”
埃尔温:“现在很少有人会把情人节跟巧克力联想在一起了,如果你不是正好看到了那本书……”
利威尔:“可是我正好看到了。”
埃尔温:“而且我觉得你对白色情人节礼物的理解有一定的偏差。”
利威尔:“有吗?就是确保要边哭边吃的白色团子。有什么不对?”
埃尔温:“你对书上的内容未免太执着了。”
利威尔:“我不觉得。”
埃尔温:“你坚持要这么说的话……好吧利威尔亲爱的,我们就这样交往下去吧。”
利威尔:“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交往了?”
埃尔温:“今天早上,从我收下你的礼物开始。”
利威尔:“啊?”
埃尔温:“而且我们还热吻了。”
利威尔:“那个明明是你在把芥末面包硬塞进我嘴里……”
埃尔温:“按照书上说的,你收到了情人节巧克力,还回送了白色情人节的礼物,最后接吻进一步确定了关系。你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利威尔:“忘掉那本书。”
埃尔温:“请容我拒绝。”

关键词:芥末,黑巧

评论(5)

热度(68)

  1. 去時凉弓 转载了此文字